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01章 血的开始

作者:陈青云

寒风萧瑟!

草木凋零!

入目一片肃杀景象!

一个约莫十来户人家的村落,背山而结,这偏僻的村落,和四周收获的田地一样,荒凉,毫无生气,似乎已进入了冬眠状态。

村后,一条黄泥小径,通向后山。

夕阳衔山,寒鸦归巢。

村中,升起了袅袅炊烟,这是死寂荒凉之中,唯一的无声的点缀。

一个蹒跚的人影,沿着那条黄泥小径,缓缓地移动,越过草坡,穿过疏林,到了山脚下一堆隆起的新土之前,那人影停住了。

这时,可以看出那人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材装少年,剑眉星目,鼻如悬胆,chún若涂朱,那身村俗的打扮,掩不了他绝世的风标,只是,他面上那一层浓厚的恨意,使人见了不自禁地心生寒意。

那少年面对土色犹新的坟墓,兀立如一尊石像。

坟头,立着一块四尺间下的墓碑,奇怪的是碑上没有半个字迹。

久久,一种令人心悸的声音,从少年口中吐了出来:“妈,孩儿要离开你了!”

然后,那少年转身移步到墓侧一株两人合抱的虬松之前,面上除了恨,依然没有其他表情,几番伸手插入树脚的士中,但仅只没及手腕,又犹豫的缩了回来。

最后,他终于喃喃地道:“妈,孩儿听您的话,当孩儿有朝一日,练成盖世身手,能一举而毁这巨松之时,再掘出您遗留的东西……”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一面寸汗大的玉锁,不住的抚摸,仿佛他又听到他母亲生前,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话声:“孩子,另一个持有这相同的玉锁的人,如果是男的,他是你兄弟,是女的,她是你妻子,孩子,千万记住,不要多想,不要多问,当你有一天练成盖世身手,能一举而毁去村后那株巨松时,你可以掘开土,你会明白一切!”

他惨然地摇了摇头,他想起母亲说这话时的神情,他知道,这树脚下的泥土中,埋着的是一个可怕的谜。

蓦地,一条人影,踉跄奔至,“砰!”的一声,扑倒地上,接着,是一声微弱的凄哼,那扑倒的人影,好半天才挣扎着站起身形,方一挪步,又栽了卜去,口中频呼:“水……水……我要水,水……”

少年把那只玉锁,贴身藏好,然后转过身来,冷漠地扫了那匍匐在地上作上几挣扎的人一眼,似乎无动于衷地举步离开……

“水……水……”

声音逐渐微弱,象徵着生命已在一点一滴的消失,哀嚎成了绝望的呼喊。

那少年已走出数丈之外,突地又回转身来,奔近一块突岩之下,拨开草丛,用手捧了一捧水,走回那濒死的陌生人身前,把水徐徐灌入他的口中。

如此一连在复三次。

破风之声,倏告传来。

那少年面上的肌肉微微一动,一把抓起那人,迅快池投入一丛矮树之中,然后回到原来的位置。

数条人影,疾奔而至,陡地齐齐刹住身形,为首的是一个失脸削腮,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半百老者,目中精芒如电,一扫那少年道:“娃儿,你可看见一个受伤的人从此经过?”

少年人充满恨意的目光,朝对方一瞟,没有答腔。

“娃儿,老夫在问你?”

少年依然冷漠的站在当场,不言不动。

老者面色一变,厉声道:“小子,你敢是聋子不成?”

少年双目一睁,直视着对方,目光中充满了冷森、怨毒、愤恨……

老者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这种令人一见难忘的目光出现在一个十四五岁的村俗少年身上,的确令人骇异。

老者身后,一个劲装汉子突地大声道:“禀堂主,地上有血迹,和人体拖滚过的痕迹!”

老者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娃儿,说,人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不知道!”

原先发话的劲装汉子怒吼一声:“小土蛋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大爷教训教训你,看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喝话声中,一个弹身,举掌向少年掴去。

“拍!”的一声脆响,那少年踉跄倒退了两步,面上现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口角泌出了两缕鲜血。

到装汉子嘿嘿一笑道:“小鬼,你说不说?”

少年没有答腔,伸手一抹口边的血渍,脸上的恨意更浓了。

劲装汉子一个箭步,象抓小鸡似地把那少年掷到那被称为堂主的老者脚前。

老者皱了皱眉,冷喝道:“小子,你当真不知道?”

少年两手撑地,站了起来,从牙缝里进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山羊胡老者怒哼一声,单掌一挥,道:“去你的!”

闷哼声中,那少年被震得飞泻而出。

老者目光扫向那方才出手的壮汉道:“你在附近搜一搜,我们先追下去!”

说罢,一摆手,率众疾奔而去,那劲装汉子,刷地抽出背上长剑,拨草翻枝,在周近搜索起来,渐渐,搜到了那垂死者匿身的树丛……

突地——

一声冷得令人发颤的声音道:“你找死!”

劲装汉子大吃一惊,手中长剑向后一挥,转过身来,不由又是一震,发话的竟然是那被一掌击飞的少年,怔了一怔之后,狞笑一声道:“哈哈,小子,想不到你还是个练家子……”

一抖腕,剑花错落,刺向少年胸前三大死穴。

“你死定了!”

少年冷喝一声,出手如电,一下就扣住了对方持剑手腕。

那壮汉做梦也估不到这不起眼的村俗少年会有这一手,登时亡魂大冒,翻左掌……

半声栗人的惨嚎传处,那少年的一只手掌,已齐腕插进那壮汉的胸膛,少年并不抽手,举起壮汉尸身,奔向那方巨石之后,扔入一个天然土穴之中,然后搬几块大石,堵死了穴口,喘了一口长气,转身便走……

“小兄弟留步!”

少年木然止步回身,冷漠而带恨意的面上,居然涌现了一片惊愣之色,眼前,站着那个被他所救的人,只见对方一件长衫,已变成了血衫,百孔千疮,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孔,脸上,一边一个十字,皮肉翻转,加上凝结的血污,简直凄厉如鬼。

“小兄弟,谢谢你救我一命!”

少年面上又回复原来那种深厚的恨意,冷冰冰地道:“用不着谢,这是意外!”

“什么,意外?”

“是的,我本无意救你……”

“但你救了找?”

“所以我说这是意外!”

这种口吻,出自十四五岁少年的口,的确惊人。

“小兄弟,你似乎……恨满心头!”

“嗯,我为了恨而活,为了恨而生!”

那遍身血污的人,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栗声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

那少年冷冷地注视了对方一眼,扭头便走。

眼一花,那人已拦在身前。

“小兄弟,我们交个朋友?”

“朋友?没有这个必要!”

就在此刻——

破风之声传处,原先那留山羊胡的老者和手下六人,去而复返。

一个声音道:“血迹到此而止,十有九成是藏匿在这附近!”

“朋友,你说对了!”

话声中,一条血污狼藉的人影,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众人身前,七人同时惊叫一声,面色大变,不约而同地退了数步,留有山羊胡的老者,粟声道:“你……没有死?”

“哈哈哈哈……”

笑声中,包含了一种残酷狠毒的意味,令人为之毛骨悚然。

笑声一敛,语意森森地道:“朋友们是出来收尸的,对吗?你们要失望了,‘辣手书生’岂会如此轻易地死去,那成了武林中的笑话了!”

山羊胡老者的脸色一连数变,陡喝一声道:“上!”

六支长剑,挟一双肉掌,暴然卷向了“辣手书生”。

惊心动魄的惨嗥,破空而起,只三个照面,地上横尸六具,全被抓碎脑门而死。

山羊胡老者猛挥三掌,返身……

“胡九龄,你走得了那是奇迹!”

喝话声中,“辣手书生”横身一拦,目中射出骇人的煞芒。

山羊胡老者面如死灰,全身籁簌而抖。

“辣手书生”一抬手,一柄弃剑到了手中,冷冰冰地道:“让你第一个先尝尝剑锋划面的滋味!”

剑芒一网,接着是一声凄哼,山羊胡老者面上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两腮均被划了一个十字,惨状令人股栗。

“辣手书生”抛去手中剑,厉声道.“胡九龄,纳命吧!”

山羊胡老者咬牙哼了一声,呼呼一连三掌,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了“辣手书生”当胸,这三掌显示出老者身手相当不凡,快猛狠辣,令人咋舌。

“辣手书生”身形似魅,一晃,反欺对方身后,手出如电,一下便扣住对方“肩井”冷笑声中,把老者身躯扳转,成了面对面之势,单掌上扬,徐徐下落……

山羊胡老者目现极度恐怖之色,面上创口鲜血汩汩直冒。

“噗!”的一声,“辣手书生”的手掌,已按上对方天灵。

老者惨嗥半声,脑血齐迸,栽了下去。

“辣手书生”闭上双目,身形摇摇慾倒,血衣上又渗出鲜红的血渍,显然这一折腾,身上的剑创又迸裂了。

那少年转身出场,面上微显激动,瞟了“辣手书生”一眼,一手一具尸体,抓向原先埋的土穴,六具尸体掩藏停当之后,又用手掌一阵挥扫,灭去了现场留下的血渍,然后走到“辣手书生”身前,冷漠地道:“兄台觉得怎样?”

“辣手书生”双目电张,苦笑一声道:“小兄弟,不要紧,死不了!”

“我愿意和你做朋友!”

“什么,你愿意了?”

“不错!”

“为什么?”

“我很欣赏兄台杀人的手法!”

这种语调,令人不寒而栗。

“辣手书生”骇然注视了少年良久,才道:“兄弟,你的名字?”

“宫仇,宫室之宫,仇恨之仇?”

“宫仇?”

“不错!”

“愚兄我叫徐陵,外号‘辣手书生’,今年痴长二十五,贤弟你呢?”

“十六!”

“我们结为兄弟如何?”

“遵命!”

“辣手书生”一拉宫仇的手,双双跪了下去,朗声祝祷道:“我徐陵与宫仇结为异姓手足,祸福与共,生死与同,如有违誓,天厌之,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拜罢,两人席地而坐。

“辣手书生”沉声道:“仇弟,你似有隐痛在心?”

宫仇咬牙颔首道:“是的!”

“是否为我一道?”

“无从说起!”

“比如说,身世……”

“谜!”

“什么,贤弟身世是谜?”

“是的,可以这么说!”

“愚兄不能?”

“小弟从有记忆时起,就与家母相依为命,住在下面村中……”

“哦,令尊呢?”

“不知道!”

“令堂……”

宫仇朝不远处的新坟一指,道:“在那边!”

“伯母过世了?”

“是的,七日前!”

“是患病还是……”

宫仇俊面骤变,目中射出两股怨毒至极的光芒,脸上的肌肉急剧的抽动,恨声道:“意外!”

“辣手书生”愕道:“如何死的?”

宫仇陡他站起身来,双手紧握,全身抖战,面孔扭曲得变了形,歇斯底里地吼道:“不要问我!”

“辣手书生”怔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意识到这新结拜的弟弟,有不可告人的最大隐痛。

好半晌,宫仇激动的情绪逐渐平复,颓然坐下,歉疚地道:“大哥,原谅我出言无状!”

“仇弟,我不该问的!”

“不,大哥,我要说,我告诉你……”

“仇弟!”

宫仇再度激动起来,脸上除了恨,什么表情都没有,以令人颤栗的声音道:“家母被恶魔轮姦致死!”

“辣手书生”陡地一震,目射骇人煞芒,厉声道:“是些什么人?”

“不知道!”

“伯母不会武功?”

“会,小弟这两手三脚猫,就是家母教的!”

“那怎么……”

“小弟上山打猎,回家时惨祸已成!”

似乎,他又想到母亲赤身躶体,躺卧在草屋中的那一幕,两只手不知不觉的深深插入土中,目眦慾裂,一对眼珠,象是要突眶而出。

“辣手书生”不忍见他痛苦之状,岔开话题,道:“仇弟,你身手不弱,何以初时挨打而不还手?”

“家母的坟墓在此,下面小村,全是些朴实本份人,我不能给他们带来祸患!”

“你掩灭尸体的目的也在此?”

“是的!”

“仇弟,你年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血的开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