《彩虹剑影》

第十四章 因祸得福 得道多助

作者:陈青云

辨明石上人的身份来路。

石上人寂然端坐,有如老僧入定。

东方白心里急急盘算,照卓永年的说法,“三恨先生”是个介于正邪之间的怪人,喜怒

无常,行事全凭一已的好恶,对付这种人,必须用非常的方法,但自已是有求而来,如果对

方真的是“三恨先生”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达到目的呢?怪人通常是软硬不吃……

心念数转之后,他决定试着看。

对方如此现身绝非偶然,他当然知道自已酣卧石穴。

“阁下何方高人?”东方白开了口。

没有反应。

“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死寂依然。

东方白皱了皱眉,暗付,如何才能激使对方开口?

对付怪人必须用怪招,以怪对怪,循正轨定然不通。

“哼!”东方白故意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声道:“装聋作哑,故作神秘,自以为就是高

人,不值识者一笑。”

“小子,你作死么?”石上人终于开了口,每一个字都冷得像一粒冰弹敲击在人的心上,

令人听了感到不寒而栗。

东方白暗自点头,只要开了口便好办。

“原来阁下还能开口!”

“小子你知道你面对的是谁?”

“阁下是谁?”东方白打蛇随棍上。

“你以为呢?”石上人不转反问。

“愤世嫉俗的毒道圣手‘三恨先生’!”东方白点了出来,但心里并无把握。

“哈哈哈哈……”石上人狂笑起来,笑声狂荡,如天河倒泻,荒山静夜,这陡发的声浪

令人动魄惊心,仿佛整座石林都起了騒荡。

东方白静待对方笑够,声浪收敛。

“阁下认为很可笑么?”

“是非常可笑!”

“有何可笑?”

“你小子巴巴地到桐柏山来穷转,目的就是要找老夫,找老夫当然是有目的,格于传言

中老夫性情古怪,见到了老夫不道来意,不执后辈之礼,反而在言辞上逗绕,你自以为聪明,

其实是幼稚之极。”

东方白顿时哑口无言,看起来对方并不怪,江湖上以讹传讹的事例很多,未可尽信,这

反而是自己失礼了。

“小子!”三恨先生又开口道:“报上名来。”

“晚辈东方白!”他从背影和声音判断对方的年龄在半百之间,跟卓永年所说的相符,

称一声晚辈不为过。

“师出何门?”

“家学!”

“名门世家?”

“无名小户。”

“上一代名号?”

“先父早已辞世,恕不便再提。”

沉默了片刻。

“你此来何为?”

“求葯!”东方白只好直承,但心头不免有些忐忑,对方肯不肯答应大成问题,如果对

方坚决不肯赐葯,自己该采取什么行动?公主小玲急急待救,自已总不能空手而回。

“求葯,求什么葯?”

“有人中了江湖上罕见的媚毒,一般解葯无效。”

“对方是女人?”

“是的!”东方白硬起头皮答应,他不愿说谎。

“你本身也是江湖人?”语意已经不妙。

“是的!”东方白无法否认,一颗心已在跳荡。

“哈哈哈哈……”三恨先生又纵声大笑,但并不 ,笑声敛住之后道:“你应该非常明

白老夫的规矩?”

“是明白!”东方白深深吸了口气。

“那你可以走了!”语冷如冰,不带丝毫感情。

“前辈不肯动仁心?”

“什么仁心?”

“医者仁术仁心,济世树德!”

“嘿!小子,老夫并非医者,钻研的是毒道,说成毒术毒心更恰当,不济世也不树德,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下子三恨先生显露出他的怪了。

东方白把心一横,回复了以怪应怪的心理。

“晚辈不会空手出山!”他鼓起了勇气。

“你想怎么样?”

“务请前辈赐予解葯!”

“如果老夫说不呢?”

“晚辈不想听到这‘不’字!”

“你想动武?”

“必要时只好冒犯!”

“哈哈哈哈,东方白,你的确是无知,对老夫你没机会拔剑,要你原地倒下,可以说不

费吹灰之力,你的剑能抗毒么?”

东方白不由又傻了眼,情况的确是如此,对方是毒道圣手,当然是奇毒俱备,而且施毒

于无形之中,通玄的功力也无法与之抗衡,说不定自己现在就已经……想到这里不由激伶伶

打了个寒颤,试行运功,还好,还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但用强不成,该如何是好?

“前辈打算对晚辈用毒?

“不是打算,而是绝对行动!”

“晚辈也有打算!”东方白铁了心。

“你打算什么?”

“玉石俱焚!”

“噢!怎么个说法?”

“前辈不管用什么剧毒,在毒性奏效之前,晚辈出剑的时间已经足够。”东方白自已也

不明白何以会生出这种搏命的想法,真正的代价是什么?但话已出口,根本不容改变,既然

决心豁出去,什么后果便不必再去想了。

“要试试看么?”话声中,人已原姿转了过来。

东方白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在刹那之间绷紧。

月光下可以看出三恨先生面目清冷,五绺胡须重拂,五官端正,风度还真不俗,怎么也

看不出是个江湖中令人闻名丧胆的古怪毒物。

时效,关乎生死。

东方白不敢有丝毫犹豫,态势已经形成,他不能平白送命,至少也争个两败惧亡,于是,

他拔剑,上步,出手,三个动作等于一个动作,快如电花石火,不知是几分之几秒,剑尖已

刺上三恨先生的心口,他是坐姿部位正好。

剑没刺入,中途滞住,不管怎么样,一个正派武士是不会随便杀人的,“武道”二字是

一种无形的约束力量。

正派之士,常常吃亏在这一念。

三恨先生手掌一圈,当然也是在剑尖着肤的瞬间,剑被荡开,同时有一股极强的暗劲把

东方白震退两步。

糟!东方白瞬间的直觉反应。

剑光再次闪出。

三恨先生已离开大石,站到八尺之外的石笋间。

东方白透心冰凉,对方施毒已绰有余裕。

“小子,你要葯不要命?”

“原则问题!”东方白额头已在冒汗。

“中毒的是你什么人?”

“勉强算是朋友,也可以说不相干。”

“你为她舍命?”

“道义!”

“跟老夫别谈道义!”

东方白默然,他无法预测后果是什么,再出手已经嫌迟而且得手的成算也几乎等于零。

为公主小玲舍命,他觉得多少有些可笑,但并不后悔,这是武士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大原则,

他起初如果不答应,原本可以不来。

“你知道你错在何处?”

“下不了狠手!”

“你该知道除非不出手,出手绝不容犯错。”

“知道!”

“为何明知故犯?”

“原则!”

“你后悔么?”

“不后悔。”

“好小子,你是逼老夫破例。”说着,从衣襟里摸出一个小瓷瓶,拔开塞子,倒了一粒

丸子在手里,再把瓶子塞好放回怀中道:“丹中之丹,专解毒中之毒,拿去!”

说着抬手投出,很小,只一粒黄豆大。

东方白接在手中,反而呆了,他想不到是这样结局。

“立即出山,不要耽延,趁老夫还没改变主意!”说完一晃而没,快得仿佛是原地根本

就没有人。

东方白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意制中今晚非毁在三恨先生手下不可,怪人,心意难测,

的确是与众不同。

他收了剑,正在考虑这粒以生命换来的灵丹该如何收藏,要是不小心失落了,那才是全

功尽弃,悔之莫及。

望着手掌心里这粒豆大丸子,心里感到莫大的欣快,毫无把握的一次任务,居然顺利完

成了,犯险算有了代价,能挽回公主小玲一命,等于是与坤宁宫建立了一层特别关系,今后

对不为老人有所求时再减少许多阻力。

他又想到此次桐柏山之行,卓永年和铁杖姥姥曾有秘密协定,而卓永年却不肯透露协定

内容,仅仅说了两句令人困惑的话“一年之后视情况而定……绝对是好事”,什么好事?

与自己有关么?

自己是不是被利用了?

不期然地他又想到最近有几次公主小玲望自己时那种异样的眼神,这当中有什么蹊跷?

那眼神究竟代表什么?

心念又回到葯丸的收藏,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把丸子塞在腰带里,不管发生亏什

么情况都很稳妥。

他正要解开腰带……

一个人的投影折映在岩石上,距离近得就在身前。

三恨先生改变了主意去而复返么?

东方白心头蓦地一紧,抬头看去,身前不到八尺之处站着一个人,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月光下目如冷电。

这幽灵般现身的并非三恨先生,但年纪仿佛,身材稍高,一袭土布衫曳在腰间,国字脸,

短须,脸孔板用像岩石,像是欠了他二百两银子没还。

荒山,月夜,此人是何方神圣?

“请教阁下……”东方白沉凝地开口。

“不必问!”声音冷得不带人味。

“有何指教?”东方白力持冷静。

“当然有所教于你。”口气近乎狂妄。

“请说?”突兀的情况,东方白尽量心平气和。

“你可以自了,平平静静长眠深山!”

“……”东方白愕住了,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平白无故要自己自了,天底下居然有这

等怪事,简直是匪夷所思?

怔了片刻之后,他不自禁地笑了笑,是气怒皆非的笑道:“阁下要在下自了?”

“一点不错!”

“为什么?”

“免得你再害别人。”

“在下……害别人?”东方白更加莫明其妙地,心想,莫非自己碰上了疯子,可是看上

去对方并不像疯子。

“对!”怪人一本正经。

“阁下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明白不过!”

“没有中邪?”

“放屁!”

“在下认为阁下才真的在放屁!”东方白气不过。

“好小子,你要是不自了便会后悔无及。”

“自了容易,不过是举手之劳。”东方白憋住气,表面上仍是神色自若道:“阁下还真

长的像个人,何不把话说明白些。”

“刚才给你葯的是谁?”

“三恨先生!”东方白迟疑了一下才说。

“你确知他是三恨先生?”

“这……”东方白不由一怔,这怪人话中有话。

“你确知他给你的是解葯?”

“……”东方白更加惊震莫名,的确,传言中三恨先生是个正邪不分的人物,他给的是

否真正解葯大成问题,可是这怪人横岔一枝又是什么意思呢?

看样子他早已隐在暗中,经过的情形全入了眼,进了耳。

“难道……会是毒葯?”

“比毒葯更毒。”断然的口吻。

东方白心头大震,桃眉瞪眼,他无法再从容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不等于替公主小玲求

了道催命符?

“阁下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不知道?”语气之怪简直无法形容。

“三恨先生真的这么邪门?”

“废话少说,你赶快自了,我忝为山主,会替你料理后事,你要是带葯回去,你便不能

平静地死,还要导致天下大乱,说不定还要赔上好几条命。”

这几句话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东方白心头已起了凛然之感,怪人出现不是偶然,非要

把事情弄明白不可。本来以为任务顺利完成,想不到横里又岔出一 ,使情况发生了一百八

十度的大转变,的确是做梦也估不到。

“他……不是三恨先生?”

“根本不是!”

东方白一震之后,脑海里突然一亮,刚刚怪人自承忝为山主,莫非他才是……心念之中,

脱口道:“前辈就是三恨先生?”

“什么前辈,老夫还不想这么早死,称先生!”

“是,先生!”东方白长身一揖,心里一阵激动,情绪再无法平衡,现在他面对真正怪

物,结果很难逆料。

“现在你明白了?”

“明白了,不过……”

“不过什么?”

“先生既然早在暗中看清一切,何以任冒充者从容而遁?”

“那不干我事,我懒得劳动。”

这种回答令人啼笑皆非,自已被人冒充,却说不干已事,如果因这假葯丸而引起严重后

果,他能置身事外?

既然认定不干已事,偏偏又要现身干预,怪大概就是怪在此处,其言行完全不可以用常

情来衡断。

“在下特恳先生赐葯!”

“我要你自了!”

东方白几乎想笑。

“在下有自了的理由么?”

“有,刚刚说过了。”

“在下却认为毫无道理。”

“你小子什么意思?”

“如果先生肯赐葯,岂非任何问题都不会发生?”

“哼,问题在我不会给你葯去救一个女人。”

“女人不是人么?”

“根本不是人!”

“女人不是人,先生身从何来?”东方白有意顶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因祸得福 得道多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