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 一 章 小筑惊艳 奇招变美人

作者:陈青云

大化门。

武林中响当当的门户,声誉之隆,足可与名门大派并驾,然而在十年前的不知哪一天,

这享有盛名的门户,突然消失了,像空气一样消失,不出半点痕迹。这是件奇绝千古的怪事,

一个拥有近千弟子的门户,会无声无间地突然消失。事先没有任何朕兆,事后不留丝毫痕迹,

就这么无端端地消失了,仿佛武林中本来就没有这么个门户曾经存在过一样。

消息传开之后,震撼了整座武林,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偌大一个门派,就只剩下了门户

所在的一个空壳。

十年过去了,这怪事变成了掌故,但谜依然是谜。

曾经有无数武林人追究、探查,但没有任何结果。

十年后的今天,又有人出面探索……

青山怀抱里,偎绿揽翠,一条弯曲的碎石小径伸向修篁深处,翠绿微开,露出了一段短

墙,一枝残开的腊梅横出墙头,似在迎着人笑,墙里,隐约可见精舍的瓦楞檐牙,这景色真

的是如诗如画,雅致高洁。

现在的时辰是午未之交。

一个雄姿英发,神采奕奕的年轻剑士来到了围墙门外,门只有半截,木框竹心,漆成了

朱红色,看上去相当别致。

从门顶内望,可以看到一个匠心独运的精巧庭园,穿过庭园是一幢精舍,精舍门头上嵌

了“听竹居”三个字的石匾,笔势雄浑,苍劲而古雅。

这小筑给人直觉的感受是高人雅士之后。

年轻剑士静浏了片刻,曲指叩了几下小红门。朗声道:“武林末学东方白特来拜见‘不

为’老前辈。”

他,正是东方雄风后裔、名震江湖的“无肠公子”东方白。

连叫了三遍无人应声,轻轻一推门,门是虚淹的,没有上闩,他步了进去,踏过卵石花

径,直达精舍门前。

抬头望去,不由一愕,只见一个须发俱白的青衣老人,跌坐在靠侧的木榻上,瞪着双眼

不吭声。

这老人,当然就是被目为陆地神仙的“不为老人”了,有人以礼求见,他为何不应声?

是高人特有的倔傲么?

东方白也是个相当高傲的人,然而现在他非低首下心不可,因为地是对老人有求而来。

他在精舍门外抱拳躬身,恭谨地道:“武林末学东方白见过老前辈,请恕擅入之罪。”

说完,直起身来。

依然没有反应。

东方白定睛一看,呼吸为之窒住,现在他才看出对方眼珠木滞无光,赫然是个眇目老人,

这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传言中并没说“不为老人”是个瞎子,闻声而无反应,难道说他不但

瞎而且聋么?

东方白窒了一会,忍不住又出声道:“老前辈……”

话没完,老人已开口了,道:“你不见大门外谢绝访客的牌子么?”

原来他没聋,但声调冷得不带半丝活人味。

东方白一怔神,道:“失礼,晚辈疏忽了没看到。”他的确是没看到谢客的牌子。

老人冷踪了一声道:“你知道老夫是谁么?”

东方白道:“老前辈就是当年隐居黄山,被武林人尊称为陆地神仙的‘不为老人’,不

知晚辈说的可对?”

老人的眼珠子一阵乱转道:“此地是武陵山,而且老夫久已不与外人来往,听声音你年

纪不大,怎么会找到此地来?”

口气不但冷,而且很严厉。

东方白道:“是一位武林前辈指示的。”

老人道:“谁?”

东方白道:“击石老人!”

老人怒声道:“这老顽童不敲他的石子,却胡乱嚼舌,简直是可恶之至。”

重重地哼了一声,接下去问道:“说,你要见老夫问为?”

东方白躬了躬身才道:“想请教一桩武林公案。”

老人白眉一攒,道:“什么武林公案?”

东方白道:“就是有关大化门……”

“住口!”老人暴喝了一声,跃下榻来,伸手戟指门外的东方白,狂吼道:“滚,你

滚!”

东方白顿时木住。

不为老人全身发抖,前伸的手也在剧颤,老脸扭曲得完全变了形,那是一种惊怖至极的

表情,就像一个明眼人突然看到了天底下最可怕的事物所引起的强烈反应,又似一个胆子最

小的小孩在走夜路时突然碰见了完。“走!你走!老夫……什么也不知道……”声音已变成

了呻吟。

老人为何有这种反应?

他知道大化门之谜?

他本身与大化门之谜有关联?

到底十年前大化门发生了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变故,而使得被尊为陆地神仙的武林一代奇

人起了这么可怕的反应?

东方白竭力镇定心神在想。

不为老人收回了手,大声在喘息。

“老前辈……”

“你还……不走?”

“晚辈是专程……”

“走!”不为老人爆出一声震耳的厉喝,抬起右手,猛然一挥,一股其强无比的劲气夹

着郁雷之声撞向东方白,势道足可碎碑裂石。

东方白单腿后引,绷直,前腿微曲,作出一个弓马之势,双臂一环,立掌合什,式如童

子拜佛,排山掌力竟然被立在胸前的双掌劈开,偈江浪碰上了中流砥石,朝两旁滑涌开去,

两股劲流卷得庭院里木折草堰,石走沙飞。

不为老人似乎料不到东方白有这高的功力。老脸上现出惊愕之色,但只是那么一瞬,脸

色又沉了下来。

“你真的不走?”

“晚辈无意冒犯,只请教一个问题。”东方白气定神闲,沉稳如山。

“你非逼老夫伤人不可?”不为老人眼里迸出可怕的寒芒,像两道有形无质的银线,钉

射在东方白的脸上。

“情势所迫,晚辈非请教不可。”

“老夫说过,什么也不知道。”

“以老前辈的身份,能公然欺骗一个后生晚辈么?”

“无礼!”

老人又暴怒起来,随着这一声厉喝,双掌一圈,交叉,然后挥出,劲气撕空暴卷,如裂

岸狂涛,漩压向东方白,力道之强,足可夷平一座小丘,出于是旋卷的,威势更加可怕,足

可当掀天揭地四个字。

东方白的身形在劲浪中旋飞而起,像陀螺般顺旋势扭升,双臂快速地划动,维持住垂直

的重心,旋升到屋檐之上,势尽,他落回原来立脚的位置,这份功力,已到了震世骇俗的境

界,换了别人,不是被震得心腑离位便是被抛飞出去。

不为老人双眼盲残,看不见,但凭感觉却宛如目睹,老脸再起扭曲,东方白的身手太出

他意料之外,尤有甚者,这年轻对手并没反击,只是凭真功实力化解,以身份地位而论,他

算是栽了,而且栽得很惨。

东方白依然神色自若。

没有人目睹这惊心动魄的场面么?有,一双眼睛正凑在下首房门的门缝里,而且是一双

非常非常美丽的眼睛。

“老前辈肯赐教了么?”

“不!”一个字,斩钉截铁。

东方白目爆奇芒,停住呼吸,半晌才吁出一口长气。他心里有一百个“为什么?”,但

却一个也问不出口——

不为老人为什么会变成瞎子?

为什么一提到大化门他便如此激动?

“老夫什么也不知道”这句话里有多少文章?

他为什么守口如瓶?

他为什么不顾身份出手?

不为老人哼了一声,像痛苦的呻吟,为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看起来他之所以有这种不近情的反应,有其重要的原因,但这原因埋在他的心底,很难

把它发掘出来,偏偏东方白又非要刨出这根不可。

“老前辈真的不肯赐教?”

东方白在遭遇了如此待遇之后,仍然不愠不火,涵养工夫可以说是超人的。

“不!”仍然是一个字。

“晚辈提出这请求,并没任何不良的意图,也不是好奇探隐,目的只是想知道一个人的

下落,因为这是先母遗命,非完成不可!”东方白态度相当诚恳。

“这是你个人的事,与老夫何干?”

“因为老前辈对大化门神秘消失……”

“老夫说过什么也不知道!”

不为老人又狂激起来,接着道:“你别以为能接下老夫两掌便可以钉住不放,老夫已经

是世外之人,发誓不再过问江湖事非,你是想要老夫破誓,还是要逼老夫杀人?”

“晚辈没这意思!”

“那你就快走!”

“晚辈一向不轻易改变主意。”

“不知天高地厚,老夫有办法要你走,而且走得很快,永远不会再回头。”

右手缓缓上扬,掌心向前,五指微曲,似抓非抓,似掌非掌,一个极其古怪的式子。老

脸也在刹那之间泛起艳艳红光,像醉酒的酡颜。

看来老人要施展一种极其玄诡的武功。

这种情况是东方白始料未及,也不愿见到的,不为老人德高望重,黑白同钦,他本来的

目的是以礼求见,乞请指示,希望能获得一点“大化门”消失之谜,想不到会激起对方如此

强烈的反应。对方的功力高到什么程度他无法推测,但对自己的身手颇有自信,但他必须避

免敌对情况的发生,武功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招致物议。

一时之间他不知如何是好?

扬起的手掌没动静。

东方白目不稍瞬地注定手掌。

空气暂时冻结。

突地,房门里传出一个急促但不失娇脆的声音道:“公公不要……”

不为老人上扬的手五指倏舒,掌心一登。

东方白本就存着不依武力解决问题的心意,在娇脆的声音发出,老人手指一动的瞬间,

注意念都不会动,以发自本能的速度,斜掠八尺,其实连瞬间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其快,像浮

影,又仿佛他人本就没站在原地。

没劲气,没指风,空气保持原样,没丝纹动静。

老人是被女声所阻而中止了攻击么?

女声称他公公,是他的孙女辈么?

“沙!”地一声轻响。

东方由目光扫处,两眼登时发直,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抽紧了,额头沁出了一阵冷汗,

一个摆在当门花径边供憩坐的石墩散碎成了一堆石屑。

大惊人了,这是什么功力?

如果石墩换成了人,其结果将是什么?

他下意识地按剑柄,剑是他的自信。

精舍里没动静,他现在的位置只能看到门框。他很快地回复了镇定,心头代之而生的是

怒气,不为老人这一击分明是想要他的命,以对方的身份地位而言不应该对一个以礼求见的

晚辈下这狠心,从这反应判断,他不但知道大化门消失的秘密,而且极可能与这武林奇案有

关,“击石老人”的指点没错,算是找对了人,可是如何使他吐实呢?不择手段么?

眼前陡地一亮,像暗室里灯光乍明,使人为之眼花神夺。

门边出现了一个绝色佳人,像一团艳光乍然照亮在你眼前,在这刹那间,你只能感受而

无法领略,因为她太美,似五彩流亮的光夺去了你的神志,套用一句最俗气的形容,她像一

位仙女突然降临在你身前,你只有惊震与迷离,真有所谓九天仙女么?

东方白的脑海呈一片空回,他无法去想任何事物。

她移动了数步,像彩云流动,双方距离只有三四步。

东方白无法感觉自己是否仍在呼吸,心是否还在跳?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白慢慢从迷茫中释放出来,他徐徐舒了一口气,不敢用力,怕大气

会吹散这似梦似幻的景象,神志开始复苏。

他真正开始领略,她的年纪在二十左右,精雕玉琢没有丝毫瑕疵,从发梢到脚尖,造物

者把所有的美全集中在她的身上,美,纯净的美,极度的美中透出一股娴静,兼有了端庄与

沉淑,目韵流波里渗出一抹淡愁。

无法形容,最善于形容美的也会词穷。

“你就是名满江湖的‘无肠公子’东方白?”声音像仙音妙乐,使人听了全身熨贴,所

有毛孔,孔孔舒畅。

“在下正是。”东方白费了很大的力才说出来。

“难怪你有这等身手!”

“唔!”东方白目不能移。

“你刚才逃过了一劫!”

“唔!”东方白在心里苦笑。

“我该称你东方公子!”轻柔婉约,娓娓动人。

东方白的舌头似乎突然大了,转动不灵,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口齿不算笨拙的他,

忽然变得很笨,他出道以来,见过的名花不少,但从来没有迷惑过,他本身也是俊品,但面

对这绝代美人,便升起了自惭形秽的感觉。他竭力镇定,放松自已。

“姑娘是不为老前辈的……”仍不免有些期艾。

“算是客人吧!”

“客人?”对方的回答大出东方白意料之外。

“是的,只能这么说!”她微微一笑,仿佛传说中的佛祖拈花,无比的感人却充盈着圣

洁,令人从心底颤出悸动。

“姑娘怎么称呼?怕亵渎似地他有些微怯意。

“我叫祝彩虹!”她落落大方。

“祝彩虹,彩……虹!”

东方白喃喃地说,心头突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小筑惊艳 奇招变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