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19章 情天不老

作者:陈青云

宫仇与万凤真在君山轩辕台会场棚内,谈论此次大会内中大有蹊跷,一个冰冷的声音起自身旁,道:“在下也有同感!”

宫仇与万凤真同时一震,转目望去,“索血书生”不知何时已坐在距两人约十个座位的地方,依然是蓝衣蒙面。

万凤真一颔首道:“阁下何妨移座一谈!”

“索血书生”毫不谦让地过来与两人坐在一起。

宫仇起身一揖道:“敬谢阁下解毒之德!”

“些领小事,不足挂齿,两位刚才提到‘神针孙大娘’?”

“是,怎么样?”

“昨夜暴毙岳州城内旅店中。”

宫仇与万只真几乎是同时惊呼道:“孙大娘死了?”

“不错!”

宫仇咬牙道:“如何死的?”

“死在剑下!”

“凶手是谁?”

“不知道,但绝非等闲人物,否则以孙大娘的身手,不致于毫无反抗的迹象。”

“会不会是‘天狼尊者’或他的手下?”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为什么?”

“东方雷是‘天南’门下,被暗杀于先,孙大娘是‘天南’敌人,被杀于后,凶手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两人,总之内情相当复杂,目前无从螽测。”

“神针孙大娘”是宫仇外祖母的托孤人,算来也是亲长之辈,而今遽尔惨死,宫仇心中之悲愤可想而知,当即目射杀芒,激动地道:“孙大娘的遗体呢?”

“索血书生”道:“在下命人埋在‘岳阳楼’右侧!”

“阁下目睹这惨案……”

“在她死后,不过……”

“怎么样?”

“孙大娘死前,曾透露了一件不为人知的武林秘辛!”

“哦!什么秘辛?”

“索血书生”目光一扫四周,压低了嗓音道:“金剑盟上任盟主诸葛武雄,十年之前,曾赴天南向‘天狼尊者’挑战,结果负创而归,这是孙大娘在天南天意中听人说的!”

宫仇若有所悟地道:“此次‘君山大会’金创盟为发起人之首,可能与这件事有关……”

蓦地——

场中起了一阵騒动,各凉棚中的人,纷纷起立,望向入口之处。

宫仇起身一看,只见一个灰衣芒履的白眉老和尚,徐步入场,这老僧,正是“武圣都濮澧”,“金剑盟”盟主诸葛瑛恭谨地走在一侧,蛾眉紧蹙,似有无限的心事,再后面是盲,残,儒,丐四待憧,与“首凤陈素珍”。

诸葛瑛的绝世芳姿,甫一入眼,他的一颗心顿时激荡起来,连呼吸也感到迫促。

“武圣”,在武林人物的眼中,是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騒动静止了,变为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随着“武圣”一行移势。

“武圣”由人引领,直趋东棚居中长桌之后,立掌当胸,打了一个问讯,缓缓就座,诸葛瑛在南面棚中央落座。四侍僮与近卫首凤分别侍立主人身后。

待“武圣”坐定之后,群雄才纷纷落座。

宫仇剑眉深锁,忍不住道:“何以不见‘金剑盟太上诸葛武雄’露面,莫非……”

万凤真口快,接道:“你可知诸葛武雄是什么长相?”

“这……”

宫仇不由语塞,既然连对方形貌都不知道,又何认定场中没有其人存在。

就在此刻——

北面棚中一个法相压严的老和尚站起身来,高宣了一声佛号。

全场顿时呈现一片死寂,所有的目光全朝北面凉棚射去。

老和尚顿了一顿之后,宏声道:“老衲少林‘大悟’忝被推为此次大会发言人,因为‘天南’一派,主动下书向中原武林挑战,所以才有这次大会的发起,至于应战的方式与条件,须俟‘天狼尊者’施主驾临之时再议,这一战关系着整个中原武林的声誉与荣辱,老衲推荐‘见性大师’为应战代表……”

如雷掌声,掩盖了“大悟禅师”的话声。

“大悟禅师”缓缓落座。

锣鸣三响,报告巳时正。

场中呈现一片空前的紧张,这毕竟是一件关乎整个中原武林荣辱的大事,每一个与会者的心头,都像压了一块巨石,大家在心里存着一个相同的问号:“如果‘见性大师’不敌落败的话?……”再往下去,没人敢想。

突地——

武当掌门“清虚子”起立发言道:“禅师,各位同道,贫道推荐一位当代一流剑手!”

所有的目光,含询问之色,投向了“清虚子”。

“大悟禅师”眼睛一亮,道:“道兄推荐谁?”

“丑剑客!”

此言一出,满场为之动容,可能,群雄这时才想起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盖代剑手“丑剑客”。

诸葛瑛立即起身接口道:“道长,‘丑剑客’并未在与会之列!”

万凤真与“索血书生”同时向宫仇投了会心的一瞥。

宫仇却感到有些莫名的激动。

“清虚子”转目道:“诸葛盟主,贫道请问‘丑剑客’何以不参与这次攸关中原武林荣辱的大会?”

诸葛瑛淡淡地道:“可能他不在被邀之列!”

“清虚子”道:“可是敝派发出的请柬之中,有一份已到了‘丑剑客’手中!”

诸葛瑛粉腮徽变,道:“噢!据负责登记与会同道名单的人回报,‘丑剑客’并未签名?”

宫仇瞟了“索血书生”一眼,暗忖,这请柬原来是“武当派”发出,再由“索血书生”转送自己的,看来“清虚子”已得了“索血书生”的照会,所以才有此举。

“清虚子”仍然平静地道:“也许属时‘丑剑客’会出现亦未可知!”

“这总是推测之言!……”

“贫道推荐是否为大会接受?”

少林“大悟禅师”声若宏钟的道:“老衲代表大会受理老兄的推荐!”

“清虚子”打了一个稽首,坐回原位。

场中起了一阵窃窃私议。

诸葛瑛美目流波,向四下一扫,默然坐下。

一个面如重枣的皂袍老者,大声道:“本人推荐‘金剑盟太上盟主诸葛武雄’为中原武林代表!”

万凤真冷冷地道:“红花会会长邢大川!”

“索血书生”身躯似乎震了一震。

“大悟禅师”颔首道:“受理!”然后目往群雄道:“还有哪位同道推荐?”

连同三遍,没人应声,接着又道:“大会敦请‘见性大师’、‘金剑盟太上盟主’、‘丑剑客’等三位为中原武林代表,应‘天南’挑战!”

说完,再次遍扫全场一周,坐了下去。

宫仇心中疾转着念头,“天狼尊者”、“全剑盟太上”,都是他的血海仇人,自己既被推为代表,当然先公后私,是否先取“天狼尊者性命”,然后立即向“金剑盟太上”出手呢?那自己就非得抖露真正身份不可了。“丑剑客”虽死,但自己当年曾应许“丑剑客”之名将永存江湖,而且也心许尊他为师,当场揭露真相,岂不有违初衷?但眼前是千载一时之机,如放过仇人,今后将困难重重,索仇不易……

心念未已,场外高台入口之处,传来一声宏喝:“天南掌门驾到!”

所有在场的群雄,心弦顿时绷得紧紧的,一个个变色望向南边的入口。

宫仇但觉一股仇怨,冲胸而起,化作了无边杀机,目中的煞芒,令人不寒而栗。

他与万凤真等三人,一个蒙面,两个是陌生面孔,在场的群雄,都是自命不凡的人物,对这三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根本连正眼都不屑着一眼。

一个高大威猛的白发老人,锦袍佩剑,昂然进场,每跨一步,似乎都有一定的尺度,不疾不徐,沉稳地走向场中央。

“见性大帅”当先起身,其余各派掌门也相继起立,齐向场中央一抱拳。

“天狼尊者”抱拳还礼,原地转了一周。

场中,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但静中却透着无比的紧张。

“索血书生”噫了一声道:“奇怪,‘天狼尊者’竟然只身赴会?”

宫仇恨恨地道:“会有人替他收尸的!”

万凤真突地朝南棚中一指道:“那是谁?”

宫仇循声一看,诸葛瑛身侧已不知在何时多了一个蒙面黑袍老者,不由也脱口道:“是谁?”

“索血书生”激动地道:“金剑盟太上诸葛武雄!”

宫仇顿时目现煞光,栗声道:“他为什么要蒙面?”

“索血书生”咬牙道:“令人莫测,依我看今天之会大有蹊跷。”

场中——

“天狼尊者”已开始发话:“天下武林是一家,原无彼此之分,但中原各门派地域之念极深,对我‘天南’一派,自来就存有歧视之心,是以老夫此次入中原,希望能与中原名手一较长短,不过,老夫昔年曾受屈于‘武子郝濮澧’,是以这第一场老夫指名索战!”

少林“大悟禅师”高宣一声佛号,声若宏钟大吕道:“老衲忝为大会发言人,有句话就教施主?”

“天狼尊者”大刺刺地道:“请讲!”

“施主约战中原武林的目的是否仅为了切磋武学……”

“掌门人,武学二字请改为剑道!”

“哦!这无关宏旨,施主请明白答复!”

“不错,但老夫有几点声明!”

“老衲恭听!”

“第一,必须分出胜负,否则至死方休!”

全场起了一阵低沉的嗡嗡声。

“大悟禅师”白眉一轩,道:“阿弥陀佛,既属切磋,应该点到即止,至死方休已超越了这个限度!”

“天狼尊者”冷冷一笑道:“如果中原武林无人应战,老夫不为己甚,立返天南!”

宫仇在冷落的一角里,不屑地发出了一声冷哼。

“大悟神师”沉声道:“施主的意思是今日之会,只见胜负,不计生死?”

“可以这么说!”

“请问第二呢?”

“第二,老夫若败,从此永不涉足中原,解散‘天南派’……”

“这无乃太过?”

“本人言行如一,出口不改!”

“嗯,请说下去!”

“战败老夫之人,将为武林共主!”

“这是中原武林的事,不劳……”

“不,这是老夫的条件!”

“第三呢?”

“老夫若幸胜,天南地北,武林一家,应尊老夫为共主!”

少林“大悟禅师”修养再深厚也不内渗出了汗珠,这一战不但是荣辱问题,而且也是整个中原武林的命运之争,他,能蓦然代表整个中原答应吗?

所有在场的群雄,个个怒愤形于色。

“金剑盟太上”突地起立大声道:“中原武林若接不下这项挑战,即使‘天南’朋友不提这条件,事实上并无不同,愚意以为无妨应允!”

场中起了一阵附和的掌声。

“大悟禅师”,踌躇再三,终于应了一声:“好,一切如施主所言!”

“天狼尊者”口里嘿了一声,道:“请‘武圣’赐教!”

声音刻板冷漠得不带半丝感情。

“见性大师”缓缓起身离座入场。

昔日的“武圣”竟然削发为僧,出乎多数人意料之外,骇异,惊叹,紧张……等等不同的表情,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近卫六龙”之中的四龙,这时已侍立在盟主诸葛瑛的身后,只见诸葛瑛低低向四龙吩咐了几句,四龙立即分四路向各凉棚走去,用意至为明显,在搜索宫仇是否已潜入了会场之中。

宫仇虽不明白诸葛瑛力阻自己赴会的原因,但他意识到她可能是出于关切与爱护。

“见性大师”已到了场中央,“儒僮”双手奉上一根金钢长剑,然后退出场心。

“天狼尊者”冷冷一笑道:“郝老兄,想不到你竟然当了和尚!”

“见性大师”满面肃然地道:“施主不闻放下屠刀,立地可以成怫!”

“哈哈哈哈,老夫不想成佛,不过郝老兄今天却又重新操起屠刀了呢?”

“戢祸息争,亦是善端,不违我佛慈悲之旨!”

“此地并非道场,老夫不准备听道!”

“阿弥陀佛,普天之下,能知回头是岸者有几人!”

“大和尚,如你也体会到回头是岸之旨,何不回头?”

“老衲旨在息争,心中并无‘胜’念!”

“哈哈哈哈,难得,既不存好胜之念,自然也没有好名之心,不过,老夫倒是志在必胜,大和尚,不要耽延时光,请!”

请字一出,身形微挫,横剑当胸。

“见性大师”高宣一声佛号,长剑斜领,口中道了一声:“请!”

空气紧张到无以复加。

两棚角落里,“索血书生”低低道了一声:“不好!”

宫仇心中一动,道:“怎样?”

“见性大师看来抱点到即止之心,而‘天狼尊者’却心存杀念!”

“大师不是敌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情天不老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