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九章 归因了缘 因果相报

作者:陈青云

“彩虹不是在大悲寺……”

  “就是那丑妇人带走的小尼姑。”

  “啊!那我们……”

  “日月神尼也已出动搜寻,小弟跟她约定了会合的地点,可是……这具尸体得先处置。”

  “简单,这石洞便是最好的埋骨所。

  “老哥,小弟心里很急,可否就烦老哥处理一下,小弟先走一步,老哥事完沿峰脚西绕,

使可以会合一道。”

  “好,你先走!”

  东方白弹身掠去。

  山环里。

  浅草平铺,几株杂树挂着野花点缀其间,数方怪石散布在杂树疏影里,衬着苍翠的山峰,

轻飘的流云,就像是一幅天然的图画,然而画中的人物却与画面格格不入,就仿佛一幅名家

杰作被无知的人胡乱加涂了不相配的鸦笔。

  一个丑妇人斜倚在怪石边,脚前横陈了一个绝色少尼,八步之外,颤巍巍地站着一个面

蒙纱巾的老尼。

  这两尼一俗,不用说也知道是准。

  “苦命人,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的身份随时改变,不说也罢!”

  “你敢以邪恶手段对待佛门弟子不怕报应么?”

  “师父,报应是以后的事,眼前您必须在两条路之间选择一条。”

  “你敢威胁贫尼?”

  “这倒是不敢。”丑妇人咧嘴笑了笑,又道:“师父,苦命人的时间有限,不能久耗,

一个是觉非小师太由我带走,以后的一切就请不必过问,一个是我放人,由师父要‘无肠公

子’东方白交出他的随身兵刃作为交换。”

  “如果贫尼不答应呢?”

  “人在我手上,师父要愿意牺牲小师太我收了!”

  “如果贫尼牺牲觉非,你会与她同归于尽。”

  “这种话不应该出自师父之口,这是犯戒。”

  “日月神尼”气得浑身发抖,以她的身份地位武功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丑妇人要挟,

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东方白来到,由于视线不受阻,一眼便看清了山环里的情况,他远远停住,心头杀机云

涌,只消再向前接近,立刻就会被发觉,他必须先冷静一下,了解状况。

  丑妇人弯腰作势要抱起公孙彩虹。

  “不许动!”日月神尼厉声喝止。

  “怎么……”丑妇人直起身,道:“师父答应了?”

  “……”日月神尼无语。

  东方白已看出“日月神尼”是在被要挟之中,努力一定神,大步走了过去,意态之间,

显出无比的从容。

  丑妇人一见东方白现身,极快地横抱起公孙彩虹。

  “日月神尼”转头迎着望了一眼,又回头紧盯着丑妇人,东方白前来会合是意料中事,

双方布先说定了的。

  东方白脚步不停,直边向丑妇人,距离到了五步……

  “站住!”丑妇人大喝了一声。

  东方白止步,带煞的目芒在照在丑妇人脸上。

  “日月神尼”曾经指出丑妇人是易容变声,那就是说现在看到的不是她的本来面目,东

方白现在有机会仔细审现,果然直不出任何破绽,这份易容之术不说独步天下,至少是很难

有人堪与匹敌了,她究竟是什么来路?

  被抱着的公孙彩虹软垂着,依然是昏迷状态。

  东方白心里的杀机已经凝固成了形,他恨不能把丑妇人生撕活裂,但投鼠忌器,为了人

质的安全他非忍不可。

  “东方白,你来得好!”丑妇人眦了眦牙。

  “看来是很好!”

  “这天仙化人本来是你的,对不对?”

  “她现在是佛门弟子。”

  “人非太上,孰能忘情,你抛躲不开的,对不对?”

  “少废话,说,你准备把她怎么样?”

  “带走,或是放人!”

  “你能带得走?”

  “可以的,因为没人愿意看玉殒香消!”

  “放人又怎么说?”

  “用你的剑作为交换。”

  “我的剑?”东方白脱口叫了起来,这柄剑乃是无价之宝,更重要的它是父亲遗物,同

时还关系着自己的未来,能交出去么?

  “不错,你的剑!”

  东方白一时哑口无言。

  “宁要剑不要人,对不对?”丑妇人紧迫一句。

  “我只想要你的命!”东方白五脏翻腾。

  “可是你办不到,是么?”

  东方白一口牙几乎咬碎。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道:“只要开出条件,一切便好商量,不必开口杀人,闭口流血,

尤其‘觉非’是出家人。”

  一条人影出现在丑妇人身后不远的地方。

  现身的赫然是“狐精”卓永年,不知他是如何来到现场,又如何迫近到丑妇人身后,仿

佛他人本来就站在那里。

  丑妇人三面受敌,但并无惊慌之容,背贴怪石,一副笃定的样子。

  卓永年好整以暇地转到正面。

  “是你?”丑妇人一见卓永年仿佛是突然看到了鬼,脸孔连连抽动,眼里全是骇极之色,

人也像突然矮了一截。

  卓永年瞅着丑妇人笑笑。

  “姓卓的,你……还活着?”丑妇人的声音相当刺耳。

  “老夫生来命大,哦!”他像突然领会了什么,捋了捋鼠须道:“原来你是以为碰上了

鬼,所以才这么骇怕,告诉你,老夫活得好端端,鬼是不作兴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的,别紧

张,老夫处世应事一向喜欢和平手段。”

  “卜云峰呢?”这是她真正惊骇的原因。

  “溜了!”

  “溜了?”

  “对,老夫还挨了他半剑!”说着用手抚一抚血污的肩臂。

  丑妇人眼珠子乱转,似乎在考量狐精的话是否可信。

  “为什么是半剑?”

  “一剑便要人命,伤而不死,只能称之为半剑。”话锋一顿,又道:“这无关紧要,我

们来谈谈真正的问题。”

  “什么真正的问题?”

  “你手中的小尼姑!”

  “你……有资格谈么?

  “当然有,老夫不是三岁小孩,信口胡诌。”

  “凭什么?”

  “须弥经!”卓永年说得很自然。

  “须弥经?”惊呼出声的是“日月神尼”。

  东方白不禁心中一动,觉得有些意外,以“日月神尼”的年纪和修为应该是处变不惊的,

即使内心震惊也不应着之于色,在听卓永年说出“须弥经”三个字之后,竟然叫出了声,经

是要交换人质的,到底为什么?

  丑妇人瞳孔放光,卓永年竟然主动提出要以少林寺正在全力追寻的“须弥经”交换,的

确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东方白的感受当然也十分强烈,经是少林之宝,卓永年为了解救坤宁宫公主小玲之危而

向“不为老人”暂借的,如果把它拿来交换公孙彩,他将如何向“不为老人”交代,而“不

为老人”的叛徒之名又如何洗涮?

  心念之中,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胸怀。

  “怎么样?”

  卓永年似乎很认真,催了一句。

  “真的愿用‘须弥经’交换?”

  “人命无价,岂能儿戏!”

  “经呢?”

  “你答应了自然就有东西给你。”

  “日月神尼”定睛望着卓永年,脸上蒙着纱巾,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眼神看来,她的

内心反应十分复杂。

  丑妇人沉思了好一阵子才凝重地开口,道:“我接受!”

  “很好!”卓永年点点头,然后转向东方白道:“老弟,把东西拿出来!”

  “日月神尼”眼神变为惊异,口里轻“啊!”出声。

  东方白迟疑不决。

  “老弟,你听到老哥我的话了?”

  “可是……”

  “救人要紧,别的以后另作打算。”

  东方白还是下不了决心,固然这件事卓永年才能作主,自己只是受托暂时保管,但丑妇

人原先提出的交换条件是自己的剑,卓永年现身之后主动提出了经,如果答应了岂非显得自

已太自私?

  可是自己这柄剑绝不能落入人手,这比把性命交给别人过要严重……

  “日月神尼”开口道:“经在东方施主身上?”

  卓永年颔首道:“是的!”

  “日月神尼”的目光变得很怪,沉声道:“是‘须弥经’?”

  这句话问得更怪,说了半天难道她没听明白?

  卓永年道:“不错,是‘不为老人’窃取之物。”

  “阿弥陀佛!”日月神尼宣了声佛号,望向东方白道:“少施主就拿出来吧,贫尼会领

这份大人情!”

  卓永年跟着道:“老弟,你没什么好犹豫的,快拿出来,别让小师太继续受苦,老哥我

说过人命无价。”

  东方白突然想到卓永年外号“狐精”,机智超人,巧计百出,他坚持这么做也许有其道

理,连“无相大师”那等固执的老和尚他都能应付即可见其一斑,心念之中,从怀中取出了

黄布包递给卓永年。

  卓永年接在手中,朝丑妇人扬了杨,道:“怎么样,交换吧?”

  “你保证不玩花巧?”

  “这没什么花巧好玩!”

  “好,现在你把东西放到那块石头上!”用手指了指五丈外的一块石头。

  卓永年依言把黄布包摆到石头上,然后折回原位。

  “现在你们三位退到那棵秃顶松边。”

  石头,秃顶松,和丑妇入现在的位置三点恰成等距离的一条直线,如此,两端到中央一

点的距离相等,而一端到另一端的距离是加倍,如果一方有行动,另一方便有余裕应变,这

安排俱见丑妇人的巧思,她的确不等闲。

  三人互望一眼,相继掠到秃顶私下。

  丑妇人放下公孙彩虹,然后高声道:“等我验明真伪之后,会把解葯放在石上,记住不

要妄动。我知道东方白身上有‘三恨先生’的解毒丹丸,但那对小师太不管用。”

  说完,迅快地掠到置经的石头边。

  东方白的心往下一沉,对方居然指明“三恨|读书论坛:

http://210.29.4.4/book/club/|先生”的天灵丸不管用,要是丑妇人弄点诡,那将人经两

失。

  丑妇人打开黄布包检现。

  空气在死寂中紧张万分。

  卓永年的神色有些不正。

  “日月神尼”也是显著的不安。

  丑妇人仔细翻检,十分认真的样子。

  东方白忍不住向卓永年道:“老哥,这么一来,你如何向不为老前辈交代?”

  卓永年吐口气道:“交代是小事,希望眼前能过关。”

  东方白不解地道:“交代是小事?”

  卓永年笑笑道:“山人自有安排,天机不可泄露。”

  “日月神尼”点点头,口里“唔!”了一声,她为何有这表情谁也不知道,这老尼在这

段时间内的反应相当怪异,东方白早就开始注意,但也只限于困惑。

  东方白边注意着丑妇人的动静,边在思索卓永年那几句话中之话,左思右想,就是想不

出半点端倪来。

  丑妇人高高扬了扬手,电闪而去。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立即奔了过去,“日月神尼”和东方白奔向公孙彩虹,卓水年则掠向

刚才放经的石头。

  公孙彩虹仍昏迷不醒,但脸色平和,仿佛是睡熟了,睡态很美,美得乱人心神。

  卓永年奔了回来,道:“她没留下解葯!”

  “什么,没留下解葯?”日月神尼目芒熠熠。

  “这……”东方白脸上变色。

  “很简单,她扬言老弟身边的解葯没用,是要稳住我们不采取行动,实际上”三恨先生

“的解葯一定有用。”

  “啊!”东方白松了口气。忙从怀中取出“天露丸”倒了一粒在手里,收好葯瓶,然后

上前一步,弯腰……

  “给贫尼!”日月神尼伸手。

  东方白面上一刻,他忘了男女有别,直起腰,讪讪地把葯丸交给日月神尼,日月神尼跌

坐下去,扶起公孙彩虹的上半身枕在自己膝上,然后把葯丸塞进公孙彩虹口里。

  六只眼集中投注在公孙彩虹的玉靥上静观变化。

  约莫半盏热茶工夫,公孙彩虹悠悠醒转,睁开了眼。

  卓永年欢然道:“大事无妨了!”

  公孙彩虹亮丽的眸光照在东方白的脸上。

  东方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默然承受那特异的眸光。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日月神尼的眼里的光芒也是特异的,她望着的却是卓永年。

  “卓施主,贫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归因了缘 因果相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