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二十一章 敌踪魅影 步步陷阱

作者:陈青云

“你看地上的纸屑,就是你留的字条。”

小雪顿过身,勾头一看,粉腮又是一变,抬起头道:“放开手,让我来鉴定一下。”

东方白寒声道:“你下的毒何需鉴定?”

小雪道:“我没下毒。”

东方白冷极地一笑道:“那这字条是天外飞来!”

小雪道:“如果是我所下的毒,我不必再来找你,要知道后果,只消向小二打听即可何

用多此一举。”

东方白一听,似乎有道理,心想:“如果你想玩花样,谅你也逃不了。”

心念之中松开了五指。

小雪莹白细嫩的皓腕上现出了清晰的指印,她连看都不看,站起身,从头上拔下一根银

钗,扦起一片纸屑,仔细地审视了一阵,点点头,抖落纸屑,正色望着东方白,又回复了她

进门时那份自然的神色。

“这种毒并非致命剧毒,但却是罕见的奇毒。”

“哦!”东方白的警惕之念并未稍懈,谁也料不定这来路不明的陌生女子会弄什么玄虚,

续道:“这是什么毒?”

“神仙倒!”小雪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神仙倒?”

相当新鲜的名字。

“对,这种毒只消触及皮肤或是嗅入鼻孔,毒性立即发作,可以使人晕倒但不会致命,

特点是见水变色。”

“你来是看在下是否晕倒?”

“公子,为什么一口咬定是小女子下的毒?”

“你已经承认字条是你所留。”

“对,没错,可是……我是有事找您,而且根本没下毒。”

东方白心念一转,存着姑妄听之的心理道:“姑娘找在下何事?”

“问问卓大侠的行踪。”

东方白心头猛可里一震,刚刚梅芳来问“狐精”卓永年的下落,现在这女子也是来问他

的行踪,这到底是什么蹊跷?梅芳来查询情在理中,因为彼此是同路,这叫小雪的来探问是

什么目的?

“姑娘要问卓大侠的行踪?”

“是!”

“为什么?”

“因为在约定的时间地点看不到他的人。”

“为什么要向在下查询?”

“因为公子跟他是一路。”

东方白怔了怔,感到无比的迷惘,这叫小雪的女子到底是安什么心?

是友还是敌?她真的不是下毒者?

“在下没听卓大使提到过姑娘?”

“因为没有提的必要!”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像嵌了两粒黑而亮的珍珠,直照在东方白

的脸上,艳而不妖,媚而不邪,这种神态,会教人心里发痒,会使人相信她所说的每一个字,

即使明知是假的。

东方白并没有入迷,他依然十分冷静,一方面他的修养超乎常人,另方面他曾被亮丽的

彩虹光照过,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的感受上面对的只是个差堪可列为尤物的女人,美丽的外

表里包藏着的不知是一颗什么心。

她承认早晨来过,也承认留了字条,只是字条的留字不一样,她否认下毒,而且还鉴别

了毒,证明她懂得毒,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房门是被撬开的,她的辩词简直幼稚得可笑。

东方白左用右想,解不开谜团,又道:“姑娘跟卓大侠是什么关系?”

“前辈与晚辈的关系。”不着边际的回答,说了等于没说,以年龄而论,当然是前辈与

晚辈的关系。

“这像话么?”东方白为之气结。

“东方公子,目前小女子只能这样回答。”

姑娘说在约定的时间地点找不到人?“

“是的!”

“什么地点?”

“他藏身的地点。”

“他藏身何处?”

“公子应该知道!”

东方白又抓了瞎,卓永年在徐家集活动到底栖身何处,他从没提过,自己也疏忽了没问,

照梅芳所说……

“小雪姑娘,在下要你亲口说出来。”

“这……好,我说,集上第一大户后围墙外的巷子里右首第四间空屋。”她流利的说了

出来,与梅芳所说的完全一样。

东方白困感到了极点,现在是真伪莫辩,如果是真的,卓永年显然已发生了意外,如果

是虚的,这叫小雪的女子是别有居心,这里是客店,又不能对她采取激烈的手段,她话里有

矛盾,苦于无从求证,心念疾转之后……

“姑娘是否知道卓大侠另有个临时落脚的地方?”

“知道!”

“哪里?”

“蒋大牛的住处,但我去过了,不见人。”

东方白又是一窒,对方对自己方面简直了如指掌,从好的方面说,她与卓永年有关系不

假,往坏的方面想可就相当可怕了。

忽地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一个很稳当的求证办法,正反两方面都可以顾到,只是必须冒

险。

“姑娘,在下相信你的话。”

“那太好了,请见告卓大侠的行踪?”

“在下目前也不知道他的来踪去迹,不过……”

“不过什么?”

“在下也急于要见他,我们分头去找。”话锋一顿之后又道:“姑娘应该知道鬼树林这

个地方?”

“当然知道!”

“无论有没有卓大侠的下落,我们三更天在鬼树林外靠山脚方向见面,不见不散,如

何?”他定睛望着她。

“好!”小雪想了想才应声。

“姑娘可以请便了!”

“三更见!”小雪黑而大的眼睛在东方白面上一绕,福了一福,从容转身出房。

东方白目送丰盈的娇躯自房门消失,才长长透了口气,坐下来重拾酒杯。

他之所以的小雪三更天在鬼树林外见面是有多重意义的。

第一,他必须为自已留足够的时间查卓永年的下落;第二,如果卓永年是在他藏身之处

发生事故,也就是说行藏已经败露,那地方敌人必有布置,自己去了必有反应;第三,如果

小雪是敌对方面的人,今晚的约会对方就会有安排;第四,鬼树林周遭坤宁自设有桩眼,要

是发生变故,她们会起而应援。

他为自己的安排而连干了三杯。

同一时间。

“狐精”卓永年也在喝酒,同样是一人独酌,五样精致的好莱,一大壶芳甘的好酒,但

情况可就跟东方白有天渊之别了。

没门没留的房间,一张硬木板床连草荐都没有,一灯一桌一椅,角落里一个加盖的马桶,

此外空无一物。

一望而知这是间地牢,很特别的地牢,圭是大青石砌成的,砌缝几乎紧密得不见痕迹,

可见其构筑之精细。

奇怪的是卓永年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仿佛他不是囚徒而是人家的上宾,他真是上宾么?

但这里绝不像招待上宾的地方,是十足的地牢。

他莫非有所恃而不恐?

这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反正他没有半点被囚的样子。

“卓大侠,饮食还会胃口么?”声音不知从何传来。

“好极了,老夫很满意!”卓永年微笑点头。

“问题想通了么?”

“美食当前,老夫还没工夫去想。”

“再半个时辰如何?”

“再说吧!”卓永年依旧自行其乐。

声音顿杳,多一句话也没再传。

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么?

那可就错了,那副样子是装出来的,他不但在乎,而且内心焦急如焚,他在苦想脱困之

法,机关削器他并不外行,但像构筑得如此细密的石牢,他实在是没辙,连半丝动脑筋的余

地都没有。

他不想胡摸丢人,只用眼睛观察,用头脑思考,再就是等待机会,再严密的建筑总是有

开关设置的,对方不会囚禁他一辈子,只要开关启闭或是有人跟他接触,他便可以利用机会

甚至制造机会,“狐精”的外号不是幸致的。

半个时辰一到,声音又传来。

“卓大侠,想好了没有?”

“还没有!”

“泡蘑菇对你没好处。”

“这是大事,老夫得慎重考虑。”

“可惜最后时限已到,你必须作决定。”

“如果作不出决定呢?”

“那‘狐精’卓永年将从江湖上永远消失。”

“老夫不喜欢受威胁。”

“这不是威胁,是上级的命令,一定要执行。”

卓永年用心默察声音的来源,但他失望了,|读书论坛:http://210.29.4.4/book

/club/|声音仿佛发自虚无之间,没有固定的方向,当然,这是石室回音的关系,闻之在

东,忽焉在西,根本无法捉摸,眼前他所要争取的还是时间,没时间便没机会。

“如果老夫要问点别的,朋友一定不会答复……”

“一点不错!”

“那咱们谈谈正式的问题。”

“你只消答复,没什么好谈。”

“老夫要再谈一下条件。”

“说出来听听看?”

“老夫只要说出‘击石老人’的下落,便可得到自由,对不对?”

“对!”

“有什么保证?”

“嘿嘿!”一声其寒彻骨的冷笑,又道:“卓大侠,所谓保证就是本人一句话,照理说,

你根本没资格要求保证。”

卓永年心念一连几转,道:“再给老夫一刻时间,如何?”

“一刻?唔,好就再宽限你一刻。”

“还要一壶酒,酒能帮助老夫下决心。”

声音沉寂了片刻才又传出道:“好吧,你等着。”

卓永年耐心地等着,全神贯注,他想出这点子是希望着对方如何进酒来,以便于其中发

现端倪,他是在外面被击昏后送进来的,清醒时便是眼前这份景象。

约莫半盏热茶工夫,头顶上突然发出格格的异声,卓永年抬头,目不转瞬地注视着,平

滑的顶上升了个人头大的圆孔,接着,一个小篮子从圆孔里吊了下来,篮子里是一壶酒,他

取出酒壶,篮子又升了回去,圆孔封闭还原。

这是目前所知唯一的一个孔道。

他人瘦小,只消稍运“缩骨功”穿过不难,可惜洞在顶上,能否弄开是个大问题,而且

洞外的情况完全不清楚,要利用这出口实在太难了。

他不能露出有企图的样子,以防暗中有人窥视,既然要了酒,他就得喝。

执起壶,慢慢斟入杯中,让酒满溢到杯边浮起一线,然后以口就杯啜吸,实际上他是在

玩一个小门道,先用鼻闻,再用舌尖面试,这一试,先是一凛,继而大客过望,这是不意的

机会,但终于来临了。

他试出酒里下了葯,依他的经验,是一种罕见的蒙汗葯,看来对方是想对他采取厉害手

段了,他假作搔痒。暗暗取出常备的解葯,只米粒大,不着形迹地连酒送入口中,然后又连

饮两杯,一阵摇晃,伏倒桌上。

趁伏倒之势,手一扒,撞翻灯火。

地牢顿时漆黑一片。

牛府后巷右首第四间空屋。

这时也是漆黑一片,一条人影在空屋里四下穿梭,屋子不大,三合小院,所谓院,只是

个天井而已。

这幽灵般的人影正是东方白。

久无人住的空屋,到处是触鼻的霉味,人要住在里面会跟着发霉,他不明白卓水年何以

会选这地方作为藏身之所。

他不敢亮灯,只凭些微的天光和练就的夜眼逐房搜索,没有迹象显示任何一个房间可以

住人或是有人住过。

蛛网碰面,积尘扑鼻,弄得他相当狼狈。

梅芳不会说假话,来路不明的小雪说的自然也就可信,可是两人都分明说这里是卓永年

藏身匿居之所,当然不会是临时约唔她们的地方,而卓永年真的没踪影。现在已是二更时份,

人没来联络也不回住处,很可能是发生问题了,刊宁宫方面在等待着他开始行动,找不到人,

话便传不到,这便如何是好?

他停身在正房与耳房相接的暗角里计无所出,与小雪约定在鬼树林外靠山脚处见面,势

又不能在此久留。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条人影像飞絮般从屋顶飘落天井之中,东方白心中一动,本

能地向后一缩身。

来人口里发出一声轻哨。

东方白的眼睛已适于黑暗,加上锐敏的夜眼,看出来的赫然是女扮男装的梅芳,那声轻

哨想来是与卓永年约定的暗号,她定然是非常急着要见卓永年,所以再来家看。

东方白正要出声招呼,又见人影闪动,忙闭上了口。

人影是从与东方白相对的角落里闪出的,的确就像个有形无质的影子,点尘不惊地便到

了梅芳身后,梅芳懵然未觉。

东方白判断此人是跟踪梅芳而来的,不知意图何在,但看他的身法,绝不是泛泛之辈。

梅芳左右顾盼,回身,发现面前多了个人,骇震之余忍不住惊“啊!”了一声,弹退了

数步,剑同时出鞘,动作相当利落。

她看出眼前是个身高八尺的瘦长汉子。

“你是谁?”她出声喝问。

“这正是区区要问朋友的。”瘦长汉子吐语阴冷。

“我是谁你管不着,快报名。”

“朋友口气不小!”瘦长汉子语带不屑。

“你来此何为?”梅芳又问。

“那朋友你呢?”瘦长汉子依样反问。

“是跟踪我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敌踪魅影 步步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