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六章 秘典风云 一波三折

作者:陈青云

“呀!”栗叫声中,铲杖招式倏变,有如骤雨疾飚,猛泻狂卷,像是要把卓永年那瘦小

的身躯撕碎。

卓永年成了风雨中的一片枯叶,隐现浮沉。又像是一个有形无质的虚体,在铲棍交织中

飘忽梭游,招式绵密,却仿佛专为他留下了罅隙,让他可蹈可乘。

东方白忘其所以地不住点头。

无相大师却是寿眉紧锁。

“够了!”一声吆喝,人影神奇地脱出圈外。

在完全不可能的状况下,竟然发生了骇人的怪事,谁也看不出卓永年是如何脱出铲棍严

锁密封之外的。

经过这生死交绥的阵仗,他居然筋不服气不喘。

东方白由衷地佩服,天下第一神偷的确是有几套。

骤雨狂飚乍歇,了因与了尘的脸色说多难看有多难看,方便铲斜扬,齐眉棍半伸,仍是

攻击的势子没收回来。

无相大师涵养功夫再深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退下!”他沉喝了一声。

了因与了尘各收铲棍躬身后退数步。

卓永年和缓地道:“大师,卓某人可是光挨打没还手,如果想走,相信还没人留得住,

之所以不走,是占一个理字,同时也表示对大师的一份尊敬!”几句话说得是冠冕堂皇,抬

高了自己也捧了别人。

“施主不交出‘须弥经’便是于理有亏,至于说对老衲尊敬,老衲敬谢不敢!”无相大

师把话给封了回去。

“大师不体谅卓某的立场?”

“无为乃本寺叛徒,失物虽然回寺,仍须接受门规制裁,施主对他不必作任何交代,此

事由老衲一力担负。”

“这是就事论事,卓某在江湖的名声呢?”

“老衲认为绝无所损!”

“大师是第三者,当然乐得作轻松之语!”

“施主!”无相大师勃然作色,他已动了真火道:“老衲说过,此乃追赃,施主就不必

再逞口舌之利了,最后一句话,施主愿不愿交出来?”

“歉难从命!”

“那老衲可就要破戒了?”

“悉听尊便!”卓永年毫无妥协之意,口气很强硬。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宣了一声佛号,双手立掌当胸,掌心略向外翻,双足稍开,身

形微挫,这是准备用大力的姿态,双掌在刹那之间变成了玄玉之色,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白气

在掌指间缭绕,面目凝得仿佛一尊古佛。

这老和尚将要施展什么玄功绝式?

卓永年一向天坍不管,现在脸上居然变了色。

东方白的心情随之沉重起来。

“无相神功!”

卓永年脱口低呼了一声。

东方白心头剧震,“无相神功”是佛至高无上的玄功,放眼佛门,能练成这种功力的可

说寥若晨星,代无一出,想不到无相大师竟然冻成了这门神功,印证传说,掌指之间能见白

气,证明他这门功力已臻上乘之境。

卓永年能与之抗衡么?

蓦地,无相大师的双掌向外一亮一登,就只这么一个看似很平常的动作,无风无劲,也

不见任何火爆的现象。

东方白怔了一怔,意念未转……

闷哼乍起,卓永年的身躯弹了起来约莫丈许高下,然后斜斜抛落地面,了尘和尚一个箭

步上前,齐眉棍的棍头朝卓永年疾点而下,东方白没有任何考虑,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横

挪一大步,同时拔剑由下而上斜劈。

“咔!”地一声,齐眉棍被切去半截,了尘和尚疾退,手中剩下两尺长一段棍尾,连惊

震的表情都来不及做出,了因和尚的方便铲已疾劲地罩身去向东方白。

东方白剑未收回,顺势反挑。

“锵!”地一声,剑身贴上铲头连杆的套简部位。

奇异的现象就此发生,那么沉重的方便铲竟被剑身吸住收不回去,了因和尚的虎面立时

胀成了猪肝色。

“去!”东方白沉吟一声,手中剑一翻一拖,精钢打造的铲头被削落掉地,了因和尚暴

哼一声,铲杆以棍的招式照东方白脑门力劈。

剑刃再翻,铲杆一折为二,半截破空飞坠三丈之外。

了因本能地弹退,脸色与了尘配成了对。

“阿弥陀佛!”震耳的佛号声中,无相大师飘身上步,隔八尺与东方白相对,下弯的眉

梢变成了上翘。

东方白神色湛然,面对无相大师。

“少施主不愿置身事外?”

“晚辈身不由已!”

“嗯!因为你们本是一路,所以……”

“此乃其一!”

“其二呢?”

“敬劝大师俯允卓大侠之请,顺理改变对象。”

“老衲的立场已经表明过了,不会改变。”

“那晚辈只好冒犯!”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的双掌又立了起来。

东方白迟疑着没出剑,毕竟对方是有道高僧,无形中有一种吓阻的力量,使他顾忌着不

敢以普通应敌的方式行动。

无相大师的双掌又呈玄玉之色,白气比刚才更甚。

东方白的剑斜斜半扬胸前。

无相大师在东方白扬剑的同一瞬间登掌。

东方白内心方自一动,正要发剑,忽觉一股山般暗劲压体而至,手中剑竟然颤动起来,

而令他感到震骇的是对方的无形暗劲,突地朝两侧滑散,消失,这使他倏然想到坤宁宫的诡

异掌功,难道这剑对无相神功也具有克制之效?

无相大师的老脸遽变,眸中透出骇异之色。

“少施主所持的兵刃莫非是……”

“大师!”东方白出声急阻道:“请不要说下去!”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根本不该用

剑的,然而后海已迟,一向竭力保守的秘密已被无相大师窥破。

无相大师垂落双掌,电炬似的目芒注定剑身。

“实在是想不到传言中的……”

“大师,请守口!”

东方白语音已带激动。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的白眉垂了垂又复挑起道:“老衲可以绝口不提此剑,但希望

卓施主交出须弥经。”

了因与了尘的表情是惊愕中带着迷惑。

“经必须交回原主,大师直接由原主手中追讨方是正理,否则的话,卓大侠将因此而不

能再在江湖上立足。”

“少施主!”无相大师的脸上突然现出了极度严厉之色道:“见赃不追老衲办不到,别

仗恃你的神兵,它对老衲还不能构成威胁,如果老衲不守口,后果将如何?”

“大师以此要胁,难道就不怕有损名门高僧身份?”

“不然,老衲是在执行方丈的佛令!”话锋一顿,又道:“少施主护赃,不怕本门把你

视同叛徒的同道?”

“晚辈不在乎!”

“那就别怪出家人没慈悲之心了。”

空气又是无比的紧张。

就在此刻,卓永年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恍若没事人儿一般,很显然

地他并没有受伤。

所有在场的全大惊意外,无相神功竟然伤不了他?其中反应最强烈的是无相大师,卓永

年功力之高太出乎他意料之外,“无相神功”是少林有数几门绝艺之冠,当其一击而毫发无

损的少之又少,怎不令人骇异。

卓永年习惯性地抚了抚鼠须,咧嘴笑了笑。

“大师执意要从卓某手中索回‘须弥经’?”

“正是!”

“没考虑的余地?”

“没有!”

“卓某有几句话要单独向大师陈明,肯容纳么?”

无相大师沉吟着,仿佛可以洞物穿心的目芒直照在卓永年面上,似乎要洞穿他的内心测

度出他想打什么主意?

东方白缓缓收回了剑,内心无比地沉重,因为他手中这辆奇兵的秘密已被无相大师识破,

后果相当严重。但也有其自得的一面,这柄神奇的宝剑能抵制坤宁宫的消功掌力和少林寺的

无相神功,算是非常意外的发现。

现在,他可不能随便出剑了,无相大师答应保守这柄剑的秘密,以老和尚的身份而言绝

对可以信得过,但如果他再出手的话,对方便会取消承诺,后果的确难以想象,担心的是卓

永年在听了话头之后会有什么想法?

久久,无相大师才启口。

“施主要告诉老袖什么?”

“请借一步。”

“希望施主不是别有居心。”

“大师请放心,卓某能走而不走,就是不愿彼此的误会加深。”

“好吧!”

卓永年快步走到三丈外一丛矮树之后。

无相大师望了两名弟子一眼,挪步跟了过去。

东方白心头仍是一片狐疑,猜不透这狐精的意向。

卓永年与无相大师在树丛后不知谈了些什么,最后双方发出了声音。

“施主说的全是实话?”

“半字不假!”

“你定要老衲相信?”

“务请大师接纳!”

“阿弥陀佛,看来老衲只好暂时相信了。”

“多谢大师!”

一僧一俗回到原地,脸上都是平和之色,无相大师挥了挥袍袖,深深望了东方白一眼,

沉声道:“了因、了尘,我们走!”

走字出口,脚步已前移。

了因、了尘双双吐了口大气,怒愤充斥的目芒在东方白面上一绕,抛去了断棍铲杆,悻

悻地举步离去。

三僧去远,东方白转注卓永年,心里有许多疑问,但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大的疑问是他

如何使得三僧乖乖上路?

“老弟,谢谢你拔剑!”

“这是应该的!”提到“剑”,东方白的心弦发了颤,如果因为无相大师的半句话而引

起了卓永年觊觎之念,倒是防不胜防,既号“狐精”,其心机当然是超人一等,但愿这种情

况不会发生,否则将大伤感情。

“这老和尚还算通窍!”卓永年耸耸肩。

“老哥!”东方白打蛇随棍上,将就对方的话题追问道:“你是用什么方法使得固执的

无相大师放弃主见?”

“只几句话!”卓永年讳莫如深。

“什么几句话?”话出口,东方白才发觉这句话问得很笨,对方要是肯公开说明,便不

会用简单几个字搪塞。

“老弟!”卓永年笑笑道:“那几句话话关系太大,恕我暂时对你老弟卖个关子,你很

快就会明白的。”说完,又笑了笑,但笑中带着些歉意。

“没关系,小弟不问就是,反正事情能和平解决已经很不错了!”东方白乐得大方,脸

上现出完全坦然的样子。

“我们找个好地方喝一杯?”

“好哇。”东方白欣然点头,表面上是释然了,但内心却打了个大疙瘩,他为了援手他,

不惜违背自己的“三不”原则而拔剑,而他竟然藏私自秘,既然站在同一阵线,就应该平等

互济,坦诚相对才是正理。

“啊!对了,老弟……”卓永年像突然想到什么。

“老哥想到什么?”

“这东西暂时由老弟代为保管!”

“什么东西?”

“须弥经!”

东方白窒了一窒,瞪大眼,惊愕又茫然,根本就猜不透卓永年来这一手的用意何在?

“须弥经……由小弟保管?”

“对!”

“不打算归还‘不为老人’?”

“借期还没到,另有用途!”说着,掏出了黄布包。

“为什么要由小弟保管?”东方白狐疑万分。

“当然有道理,你先收妥,我再告诉你!”

东方白十分勉强地把黄布包藏进贴身怀里。

“老哥说理由吧?”

“这要分点说才够明白。”卓永年干咳了一声清洁喉咙,然后四下扫瞄了一眼,正经八

百地接下去道:“第一,不为老人的真正身份是少林藏经楼主持无为大师,当年人

经一齐失踪,被少林寺目为叛逆,屡寻不获……”

“这点小弟已经知道!”

“听我说下去!”卓永年目芒闪了闪道:“现在人经出现,少林当然不放过他,江湖贪

婪之辈也不会放过他……”

“他为什么不把经送回师门?”

“他有难言之隐,这先不管他!”

“他有难言之隐?”

东方白抓住话头不放。

“他没说,老哥我也不知道,向他借经是两利之事,所以他才会答应。”话锋一顿又道:

“第二,眼前图谋最急切的是黑蝙蝠和卜云峰,如照我们的判断,黑蝙蝠是天不偷的传人,

而卜云峰已确定是魔刀鬼影的弟子,假使他俩的身后人出面,说实话,老哥我没把握保

守……”

“所以由小弟来代管?”

“不错,这样老哥我便少了一重顾虑,因为他们万料不到东西会易手,目标仍指在我身

上,老弟安全无虞。”

“还有么?”

“有!第三,卜云峰与黑蝙蝠杀老夫好友南阳捕头西门钧,老夫不讨回公道难慰好友在

天之灵,东西不在老夫身上,老夫便可以放手去做。”

“很好的打算!”东方白话中带话。

“老弟!”卓永年诚恳之色溢于言表道:“千万别认作是老哥在利用老弟,是请托,是

老弟对我的大人情。”

东方白心里舒坦了些。

“好,第四呢?”

“没有第四了,但还有一句话……”

“请说?”

“老哥我将全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秘典风云 一波三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