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 八 章 彩虹梦醒 江水东流

作者:陈青云

顿了顿又道:“卜老弟应该知道他的下落!”

“为什么?”

“卜老弟,你心里应该非常清楚!”卓永年吡牙笑了笑,像笑,严格地说并不是笑,只

是面皮牵动配合露齿的一个表情而已,而掺和在这表情里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是眸子里隐

约泛出的杀机,也可以说是怨毒。

卜云峰心里是非常清楚,但他表现在脸上的却是迷惘。

“在下不明白卓大侠的意思。”

“响鼓何必用重擂?”

“在下是真的不懂。”

“要老夫说破么?”

“请卓大侠明示!”卜云峰不但镇定,还面带笑容。

“好,那你听着!”卓永年目爆寒芒,语调沉缓而有力的道:“铁捕西门钧奉令缉拿犯

案累累的采花大盗‘黑蝙蝠’牟天已经得手,在押解途中,要犯被一个蒙面人劫走,西门钧

陈尸驿站马房,身上居然无伤……”

“那还得了,杀官差,却要犯,简直目无王法。”卜云峰瞪眼挑眉,现出激愤万状的样

子道:“在下离开南阳多时,并不知道有此事,身为公人,非缉凶正法不可。”

牟永年冷冷一笑。

“你听老夫说下去……”

“请讲!”

“老夫与西门钧情同手足,缉凶报仇义不容辞,天涯海角,千里追凶,所幸皇天不负苦

心人,终于在徐家集找到了凶手……”

“是什么样的人物?”

“一个衣冠楚楚,满肚子邪恶的败类。”

“他是谁?”

“就是你卜云峰,‘魔刀鬼影’的孽徒。”卓永年以冷厉的腔调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

暗中的东方白为之强烈的震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卜云峰竟然会是“魔刀鬼影”

的传人,那他也就是自己苦索不得的神秘客了。蒋大牛目睹他杀害卖花女小英已证明是事实,

可是……蒋大牛是在他指使之下做事,而他一再救自己于危,又提供鬼树林的线索,也曾以

飞刀暗算过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目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卜云峰大笑起来。

“这有什么可笑的?”

“太可笑了,卓大侠,别忘了在下是公人。”

“你根本不是!”

“噢!卓大侠说这句话是根据什么?”

“你身上的腰牌。”

“腰牌是假的?”卜云峰还很沉着。

“不,腰牌是真的,但不是你的,你为了搜救那叫祝彩虹的女子,冒充丁府武士而被擒,

老夫从腰牌便已认出你是杀官差却要犯的凶手,这面腰牌有暗记,老夫不用看凭摸也摸得出

来,当时放你一马是为了查证有无共犯。”

暗中的东方白震上加震,卜云峰为了救祝彩虹不惜杀人犯险,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事,

他为什么要救她?

东方白似乎已找到了乱麻中的头绪,他努力地想:“卜云峰一再提供线索,助自己行动,

其目的完全是为了祝彩虹,在蒋大牛小屋中所传的字条明说祝彩虹在被加意保护中,由此判

断,他就是神秘客无疑。”

卜云峰的双眼已开始发红。

“卓大侠,你准备把在下怎样?”

“把你押交南阳府衙,接受王法制裁。”

“你办得到么?”

“姓卓的这点自信还有!”

“那就动手吧?”

“狐精”卓永年一个电弹,扑向卜云峰,天下第一神偷在身手眼步这些方面的造诣当然

是超人一等的,扑、抓、戳、踢同时施展,宛如一个动作,而且快捷得令人咋舌,放眼江湖,

能应付他这混合一击的恐怕不会太多。

卜云峰的表现也相当惊人,身影急晃,旋扭闪飘,幽灵似地脱出拿指之外,不但如此,

在闪电式的动作中,佩剑已掣在手里,几乎没有间隙,狠狠刺出三剑,森寒的剑气中,卓永

年竟然被迫退了八尺。

东方白不由暗赞卜云峰的剑术高超。

剑势才一缓,卓永年又如灵狸般扑上,一口气切出八掌,踢出五腿,掌腿之间密无点隙,

只是一串连珠动作。

卜云峰急闪避过,振腕,抖出一片碎芒,如满天星火,罩向卓永年,“丝丝”的嘶风声

有如破竹裂帛。

卓永年的身躯本来精瘦,灵巧得像一只狸鼠,现在又滑溜得像一见穿波鲤鱼,在剑芒中

浮沉游梭,不知用的是什么身法,突然滑到了卜云峰身后,伸手疾抓。

“嗤!”地一声,剑芒乍敛。

卜云峰标出八尺,背后外衫被撕裂了一道大口,回身,瞪着卓永年,满面狞容。原本的

高贵风度已半丝无存。

“姓卓的,这是你自己找死!”

“事实将会证明。”

“我就证明给你看!”

最后一个看字余音未落,数点银星呈梅花形射向卓永年,疾如脱弩之矢,涵盖了五个方

位,使人避无可避。

东方白暗道一声:“飞刀!”

“唉!”地一声,卓永年向后仰栽,倒地不动。

“嘿!”冷笑声中,卜云峰弹到卓永年身前。手中长剑朝卓永年的心窝插下……

卓永年电疾翻滚。

卜云峰一剑插空。

卓永年就翻滚之势暴弹而起,凌空一个旋扭,飞腿踢向卜云峰的后脑,动作之灵便快捷

厉辣令人叹为观止。

卜云峰也不赖,一剑插空立知不妙,反剑急撩,人向侧方旋开,动作与卓永年凌空出腿

是同时,卓永年腿势已老,看来非卖在卜云峰的剑下不可,真不愧是“抓精”,在完全不可

能的情况下竟出现了可能,身形再扭,横踢的腿变为下沉,膝弯自然曲收,剑锋在差一寸处

扫过,人也势尽落下地面,卜云峰动作没滞,旋到了六尺之外。

这时可以每到卓永年口里衔着一柄飞刀。

双方狠狠对望了一眼。

卓永年吐掉口衔的飞刀。

数条人影迅快奔来,是铁杖姥姥一行去而复返。

卜云峰一歪身,投入路边林子。

卓永年作势要追,但随即又止住,他不能不顾忌对方的飞刀,侥幸只有一次,如果进入

林子遭袭的话,情形就很难说了。

铁杖姥姥一行三人奔到。

“阁下便是丁府作客的卓大侠?”铁杖姥姥先开了口,目光四下游扫。

“区区正是。”

“姓卜的人呢?”

“逃走了!”

“老身刚得到密报,他并非官差……”

“对,他是冒充的,实际上他便是‘魔刀鬼影’的传人!”

“啊!”铁杖姥姥咬牙瞪眼,在地上重重一顿拐杖道:“一再以残忍手段杀害太王帮高

手的是不是他?”

“目前还不能证实。”

“如果他逃离徐家集……”

“不可能,我们布了上百眼线在监视他的动静。”

“卓大侠可清楚东方白的底细?”

“这……还没有线索。”

卜云峰绕出林子,来到一个极其隐僻之处,他停下来,反手摸了摸背上被卓永年抓裂的

外衫,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道:“老狐狸,总有一天要活剥你的皮,让你知道姓卜的是何许

人物!”

说完,加上重重的一哼。

就在此刻,他身后幽灵般出现了一条人影。

是东方白,他是从林子里暗中尾随而至的。

“卜兄,久违,好几天没见面了!”东方白发了话。

卜云峰陡地一震,他万料不到会在此地碰上东方白,他徐徐转过身,笑了笑,极不自然

地笑,掩不住脸上惊诧与尴尬之情。

“是东方兄,这几天去了那里?”他竭力镇定。

“没去那里,只在附近闲逛。”

“怎会在这里巧遇?”

“的确是很巧!”东方白回肠九转,他已经知道卜云峰是“魔刀鬼影”的传人,但也可

能是自己心目中的神秘客,今天非要把谜底揭开不可,只是他对自己有过数次援手之情不假,

大丈夫恩怨分明,希望能尽量以和平方式解决。

“看样子东方兄似乎有话要说?”

“是有话要向卜兄请教!”

“你我一见投缘,交上了朋友,有话但讲无妨。”卜云峰这时已完全镇定下来,只是目

芒有些闪烁不定。

东方白想到他传字所说对祝彩虹加意保护,心中便起了翻腾,论外表,他配得上祝彩虹,

可惜他是“魔刀鬼影”的传人,出身不正,行为也乖张,再就是卖花女小英之死与南阳金狮

子一路下来的凶杀……

“那在下就开门见山了?”

“应该如此,朋友之间坦诚最好!”

“在下对卜兄的多次暗助十分感激……”

“这……应该说是朋友之义。”卜云峰又笑笑。

“对于祝姑娘卜兄是如何保护法?”

“祝姑娘?……保护?……”卜云峰现出茫然之色,目芒连闪之后,转变为一种近乎暧

昧的神情,悠悠地道:“东方兄何不把话说明白些?”

东方白已经断定卜云峰就是神秘客。

“卜兄要蒋大牛传的字虽说祝姑娘在你加意保护之中,在下想知道实际的内情。”

“噢!”卜云峰目光游移不定,久久没有下文。

东方白见卜云峰久久没再出声,补上一句话道:“在下只是想知道卜兄为什么要这样做,

祝姑娘现在何处?”

说完,定睛望着卜云峰,现在他才感觉到这表面上极有风度的人内藏姦诈,是个很可怕

的邪恶人物。

卜云峰悠悠开了口。

“在下如此做,只是为了祝姑娘的安全和尽一分做朋友的心意,因为打她主意的人太多

了,可以说处处陷阱,步步凶险,难道东方兄怀疑小弟对祝姑娘有不轨的意图?”

“在下……不能不怀疑。”东方白不想说谎。

“当然,你我交浅,这是人之常情!”卜云峰表现的是十足的正人君子,标准的武士胸

襟,让人无法起疑。

卜云峰这么说,反而使东方白变成不够风度了,但东方白不以为意,他现在最关切的是

祝彩虹的下落,别的全不重要。

“祝姑娘现在何处?”

“东方兄一定要见她?”

“是的!”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卜云峰又沉默下来,脸上似笑非笑,显然他是在作某种重大的考虑。

突地,东方白想到自己刚才对卜云峰的判断可能错误了,他不是神秘客,如果是,就不

会要蒋大牛传话指自已是杀害卖花女小英的凶手,除非他是别有居心,故布疑阵,以求达到

某种目的,那样的话,此人就更加可伯了。目前有两点可以确定,第一,他并非南阳府的捕

快。第二,他是“魔刀鬼影”的传人。至于他何以要冒充捕头,诡言调查“金狮子”血案,

一直逗留在徐家集,就有待进一步查证了。

“东方兄!”卜云峰开了口,神色很严肃道:“祝姑娘是东方兄的人,小弟这么做虽说

纯是为了她的安全,于理无亏,但终竟脱不了越俎代庖之嫌,既然东方兄执意要让她在身边,

小弟没理由加以反对……”

“……”东方白情绪紧张起来,想开口又止住。

“她现在藏身的地方相当稳妥,谁也料不到。”

“什么地方?”东方白已迫不及待。

“鬼树林右方第三个峰头,一个隐蔽的石窟里!”

“噢!”东方白将信将疑。

“不过,东方兄最好是起更之后再去。”

“为什么?”

“第一,夜暗可以隐秘行动,避免节外生枝,第二,二更是小弟与她约定的会面时辰,

她会自动现身峰头。”

“好!在下会依时前往。”在真假无法判断的情况下,东方白只有姑且相信一途,不管

后果如何总是得去。

卜云峰换上了一副笑脸。

“东方兄,你跟祝姑娘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令人羡慕,如果我们不是萍水论交,良心

话,小弟会横上一刀!”

他说的可真像是句良心话。

“在下相信!”东方白也笑了笑,表面如此,内心已在翻腾,他恨不能天马上黑,肋生

双翅,飞向那道彩虹。

“东方兄,小弟看……我们并非巧遇!”卜云峰突然改变了话题,神色里有那么一抹淡

淡的不易觉察的阴影。

“这话怎么讲?”东方白倒是为之一怔,但同时也注意到了对方脸上那扶淡淡的阴队。

人,在对某人有了定见之后,观察力便会变得锐敏,如果是在卜云峰的来路没揭开之前,东

方白对他的注意是不会如此细微的。

“东方兄对小弟背衣破裂既不惊奇,也不动问,所以小弟想……”说了一半住了口,下

文当然是跟踪二字。

东方白心头为之一震,由这一点,更加证明卜云峰的确是个极不简单的人物,心机相当

深沉,为了祝彩虹的安全,他不得不设词以饰,同时对卖花女小英被杀与连串血案他暂时不

敢追究了,怕引起严重后果。

“哦!”东方白抱了抱拳道:“对不住,因为在下太关切祝姑娘的下落,所以疏忽了,

正要想问卜兄是否大意被荆棘刮破衣服,卜兄却已先问了出来。”这解释很勉强,但他一时

之间实在想不出更妥当的说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彩虹梦醒 江水东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