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15章 葯圣毒奠

作者:陈青云

陈小芬终于断了气,宫仇大叫一声:“芬妹!”

眼前一黑,身躯晃了两晃,几乎栽倒当场。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若非陈小芬几番出手,说不定不会死,她有充裕的时间求医解毒,即使非死不可,也不会是现在。

宫仇望着陈小芬青紫但却安详的遗容,喃喃地道:“芬妹,我有生之日,必把那疤面老者碎尸万段!”

那侏儒般的怪老头,阴阳怪气,声音再度响起:“小子,老夫说她也许死不了!”

宫仇木然地道:“可是她已死了!”

“你不信老夫之言?”

“阁下何方高人?”

“好哇,小子,你敢公然调侃老夫,你见老夫身高不足一尺,而称高人……”

宫仇虽在悲痛之中,仍有啼笑皆非之感,面露一丝苦笑道:“高人也者,乃尊称阁下之辞!”

“小子,别咬文,老夫天南‘金刚童子’!”

“金刚童子?”

“嗯,听说过没有?”

“这,恕在下孤陋寡闻!”

“后生小子,的确是孤陋寡闻!”

宫仇不由心中有气,转过身去……

“金刚童子”冷冷一哼道:“你既愿她死,老夫算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

宫仇心念疾转,这老者生相怪异,来得突兀,也许……

心念之中,又转回身来,道:“前辈难道不见敝友业已返魂乏术?”

“嗯,这才象话,称老夫阁下未免太不尊敬,小子,你要她活?”

“当然,如果真有所谓奇迹的话!”

“如此,老夫告诉你,由此向东,越过四重山峰,有一座‘万花谷’,谷中不分四季,万花似锦,极易寻找,你带她去求见谷主,也许奇迹会发生!”

宫仇心中一动,道:“万花谷谷主?”

“不错!”

“谁?”

“到了就会知道!”

“如此多谢指教……”

“慢着!”

“前辈还有话说?”

“事完之后,仍到此地来,老夫等你到明天日落!”

宫仇剑眉一蹙,惑然造:“可否相告原因?”

“等你回头再说吧!别耽误了肘间,快走!”

宫仇茫然地颔了颔首,已无暇去揣测对方的用意与动机,匆忙地解下陈小芬腰间的剑鞘,改佩在自己身上,然后除下那身血迹斑斑的青衫,恢复女儿之相,双手捧起冰冷的尸体,道声:“再见!”弹身便朝东方驰去。

他心中并未有着什么希望,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死了的人哪里还能复活,不过,他不愿放弃这万一的希望,人在绝望中时,往往希望奇迹出现的。

他不顾本身的伤势尚未复原,尽力奔驰,他认为报答“白尸”输功赠笈之德,这是唯一的机会。

越过了四重山峰,果见一个广阔的谷口,极目望去,谷内姹紫嫣红,繁花似锦,暗忖,大概是这里不错了,既有地方,显见那“金刚童子”所言不虚,一颗心随之怦怦乱跳赶来,奇迹,难道真会出现?

谷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竟会有起死回生之能?

心念之中,已来到谷口,刹住了身形,只见靠右的岩壁上,刻了三个擘窠大字:“万花谷”!

正待举步进谷之际,突见跟谷口五丈之处,立有一方石碑,举目望去,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那碑上写的是:“万花之谷,有进无出,朋友自重,莫蹈死城。”

死城,什么意思?

有进无出,难道这“万花谷”是一个险恶恐怖的所在?

立碑的人是谁?

一时之间,他心念百转。

莫非那“金刚童子”别具用心,要自己前来送死?

踌躇再三之后,一股与生具来的傲气,加上能使陈小芬死中复活的诱惑,终于,他咬了咬牙,举步踏了进去。

谷中温暖如春,万花吐艳,芬芳扑鼻,但那些花千奇百怪,竟然没有一栋是他曾经看过的,心想:这谷主何处搜罗了这么多稀世异种名花?

谷壁如削,高可接天。

谷道曲折,由花树之中穿越而过,如非谷口那块石碑,使他心意忐忑,真疑是入了瑶池仙境,众香之国。

足足盏茶时光,花径走完,眼前现出一栋古朴的石屋。

宫仇停住脚步,凝声发话道:“武林末学,求见谷主!”

连叫三遍,竟然了无应声,不由大感为难,自己来此,是为求医,如果冒失闯进去,是为不恭,但呼叫又没有应声,莫非……”

他想到谷口的碑文,不由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颤。

不知站了多少时候,眼见日色西沉,谷中顿呈幽暗,从入谷到现在,连鸟鸣虫叫的声音都没有听见半声,空气死寂得怕人。

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人死了焉能复活,竟然听信了一面不识的佚儒怪人“金刚童子”的话,前来犯险,如果是一个阴谋,岂非相当不值?但,若就此退回去又觉得心有未甘。

终于,硬起头皮,向石屋走去。

顾盼之间,来到了石屋之前,只见两扇石门,紧紧关闭

突地——

一阵狂妄的笑声,从石崖之内传出,笑声有如断金裂帛,震得宫仇耳膜如制,笑声久久才歇,一个声音道:“居然有人不怕死,闯我万花谷!”

宫仇听见人声,精神为之一振,当下开口道:“武林后进,求见谷主!”

那声音道:“找死吗?”

宫仇心火大发,但终于忍住了,不过声音又有些变调,冷声道:“谷主可容谒见?”

“入谷者,有进无出,岂非多余。”

“谷主不肯赐见?”

“你且说此来目的?”

“听说谷主有起死回生之能,特来求治!”

“哈哈哈哈,那岂非成了笑话,‘万花谷’武林绝地,入者死,还奢望求治!”

宫仇再也忍不住满腔怒火,大声道:“死恐怕未必?”

那声音突变得阴冷刺耳,缓缓地道:“听声音你年纪不大,小子,‘万花谷’中所植花卉,全是毒绝天下之毒,你入谷到此,至少吸收千种以上香味,也就是说中了千种以上的剧毒,一个时辰之后,必将骨化形销。不信试试运气看?”

宫仇不由毛发俱竖,想不到那些罕见的花草,竟然全是毒本,试一提气,真气竟已无法提聚,心中这一骇,简直非同小可,别说被毒死,以现在真元无端散失的情形看,也成了听任宰割之高。

屋中话声又告响起道:“小子,你且说何人指使你到此送死?”

宫仇愤然道:“金刚童子!”

“什么!金刚童子?”

“不错!”

“奇怪,这老小儿怎会进入中原,小子,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素昧生平!”

“他怎会指引你来此?”

“不知道,也许是一时高兴!”

“哈哈,一时高兴!答得好,看在那怪物份上,老夫也来个一时高兴,进来!”

随着话声,石门向左右缓缓移开。

宫仇暗忖,可能又是一个怪物。

这时,天已入暮,石门方启,一片白光,从门框中洒出,宫仇举步而入,只见门内一个小小的天井,迎面是间敞开的厅堂,居中悬了一颗碗大的明珠,那白光正是珠光,厅内陈设简朴,但却纤尘不染。

横过天井。这才看到厅中竹榻之上,盘膝坐着一个文生装束的中年人。

宫仇心里一怔,难道这中年文士便是谷主?生相更不如想象中的诡异,他自称老夫,而年纪看来仅四旬之间……

心念之中,已到了厅门边。

中年文士突地“噫!”了一声道:“小子,求治的不是你?”

“是敝友!”

“进来吧!”

宫仇跨步进厅,把陈小芬的尸体平放地上,然后拱手一揖,道:“宫仇参见谷主!”

中年文土连礼都不答,只怔怔地望着地上的陈小芬,口中喃喃地道:“男才女貌,壁人一对,看来非医不可了!”

宫仇方自感到尴尬,闻言却又一愕,不知对方话中是什么意思。

中年文士用手一持颔下的长领,正色向宫仇道:“她是你什么人?”

“朋友!”

“仅是如此?”

“这……”

“老夫明白了,抱她到榻上来!”

宫仇把陈小芬的尸体,横放在中年文士面前,心中无端大感激动,奇迹是否会发生,刹那之间便可揭晓。

中年文士伸手一探索,双眉立时紧锁起来。

宫仇心里一凉,脱口道:“没有救了?”

中年文士一瞪眼道:“谁说没有救,她心脉尚有一丝未断,不过……”

宫仇紧张地道:“怎样?”

“她即使被救活,终生已无再习武的希望!”

宫仇心中大大的激动,奇迹果然就在眼前,他要看看中年文士如何能使死人复活,至于武功全废,那是另一件事,能挽回生命,已属意外的意外了,当下颤声道:“请阁下即施圣手!”

中年文士再次探查经穴,突地自语道:“怪事,前所未有的怪事!”

宫仇愕然道:“阁下发现了什么?”

“她竟然未中万花之毒,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呼吸已断,脉息已停,当然吸收不了毒气……”

“不,万花之毒,皮孔毛发同样,会被渗透,死人也不例外!”

“这……”

中年文士伸手向身后一按,壁间现出一个橱架,全是大大小小的瓶罐,琳琅满目,他连看都不看,反手取下了七只小瓶,抬头向宫仇道:“小不,看来你也是内伤不轻,乘此机会自己疗息吧!”

宫仇心头一震,对方只一眼便看出他曾经受过伤,可是方才……

心念之中,脱口道:“在下中了万花之毒,真元业已无法提聚……”

“小子,能进入老夫这间‘起死堂’,毒不解而解,去吧,别耽误老夫时间!”

宫仇暗中乍舌不已,退到厅角,就地跌坐,运气之下,果然经脉畅通,立即闭目垂帘,照“一元宝箓”上乘心法,调息起来。

当他运功完毕,睁开眼来,只见陈小芬已端坐在椅上。

她,果然复活了!

他既惊且喜,激动地叫了一声:“芬妹!”

陈小芬樱chún一阵噏动,话声来吐,泪水已扑簌簌地流了下来,不知是感激还是……

宫仇立起身来,先朝中年文士深深一揖,诚谨地道:“大德永志不忘,谨先谢过!”

中年文士冷冷地道:“不必,老夫出手救治,是基于两个理由,第一,看在老友‘金刚童子’那怪物的份上,第二你俩璧人一对,老夫照自己的誓言成全。”

宫仇又是一怔,这第二个理由,的确令人莫测。

陈小芬只呆呆地望着宫仇,不知芳心是什么感受。

中年文士又道:“现在,你俩可以离开了。不过记住,此间一切经过出谷之后必须完全忘记!”

宫仇颔首道:“在下会记住这句诏!”说完,转向陈小芬道:“芬妹,我们告辞吧!”

陈小芬盈盈立起身来……

蓦在此刻——

一条绿色人影,跄踉奔入,迳趋竹榻之前,朝地上伏跪下去,发出声声娇啼。

宫仇不由一震,这身影似乎并不陌生。

陈小芬却是粉腮大变。

那身影,赫然是一个绿衣少女。

中年文士面色一变,道:“惠儿,什么事?”

绿衣女子悲声道:“师组,我爹……”

“你爹怎么样?”

“已被仇家所毁!”

中年文士目中陡射煞光,厉声道:“仇家是谁?”

“黑白双尸的女儿,她叫陈小芬!”

陈小芬花容惨变,颓然坐回椅上,娇躯微见颤栗。

宫仇宛若被焦雷轰顶,当堂退了三步,全身起了一阵抽搐,心房也随之收紧,暗忖:“完了,这真是冤家路窄。”

他在刹那之间,明白了一切,这绿衣女子,正是“黑心国手”的女儿黄淑惠,她称中年文士为师祖,那这中年文士是“葯圣毒尊易卜生”无疑了,“葯圣毒尊”与“丑剑客”是同一时期的人物,论年龄,当已百岁开外,但看上去却如四十许人,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怪不得他口口声声自称老夫。

心念之中,一抱拳道:“老前辈是‘葯圣毒尊易卜生’?”

中年文士双眼一亮,道:“你怎知道老夫名序!”

黄淑惠闻声一抬头,惊呼道:“近卫长……宫……宫少侠,你……”

宫仇不自然地一笑道:“黄姑娘,幸会!”

黄淑惠目光转处,突然发现了陈小芬,粉腮陡变,杀机毕呈,一跃而起,厉声道:“师祖,就是她!”

“葯圣毒尊”一怔道:“她,谁?”

黄淑惠指着陈小芬道:“她就是‘黑白双尸’的女儿陈小芬,杀死我爹的凶手!”

“葯圣毒尊”长身起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葯圣毒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