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二十二章 更弦易辙 一战功成

作者:陈青云

“大牛,我知道了!”

“好,那我……回去了,公子珍重。”

“你去吧!”

蒋大牛转身奔离。

东方白手拎着包袱,心头乱得相当可以,一连器的谜,也许卓永年可以解答,但照现在

的情形看,短时间之内不可能有跟他见面的机会,只好全闷在心里,先依地的安排,到了桐

柏再作打算,但对目前展开的行动他却是相当兴奋的,因为这行动正是地日夜企求的目的。

桐柏。

不是繁华的城镇,但也不是穷乡僻壤,街市还称得上热闹二字,只是来往的差不多都是

普通商贾小民,再有,便是一般的江湖人物,整个城带着乡野的古朴,比之通都大邑,水陆

镇市当然是完全不同的风貌。

现在是天色向晚之前的片刻,正是山产交易的商贩和四乡八镇进城办货的客商投店打尖

的时分,所以街上显得特别热闹,尤其是茶楼酒肆客栈毗连的地区,更是熙来攘往,人潮穿

梭,加上店栈小二的揽客声,真是壮观。

一个皮肤黝黑粗糙,颇有微髭的年轻汉子,肩上扛着剑,剑上挂了个包袱夹在人潮里,

不断地抬头张望,看样子是个远道初来的客人想投店落脚。

小二不停地吆喝招呼,这汉子看看店招又走开。

正街走完,弯人横街,来往行人已渐稀疏。

那年轻汉子驻足在一家小客店门前,店招是“清凉客店”,小二倚门而立,奇怪的是他

没上前招揽客人。

店门里面是乱轰轰一片。

那年轻汉子上前两步道:“小二哥,有房间么?”

“客官不识字?”小二爱理不理地手指门边“客满”二字的木牌子。

“住店要识字么?”那年轻汉子似乎火气很大。

“客满了!”

“怪事,正街的客栈不满,你这小店倒先满了?”

“客官,店小,房间小,价钱便宜,当然先满。”

“随便腾挪一间怎样?”

“总不成把先来的客人赶出去?”

“俺出双倍房钱怎样?”

“客官,行有行规,十倍也不成!”

“俺非住你这间店不可!”年轻汉子横眉竖目。

小二靠门的身体站直,打量了年轻汉子几眼,着他肩上扛着剑,人又高壮,再加上那份

凶相,知道难惹,脸上勉强装出一个笑脸,哈了哈腰道:“客官,小店委实客满,请到别家

如何?”

“不行,住定了!”

“客官,这……”小二皱起了眉头。

那年轻汉子大踏步进人店门,直朝里闯,小二紧跟在他的身后,到了柜台边,那年轻汉

子朝柜台一靠,粗声景气地道:“俺要住店!”

说完,两眼突然发直,楞住了。

柜台里端坐着一尊巨无霸,不,是一个胖大的女人,颊肉下垂,眼眯成缝,下巴是双的,

下层比上层突出至少三寸,加上悬垂如两只米袋的大胸脯,就像座肉山堆在那里,偏又画眉

涂脂,简直就不像是真的人。

女人掌柜已属少见,如此形象的是怪上加怪。

“你要住店?”声音却是娇细的,如果不是眼见,谁也不相信这种娇细的声音是发自一

个吓死人的女巨人之口,真是天生百样人,无奇不有。

“是的!”那年轻汉子这时才回过神来。

“客房都已住满。”

“可是俺非住这里不可。”

“为什么?”

“约好了在这里等一个朋友。”

“噢!”胖女人站了起来,别看她肥大如象,动作倒不迟滞,这一起坐还带动了一阵风,

硕大的身躯几乎把柜台里面的空间完全塞满,人站起,竟然比那汉子还高出半个头,如果算

横宽,足有壮汉的两倍,细眯的眼睁开少许,朝那年轻汉子上下打量,有那么一点可以称道

的是胖归胖,五官还端正,没有凶恶之气,反之还使人感到一丝亲切。

小二在一旁道:“老板娘,小的已经告诉……”

胖女人抬抬手止住小二的话,这一抬手,宽松的袖子下褪,露出的肘子更是惊人,比大

人的小腿还要粗。

打量了片刻,胖女人坐了回去。

“客官是哪里来的?”

“徐家集!”

“哦!”胖女人脸上的肥肉颤抖了几下,笑笑道:“咱们还算是半个乡亲,这么着好了,

角院里有间炕房,住了位道爷,炕床还宽大,客官将就挤一晚如何?”

“这……”年轻汉子面有难色。

“老板娘,那道爷不好说话……”小二又插口。

“你带这位客官去,就说是我安排的。”

“是!”小二应了一声,转向那汉子道:“客官,进随小的来!”

那年轻汉子还想说什么,口启动了动没发出声音,又深深望了胖女人一眼,跟着小二向

后走。

店里真的客满,吵嚷不休,另一个小二忙着在各房燃灯。

出了角门,耳根顿时清静,所谓角院,一个小天井,正面两间房,一间燃着灯,另一间

却是锁着,小二在天井里一站。

“道爷!”小二开了声。

“什么事?”房里传出声音很刺耳,让人听就感到不舒服。

“店里客挤,有位客官司跟道爷同房将就……”

“这是什么话,本道爷出高价包这间房就是图个清静,你小子居然还加客人,赚钱也不

是这等赚法!”

“道爷,您别生气,是老板娘安排的。”

“老板娘怎样?有这规矩么?”

“道爷,老板娘说这位客官是她的半个乡亲……”

“半个乡亲?”一个苍老得缩了水的白发老道出现门边,朝那年轻汉子里了几眼,改口

道:“也罢,看在你们老板娘的份上,道爷只好委屈一晚,进来吧!”

小二哈了哈腰,如释重负地退了出去。

那年轻汉子等小二出了角门,“噗哧!”一笑,大步进入房里,直眼望着老道,道:

“老哥,你可是真绝?”

老道以手指横口,低声道:“嘘!从现在起,你称我师父,我叫你小黑,咱们是师徒,

要到山里采葯的,我的名号是”百草道人“,专以草葯丹方治病,慎防隔墙有耳,明里路里

都不能改变称呼,你坐!”

老道是“狐精”卓永年乔装的。

粗黑年轻汉子是东方白的化身,蒋大牛在鬼树林外交给他的那包袱,便是卓水年替他准

备的易容道具,包袱里附有字条,除了指示他易容道具的使用方法外,只说了桐柏清凉客店

见,所以东方白一直都是瞎摸。

东人白在炕前桌边坐下,道:“老哥……”

“嗨,刚刚才交代过。”

“哦!师父!”东方白觉得有些好笑,|读书论坛:http://210.29.4.4/book/

club/|抑低了声音道:“我有许多话要说,这里……不能随便说话么?”

“当然可以,这小角院最稳当不过,我要你不改变称呼,是让你习惯,以免无意中漏嘴,

你来得够快,只比我慢一天,一路辛苦了,咱们先好好喝上几杯,有什么话等会再说,你先

净面吧,天井里有水缸用具。”

东方白起身到天井里净手面。

小二又来到,天井边止步,面对房门道:“道爷,您的晚饭……”

“小二,听清楚!”卓永年站到门边道:“拣几味你们厨下拿手的好莱,两壶好酒,道

爷要庆祝师徒重逢,哈哈哈哈!”

附加的笑声虽不怎么悦耳,但让人舒服多了。

“师徒重逢?”小二瞪大了眼。

“俺叫小黑!”东方白正洗完脸接上嘴道:“十年前跟师父失散,见面几乎不认识了,

要不是你们店里客满,师徒还碰不上,这是老天的意思,小二,对不对?”

“对,对!真是难得,太巧了,也太好了!”

“小二,快去办!”卓永年似乎迫不及待。

“小的这就去!”

“随时记住关角门,道爷不喜欢被人吵!”

“是,知道!”小二离去。

东方白进房,两人上了炕。

“师父,那胖掌柜一听说我是打徐家集来的,马上便认我做半个乡亲,安排我跟你共房,

莫非她便是……”

“不错,你猜对了,她叫水二娘,为人十分道地,在这里是远近驰名,早年死了丈夫,

留下个宝贝女儿叫水宝跟她相依为命。”

就在此刻,房门外突然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道爷,听说您……”

只说了半句,一条影子旋风般到了门边,后面的半句话咽回去了。

东方白抬头一望,一对乌溜溜的大眼正对着他,而这亮丽的大眼是长在一个身材十分矫

健的短装少女身上,少女手扶门框,灯光映照下,只见这少女出落得相当标致,眉眼分朗,

鼻是鼻,口是口,微微下弯的嘴角和灵活的眼珠子显示出她是个任性而带野气的少女。

“水姑娘,你听说什么?”

“听小二说您来了个徒弟?”大眼镜溜了一溜。

“对,就是他,小黑!”卓永年手指东方白。

“咕!”少女掩往口,亮丽的大眼停在东方白面上。

东方白下意识地面上一热。

“水姑娘,你笑什么?”卓永年的声调变得很平和。

“道爷这徒弟名字取得好!”眉毛扬了扬。

小黑,人如其名,少女话中调侃之意谁也听得出来,但东方白根本就不在乎,倒是很欣

赏她那股子纯真的野性,生长在这边城里,作风性格是不同于繁华之区的,看样子,她就是

水二娘的宝贝女儿水宝,老天爷也真会开玩笑,把母女俩塑造成两个绝对不同类型的人。东

方白也笑了,他是想到巨无霸型的水二姐,母女俩要是站在一块,便成了大母鸡带雏,完全

不成比例。

卓永年笑笑道:“他姓黑,正巧人也黑,所以将就喊他小黑。”

说着手指少女道:“她就是水二娘的千金叫水宝,贫道一来就跟她投了缘。”

东方白唤了一声道:“水姑娘!”

“唔!”了一声,水宝道:“我叫你小黑哥如何?”

“那敢情好!”东方白点点头。

“小黑哥,你的武功一定很好?

“谈不上,会那么一点。”

“一点就成了,等哪天我带你到山里打猎!”

“好哇!我一向喜欢打猎!”

就在此刻,小二的声音道“道爷,酒菜来了!”

水宝眉毛一扬道:“我走了!”

转过身,又回头道:“小黑歌,记住,陪我去打猎!”然后像野兔一般一溜就不见了。

小二进房,把酒茶杯筷铺陈在炕床边的桌上,斟上了两杯酒,说了声:“两位请用!”

然后退了出去。

卓永年起身道:“来吧,咱们师徒庆祝一番。”

两人下炕对坐吃喝起来。

吃喝了一阵,东方白实在憋不住了,道:“师父,徒儿可要说话了!”

“说吧,小声些!”

东方白喘口气,压低了嗓音道:“师父,在徐家集你藏身的地方我们找不到你,以为你

已经发生了意外……”

“我是发生了意外,只怪我太大意!”卓永年满了杯洒才又道:“我潜进牛府,想摸一

摸牛大户的底,一时大意,陷入地牢,他们想从我身上逼出‘击石老人’的下落,我跟他们

泡蘑菇,最后逮到机会脱身出来。”

“牛大户是什么底?”

“乾坤教开设在徐家集分航的负责人!”

“乾坤教?就是放鬼火的……”

“一点不错!”

“那我们为什么舍近求远?”

“追本溯源,要得虎子必须入虎穴。”

“嗯!我明白了!”

“你说我们找不到你,我们两字是指哪些?”

于是东方白把徐家老店留毒字条,梅芳化男装与小雪先后来访,空屋里碰上毕老三直到

接传信起来桐柏等等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道:“师父,现在一件一件地谈,梅芳传信说一切

照原计划开始进行是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的行动就是计划的开始。”

“留带毒字条的会是谁?”

“不想也知道是他们的人,小雪留字条与他们找上你先后巧合,于是他们将机就计换了

字条,准错不了。”

“小雪是什么身份?”

“自己人!”

“自己人?”东方白目芒一闪,道:“坤宁宫属下?”

“不是!”

“那她……”

“目前她的身份不宜揭开,以后你就知道。”

东方白吐口气,卓永年故神其秘,他也没有办法。

“毕老三的身份呢?”

“也是自已人!”

东方白立即省悟毕老三对梅芳的那句“原来如此,区区明白了……”所代表的意思了,

他已看出梅芳的身份,所以才抽身而退。

情况大体已经明白,再问下去卓永年也不会说,索兴就不开口了,端起酒杯便喝。

东方白不开口,卓永年反而说话道:“不是我故神其秘,你已经知道的就埋在心里,不

知道的不要急着知道,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太顽强,必须步步为营,半点也大意不得。”

“这我知道。”

“这角院本不是客房,是为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更弦易辙 一战功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