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七章 古寺怪尼 佛度缘人

作者:陈青云

撕开王三思的胸衣,胸口上有条寸许的淡淡红痕,不见血,不问可知是卜云峰的飞刀,

刀入人体,外不留痕。

卓永年连连挫牙,刚才墙壁上所现光彩是飞刀脱手刹那映着灯光而产生的反射,设非如

此,飞刀应该钻进卓永年的后心,死的不会是王三思。

“可恶!”卓永年顿了顿脚。

王三思的话还没出口,究竟对方是藏身何处?就只差这么分秒的时间,一切变成了白费,

卓永年深悔进门之后没立即采取行动,说多了废话,等于给了对方灭口的机会,应防而不防,

是严重的失误。当然,如果蒋大牛仍在外面监视,对方便很不可能有这机会。

是什么人暗中出手制住了王三思?

卓永年也想之不出。

夜尽天明。

愈来愈盛的旭光在驱赶着山间的晓雾,一条石磴道蜿蜒在苍郁的松林间,静谧,仿佛使

人变成了聋子,因为没有任何声音进入耳鼓,的确是万籁俱寂。

两条人影行走在磴道上,正是漏夜赶来的东方白和蒋大牛,此来的目的是想要阻止天仙

化人的公孙彩虹削发为尼。

愈接近目的地,东方白的心弦绷得愈紧。

公孙彩虹为了报复亲仇而以残酷手段杀人,仇了恨消之后遁入空门赎罪是她的大愿,能

阻止得了么?

彩虹亮丽的光影从不曾自东方白的心头离开过,但他不能拥有,连太亲近也不可以,因

为他根本没有资格,可是那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魅力偏偏又把他的心弦紧扣,无法抛躲,这

使他深深地浸沉在痛苦里不能自拔。

为什么要相识?

为什么又是那样安排?

造化主有意作弄人么?

现在又将相见,残酷的再见。

“当!当!”清越的钟声击破了静谧的晨幕穿林而来,东方白全身每一根神经随之抽紧,

脚步不自觉地缓了下来,相见争如不见,不见争如不识。

蒋大牛有些紧张地道:“公子,快到了!”

东方白“唔!”了一声。

蒋大牛又道:“公子,完全看你的了,要想我这位大美人师妹回心转意,只在公子一句

承诺,其实……”

东方白心不在焉地道:“其实什么?”

蒋大牛道:“公子跟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东方白苦苦一笑:“大牛,天下很多事是不能勉强的,尤其这个‘缘’字,缘的反面便

基孽,你懂么?”

蒋大牛吐口大气,瞪眼道:“我看不出什么孽来?”

“唉!”东方白叹了口气。

蒋大牛赶紧两步,迫近东方白身后道:“难道公子早已有了红粉知己?”

真难为他还能说得出红粉知已这文雅的词来。

东方白缓缓摇头道:“有,也没有……”

蒋大牛怪声道:“公子这话是什么意见?”

东方白抬手道:“我们到了!”

他没有答及蒋大牛的问话,心头一片凌乱,他渴望再见彩虹,又怕见彩虹。

磴道尽头,聚翠凝碧之中,现出一道褪了色的红墙,墙头垂挂着藤蔓。要不是门头上悬

着那块斑剥的“大悲寺”匾额,还真会教人误认为是座荒废的山中古屋,寺门是紧闭着的,

静雅之中带着几分幽森。

两人停在寺门之外。

石隙墙缝苔痕累累,匾额泥金大都剥蚀,大悲寺三个字笔势苍劲,刀法也极具功大,两

扇寺门赤躶地呈现木材纹理,再再显示了古寺的风貌。

“大牛,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彩虹的?”东方白想借着说话平定一下不稳的情绪,

他实在是心波激荡。

“哦!是,我忘了说,自从彩虹离开之后,依她的心愿,我知道她要走的路,由近而远,

探访海一间寺院庵堂,皇天不负苦心人,很快被我找到!”

蒋大牛显然也很激动,缓了口气才接下去道:“无巧不巧,那天她正好打开寺门搜集松

枝,我……苦苦劝她打消出家的念头,只差一点没下跪,但她心如铁石,说什么也不肯点头,

没办法,我想到公子也许能使她回心转意……”

“恐怕很难!”

“公子,你务必……”

“我当然会尽力」”

寺内隐隐传出梵呗之声,此情此境,益发沁人心脾,那是一种尘世里听不到的声音,能

使人祛俗脱垢,回返真如,一切名利缘孽随之化解。

“希望我们来得及时,彩虹还没有……”

“敲门吧!”

蒋大牛上前两步,扣动门环。

扣了三次,梵呗之声停歇,不久,门内起了脚步声。

两个人的心随着脚步声跳荡。

“何方施主?”声音从门后传出,机沙刺耳。

“我是公孙彩虹的师兄,有急事要见她!”

“寺里不见男客!”

“我不是客,是她的亲人。”

“只要是男人都一样!”

蒋大牛回头望着东方白,一副无奈的神情。

东方白心里正在纳闷,门里那粗沙的声音分明是男人,既然应门,当然是寺内一员,尼

姑清修的寺院怎会有男人呢?

而且公然还说不见男客,这实在有些邪门,一着蒋大牛求助的目光,立即步上门廊石阶。

“里面是那位,怎么称呼?”

“用不着套交情,请便吧!”

“出家人方便为怀,在下两人委实是有急事非见彩虹姑娘一面不可,务请行个方便!”

有求于人,东方白不能不低声下气。

“此地没什么彩虹姑娘!”门里人干脆回绝。

“在下二人漏夜巴巴地赶来,非见人不可!”东方由软求不成,态度趋于强硬。

蒋大牛苦着脸直搓手。

门里起了脚步移去的声音。

“请留步!”东方白大叫了一声。

脚步声远去。

两人面面相觑,东方白心念疾转,看来循礼路而行是白费,只好冒犯一下,先见到人再

说了,心念之中,二话不吭,倒弹数尺,纵起,越墙飘了进去。

墙里是个院子,杂花夹径,五色纷陈,积苔的花台棋布,摆着不少古趣盎然的盆景,花

台之间点缀着奇石竹木,尤其假山边一株盘虬的老松,仿佛醉翁欹石,整个庭院不像是寺庙,

而是富贵人家的别业。

迎面是正殿,殿不大,也谈不上宏伟,但从岁月侵蚀的外貌中,仍可依稀看出构筑的精

致和古雅。

东方白当然无意欣赏,只本能地浏览了一遍,返身拉开门闩,蒋大牛一怔之后冲了进来,

与东方白并肩而立。

正殿里佛灯茕燃,隐约可见香篆缭绕,由于花径与殿门还有数丈距离,殿基又高起数级,

看不清是否有人。

“公子,怎么样?”蒋大牛有些紧张。

“我们进去!”

一条人影从花径靠正殿石级处拂叶而出,停立在除中央,是个半百妇人,粗眉大眼,狮

鼻阔嘴,加上伟梧如壮男的身材。那样子真教人见了就吓一跳,要不是由于她的装束,简直

就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丑男人。

公孙彩虹美如天仙,竟与这等人为伍?

东方白一碰蒋大牛,双双挪步前移,在距离丑妇人丈许之处止步,东方白极有风度地抱

了抱拳然后才开口道:“请问大娘……”

“你俩好大的胆子,竟敢强闯寺门!”丑妇人豹眼圆睁,粗嘎的声音震人耳鼓,说多凶

有多凶,完全不像女人。

东方白和蒋大牛又吓了一跳,原来她就是刚才应门的,本以为是男人,想不到是个俗家

女人,想来是打杂干粗活的,东方白保持平和的态度。

“烦请通禀贵住持……”

“滚出去!”声如炸雷,打断了东方白的话头。

“大娘佛门中人……”

“你看我是出家人么?”

东方白语塞。

“滚!”丑妇人抬手戟指寺门。

“大娘——”蒋大牛脸上便挤出一丝根本就不是笑的笑,道:“我叫蒋大牛,是彩虹姑

娘的师兄,请行个方便,让我跟她见面谈几句话……”

“这里没什么彩虹姑娘!”丑妇人断然回绝。

“两天前我在门外见过她……”

“这儿是门里!”

“大娘……”

“滚是不滚?”

“我们见不到人绝不走!”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蒋大牛发了火。

“要老娘动手赶?”她居然自称老娘。

“随便!”蒋大牛一反平时的憨态。

丑妇人横眉竖眼,耸肩鼓腹,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缓缓挪动硕壮的躯体,像一头猛兽

迫向它的猎物。

蒋大牛反而有些惶惑,他不是怕,而是想到此来是有求于人的,如果动上手,拉破了脸,

事情可就砸了。不管输赢,总是坏事,他望向东方白。

东方白从蒋大牛的神色看出了他的心意,微一偏头道:“大牛,你退远些,由我来应付,

千万沉住气。”

蒋大牛退后了丈许。

丑妇人已到了东方白身前伸手可及之处停步。

“大娘,您先别生气,听在下说几句,佛家度人,全讲一个缘字,如果公孙姑娘与佛门

有缘,谁也阻止不了,如果俗缘未尽,可就不能勉强,在下是她的朋友,在她决意皈依之前

必须见她一面,以免心存至碍。”

“那是另一回事,老娘要先惩罚你擅闯佛门之罪!”

“佛门不是随时为众生敞开的么?”

“少饶舌!”手掌倏地扬了起来。

“大娘真的要动手?”

“难道是吓唬你的?”

呼地一掌劈向东方白当胸,掌未到,劲气已经压体,看不出这丑妇人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东方白当然不是真心要斗,单脚后引,身躯疾仰,他算准了尺寸,这一仰堪堪使

对方的手掌够不上部位,他满以为可以避过,但事实却不是那么回事。

丑妇人直劈的一掌突然变势,在几乎完全不可能的情况下改掌为指,身躯前倾,手臂自

然加了长度,刚好够及部位的长度,抵消了东方白后仰的尺寸,手指幻成复数,分袭前胸各

大要穴,在没点实之前,根本不知道指向何穴。

东方白在无法变势的情况下,就后仰之势,上半身全折了下去,像是根本没有骨头。

丑妇人手指戳空。

这变化说来长,但实际上只是一瞬。

丑妇人手指落了空,而易形是前俯的,应该再无法变势,但事实又出意外,她原姿不变,

也没收手,猛一扭腰,飞腿踢出,整个人成了伸张的大盘旋。

东方白后折的身躯完全没有改变的余地。

这一脚踢实必然骨断筋折。

蒋大牛“啊!”了一声。

也就在蒋大牛“啊!”声出口的同一瞬间,东方白的身躯像一条软体的蠕虫,朝侧里扭

翻,粟米之差,避开了丑妇人的飞腿。再一旋,站了起来。

身形才站直,丑妇人又一掌劈到。

这些过程,联贯起来也只是较长的一瞬,这当中使人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错非是东方

白,像套招似的应付过去,换了别人,即使应付得了也会手忙脚乱,这丑妇人的身手,的确

大大出乎东方白和蒋大牛意料之外。

东方白不闪不避,单掌陡然立起。

“砰!”然一声,双掌接实,货真价实的接击,东方白手臂微麻,身形稳如磐石,丑妇

人却连退了三步。

“好哇!”丑妇人曲背弓腰,又要进扑。

“阿弥陀佛!”一声清越的佛号宛如敲响金磬,音波入耳穿心,具有一种无比的慑人威

力,使你非折服不可。

丑妇人立即侧身花径边,垂手肃立。

东方白收掌抬头。

殿阶上出现一个灰色的背影,从体态判断是个老尼,照丑妇人的反应来看,这老尼使是

本寺住持无疑。

东方白步到台阶下方,距离拉近,看得更为真切,晶亮而稀疏的发桩,弛软的耳垂,证

明了对方不但是老尼,而且是高龄的老尼,刚才那为清越的佛号,代表了对方至高的武功修

为,她为何以背对人?

“晚辈东方白见过师太!”东方白对着老尼的背影恭谨地作了个揖。

“少施主擅闯佛门净地意慾何为?”

“想见见彩虹姑娘!”

“为什么?”

东方白定定神,整理了一下思绪。

“听说彩虹姑娘要在贵宝寺请求剃度,佛家讲究的是一个缘字,所谓佛度有缘人,晚辈

想见见她,好明白她是否真正与佛门有缘。”

“不必多此一举。”

“师太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尘心惧灭,俗缘尽了,一朝顿悟,全意依佛,少施主就不必再打扰她了。”

说完,宣了声佛号。

“晚辈要听她亲口说出来。”

“贫尼说不必。”

“晚辈心有芥蒂,便是未了之因,此因未了,将结何果?”

话锋略顿之后,又紧迫着道:“设若她皈依佛门只是为了一时意气,禅心未坚,又能证

果么?”

经过了长长一段沉默,老尼才悠悠开口,声音有如发自高山幽谷的淙淙流泉,深沉有韵,

还透着几分空灵。

“少施主定要钻尼明道因由?”

“晚辈洗耳恭听。”

东方白凝视着老尼背影。

“如此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古寺怪尼 佛度缘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