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02章 无双仙子

作者:陈青云

两条人影电闪入场,其中一人,用掌力迫开“神风老人”,另一人挟宫仇闪电般飘逝,“天残老怪”暴喝一声,破空追去。

场中爆起一片惊呼之声。

“天残老怪”与“神风老人”功力通玄,来人竟然能从两人面前劫人而遁,这份身手,的确是惊世骇俗。

“神风老人”碎然遇袭,被震开了数步,但他的身手岂是等闲,退步之间,已极快地挥出三掌。

但对方似乎志不在此,几乎是“神风老人”反击的同时,飞遁而逝。

出手,劫人,飞遁,仅是电光石火之间的事,在场高手,没有一个看出,来人是什么形象。

也就在群豪惊震莫名之际,场中同时失去了“神风老人”的影子。

快,快得令人叹为观止。

一场暴风疾雨,至此烟消云散。

“张仙祠”已被烧成了一片瓦砾之场,仅有那些焦梁断柱,还在冒着轻烟。

于是——

所有心怀贪慾的黑白两道高手,一个个哑然若失地败兴而离。

于是——

“白尸”的生死,宫仇的来历,“一元宝箓”的下落,在江湖中成了一个谜。

当然,这不是谜,宫仇心中雪亮。

且说,宫仇被人挟持电奔,但觉眼前景物,从视线内飞驰倒退,一时之间,他无法看出挟持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人物,只是感到对方的身手高得骇人而已。

那人似在躲避后面的人追踪,主旋右变,专拣隐蔽之处而行。

足足半个时辰,来在一座巉岩棋布的峰头之上,那人刹住身形,放下宫仇。

宫仇目光扫处,不由怦然心惊,这劫持自己的,竟然是个半老徐娘,风韵依稀,腮旁一颗蚕豆大的红痣,衬得她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他年方十六,对男女间事,不甚了了,这只是一种本能上的反应。

那妇人眉目之间,隐含煞气,冷冰冰地道:“你叫宫仇?”

“不错!”

“你是‘黑白双尸’的传人?”

宫仇心内暗忖,来了,原来仍是为了这个,当下以更冷的声音道:“不是!”

那妇人扬眉一竖,娇斥道:“你说谎!”

“信不信由你!”

“好小子,看你邪还是老娘邪……”

这一声老娘,使宫仇联想到他的母亲,母亲被姦杀的惨状,又呈脑海,他像中了蛇蝎似的一震,双掌挟以全部功力,陡然劈了出去。

他自承受了“白尸”的全部真元之后,内力之强,已达惊人之境,虽说尚不能全发为己用,但已非同小可,这倾力一击,势若倒海排山。

那妇人估不到他会碎然出手,粉腮为之一变,但身形不移,双掌一圈一划。

这一划之间,排山劲气竟然被引得滑向一边。

“隆!”然巨震声中,石屑乱飞,一根合抱的石笋,被劈成了一堆碎石。

“好小子,有你的!”

一个震耳的喝声传处,一个五给长须飘拂的青衫中年,现身出来。

宫仇掌力被对方引开,心头大骇,见这中年现身,又是一震,那突发的恨火,在一击之后,消失了大半。

那中年人笑吟吟的向那妇人道:“怎么样?”

“这小子邪得紧,矢口否认!”

“先废了他的功力再说!”

宫仇闻言之下,肝胆皆炸,重重地哼了一声。

那中年偏头打量了宫仇片刻,道:“这小子骨格不凡,想不到做了‘双尸’的传人,可惜……”

“可惜又怎么样?”

“可借其寿不永。”

“臭男人,你什么时候学舍了看相?”

“哈哈!贼婆娘,碰到我俩手里,难道还想活?”

宫仇暗忖,原来他们是夫妇,只不知是什么来路。

中年男子目光又移到宫仇面上,冷冷地道:“小子,你还是照实说的好,‘一元宝箓’竟在何处?”

宫仇愤恨至极地道:“无可奉告!”

“白尸是生是死?”

“不知道!”

“好小子,你听说过‘侏儒神通’这门工夫没有,我只消双指一伸,嘿嘿……”

宫仇登时心头巨震,透心冰凉,他曾依稀记得母亲生前曾向他说过,武林中有一个专走偏激邪门路子的门派,叫“奇门派”,武功自成一格,黑白道闻名丧胆,处置敌人的手法,残忍酷虐,其中最骇人的是“侏儒神通”,被这邪门工夫所伤的人,筋骨收缩,状类婴儿,终生现世……

心念之中,脱口道:“你俩是‘奇门派’的?”

那男子嘻嘻一笑道:“小子,你说对了,‘乾坤双煞’,不陌生吧?我叫‘乾煞西门琛’,她那‘坤煞吴莺莺’,比你那师父‘黑白双尸’高明吧!”

宫仇抗声道:“我不是‘双尸’传人!”

“坤煞吴莺莺”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会说实话的!”

话声中,并指如戟,朝宫仇胸前点去……

宫仇亡魂大冒,他并非怕死,而是怕求死不能。

蓦在此刻——

一个沙哑但却雄浑的声音,破空传来:“餐星吞月,倚云卧波,烟水微茫,奇门为尊。”

“乾坤双煞”登时面色大变。

“坤煞吴莺莺”顾不得再伤宫仇,栗声向“乾煞西门琛”道:“怎么办?”

“走!”

“走!”

“这……”

“贼婆娘,你想死我可还要活呢!”

“这小子呢?”

“带走!”

宫仇智慧超人,知道这是一个转机,稍纵即逝,半声不吭,双掌挟以毕生功力,猛然劈出,势若怒海狂涛。

“乾坤双煞”似乎怕极了那暗中发声的人,恨哼一声,双双纵落峰头,电掣而逝。

宫仇茫然了。

这暗中发声惊走“乾坤双煞”的人是谁?

目的何在?

以“乾坤双煞”的功力尚且准逃之不暇,显见这暗中人必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自己岂非离了虎口,又入狮口?

心念之中,身后突地传来一声脆笑。

宫仇骤然回身,登时怔住,面对自己的竟然是一个衣衫褴褛,既黑且脏,年纪和自己不相上下,形同叫化的毛头小子。

难道惊走“乾坤双煞”的会是他?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但听他刚才的笑声,脆得像个女孩子……

心中虽惊疑,但仍不得不问道:“兄台……”

“什么,你叫我兄台?嘻嘻……”

这一笑,露出了莹白如玉的贝齿,宫仇又是一愕,讪讪地道:“这称呼不当么?”

“哦……这……这字眼不大好听,看来你年组比我大,叫我的名字吧,我叫冯真……”

“冯兄!”

“说要你叫我名字!”

宫仇被弄得尴尬非凡,只好道:“我叫宫仇……”

“早知道了!”

“哦!贵庚?”

“十五!”

“我十六,托大叫你真弟,如何?”

“好极了,就这样吧!”

宫仇迭遭惨事,形成他性格早熟,但天真未混,冯真的谈吐,引发了他被压抑的童心,也扫除了他下意识中的冷漠,掀起一种跃跃慾试之情。

“真弟,方才‘乾坤双煞’……”

“怎么样,不坏吧?”

“是你?”

冯真调皮地一笑道:“这一手如何?”

“我不懂!”

“我是冒名施诈,想不到真的把‘双煞’唬得抱头鼠窜!”

“可是那声音?”

“要不要我学给你听听!……餐星吞月,倚云卧波……”

声音沙哑而不失雄浑,与方才所听的一般无二,不由为之绝倒,莞尔道:“这怎么学的?”

“你知道口技这一行没有?”

“江湖玩意!”

“不错,我曾经学过这一门!”

其实冯真是完全凭着精湛的内功,改变嗓音,宫仇见识少,没有体会出来。

“真弟,那四句诗不象诗,词不象词的玩意,怎能唬走‘乾坤双煞’?”

冯真闻言一呆,随即轻声一笑道:“这是一个无名老人教我的,他说如果逢上‘乾坤双煞’,这法儿最有效,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哦!”

宫仇明知这是句搪塞的话,但却无可挑剔,彼此才认识,当然也不好追问,“哦!”了一声之后,接着道:“真弟,谢谢你解了我的危难!”

“不必挂齿,适逢其会罢了!”

宫仇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道:“真弟,你家住哪里?”

冯真眼圈一红,道:“我没有家!”

“什么,你没有家?”

“是的,我妈死了,我爹不要我了!”

“这,怎么说?”

“我爹不许我出来,我自己偷跑出来,他不要我了!”

“你怎知令尊不要你呢,天下父母心,没有不疼儿女的!”

“我出来一年多了,也不见他找我,这证明他不要我了!”

宫仇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真最孩子活,忍俊不住地道:“也许今尊正在找你,只是找不着罢了?”

冯真展颜一笑道:“也许是的,可能我错怪他老人家了!”

“真弟最好还是回家,以免令尊大人牵挂,你这年纪出来飘泊……”

冯真用手指比腮一羞道:“你只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一年三百六十天,说话倒是满老练的,那你呢?为什么又……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黑白双尸’的弟子,所以……”

“我不是!”

“真的?”

“我何必骗你!”

“嗯,我想你不是,你的武功路数,完全不是‘双尸’的路子,但你夜入‘张仙祠’,而能安然度过一夜,这为什么?”

“我是去赶拜兄之约,胡闯进去,弄出这大的误会。”

“你还有拜兄,他是谁?”

“辣手书生!”

“哦!名气不小!”

“真弟对江湖事知道得不少?”

“道听途说而已!”

宫仇想起拜兄“辣手书生”,不禁大感急躁,如果他找不到“黑心国手”求治,后果不堪设想,心念之中,道:“真弟,后会有期……”

“什么,你要走了?”

“是的!”

“我还有话要给你谈。”

“以后吧!”

“什么事这样作急?”

宫仇无奈,只好把“辣手书生徐陵”,被爱人邢玉娇下毒谋害,必须要在今天日落前,找到“黑心国手”求治的事,说了一遍。

冯真嗯了声道:“如此,你拜兄算是死定了!”

宫仇不由心头巨震,一把捉住冯真的手道:“为什么?”

这一捉,但觉对方的手滑腻细致,柔若无骨,但也不大注意,他一心系恋拜兄“辣手书生”的安危。

冯真眼内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徐徐地道:“黑心国手医术天下无双,但其心之黑也是普天下难找第二人,凡求他医治的,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照仇哥之言,‘辣手书生’被害,间接由于‘金剑盟’存心要剪除‘青衣帮’,而‘黑心国手’已被‘金剑盟’延揽,他找到‘黑心国手’也是死,找不到那就更不用提了!”

宫仇登时额角现汗,狠声道:“如果拜兄遭受不幸,我要为他报仇!”

冯真偏头想了一想,猛地抽回被宫仇握住的手,道:

“有了!”

“什么有了?”

“我们得马上找到‘辣手书生’。如果他还不死的话,总有办法可想!”

“事不宜迟,走吧……”

“真弟要和我一路?”

“你不愿意?”

“走吧,焉有不愿意之理!”

说着,弹身驰下峰头,他心里惶急,脚下可使出了全劲,去势如电,奔了一程,暗骂一声该死,这一跑,冯真岂能赶得上,心念之中,陡然止步。

冯真的声音道:“噫,怎么不走了?”

宫仇回头一看,冯真距自己不过五尺,面不红气不喘,一付嘻皮笑脸之相,不自禁地面上一红,道:“我怕你追不上?”

冯真嘻地一笑道:“还可勉强应付,仇哥你尽量吧!”

宫仇对于这突梯刁钻的小友,感到有些骇然了,自己承受了“白尸”的全部真元,犹有可说,对方这大年纪,看情形内力修为在自己之上,江湖阅历也相当深,真是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

当下重行举步,全力疾奔。

顾盼之间,山区已尽,眼前现出坦荡官道。

两人不期然地一刹身形。

宫仇道:“真弟,现在如何追去?”

就在此刻,一条人影,星射而来,到了两人身前,突地止住奔势,赫然是一个五十上下的枯瘦老者。

那老者打量了两人几眼,目注宫仇道:“小哥儿就是宫少侠?”

宫伙一怔神,道:“不错!”

那老者面上呈喜色,道:“请随小老儿来!”

宫仇惑然道:“阁下何方高人?”

“小老儿‘飞天蝙蝠胡靖’,奉命恭请少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无双仙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