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八章 围蛇捕鼠 徒劳无功

作者:陈青云

东方白道:“你记不起在寺里发生的事?”

蒋大牛偏头想想道:“记得一些,但后来……”

东方白道:“后来你发了狂,见人就出手,连我和彩虹你都照样下狠手……”

蒋大牛瞪眼道:“我发了狂?”

皱眉苦想了一会,微点着头道:“是有点影子,我记得当时直想杀人。”

东方白道:“这就是了,你中了毒!”

蒋大牛栗叫道:“什么,我中了毒?”脚一溜,下了床,错愕地望望卓永年,又望望东

方白,张大着嘴直喘气。

卓永年“嘻!”地一笑道:“大牛,老夫跟你还没直接打过交道,不过都不是外人了,

这是你的窝,你是主人,喏!”

用手朝桌上一指,道:“瘪着肚子不是味道,现成的酒菜,摆开来,咱们边吃边谈。”

沈大牛毒性一除,人便已完全恢复正常,他应了一声,立即到灶房里搬来碗碟杯筷,把

卓永年带来的菜包一一分装,只片刻工夫,连酒都斟上了。

三人坐下先默默吃喝了一阵。

东方白忽地想到了临去前这里发生的事故,道:“老哥,那化身天星道人的‘铁心员外’

王三思你怎么处置的?”

“埋了!”卓永年淡淡回答。

“老哥……把他给做了?”东方白吃了一惊。

“不,是被他们自己人用飞刀灭口的。”

“飞刀?”东方白又是一惊,道:“这么说,是卜云峰那小子下的手,他怎么会被点倒

在屋外?为什么要杀他灭口?他们想隐瞒什么?”一连三个问号。

卓永年喝光了一杯酒,手按杯子,不疾不徐。

“老哥我已经查明白了,点倒王三思的是‘击石老人’,因为他发现王三思在灶房的水

缸里下毒……”

“啊!水缸里被下了毒?”蒋大牛叫了起来。

“别紧张!”卓永年抬了抬手道:“水缸的水已经换过,至于说他被杀灭口,显而易见

是卜云峰和黑蝙蝠牟天怕他抖出他们之间的秘密。”

蒋大牛进了口气道:“对了,公子,我中毒是……”

东方白把蒋大牛在交手中途突然发疯的情况描述了一遍,然后凝重地道:“我怎么也想

不透是何人下的毒,怎么下的毒,现场又没别人……”

沉吟了一下,又道:“大牛,你仔细想想,在你中毒发狂之前可曾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

地方?”

“这……”蒋大牛抓耳搔腮,认真地想。

东方白与卓永年默默吃喝,不去打扰他。

差不多是半盏茶工夫,蒋大牛才期朗地开口,道:“我想到一样……是有点古怪,不

过……”

“说出来听听看?”东方白用一种鼓励的口吻。

“我跟那丑妇人动手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刺痒了一下,我想我没长虱子,八成是被什

么小虫叮了一口,不一会我的火气大旺,心里光想到厮杀……”

“说下去!”东方白目芒连闪。

卓永年也竖起了耳朵,十分注意的样子。

“后来,嗯……我被‘日月神尼’震飞倒地,挣起后又遭丑妇人扣住,又觉得刺痒了一

下,不知那来的神力,挣脱控制,以后……就很模糊了。”

“够了!”东方白抬了抬手,道:“照这情况看来,准是那丑妇人做的手脚无疑,可

是……她是寺里的人……”

“她是新人!”蒋大牛接了一句。

“新人?”东方白心中一动,道:“怎么说?”

“我上次去见彩虹,她曾经现身赶我,据彩虹说,她是个伶仃妇人,夫死子丧,流落异

乡,无依无靠,自己找到寺里请求收留做杂事,神尼念她也是江湖一脉,所以收留了她,她

到寺里才只几天工夫……”

“啪!”东方白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瞪眼望着屋梁,似在深思一个问题,半晌之后,突

地按桌而起,激声道:“我得立刻赶回大悲寺。”

蒋大牛错愕。

“老弟想到了什么?”卓永年开口道。

“黑蝙蝠擅于用毒,又精于易容,他在桐柏山冒充‘三恨先生’给我假葯,险些得逞,

而卜云峰从南阳来到徐家集,目的是公孙彩虹,那丑女人跟他俩是同路人,混入大悲寺的目

的不问可知,如果让她的阴谋得逞……”

“日月神尼不是等闲人物。”

“暗箭难防,说不定此刻……”说着推开椅子。

“老弟真的要去?”

“非去不可!”

“那我们一道……”

“用不着,小弟一人足可应付,老哥还是留在此地查缉卜云峰和黑蝙蝠的下落,王三思

如此死去,他们不会休手,这是好机会,如果我们全去,他们可能另出诡谋,应付起来便费

力了,小弟这就……”话声未落,人已出了门。

“卓大侠,这……”蒋大牛着起急来。

“大牛,让老夫想想!”

大悲寺孤处在荒山野林里,既无邻也无舍,周围数里之内没有人烟,现在距天亮已经不

远,但听不到鸡声报晓,而在屋子里的也无法看到天色星斗,只有佛堂里的香篆可以大略显

示时辰,可是人不在佛堂里。

人在静室中。

公孙彩虹躺在云床上,双眸紧闭,面色酡红,生彷喝醉了酒,当然她不可能喝酒,“日

月神尼”坐在床沿,黑白平分的脸沉重得像铅块,眸子里闪着可怕的精芒,丑妇人站在一侧,

丑脸上全是焦急之色。

“师父,小师父莫非是中了邪?”

“你相信中邪这回事?”

“那……定是东方白弄的鬼。”

“……”日月神尼没接话。

“小师父的师兄叫什么大牛的先来过一趟,后来又搬来了东方白。”丑妇人自顾自地说

下去,道:“他俩的目的是一样,想阻挡小师父出家,依苦命人我看,一定是东方白在临去

时趁与小师父说话的机会暗中做了手脚。”

日月神尼紫电似的目芒射到丑妇人脸上。

丑妇人畏怯地垂下了头。

“奇怪!”日月神尼似在自语道:+潇湘书院+“人无缘无故晕倒,经穴畅通,脉象正

常,这是什么蹊跷?”

说完,收回目光又在公孙彩虹身上探查了一阵,然后废然摇头。

丑妇人抬起头,嗫嚅着道:“师父……”

“你想说什么?”

“看来……非找到东方白不可!”

“人走了,如何找法?”

“小师父的师兄大牛犯了疯症不能上路,而东方白的目标是小师父,要是东方白捣的鬼,

便不会走远,一定藏在附近观察动静,所以……”

“所以什么?”

“师父无妨到寺外查查,小师父由苦命人我看顾,如果由我出头,我怕……碰上了不是

他的对手,办不了事还得赔上……”

“如果我离开之后他乘虚而入呢?”

“这……”丑妇人搓了搓手,眸子里飘过一抹不易觉察的诡异之色,道:“师父,苦命

人倒是有个计较?”

“什么计较?”

“把小师父暂时藏到香积厨的什物房里,苦命人守在香积厨的隔壁小佛堂装作做功课,

神仙也料不到……”

“嗯!此法可行!”

“那师父就请动身吧!”

“我先在外面警戒,你快依计行事。”

“是!”

“日月神尼”离床沿站起,看了公孙彩虹一眼,然后步出静室。

丑妇人吹灭了灯火,这时才发觉天已大亮,她静立了片刻,然后离开静室,不一会又回

进室来,望着云床上的公孙彩虹,嘎嘎一阵狂笑,喃喃地说:“可人儿,看了你才如道什么

叫美人,难怪这么多人为你颠倒……”

回头朝门外望了望又道:“头发剃了可以再留,如果真让你当尼姑,那是暴殓天……”

她忽然感觉外面似乎有人,忙住口回身,静室外是大殿,空落落地没见人影,但她相信

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错。

“是师父么?”她问了一声。

“叮!”佛桌上的铜磬竟然不敢自鸣。

抢到门边,伸头仔细探察,的确是没有人,她低骂了一声:“见鬼!”回头转身……

“当!”这回却是钟声。

如果没有敲击,钏磬不会自鸣,可是大殿里连个鬼影也没有,莫非佛祖显灵?丑妇人弹

身到了殿里佛桌边,下意识地抬头望着大士法相,心里直发毛。

空气似乎有了异样。

眼角处好像有个影子,转过目珠,“呀!”她脱口惊叫出声,连退了两个大步。

眼前仿佛是平空冒出来的人,而这人,赫然就是“无肠公子”东方白,冰冷的眼神,像

两把霜刃,眨也不眨地直钉在她的身上。

“东方白,你……不里已经走了么?”

“不错,可是又回来了!”

“想做什么?”

“杀你!”

两个字,带着栗人的杀机。

“杀我?嘎嘎嘎嘎……”丑妇人怪笑起来,笑声像午夜枭啼,又若荒原狼嗥,难听刺耳

之极,好一阵才敛住笑声道:“东方白,你去而复返,为的就是要杀我这苦命的人?”

“完全正确!”

“为的是什么?”

“你心里完全明白。”

“我不明白!”

“嘿!”东方白冷笑了一声,寒飕飕地道:“你假充孤苦流离之人请求寺里收容,在

‘觉非’身上下了毒,反诬是本人所为,刚刚你又借端支开住特,想完成你最后一步阴谋掳

人上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你跟老娘混扯些什么?”丑妇人眼珠子连连溜转。

“到外面去!”

“你不在此地下手?”

“这里是圣洁的殿堂,菩萨不能亵渎!”

“你的行为已经亵渎了菩萨!”

“出去!”东方白厉喝一声,眼睛发了红。

“阿弥陀佛!”院地里突然传出一声佛号。

“师父,救人!”丑妇人狂叫起来。

东方白心里大急,他不想在菩萨面前杀人,但“日月神尼”在不明究里之下必然会出手

干预,这便给了丑妇人脱身的机会,而这档事又非一言片语所能说清……

“东方白,离开佛殿!”老尼语重音沉,有一种无形的使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神尼,晚辈是特别赶来救觉非小师大的。”

“你出来!”

“凶手会脱逃!”

“谁是凶手?”

“就是她!”东方白手指丑妇人。

“师父,千万别听他胡说!”丑妇人像是急气交加的样子,道:“他此来的目的是要劫

走小师太,小师太在没出家之前,跟他……”

“住口!”东方白暴喝一声,剑出了鞘,他的剑出鞘,就表示决心要杀人,这是他自己

所订的规矩。

丑妇人住了口,但眸子里透出的诡色却相当惊人。

灰影一闪,“日月神尼”飘进殿门,三个人恰是鼎立之势。

“日月神尼”炯炯神目扫过丑妇人停在东方白脸上。

“东方白,你指苦命人是凶手?”!潇湘子扫描,黑色快车ocr!

“不错!”

“何以见得?”

“觉非的师兄蒋大牛突然发狂就是她做的手脚。”

丑妇人默不作声。

“日月神尼”深深望了丑妇人一眼,又回注东方白道:“根据什么?”

“蒋大牛亲口所说,他现在已经复原。”

“原因呢?”

“她受人指使混进寺中,目的是觉非小师太。”

“哦!何人指使?”

“一个是‘魔刀鬼影’的传人叫卜云峰,他不择手段,用尽心机,目的是要得到觉非师

太;另一个是卜云峰的同路人,叫‘黑蝙蝠’牟天,江湖上恶名昭著的花贼,据判断可能是

‘天不偷’的传人……”

“天不偷的传人?”老尼的神色变了变。

“是的,根据他的手脚身法判断。”

“天不偷没有传人!”老尼的语气是肯定的。

东方白怔了任,“天不偷”与“日月神尼”属同一时代的人物,她的话应该可信,那自

己与卓永年先前的判断是错误了,黑蝙蝠究竟是何来路?

“即使来路判断有误,他们的姦谋不假。”

“你能解救觉非?”

“想来没问题!”

“没有绝对把握?”

“有!”东方白硬起头皮回答,他所恃的是“三恨先生”的“天露丸”,如果公孙彩虹

并非受制于葯物,那实在就很难说了。

“日月神尼”转面对着丑妇人、目如电炬,熠熠厉芒,似要洞彻人的肺腑。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苦命人!”

“对东方白的说法你承认么!”

“不承认?”

“那你有何辩解?”

“根本就是他弄的鬼,他做的手脚他当然能解。”这一反控的确够厉害,无论东方白所

为成与不成,都将贻人口实。

“苦命人!”老尼语冷如冰道:“你的易容变声之术果然高明,若非东方施主点破,贫

尼还真的被你蒙过……”

丑妇人立脚的位置是在静室门边,一看行藏已经败露,不等老尼话完,一闪身遁入静室,

“砰!”地阖上了门,东方白欺身出剑,相当快,但就差了那么一点不及阻止,老尼反应之

快当然也是十分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围蛇捕鼠 徒劳无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