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09章 旷古奇学

作者:陈青云

宫仇登上一座突兀的峰头,窃喜正是参修宝箓的好所在,突地,一团灰影,把他的目光定住了。

五丈之外,一块形如卧虎的怪石上,背对着他,坐着一个灰色人影。

从装束上看,似是一个道士。

宫仇心中微感懊丧,心想,此地既已先有人在,另觅地头吧。

心念之中,正待驰离……

突地——

那灰袍道士发出一阵激荡长空的长笑。

笑声中,隐含无比的杀机。

宫仇惑然停住将起的身形,目光紧盯向那道士的背影。

那道士一敛笑声,冷森森地道:“来的敢是宫仇?”

宫仇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对方连头都不回,就能一口道出他的来历,而他对对方却一无所知,当下狐疑万分地道:“阁下何方高人?”

道士答非所问地道:“宫仇,你我相遇,算是有缘,非但是你觉得意外,本道爷也感到十分意外!”

宫仇剑眉一蹙,冷然道:“阁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太巧而已,本道爷正要找你,而你……”

“找在下?”

“不错!”

“有何见教?”

“向你借件东西!”

“什么东西?”

“脑袋!”

宫仇登时气往上冲,怒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道士起身离石,转过面来,赫然是一个瘦首磷峋的中年道士。

宫仇大是骇然,自己与对方素未谋面,而对方却认得自己,开口就要借脑袋,这是从何说起,一窒之后,再次道:“阁下到底是谁?”

倏地——

身后传来一声冰寒彻骨的冷笑,道:“小子,你不认议他?”

宫仇闻声大震,回顾一下,不由寒气直冒,发话的赫然是“九心狐阎芸香”。

冤家路窄,想不到狭路逢仇,由于“九心抓”的现身,他忽然颖悟到那道士是谁,冷冷一哼道:“千面狐柴生山!”

“嘿嘿,小子,你还有见识!”

那道士,果然是“千面狐柴生山”所幻化。

宫仇自知决非双狐之敌,但他却不屑于逃避,当然,要逃避也未必能如愿,当下把心一横,道:“你俩意慾何为?”

“九心狐”栗声道:“把你小子生撕活裂,为三妹报仇!”

宫仇暗忖,如果不幸死在仇人手下,的确死不瞑目,可是事逼此处,除了抵死相拼,别无他路可走。

心念之中,目光一扫现场,尽是错杂的怪石,这地形以之拼战双狐,对自己倒是有利,当下“刷!”地亮出长剑,背靠一方巨石。

“千百狐柴生山”狂妄的一阵大笑道:“小子,你妄想抵抗,那是自不量力,还是束手听候处置的好!”

宫仇俊面一片铁青,目中仇焰熊熊,冷哼了一声道:“大言不惭!”

“九心孤”转头向“千面狐”道:“大哥,速战速决,别惹了那怪物来!”

“千面狐”道了声:“好!”

欺身上步,右手曲指如钩,斜斜向宫仇抓去,这一抓着去极是缓慢,而且乎乎无奇,其实中藏无数变化,令人防不胜防。

宫仇一看来势,就知这一抓的厉害,一招“流星射斗”挥扫出去。这一招“流星射斗”,寓守于攻,凌厉绝伦,是“丑剑客”剑笈中除“梅花剑法”之外,最具威力的一招。

“千面狐”被迫中途变势,改抓为拍。

“波!”的一声,宫仇持剑的手腕一震。

电光石火之间,“千面狐”的手爪又告抓出,快得令人咋舌。

宫仇右手剑已不及变势,左掌疾翻,施出了前半招“投石破井”,这一招“投石破井”前半招是守,密无间隙,后半招是攻,穿胸洞腹。

“砰!”的一声,掌爪相接,双方俱是一震。

宫仇右手剑反削而回。

“千面狐”收爪暴退……

一道排山劲气卷处,宫仇被震得撞向丈外的另一块巨石。

出掌的是“九心狐阎芸香”。

“千面狐”三次出手,竟未能收拾下宫仇,心里老大不是意思,就当宫仇身形未稳之际,冷喝一声:“小子接招!”

随着喝声,一股狂风匝地卷了过去。

宫仇震剑相迎,剑气竟然挡不住掌风,当堂退了八尺,手腕肢麻难当。

“千面狐”一声阴笑,欺身直进,招出如风。

宫仇奋剑接斗,怎奈对方功力太强,剑势无法展开,被迫得节节后退,在怪石夹峙中东绕西晃,片刻工夫,转出了十丈之遥。

“千面狐”始终不下杀手,好整似暇的招招相连,使官仇没有丝毫喘息的余地,存心要让宫仇力竭倒地。

宫仇五内皆裂,双目尽赤,怎奈技不如人,无力扳转劣势。

这种打法,可说极尽残忍侮弄之能事。

“九心狐”似乎十分欣赏“千面狐”的杰作,步步相随,语意森森道:“大哥,待这小子血涌力尽之际,赏他两指,让他尝尝‘八脉齐放’的滋味?”

“千面狐”边打边道:“好主意!”

宫仇虽不知“八脉齐放”是什么回事,但可以料想得到必是一种极歹毒的手法,怒、恨、羞、急,使他几近疯狂。

几次,他想施出“丑剑客”的“梅花剑法”,但当他念及自己曾默议“丑剑客”为师,答应他“丑剑客”不死,如果一旦拆穿谜底,将无面目见他于地下,同时,“梅花剑法”虽凌厉,可挡不住双狐联手,最终还是难免不幸,所以他勉强抑制了这念头。

“投石破井”一招,他更不能施展,否则将使仇人大快……

心念之中,又追逐出了五丈之多,逐渐接近峰沿边沿。

“千面狐”攻招更紧更密,就是不下杀手,有心逼使他力竭倒地。

气竭,力枯,逆血阵阵翻腾,掌中剑已不成章法,眼前金星乱迸。

死亡的阴影,已袭上他的心头。

“不能,我不能任仇人宰割,纵不能活,却不能这样死!”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大叫,一股莫名的力量,使他作最后的挣扎,衰竭的剑势,突地芒尾暴涨,连攻了三招十八剑。

“千面狐”意外地被迫得后退一丈。

而宫仇,也就在攻出了三招十八剑之后,元神耗尽,“哇!”地张口射出一股血剑,人也摇摇慾倒。

不能倒下去!他在心里狂喊着。

“千面狐”狞笑了一声,缓缓进迫。

“九心狐”得意地一笑道:“小子,你死之后,还得碎尸,以慰视三妹在天之灵!”

宫仇意识已陷模糊,只是倔强的意志与无边的恨毒,支持他不倒。

随着“千面狐”的进迫,宫仇步步后退。

转眼间已到了峰沿,即使“千面狐”不下手,以宫仇目前的情况,跌落下去,势必粉身碎骨不可。

就在此际——

“九心狐”突地沉声道:“大哥,算了吧!”

“千面狐”一翻眼道:“什么,算了?”

“小妹我欠他一笔人情,今天放过他,算是互不相欠!”

这人情当然是指宫仇向“青袍蒙面人”请求放过“九心狐”而言,其实,宫仇是别具用心,不愿自己要杀的仇人,死在别人之手。

“千面狐”顿了一顿,道:“也罢,下次碰上再说!”

宫仇以剑拄地,冷傲至极地道:“阎芸香,在下不领你这份情,今日不杀我,他日我必杀你俩!”

“九心狐”嘿嘿一笑道:“小子,你倒是憨不畏死,本人言出不改,错过今天,要杀你易如反掌,随时都可以办到,你等着瞧吧!”

说完,向“千面狐”招呼了一声,双双下峰而去。

宫仇眼望双狐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心里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蹒跚的移身到一根石笋的阴影下,盘膝而生,服葯疗伤。

一个时辰之后,气血归经,功力重行恢复。

此地既有“双狐”的踪迹,看来是不能久留之所,于是,驰下峰头,向更幽深荒寂的山中奔去。

经过半天奔驰寻觅,他终于找到一个十分隐僻的山洞,洞中倒是干燥,他略略清理一番,坐了下来。

心头,忍不住泛起一阵难言的激动。

他展开了那幅载有下半部“一元宝箓”的靴里布,聚精会神地看了一遍。

这一看,使他惊喜慾狂,这不但是真的,而且奇奥绝伦。

他不愿再去想“青袍蒙面人”慨然把这宝笈让给他的原因。

他完全沉浸在惊喜之中,憧憬着练成盖世身手,快意恩仇。

经过一阵激动,心情慢慢地又平静下来,从头再看,一遍又一遍,他被那玄奇莫测的武功沉迷住了。

夜,在不知不觉中来临,洞中渐呈昏暗,终至漆黑一团。

他卷起了布片,想……深深地想……

他领悟了一个道理,这下半部“一元宝箓”,全是实用的剑掌身手指法诀窍,而上半部却是增元练气之门,这些诀窍,上下相通,顺理成章,如果不修习上半部,下半部等于无用,因为下半部是根据上半部运气使劲的法则而生,彼此相生,互相为用。

于此,他才明白何以自己修习了上半部之后,内元已相当深厚,但却发挥不出威力,而照宝笈中运功使气之法,用之于其他的招式,却格格不相入。

他已把全部的口诀,熟记于心,此刻,他只静坐揣摩,而不必再参看口诀。

全部口诀,包含了一剑招,二指法,三掌功,和一式身法。

虽然把式不多,但却无一不是奇绝武林之学。

尤其那一招剑法,是全部武功中的翘楚,称为“一剑降魔”,威力之强,简直难以想像。

日以继夜,他完全沉醉在那些奇招绝式之中。

渴了,以山泉为饮。

饿了,采野果为食。

奇的是他并不感到困倦。

上半部所载的增元练气之法,因为下半部而发挥了全部功能。

也因为他曾以两年的时间,修习了上半部,所以练下半部时,事半功倍,一切都好象是顺理成章。

以往,这两半部宝笈,曾分别数次易主,但没有听说谁练成功,原因是从未有人同时获得上下两部之故。

他父亲南宫靖与二叔何一凡,号称“无敌双剑”!

临死赠笈的半个师父“丑剑客”三十多年前,有第一剑手之誉。

他母亲生前一直期望他习剑,成为杰出剑手!

现在,这些尊长都已长眠地下。

因之,他对宝笈所载的这仅有的一招旷世剑法“一剑降魔”,特别用心钻研,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在最短的时间里,参悟最玄奥也最艰深的武学。

七日七夜!

在他的感觉里,似乎只是一个时辰,或许更短,因为从开始参修以迄完成,他的意念一直没有离开过宝笈。

上半部宝笈,他只参修了八成,最后的两成,将能使他进入武人至高境界,成为金刚不坏之身,但,需要五年的时间,当然他不能再等五年,才着手索仇,武林风云瞬息千变,谁知五年之后是什么境况?

第八天早晨,一个俊逸飘洒的少年佩剑书生,如行云流水般地飘向山外。

他,就是绝艺已成的宫仇。

从他仅比旁人澄澈的目光来看,谁也不知道他怀有冠盖当今武林的绝技,神仪内蕴,是武学登堂入室后的必然现象。

象上半部宝箓一样,他在修习完成之后,把它毁去,是以全部“一元宝箓”实际上已不存在,如果说有,那就是深藏在他的脑海中。

他目前心如止水,意似古井,经常呈现在眉目之间的恨戾之气,也消失了,因为他已练成了绝世神功,气定神闲,六合归一。

正行之间,忽见不远处的一座谷口,人影幢幢。

宫仇大感奇怪,这深山组谷之中,何来这多武林人。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展开新习成的身法,如一抹淡淡的轻烟,向那谷口晃去,顾盼之间,已被他敏近到距谷口人群不及十丈之处,目光扫处,不由怦然心震。

聚集在谷口的,僧道俗俱全,总数不下五十之多,其中,也有“金剑盟”的弟子。

这些人何所自来?

有什么图谋?

他忽然想起盟主诸葛瑛对自己说过,各大剑派已与“金剑盟”联手,共同对付“丑剑客”,莫非就是眼前这一批人?

但,此刻他们又在联手对付谁呢?

心念末已,只听一个声音道:“道长,我们进谷?”

另一个声音道:“谢施主,贫道之意,以谨慎为上,好歹等‘金剑盟’三位护法来到!”

那被称做谢施主的声音又道:“凭我们这多剑手,难道对付不了一个受伤的人?”

“施主听说过两年前“张仙祠’的故事否?”

宫仇心中一震,两年前“张仙祠”的故事,当然是指抢夺上半部“一元宝箓”,联手对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旷古奇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