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13章 武林传柬

作者:陈青云

上章书中,“神算鬼女”正慾扑入佛堂,一声沉喝过后,佛堂门内现出一个奇丑绝伦的青衣剑士,后随一个满面病容的小童。

“神算鬼女”一窒之后,喝道:“你是谁?”

奇丑剑士片言不发,“呛”地拔出长剑,一扼腕,现出五朵工整的梅花。

“神算鬼女”大惊失色,道:“丑剑客?”

奇丑剑士与病容小僮,正是去而复返的宫仇与万凤真。

宫仇缓缓归剑入鞘,把声音逼成很苍劲地道:“不错,正是老夫!”

四侍僮心中的骇异,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这数十年前名动武林的剑手,会神鬼莫测地在这绝境之内现身,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

“神真鬼女”面色白里透青,沉声道:“阁下真的最‘丑剑客’?”

“不错!”

“请问阻路的原因?”

“老夫先问你的来意?”

“神算鬼女”咬牙切齿地道:“找郝濮澧报仇!”

宫仇冷冷地道:“武圣郝濮澧已死,此地只有‘见性’和尚,你回头吧!”

“我就不管他是武圣是和尚!”

“你与他何仇何恨?”

“杀子之仇!”

“依老夫所知,‘见性大师’并未杀死你子。”

“阁下是什么意思?”

“老夫来作和事佬,替你们解开这冤结!”

“神算鬼女”面色大变,目射怨毒至极的煞芒,厉声道:“阁下是郝濮澧请来的帮手吗?”

宫仇冷冰冰地道:“你错了,以‘见性大师’的身手,何用老夫助拳……”

“那就请阁下别管这档子事!”

“老夫既然碰上了,却不能不管!”

“阁下管得了吗?”

“当然!”

四侍僮可惊得呆了,怎地平空钻出个“丑剑客”替师父挡灾,难道至诚可以格天,佛祖显了灵?

“神算鬼女”怀数十年积怨,今天才等到了这机会,却不料横岔出个“丑剑客”来,心中的怨毒可就大了,身形一欺,虚飘飘地一掌向宫仇隔空推去。

万凤真横跨一步,双掌诡异至极地一圈一划,“轰!”然一声,侧面的窗棂被击成粉碎,木屑撒了一地。

四侍僮同时惊“哦!”出声。

“神真鬼女”心头大寒,这病容满面的小僮,充其量不过是“丑剑客”的弟子,竟然能把自己的掌力引得撞向一边,那“丑剑客”的身手,就不用提了,但,她蓄势而来,岂肯就此死心,第二掌跟着推自,仍是阴柔无力……

万凤真迎着掌力一站,既不封也不挡。

“神算鬼女”练的全是阴功,看似无声无息地发掌,其实却潜藏了惊人的阴劲,遇物即生反应。

“砰!”然一声巨响,万凤真身形晃了两晃,却是面不改色,当然,若非她凭藉“逆鳞宝甲”护体,说什么也不敢承受这一击。

“神算鬼女”灰白的头发根根倒立,凄厉之状,令人不寒而栗。

万凤真悄然退了开去。

宫仇适时开口道:“黎雯,你且听老夫一言?”

“神算鬼女”厉声道:“不听,谁也不能阻止我报仇!”

宫仇淡淡地道:“老夫能阻止你!”

“神算鬼女”把抱在怀中的小孩骷髅,朝旁边的花台上一放,口中喃喃道:“孩子,看妈今天替你报仇!”说完,倒到原来位置。

这种怪异的举止,使所有在场的人全为之心惊胆颤,寒气大冒。

“丑剑客,你真要阻我报仇?”

“老夫已说过一遍了!”

“接掌!”

随着喝话之声,双掌一抡,劈了出去,顿时寒涛匝地,阴风迫人,站在两丈之外的四侍僮也感到寒飓刺骨,不自觉地退了数步。

宫仇可知道对方武功的厉害歹毒,出手就使出了“一元宝箓”所载的三掌招之中最后的一掌“旋乾转坤”。

上古奇学,果然不同凡响,劲气激撞雷鸣声中,寒涛竟然倒卷而回。

“神算鬼女”惊呼一声,倒退丈外,面孔一阵扭曲。

宫仇无心伤她,所以劲力只用了六成,否则她非躺下不可。

四侍僮追随“武圣”数十年,对各门各派的武功全见识过,就没有认出这是什么功力,“丑剑客”以“梅花剑法”闻名于世,想不到掌上功夫更加震世骇俗。

宫仇语冷如冰地道:“黎雯,‘见性大师’是你丈夫的师兄而兼师父,一手调教他成人,当年伤你孩子的可不是他,不错,他见死不救,致使你饮恨迄今,但当初情势你应当明白,他身膺中原武林重托,接受天南一派的挑战,救你孩子重要?还是整个武林的命运重要?”

“神算鬼女”脸色一连数变,狂叫道:“不必说了,我不要听,我要为爱子报仇!”

宫仇道:“你该找那击伤你孩子的人报仇,才是正理!”

“如果那郝濮澧肯出手,我儿如何会死?”

“事实上他不能以私废公!”

“他既自命侠义道,当初为什么不把‘混元一气功神’传与我夫君?”

宫仇不由语塞,的确,她丈夫古亦同与“见性大师”既属同门师兄弟,师父死后,他身兼师父与师兄之责,为什么不把神功相授?如果他把神功传与了师弟,也就不会发生这场惨剧了。

古亦同抛妻弃子,数十年下落不明,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儒僮”突然插口道:“师叔母,恕弟子放肆,师父他老人家不愿小师叔和他一样,所以……”

“神算鬼女”气势汹汹地道:“什么和他一样?”

“无后!”

“无后,什么意思?”

“练这‘混元一气神功’,必须童身,而且永不能破戒,否则散功!”

“神算鬼女”愕然片刻,大声道:“我却不信!”

四侍僮齐齐面现怒色,却无法开口。

宫仇料知“儒僮”所言不虚,冷冷地接口道:“这是事实!”

“神算鬼女”词穷,低下头去,忽然瞥见地上那具小孩骷髅,恨毒又生,厉声道:“谁也不能阻挡我报仇!”

“老夫不许!”

“丑剑客,你凭什么?”

“是非两字!”

“神算鬼女”一声刺耳地号叫,弹身猛扑。

宫仇挥掌之间,硬生生把她迫回原地,如此一连数次,她始终无法越雷池半步,面上凄厉怨毒之色,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裹在此刻——

一声佛号传处,“见性大师”缓缓步出佛堂,老脸出奇一片平静,失神的双目,一扫全场,然后向宫仇道:“施主可否不管此事?”

宫仇大感为难,“见性大师”为了替万凤真疗伤,损耗了大部真元,他不能任他死于“神算鬼女”之手,但说起来,这又是人家师门以内的事,焉能硬插一手?心念数转之后,微一拱手道:“大师,幸会!”

“见性大师”合掌当胸,道:“数十年不见,施主风采如昔!”

突然——

“神算鬼女”抽出一柄晶光雪亮的匕首,厉喝一声:“郝濮澧,还我儿子的命来!”

人随声进,扑向了“见性大师”。

“见性大师”老脸微微一变,闭上双目,似乎在等地下手,四侍僮同时惊呼出声。

宫仇伸指一弹……

“呛啷!”一声,锋利的匕首掉落在地。

“神算鬼女”怔在距“见性大师”八尺不到之处,脸色变了又变,肌肉不断地抽搐,全身簌簌直科。

“见性大师”睁开眼来,熟视了宫仇半晌,沉凝而庄重地道:“施主,佛家最重困果,请让过一边!”

声音虽然无力,但却充满了一种迫人的威严,宫仇下意识地退了数步,万凤真也跟着闪开一边。

“见性大师”缓缓上前,拾起那把匕首,低沉地道:“师弟妹,我已等你许多年了,其实你随时都可来了断这宗因果!”然后转头向四侍僮道:“你们谁也不许出手,事后恭送你们师叔母下山,这是师命,违则欺师!”

声落,把匕首递到“神算鬼女”手中,道:“你可以放心下手了!”

“神算鬼女”一把夺过匕首,扬了起来……

“见性大师”徐徐盘膝跌坐当地。

空气迫人鼻息皆窒。

四侍僮齐齐悲呼了一声:“师父!”

万凤真向宫仇施了一个眼色。

宫仇劲贯右手五指,准备必要时出手。

“神算鬼女”上扬的手,竟然颤抖起来,久久刺不下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足足半刻光景,突然扔下匕首,抱起那具小孩骷髅,掩面疾奔而去。

事态的发展,出乎每一个人意料之外。

在场的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见性大师”一声长叹,站起来,向宫仇道:“小施主盛情可感,但老衲却不以为是!”

宫仇心头一震,“见性大师”竟然一口就指出他的本来面目,当下只好摘下面具,恭施一礼,道:“晚辈放肆了!”

盲、残、丐、儒四侍僮忍不住惊“哦!”出声,想不到“丑剑客”会是宫仇的化身,而且功力已到了震世骇俗之境。

万凤真奔入佛堂之内,瞬间以本来面目出现。

“见性大师”沉默了片刻之后,向四侍僮道:“在石梁彼端的溪旁林中,为‘武圣郝濮澧’造墓立碑,然后毁去石梁,你等可以下山,自创基业去吧!”

四侍僮伏跪在地,“盲僮”悲声道:“弟子愿随师父终老!”

“不……”

“师父如不应允,弟子等就与石梁同毁吧!”

“唉!我佛慈悲!”

这算是答应了,四侍僮拭泪起身。

“见性大师”又对宫仇道:“少施主明白老衲的意思吗?”

宫仇黯然道:“是的,武林中将永无‘武圣’这名号。”

万凤真突地插言道:“老前辈之意是从此永绝江湖?”

“见性大师”悠然道:“老衲身入空门,向无我相,无众生相,谈不上永绝两字!”

“可是……”

“怎么样?”

“老前辈许晚辈说句放肆的话?”

“只管说!”

“老前辈感于今天‘神算鬼女’前辈的事,而益坚道心,但是五蕴未必全空,六根未必会净!”

宫仇一听万凤其口语太过不敬,不由白了她一眼。

“见性大师”却毫不以为忤地道:“万岛主一生机智过人,诗词歌赋,诸子百家,奇门术数,三教九流,可说无一不精,小姑娘大有父风,说说看?”

万凤真一听人家称赞她父亲,心中甚是得意,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笑意,道:“老前辈难道真的能抛得了当年‘天狼尊者’再入中原之约?”

“见性大师”登时一窒,佛家重因果,他种下这回,岂能不承这果。

四侍僮面上失色,“见性大师”以“混元一气神功”为万凤真疗伤,五年之内不能和人动手,如果五年之内,“天狼尊者”找上门来,后果不堪设想。

“见性大师”窒了一窒之后,面上又回复和平之色,沉缓地道:“当年,老衲以‘武圣’之名,膺中原同道之托,接战‘天狼尊者’,而今‘武圣’已死,老衲乃‘见性’和尚,如果‘天南’一派,再到中原寻衅,中原武林自当有以自处!”

万凤真紧迫着道:“中原武林恐怕找不出一人堪与‘天狼尊者’匹敌。”

“儒僮”忍不住大声道:“小姑娘,家师因你而耗尽真无,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万凤真毫不以为意地道:“我这是说实话!”

蓦地——

宫仇满面肃然之色,向“见性大师”道:“老前辈,晚辈新近巧获一部武功秘笈,其中有部份无法参悟,恭请指示……”

“见性大师”白眉一轩,道:“秘笈?”

“是的!”

“何名?”

“一元宝箓!”

“哦,老衲曾有耳闻,不过,宝箓秘笈,得者均珍若生平……”

“晚辈是诚心请益!”

所有在场的人,眼睛全为之一亮,除了“盲僮”不见,万风真微感讶异之外。

“见性大师”颔了颔首,道:“小施主何处不明,老衲知无不言。”

宫仇略作思索道:“上卷,培元篇!”

接着,宫仇开始背诵口诀,“见性大师”的脸色,随著那玄奥的口诀而变化,或喜,或谅,或奇或愣……

宫仇一口气读完,道:“请老前辈指点。”

“见性大师”突地哈哈一阵大笑,道:“小施主心地善良,机智也属过人!”

宫仇面上一红。

“盲”“残”“丐”三僮,满面惊诧迷惘之色,不知乃师话中之意。

“儒僮”先是聚眉苦思,然后眉头一舒,感激地朝宫仇瞥了一眼。

万凤真却是色然而喜,她似乎又明白了个究竟。

宫仇呐呐地道:“尚望老前辈……垂鉴晚辈的……”

“见性大师”道:“少施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武林传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