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 七 章 抽丝剥茧 步步为营

作者:陈青云

“不知道,神奇失踪,救她的身手必然很高。”

“少帮主也同时遇害,杀人的手法跟先后遇害的完全一样,被利刃零切碎剐……”

李昆语音相当激动。

二娘连连咬牙。

“噢!”卜云峰两眼暴睁,目中厉芒连闪,像是十分震惊的样子,久久才道:“贵帮已

有多人遇害,看样子迹近寻仇,难道贵帮毫无端倪?”

“想之不出!”丁天龙摇头。

“只消遣到凶手,真相便可大白,希望贵帮方面积极寻找线索,我们合力擒凶。”说着,

站起身来道:“区区不能久留,就此告辞,至于区区的身份,务请守口。”

“那是当然!”四人同声回答。

卜云峰抱了抱拳,转身挪步。

到了厅外院子,卜云峰回身道:“四位请留步。”

丁天龙抬手道:“李副帮主代本座送客!”

副帮主抢前一步道:“卜捕头请!”

卜云峰也道了声:“请!”

两人并肩向外行去。

“想不到他会是南阳府的公差!”丁天龙望着两人步出穿堂的背影道:“我们先前的判

断完全错误了!”

‘缉拿凶手,老夫更具信心!“

卓永年手捻鼠须。

“这话怎么说?”二娘接了腔。

“天机不可泄露,露了便不灵!”卓永年淡淡一笑,他这句话令人莫测高深。

丁天龙与二娘怔怔地望着卓永年。

就在此刻,一名中年汉子匆勿来到。

“禀帮主,总舵有飞讯传来!”

“噢!呈上来。”

“是!”中年汉子上前两步双手呈上一个纸卷,然后退开。

丁天龙打开纸卷,一看,脸色陡变。“快讯上什么消息?”卓永年已觑出情况有异。

“凶手的刀口已伸到总坛,总护法遇害!”丁天龙脸孔扭曲得变了形,身躯也籁簌的抖

个不住,眼瞪如铃。

“有这等事?”二娘栗叫起来。

卓永年不愧“狐精”之称,他没有明显的激动表情,只是眉头紧紧锁在一起,那本来瘦

削的脸似乎变得更小。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昨晚!”

“这是我们的流失,没要总坛方面加意防范,凶手能在徐家集动手,当然也会到李青店,

两地相隔不远……”

“卓大侠!”二娘的凶险也扭歪,形象近于可怖道:“东方白三天前逃离了‘坤宁宫’,

对不对?”

“不错!”

“这表示什么?”

“老夫也正这么想!”

“东方白在南阳首先开刀杀了‘金狮子’刘陵,才被江湖道上封为‘无肠分子’,而卜

云峰是南阳捕快,就是为了侦办‘金狮子’血案而来,他与东方白同住一店,他没对他采取

行动,反而替他开脱,为什么?”

“他不敢!”

“他不敢?”丁天龙接过了话。

“对,他是不敢!”

“他怕不是东方白的对手?”

“也是原因之一,但并非主要原因。”

“什么是主要原因?”

“现在还不能说,只是老夫的猜测,也许文章里还有文章。”

话锋顿了顿又道:“帮主,老夫说过誓要揪出凶手,依照目前情况,凶手离现形之期已

经不远。”

“卓大侠何不说明白些?”

二姐相当不耐。“二夫人请稍安毋躁,做事必须按步就班。”

“我已经无法再忍,我要把东方白生撕活裂。”

“二夫人!”卓永年仍是不疾不徐地道:“慾速则不达,凶手太顽强,只能智取,不可

力敌,我们千万要沉住气,如果老夫判断不错,凶手的最后目标可能是帮主。”

丁天龙机伶伶打了个冷战。

“所以……”卓永年又接下去道:“从此时起,我们必须严密部署,一方面待敌之来,

一方面为了帮主的安全,我们到后面去。”

李昆已送客回转,四人同时入内。

蒋大牛的小屋里。

东方白经过四五天的悉心调摄,不但完全复原,而且精力充沛,腿伤的痂也已脱落,这

得归功于神秘客指示蒋大牛特别配制的葯物和饮食。

现在是黄昏。

东方白躺在床上闭目沉思。

空气静谧得近于祥和,但东方白心里并不平静,他反覆地在想神秘客对自己出乎常情的

作为,即亲如手足也不会关怀得如此周到,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受惠不偿是最痛苦的事,

何况这种恩惠明显地内藏蹊跷。

这些天来,他默默地观察蒋大牛,一个细微的动作也没放过,但什么也没看出来,蒋大

牛仍是个朴拙的渔郎。

“公子!”蒋大牛进房燃上了油灯道:“有张字条送给公子,是公子口里的神秘客叫送

的,小的没读过书,不知上面写的是什么。”

东方白一骨碌翻下床,到桌边接过字条,只见上面写着:“祝姑娘已自丁府脱难,现正

由本人加意保护中。”

后面没署名。

东方白一下子怔住了,祝彩虹不是被囚在鬼树林中的“坤宁宫”么,怎么会在丁府脱难?

“公子,上面说些什么?”

“大牛!”东方白的目芒罩定蒋大牛道:“这些天来承你辛苦照顾,我很感激,我们已

经是很要好的朋友对不对?”

“对!哦,不,小的没资格跟公子交朋友!”

“江湖人不讲究资格的,实际上我们已经是朋友!”

“这……是。”

“朋友之间应该坦白诚实对不对?”

“对!”

“那告诉我,神秘客究竟是怎么个人?”

“这……公子,小的真的不知道,小的连他的影子都不曾看到过,他要小的办事,只在

暗中传话吩咐!”

“我相信!”东方白不能过份逼迫,自己让了一步,尽量保持和悦道:“他的声音你应

该听得很熟,对不对?”

“这当然!”

“听他的声音……他多大年纪?”

“年纪多大不知道,不过……很年轻就是。”

东方白的内心下意识地起了激荡,一个年轻人,身手奇高,对一个绝色女子加意保护,

这意味着什么?他不能对祝彩虹付出感情,他不能爱她,但却又排除不了对她的恋慕,上天

为什么要作这种恶作剧式的安排让彼此认识?

他想:“祝彩虹本来是投靠‘不为老人’,因为自已向老人打听‘大化门’消失之谜,

又发生了血案,老人弃‘听竹居’而去,她失去了凭依,转而托庇于自己,两人以兄妹相称,

想不到变生肘腋,她被‘坤宁宫’的人掳去,自此便再没她确切的消息,堂堂一个武士,保

护不了一个女人,实在丢人丢到了家,这口气非争不可。”

“大牛,我准备离开这里。”

“什么,公子要走?”

“对,我身体已经复原,不能老窝在这里,而且有很多人在找我,如果发现我在这里,

你便休想安居了。”

“可是……得等那位神秘客交代……”

“不,我记得他的情,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

“公子现在……就要走?”

“现在离开比较方便。”

“不能留到明早?”

“不能,大牛,谢谢你的照顾。”抓起床头剑横握手中,此外已身无长物,他可是说走

就走,迈步跨出屋门。

夜幕已垂,大地一片寂寥。

他预计一个时辰便可回到徐家老店。

淡月疏星之下,东方白来到了大石桥。

他停在桥中央,望着桥下粼粼的流水,想着不久前被“太王帮”以火箭围攻的那一幕,

不禁发出自嘲的一笑。

蒋大牛神奇的接应行动,也是出于神秘客的安排。

他的意念转到了神秘客身上——

神秘客到底是何许人物?

他一而再地援手自己,所怀的目的是什么?

他会是“魔刀鬼影”的传人么?他以飞刀消除鬼树林守阵的警卫替自已开路,这一点很

像,但自己曾遭到飞刀袭击,这一点又否定了前一点,这当中有什么蹊跷?

他特别要蒋大牛告诉自己杀害卖花女小英的凶手是卜云峰,用意是什么?

卜云峰是公差,难道他想籍此挑起双方的冲突,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

祝彩虹在他的手上,这意味着他有了要挟自己,为他做任何事的本钱么?

蓦地,他发现远远的林边有条模糊的人影。

心中一动,他下了桥,度量了一下形势,如果直接奔去,一定被对方发觉,于是他进入

路边林子,以林木作为掩护,向发现人影的地方蹚去。

接近到约莫四丈,他停了下来。

林边站了个人,手执长剑,面对林子。

奇怪,此人独对林子意在何为?“希望你言而有信,放过本人家小!”那人发了话。

显然林子里藏得有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的家小被林中人劫持了么?

但林子里却没有应声。

“因果循环,这是因果!”那人又开了口,似在自语,默尔了片刻,突地厉声道:“本

人认了,如果你食言使本人绝后,变鬼也不饶你!”

说完,突地倒转剑尖,双手握住剑柄,朝自己心窝插去。

东方白不自禁地“啊!”出了声。

自戕者仰面栽倒。

东方白弹了出去,大喝一声:“林子里是谁?”

没有任何反应。

审视死者,觉得似曾相识,仔细一辨认,不由骇然大震,死者竟然是太王帮的副帮主李

昆,这太惊人了。

李昆何以要自杀?

堂堂副帮主何以居然不反抗,而自我了结?

东方白心头飘过一丝寒意,游目望去,四野寂寂,若非眼前横陈着一具尸体,就像是什

么也不曾发生过。

从死者自杀前的几句话所表露的端倪,可以作如此的判断:凶手以死者的家小作为要胁,

逼他走上绝路。凶手是个相当恐怖的人物,死者无法与之相抗,这是桩恩怨仇杀,因为死者

曾经提到过因果二字。

凶手当然就是以残酷手段一再杀人的暴徒。

他到底是谁?

目前错综复杂的血案,依线索可以分为三方面——

第一方面,蒋大牛指出杀害卖花女小英的凶手是卜云峰,而卜云峰是公差不可能随便杀

人,这点有待查证。

第二方面,从南阳“金狮子”血案开始,先后有五个人被残杀,而五个人当中有三个是

太王帮的高地位人物,加上副帮主李昆被迫自杀,已到了六人之数,似乎是江湖仇杀,对象

以太王帮为主,凶手不可知。

第三方面,飞刀杀人者,疑是“魔刀鬼影”的传人。

三方面是否有关联?

后二者的凶手是否为同一人?

神秘客在这当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东方白极思有以突破,为了武林正义,为了自己背的黑锅,为了对“铁杖姥姥”的诺言,

更为了祝彩虹的牵涉他都有必要找出凶手。

可是现在所有的情况有如迷雾,每一条线索都是模糊的,如何突破呢?

一点一点地追,先从卜云峰开始,如果三方面有关联,只消突破一点,其余的情况便会

明朗,东方白作了决定。

一条鬼魅般的人影掩到,闪入树丛。

东方白并无所觉,他准备离开。

“嗤!”林子里传出一声冷笑。

东方白心头一震,沉住气。

“何方朋友?”

“咱们不是朋友,是死敌!”

“哦!那就请表明身份?”

“还不到时候!”声音已换了方位。

“什么才是时候?”

“等你付代价之时。”方位又变。

“这种时候恐怕永远不会到来。”

东方白想从对方的声音摸出对方藏身的位置,但对方相当狡猾,一再变换位置,声音也

忽远忽近,根本摸不准,他想,对方就是逼死李昆的凶手么?如果是,现在是擒凶的最好时

机,千万不能放过。

“东方白,能说说你杀人的理由么?”

“在下没杀人。”

“眼前的怎么说?”

“朋友不见人是自杀的么?”

“能逼使李副帮主自杀,只有你能办得到。”

又是一口黑锅,东方白啼笑皆非。“朋友你更容易办到!”

“嘿嘿嘿嘿……”一串刺耳的冷笑。

“有种的话现身出来,咱们面对面?”

“还是句老话,时辰未到!”

东方白为之气结。“东方白!”林中人又发了话道:“你的能耐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

从防护最严密的地方救走祝彩虹,还以你一贯残忍的手段杀害了少帮主,血上加血,债上加

债,而你只有一条命,这债怎么个还法?”

东方白内心起了强烈的震颤,印证神秘客所传的字条,祝彩虹是被从太王帮的手里救出

没有错,而少帮主也同时遇害,这说明了什么?

凶手就是神秘客?

总计起来,他杀害的已有七人之多,偏偏又扯进了祝彩虹……“东方白为什么不说话?”

“朋友是太王帮的人?”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本身不是帮徒,但缉凶的目标一致。”

这一说,逼死李昆的便不是对方了,但可信么?也许他故意……东方白心意才这么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抽丝剥茧 步步为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