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16章 将计就计

作者:陈青云

“白石岛主”认为宫仇对他的独生爱女万凤真负情,与之理论,宫仇愤而订下半年之约,亲赴“白石岛”作交代。

蓦地——

一个冷冷的风声起自近身不远之处:“奇闻,小两口闹意见,丈人要杀女婿!”

宫仇与“白石岛主”同感一愣,以两人的功力,十丈之内飞花落叶可闻,竟然被人欺到五丈之内而不自觉,则来人的功力可想而知。

尤其“白石岛主”身为“奇门派”掌门,常以天下第一高手自许,现在等于是栽了筋斗,讪讪地满不是滋味,殊不知两人都是因气愤过度而心神不属,否则任何人要想缀近,是件颇不容易的事。

宫仇已首先发话道:“是哪位朋友?”

随着喝问之声,一个篮衫蒙面人从林中飘闪而出。

宫仇心中一动,暗忖:“怎么会是他?”

蓝衫蒙面人朝“白石岛主”一个长揖,道:“见过岛主!”

“白石岛主”连礼都不还,口里哼了一声。

蓝衫蒙面人转向宫仇道:“幸会!”

宫仇一拱手,也说了一声:“幸会!”

“白石岛主”坚眉瞪眼地道:“阁下怎么称呼?”

蓝衫蒙西人再次施礼道:“武林小卒‘索血书生’!”

“白石岛主”一皱眉,可能他第一次听到这名号,冷冷地道:“现身何为?”

语意之中,似对“索血书生”冒然现身,相当不快。

“索血书生”似乎深知此老脾气,若无其事地道:“在下因追赶一个可疑人物,回头至此,不期与两位相遇!”

“什么可疑人物?”

“杀害‘金刚童子’的凶手!”

宫仇精神一振,迫不及待地插口道:“谁?”

“索血书生”道:“一个额有剑创的老人!”

“疤面老者!”

“你认识?”

“曾经动过手!”

“白石岛主”似乎也提起了兴趣,但声音仍是那样冷漠高傲道:“他是谁?”

“武林中前所未见!”

“功力如何?”

“已臻化境!”

“结果呢?”

“在下力有不逮,追丢了!”

“嗯,武林大乱已起,你是否眼见‘金刚童子’被害?”

“是的!”

“下手的目的是什么?”

“先是‘金刚童子’被‘金创盟’数十高手联攻,‘金刚童子’的功力岛主当有所悉,‘金剑盟’数十高手在十个照面之间,无一活口……”

宫仇不由暗自乍舌,“金剑盟”首座护法孙平章的身手,一般武林高手,根本不能望其项背,“金刚童子”在十个照面之间毁孙平章以下近五十的高手,的确是骇人听闻,那疤面老者……

思念末已,只听“索血书生”又道:“之后,疤面老者现身,双方激斗近百招,疤面老者一指戳中‘金刚童子’要害,‘金刚童子’狂叫一声,栽了下去,被疤面老者开膛破腹……”

“白石岛主”面色突转凝重,一抬手道:“且慢,‘金刚童子’已练就‘金刚神功’,指力焉能伤得了他?”

“索血书生”颔首道:“岛主说得是,晚辈当时也相当震骇,因置身在十丈之外,是以无法看清,不过,‘金刚童子’在栽倒之时,曾厉声喝问何以知道他的‘练门’在脐下三寸之处!”

“白石岛主”急声道:“疤面人怎么说?”

“索血书生”道:“疤面老者狂笑连声,迳自逸去,没有作答!”

“白石岛主”举目向天,象自语般地道:“中原武林,何来这一号人物,能搏杀天南第一高手,奇怪,这其中……”

宫仇接口道:“晚辈怀疑疤面老者也是‘金剑盟’的一员?”

“白石岛主”道:“有理,‘金剑盟’处心积虑,要以剑道领袖中原武林,奇怪的是上届盟主诸葛武雄始终未见现身江湖……”

“君山大会他可能会出面!”

“白石岛主”望了宫仇一眼,慾言又止。

“索血书生”目注宫仇道:“宫老弟曾为‘金剑盟’近卫长,应当有所闻才对?”

宫仇觉得“索血书生”对自己言词之间,似较以前客气了许多,可能他已知道自己脱离“金剑盟”的事了,心里倒是对他的正义感颇为悦服,当即道:“在下仅知上届盟主被尊为‘太上’,正闭关修练一部剑笈,居处之地,划为禁区,除少数人外不能涉足,所知仅此而已。”

“恭喜你脱离了‘金剑盟’!”

“兄台好意在下心领,当初投身‘金剑盟’并非本心,兄台久后自知!”

“哦!本人前此言语之间多有得罪。”

“在下并未放在心里,知道兄台是出于善意。”

“承情了!”

“白石岛主”似已不耐久停,冷冷地说了声:“老夫走了!”不等两人回答,身形一闪而逝,快得令人乍舌。

宫仇望着“白石岛主”消失的方向,面上浮起了一丝苦笑。

“索血书生”轻声一笑道:“宫老弟,你爱上了‘万老邪’的女儿,有的是麻烦够你受!”

宫仇冷冷一哂道:“这所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宫老弟,据传闻你是‘丑剑客’前辈的传人?”

宫仇心里暗呼了一声侥幸,看样子“索血书生”到来的时间并不木久,否则自己揭面具的一幕将被他看到,机密就要拆穿了,当下点了点头,道:“不错,兄台有何见教?”

“令师对敝友‘辣手书生’所属帮派,曾有援手之德,请代致意!”

宫仇心中一阵黯然,随口道:“在下一定转达!”

“君山大会令师是否参加?”

“可能!”

“有否接到请柬?”

“请柬?这倒不会,因家师居无定所,行踪飘忽!”

“君山大会是凭请柬入场……”

“哦!这……”

“请柬是由‘金剑盟’与当今五大门派联名发出。”

“兄台接到了?”

“本人与发起人之中的一个交厚,备有数份准备送与素识高手,宫老弟无妨带两份去,届时与令师一并参加,如何?”

说着掏了两张大红束帖出来,递与宫仇。

宫仇心念疾转,自己以本来面目或是“丑剑客”的面目与会,都不妥当,最好是暗里参加,请柬根本用不上,当下拱手道:“家师也许已接到请柬,盛情心领了!”

“索血书生”窒了一窒之后,道:“也好,如果需要,赴会当日晨早,本人在湖边相候。”

“如此在下先行谢过!”

“老弟忒谦了!”

“在下告辞!”

“珍重!”

宫仇别了“索血书生”出林扑上官道,心里盘算着在会期之前这一段时间,该做些什么,心念几转之后,决定赴南昌城,向“南昌大豪布可仁”索仇。

于是——

他取道疾奔南昌。

这一天,对已近西,距南昌尚有四十里之遥,他心切亲仇,连夜疾赶,二更时分,夜色迷朦中已看到南昌城巍巍的睢蝶影子。

身形不由自主地缓了下来,心里盘算着索仇的方式,首先要做的最探明“南昌大豪布可仁”的住处……

将近城厢,忽见点点飞磷断断续续地列成一线,向西迤逦而去,这在旁人看来,也许不会在意,但看在宫仇眼中,却使他心头大震。

这是“空道”救命三宝之一的“鬼火留痕”。

当初“空道”掌舵“千手秀士范世光”被“三狐”劫持,万凤真就是凭“鬼火留痕”的指示而直捣狐穴。

“空门”是“奇门派”的一个分支。

是谁发出这求救的讯号呢?

掌门人“白石岛主”,以他的功力而论,当然不至于发讯号求救,而且他和自己分手不久。

“空道”现在掌道“无双仙子钟筱红”或是她的手下?

再就是“乾坤双煞”与“长江废人”等其中之一?

最后,他想到了万凤真,一颗心不由自主地跳荡起来。

莫非真的是她落入人手?

万凤真刁钻慧黠,智计百出,但却相当任性,天不怕,地不怕,江湖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父亲“白石岛主”刚愎自负,处处结怨,说不定遭受报复,她一个黄花闺女,如落入歹人之手,后果就堪虞了。

心念及此,更加惶惑无主,先向“南昌大豪”索仇?还是先追查这“鬼火留痕”的真相?

考虑至再之后,他终于转过身形,顺着那连缀成线的点点磷火奔去。

身形展开,快逾夜宵蝙蝠。

渐渐,南昌城已被抛在身后沉沉的夜幕之中。

顾盼间,来在一个隆起的林丘之前,磷火倏然中断。

宫仇略一踌躇,弹身扑上林丘,丘上偏植丹枫乌柏,疏落有效,他绕遍了整个林丘,毫无蛛丝马迹可循。

“鬼火留痕”到丘下而止,照理已到了地头,这就透着蹊跷了。

就在此刻——

一个幽灵似的黑影,朝宫仇身后缓缓欺来。

荒丘静夜,加上宫仇的非凡造诣,那黑影虽澎同鬼魅幻影,但仍满不过他的听觉,就在黑影欺近到三丈左右之时。宫仇冷冷发话道:“来的是何方朋友?”

黑影一窒,随即宏声大笑道:“好功力!”

宫仇徐徐传过身来,一看,周身血液似在陡然之间停止了运行。

来的正是生死冤家活对头“武林一老吴不非”。

一个念头,在他脑内闪现,上次与“武林一老”拚命之时,他是以“丑剑客”的面目出现,所以他认得对方,对方却不认识他,“武林一老”此次出山,目的是报复“奇门派”属下“千手秀土范世光”劫取他下半部“一元宝箓”之仇,他对“奇门派”人下手,是必然之事,以“武林一老”的地位声望,当然不至于向小脚色下手,那万凤真被劫持的可能性便大了……

心念之中,情绪顿时平复下来,为了探索事实真像,他不得不小心从事,当下挪了一下步子,明知故问地道:“阁下何方高人?”

“武林一老”日如寒星,在夜暗中闪烁发光,打量了宫伙片刻,反问道:“娃儿,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宫仇!”

“半夜三更到这荒野之地河为?”

宫仇硬生生地把仇火杀机压抑下去,随口答道:“追人!”

“什么样的人?”

“万老邪!”

“武林一老”面色大变,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栗声道:“白石岛主万老邪?”

宫仇心中暗自好笑,平淡地道:“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万老邪,当然是他!”

“人呢?”

“在半里外追丢了!”

“武林一老”面上顿涌疑云,自语道:“不可能,老夫断无不发觉之理,而且……”突地历声向宫仇道:“娃儿,凭你也配追踪万老邪?”

宫仇冷哼了一声道:“为什么不配?”

“凭万老邪的身手,武林中谁敢夸口追踪地,小子,你有多大道行?”

“信不信在于阁下,这可是在下个人的事,没有取信别人的必要?”

“小子,你知道老夫是谁?”

“请教?”

“武林一老!”

宫仇冷漠地道了一声:“久仰!”

他的冷漠,使“武林一老”大感意外,凭“武林一老”四个字而不能使一个后生小子动容,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小子,你狂傲得紧?”

“何以见得?”

“凭老夫难道当不得你一声前辈的称呼?”

“武林中达者为先,论年纪你大,论其他,称你一声阁下足够!”

“武林一老”面色一连数变,沉声道:“你师承何门?”

宫仇语含深意地道:“无敌门!”

“什么?”

“无敌门!”

“娃儿,没听说过这个门派?”

“本门禁例,无事不现江湖!”

“武林一老”困惑地望着宫仇,道:“无敌二字何解?”

“出手有胜无败!”

“哈哈哈哈……”

“阁下因何发笑?”

“武学深如瀚海,自诩无敌二字!”

“阁下不信?”

“老夫并非三岁孩童!”

“要试试?”

“武林一老”震惊了,这二十不到的少年,竟敢公然向自己挑战,莫非真的有所谓“无敌”一派,但以自己的阅历,不能说毫无所知呀?

当下将信将疑地道:“你攻老夫一招试试?”

宫仇心中大感为难,目前他还不想取对方性命,但若不施展那招“一剑降魔”,决难使对方服贴,“武林一老”的功力,在当今武林中已罕有敌手,心念数转之后,忽得了一个主意,“一剑降魔”名虽一招,其实招中套式,玄奥无方,只消施展半招,必可使对方落败……

当即冷冷地道:“接招!”

寒芒闪处,“武林一老”惊呼一声,暴退数步,前襟被划了半尺长一道口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将计就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