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二十章 鬼火传令 血雨腥风

作者:陈青云

月大,整整三十天,东方白困住在徐家老店一筹莫展,自从假“须弥经”被“狐精”卓

永年盗回之后,预期“黑蝙蝠”牟天会找上门,但一个月过去了,黑蝙蝠不但没找上门,连

影子都消失了,他放弃了么?

如果黑蝙蝠放弃了“须弥经”而远走高飞的话,要找他便如大海捞针了。

东方白急的不是对方要不要经,而是公孙彩虹赠送他的“天丝宝衣”他非索回不可。

同时促使他不能离开徐家集的原因是他不能放弃从“不为老人”身上追出“大化门”消

失之谜,这是他出江湖的目的,他必须完成母亲的道命。

一个偌大的门派会在一夜之间像空气般消失,这在武林史上是空前的怪事,即使大化门

之消失不与他有切身关系,单单为了好奇二字地也要追查,在他之前,已经有不少同道边查

过,但却没有下文。

“狐精”卓永年也同样像没头苍蝇般在集上和附近瞎撞了一个月,但连黑蝙蝠的气味都

不曾噢到,足智多谋的他,似乎也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现在是二更初起的时分。

东方白一个人在房里喝着闷酒。

卓永年推门进来,一对狐眼精光闪亮,似乎有了什么得意事,一反他平日的没精打采,

他没坐,扶桌而立。

“老哥,坐下来喝一杯!”东方白抬了抬手。

“不了!”卓永年居然见酒不喝。

“老哥探到了黑蝙蝠的线索?”

“没有,这兔崽子十有九是离开徐家集了,他生来贪花好色离不开女人,我不断明查暗

探,自从我盗回假经那次事件之后,他不但在他的老相好小麻花那儿绝了迹,连桂花巷都不

曾再踏进过一步……”

“老哥,别忘了他精于易容?”

“可是桂花巷这些日子没来过生客?”

东方白住口不语,看样子黑蝙蝠是真的离开徐家集了,江湖如此之大,要找他的确是难

如登天,“天丝宝衣”寻不回将是终生之憾,不但辜负了公孙彩虹的心意,由于“天丝宝衣”

的奇能妙用,更加助长了黑蝙蝠的为恶。

“还有桩新闻!”卓永年转了话题。

“什么新闻?”东方白心不在焉地反问。

“太王帮帮主丁天龙在集上遗留的别业已经卖给了一个由京里来的富翁,听说是得数二

万两银子作为补贴太王帮遣散弟子之用。”

“噢!这可是怪事,徐家集风水好么,竟然巴巴地从京里来此地置产,真教人想不透,

那富翁什么来路?”

“姓牛,传说是专做山产皮货发迹的。”

“老哥连酒都不喝,就是急着告诉小弟这两件事?”

“不,这只是将话就话,找你有大事。”

“哦!什么大事?”

“老弟不是千方百计要追寻‘大化门’消失之谜么?”卓永年抑低了声音。

“对!”东方白精神陡振,瞪大了眼。

“现在有一点线索!”

“什么线索?”东方白霍地站起身来。

“你现在马上跟我去见一个人。”

“谁?”

“到时候就知道,我先走一步,以防别人起疑跟踪,咱们在集子外汪老头的菜园附近会

合,行动力求秘密。”

“好。”

卓永年转身出门离去。

东方白叫小二来收拾了残桌,关门熄灯,装着要上床就寝的样子,静候了片刻,确定房

外没有任何可疑的事物,然后结束一番,打开后窗,小心翼翼地离开客店,绕背巷朝郊外奔

去,他无法揣测卓永年要带他去见的是何许人物,但既然与“大化门”消失之谜有关,这的

确是件大事,而且是他自已的大事。

夜色凄迷中,汪家菜园隐约的轮廓在望。

东方白不禁想起了卖花女小英,她是“坤宁宫”的弟子,被卜云峰引诱而加以利用,结

果丧生在狼心狗肺的卜云峰剑下,菜园依旧,汪老头却已变成了孤寡,失去了卖花人,不知

汪老头是否还种菜兼莳花?“嘘!”

暗影中,卓永年逡到了东方白身边。

“是老哥?”东方白明知是淮,还是问了一句。

“嗯!”

“我们要见的人在哪里?”

“就在汪老头的小屋里!”

“怎么没灯火?”

话声才落,只见隔着园圃的小屋突然映出了一小撮绿色光芒,距离远,仅见绿光隐约地

照亮了门窗。

“老哥,这……不像是灯火?”

“我看也不像,难道会是……”

“会是什么?

“鬼火!”卓永年的声音有些发颤。

“鬼火?”东方白意外地吃了一惊。

蓦地,绿芒突然变成了强烈的蓝光,像雷雨夜的电芒乍闪,又仿佛花爆喷射出的蓝焰,

相隔数十大远,仍觉其耀眼生花。

“不好!”卓永年栗叫了一旯

东方白的心弦为之剧颤。

蓝焰只那么短暂的一闪便消失了,一切归于黑暗,连原先的一点绿芒也不见了。

“老哥……”

“我们快去!”

东方白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随着卓永年弹起身形,朝菜园小屋掠去,快得就像是鬼魅

飘风,数十丈距离又三四个起落便到,两人落脚在屋门之外,屋里一片漆黑,发出“啊!

啊!”的怪声,听来令人毛骨惊然。

“看!”卓永年用手一指。

东方白抬眼望去,只见一条颀长的黑影已到了菜园篱笆边,飘起,越过篱笆,那简直不

像是人,因为再高的人也不可能有那么长的个子,生仿传说中的山魈木客,比常人至少要高

出两个头,而且头是尖的。

就这么一转念,怪影已经消失在夜幕里。

“那是人还是鬼?”东方白想到卓永年说的鬼火。

“不知道,我们进屋去!”

近门处有天光,再里面一片漆黑。

“啊!啊!”的怪声已经停止。

卓永年晃亮火折子点燃灯火。

灯光照处,靠房门的角落里躺了个土打扮的老者,一动不动,卓永年跨步上前,伸手在

老者鼻间探了探。

“死了,是汪老头!”

“是……怎么死的?”

“不见血!”卓永年应了一声,翻转汪老头的尸体,检视了一阵,呼吸有些急促地道:

“周身没有伤痕!”

东方白瞪眼,转动目光,“呀!”地惊叫出声。

另一边的角落,坐着一个老人,赫然是“击石老人”。

东方白与卓永年双双欺近前去,这回是卓永年发出惊“呀!”。

击石老人转动着眼珠子,像一对死鱼眼,没有瞳光,他竟然已经变成了瞎子,两个人连

呼吸都窒住了。

东方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不为老人”,“击石老人”现在的情状完全和他一样。

“老夫……怎么看不见了?”击石老人连连翻眼。

“前辈……”东方白不知如何说下去。

“是谁?”

“晚辈东方白和单大侠。”

“啊!”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

不知道三个字使两人怔住了,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击石老人并非泛泛之辈,突然变成

了瞎子,还死了个汪老头,竟然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太离奇了?

好半晌,卓永年才开口,声调相当地不自然,脸上也现出惊饰之色。

“前辈,您的眼睛……是刚刚失明的?”

“好像是!”又是一句离奇的回答。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这……老夫没有一点印象。”

东方白紧蹙起眉头,像是面对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可是老人除了言语离奇之外,神情却

完全是正常的。

卓永年搔了几下头。

“前辈,刚才我们在远处发现屋里出现了鬼火……”

“鬼火?”击石老人身躯一震。

“是的,就像是荒丘古墓常见的阴磷鬼火,倏忽间,鬼火变成了很强的蓝色光焰,我们

赶到发现一个异乎常人的尖头黑影逸去,进屋燃亮灯火,才发现汪老爹已经遇害,偏偏不见

血,身上也没有伤痕……”

“汪老爹死了?”击石老人栗叫出声。

“是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话本来是应该由东方白或卓永年提出的,现在却由击石老人间出来,实在不可解。

“前辈什么也想不起来?”

“想不起发生什么事,只发觉两眼突然失明了!”他的身躯开始抖动,脸上的肌肉也在

抽搐,显然内心相当激动。

这是不可思议的怪事,这种怪事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会引起莫明的惊恐和震撼的。

“前辈记得今晚的约会?”

“这记得!”击石老人点点头,突地圆睁无光的双眼,以激越的声音道:“你……刚才

说你们看到鬼火?”

“是的,距离很远。”

“这……应该不可能。”

“前辈说什么不可能?”

“不为老哥也是同样遭遇,但他记得当时情景。”

东方白心头大震,原来“不为老人”双目盲残是与“击石老人”一样遭遇,起因是鬼火,

鬼火到底又是什么?

心念之中,目光望向卓永年,却见卓永年在不断点头,看样子这狐精似乎知道一些内幕。

“前辈今晚准备要告诉我们的是什么?”

“你们愿意为此尽力?”

“是的,这已不是一门一户的事,而是武林的一桩公案,凡属武林人,都有义务把此案

追查个水落石出。”

东方白意识到所谓公案指的当是“大化门”之谜。

“那你们就去查鬼火!”

“查鬼火?”

“不错,现在鬼火既已出现徐家集,就从此地查起,如果没有头绪,就到桐柏去,用里

里有人会主动出面跟你昧 纾 笾碌那榭鲎看笙酪丫'私猓俊豹(原书为此乱码)“是的,

后辈略知梗概。”

“那你们走吧!”

“不!”卓永年摇头道:“前辈双目乍然失明,必然不能适应,而对方如此对待前辈必

然有其目的,处境可以说相当危险,现在田后辈与东方老弟护送前辈到一个安全地方,我们

才能放心行动。”

“什么安全地方?”

“前辈去了就知道!”

“也好,那汪老爹……”

“汪老爹的后事会有人出面料理。”

“唉!他死得大冤,早知如此,不借他的地万……”

击石老人的瞽目中渗出了泪光。

东方白对目前情况还是一片茫然。

*潇湘扫描*黑色快车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老弟!”卓永年语音凝重的道:“你来背负击石老前辈!”

“好!”东方白不假思索地应承。

“我们马上走!”

东方白负起了击石老人。

卓永年扇熄了灯火。

星移斗转,子夜已过。

东方白与卓永年匿身在离鬼树林不远的树丛中。

“老哥,坤宁宫为什么肯接纳‘击石老人’?”

“当然是看在‘不为老人’的份上。”

“小弟对眼前发生的怪事还不大明白?”

“老哥我正准备告诉你这一段秘辛,不过……有一个问题务必先请小老弟据实相告,这

是我答应别人的条件。”

“老哥请讲!”

“你探究‘大化门’消失之谜的目的是什么?”

东方白沉默了好一阵才悠悠开口道:“为了秉承先父的遗命,完成先母的心愿。”

“老弟能说得明白些么?”

“找一个人,此人与‘大化门’关系密切。”

“什么人?”

“这点恕小弟无法奉告。”

“好!现在让老哥我向老弟说一段武林秘辛,这秘辛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顿了顿,

才接下去道:“故事发生在十年前,有一个崛起中原武林不久的秘密门户举行一年一度例行

的谒祖大典,所有弟子全部参与……”

“老哥,不要讲故事,照实说好么?”

“好,照实说,大化门,大化门循例举行谒祖大典,门主以下所有弟子全部参加,”不

为老人“身具少林弟子身份,不能成为大化门人,他在门中是客卿地位,是以不须参加大典,

当大典进行时,他在坛外作安全巡察,忽然听到坛里传出轰闹之声,他意识到发生了不寻常

的消况,顾不得外人不得参与的禁令前去查看……”

说到这里顿住,呼吸有些急迫。

“结果呢?”东方白候了片刻才发问。

“结果……他刚踏进总坛的街道,只见坛内一片混乱,象征大化门的圣鼎正冒着……”

“正冒着什么!”

“鬼火!”这两个字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说出来。

“鬼火?”东方由失口惊叫。

“不错,是鬼火,他正惊惶失措之际,绿火突然变为极强烈的蓝光,整座可容千人的大

坛全被眩目的蓝光笼罩,极短的时间,他忽然发觉两眼已不能视物,猝然发生的巨大变故,

涵养再深的人也无法镇定……”

“啊!”东方白忍不住啊了一声。

“急切里,他凭记忆匿进一间附近坛边的密室,经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他证实自已双

目已残……”

“再以后呢?”东方白下意识地一阵紧张。

“等他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鬼火传令 血雨腥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