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剑客》

第06章 情海痴魂

作者:陈青云

一个手持相命布招的鹰鼻老者,猝然出手拍向冯真背心,宫仇慾待阻止,已是无及,冯真犹恍然未觉……

“砰!”

冯真身形向前一倾。

宫仇陡然起立,右手闪电般抓出……

就在宫仇出手的同时,只听一声惨哼,那相命老者踉跄而退,那拍向冯真的手掌,鲜血淋漓,面上全是骇悸之色,口中惊呼道:“你……你……你是……”

语未说完,转身鼠窜而去。

宫仇怔住了,心中的咳异,莫可言宣,这猝然的袭击,眼着冯真势非受伤不可,想不到他不但夷然无损,而那相命老者反而负伤而遁。

冯真并未出手,那老者如何受伤的呢?

那老者口中的你……你……是什么意思?何以惊惶若此?

这不但是邪门,也证实冯真的出身必大有来头。

座中酒客不多,但都被这桩怪事惊愣了,一时低语之声四起。

冯真好整以暇地道:“仇哥哥,喝酒!”

宫仇啜了一口酒,忍不住道:“真弟,怎么回事?”

冯真嘻嘻一笑道:“没有什么,是这老者昨日午间,出言不逊,我训了他一顿,他不服气,在此碰上了,意图报复,如此而已!

“他叫什么?”

“胡铁嘴,一相命术士!”

“他怎么伤的?”

“以后再告诉你!”

宫仇憋住一肚子谜团,却不好追问,他知道冯真刁钻古怪,什么门道都想得出来,反正他吃不了亏就是,换了话题值:“真弟,你怎会在这里?”

冯真面色一暗,泫然慾泣地道:“等你!”

“等我?”

“是呀!”

“你知道我会来?”

“不知道,但我们是在这附近分手,如果你不忘记我的话,我猜你有一天一定会来,所以两年来我一直在这一带混,皇天不负苦心人,真的又碰上了你!”

寥寥数语,道尽了冯真满腔真挚的友情。

宫仇激动无比地道:“真弟,我值得你这样看重吗?”

冯真一噘嘴道:“当然,世上除了我爹,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

宫仇忍不住笑出声来,道:“真弟,你天真得紧?”

“我说的是真心话!”

“有点娘娘腔!”

冯真一翻眼道:“你取笑我?”

宫仇双手一拱道:“我给你赔罪!”

“不必了,仇哥哥,你对我的来路感到莫测,是吗?”

“有这回事!”

“可是目前还不想告诉你?”

“我也不急于要知道,我们相见以诚,相交以心,这就够了!”

“仇哥哥,这两年来,你在哪里?”

“你一点也想不到我会遭逢意外?”

“有的,但我不敢想!”

“我被人出卖了!”

“谁?”

“假仁偎义的大哥,‘辣手书生徐陵’!”

冯真栗声道:“那怎么会?”

“可是事实是如此!”

“告诉我经过?”

于是,宫仇把嗓音压得极低,把被“乾坤双煞”再度劫持,误入绝谷,以迄于出谷之后,被“辣手书生”出卖遭擒,到任“金剑盟”近卫长等经过,扼要的说了一遍。

冯真听得目瞪口张,久久才道:“你怎会答应加入‘金剑盟’呢?”

“我自有道理,换个地力我再告诉你!”

“现在打算怎样?”

“我有许多事要做,第一件便是杀那虚情假意的‘辣手书生’!”

“我们现在就走?”

“好!”

宫仇摸钱会胀,才想起盟主诸葛瑛要首凤陈素珍送给自己的那个小包,掏出来打开一看,不由大是愕然,小包内除了十儿锭金躶子之外,还有十粒龙眼大的明珠,价值在数千金之谱,想及诸葛瑛的用心,深深地感到不安,情与仇毕竟是冰炭不能同炉的啊!心念之中,重又包好,另取出碎银付了账。

出得店门,小二已牵马侍候。

宫仇道:“真弟,我们同乘一骑如何?”

冯真用手指朝鼻尖一比道:“你看成吗?贵介公子与小叫化共乘一骑,不怕人笑掉了牙。”

“管他呢!”

“这样好了,我充当你的小厮,跟着跑!”

“不成,这马日行千里,你赶不上。”

“出镇再说吧!”

出得镇梢,宫仇道:“真弟,我们紧赶一程!”

话声中,一把捉住冯真手臂,跃上马背,一抖缰,如腾云驾雾般的朝官道奔去,在马上,宫仇说出了自己的身世,以及诸般奇遇。

冯真随着宫仇的叙述,一会儿悲,一会儿喜,最后豪气干云地道:“仇哥哥,我帮你报仇,替你追寻下半部‘一元宝箓’的下落……”

“谢谢你!”

“嗯,你现在是天下第一剑手‘丑剑客’了?”

“第一还离得远,‘金剑盟’中剑术比我高明的不在少数!”

“但你有一天,必能成为第一的!”

“我不想那虚名,只想报仇!”

数个时辰之后,“青衣帮”秘密分舵所在地的山谷,遥遥在望。

宫仇一勒缰绳,下了马背,道:“真弟,你在这里寻个隐秘处等我!”

“为什么?”

“如你与我一道,势必败露我的身份!”

“我有办法!”

冯真飞身离鞍,射入一丛密林之中,不一会,再度出现。

宫仇两眼发直,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这片刻之间,冯真已由一个小叫化形的人,变成了一个俊美如仙的青衣僮子。

“真弟,你……”

“怎么样?”

“世上第一流的美女,与你相较也会失色!”

“你把我比女人?”

“因为在男人中,找不出能和你比对的!”

“你就比我强!”

“愚兄我不及你十分之一!”

“别说了,你说怎么样?”

“还是不能同道!”

“为什么?”

“现在我不以真面目显现,如你与我一道,今后行迹仍会败露!”

“这……好,我依你,不过,不能鲁莽,我看大哥不是这种人,也许其中另有蹊跷,你必须先问明白!”

“好的,再见!”

宫仇迅快的弹身奔去,绕了一个大弯,才戴上面具,重新回头,向谷中奔去……

甫入谷口,立有两个青衣汉子,现身阻路。

宫仇暗地咬牙,忖道:“青衣帮”算是永绝江湖了。

青衣汉子之一冷喝了一声道:“朋友何力高人?”

宫仇寒飕飕地道:“凭你还不配问!”

两汉子嘿的一声冷笑,仍是那发话的道:“朋友好大的口气,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要你们帮主答话!”

“朋友何妨先亮万儿?”

“没有这多废话!”

“朋友是找碴来的?”

“可以这么说!”

“那你弄错地方了!”

喝话声中,两汉子一左一右,挥掌劈向了宫仇。

“找死!”

宫仇冷喝一声,双掌一剪一绞。

惨号声中,两汉子飞泻三丈之外,倒地不起。

宫仇举步便朝谷内奔去……

“站住!”

暴喝传处,数条人影迎面疾纵而至,当先的是一上长着酒杯大肉瘤的半百老者,后随七名青衣汉子。

那老者目光朝宫仇一扫,下意识地向后挪步道:“朋友闯谷伤人?”

“不错!”

“意慾何为?”

“找‘辣手书生徐陵’说话!”

“要见敝帮主?”

“嗯!”

“朋友如何称呼?”

“阁下在帮中什么身份?”

“外堂堂主!”

“要你们帮主答话!”

“朋友得先报名号!”

“如果不呢?”

“青衣帮虽说遭逢意外,但仍不容轻侮……”

宫仇哈哈一阵狂笑道:“徐陵卖帮投靠‘金剑盟”,江湖中已没有‘青衣帮’三个字了!”

七人同时神色一变,自称堂主的老者,蹬的退了一步,厉声道:“朋友究竟是谁?”

宫仇缓缓拨出佩剑,一扼腕,现出五朵工整的梅花,然后徐徐归鞘。

那老者登时面目失色,栗呼道:“丑剑客!”

另七名汉子齐齐向后一退,长剑出鞘。

宫仇冷冷地道:“可以通报了!”

那老者撮口发出五声短啸。

片刻工夫,数十条人影蜂涌而至,当先的,正是“青衣帮”帮主“辣手书生徐陵”,人影幌动之中,宫伙登时被围在核心。

昔日的结拜兄弟,而今是生死之敌,此事的变幻,的确使人莫测。

宫仇目中闪射出骇人的杀芒,迫视在“辣手书生”面上。

原先那老者趋近“辣手书生”低低数语,“辣手书生”登时一震。

宫仇强捺满腹杀机,冷冰冰地道:“徐陵,你脸上的十字,是谁划的?”

这句莫测高深的话,使“辣手书生”大感愕然,反问道:“前辈是‘丑剑客’?”

“不错!”

“驾临敞帮,有何指教?”

“敝帮?‘青衣帮’名存实亡,这敝帮两字亏你说得出口!”

“辣手书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阴声道:“前辈何妨先说来意?”

宫仇向前逼近了一大步,激愤地道:“徐陵,不顾帮派被灭之仇,不计本身被辱之恨,蔑视道义,出卖盟弟,你给老夫还出公道!”

“辣手书生”困惑地盯视着宫仇,半晌说不出话来,“丑剑客”何以会说出这一番话来,是抱不平?还是另有原因?

宫仇栗声催促道:“讲!”

“前辈说这些话是何用意?”

“正义!”

“前辈是打抱不平而来?”

“可以这么说!”

“那前辈是决心与‘金剑盟’为敌了?”

“你说对了!”

“可是敝帮家务事似与前辈无关?”

‘徐俊,你承认老夫所说的事实?”

“在下毋庸承认,也毋庸否认!”

“好,老夫算不虚此行!”

“前辈意慾何为?”

“杀你这不忠不义的武林败类!”

“呛!”

“辣手书生”长剑离鞘,面上无丝毫表情,双目闪射阴残之光。

场面在刹那之间骤呈紧张。

宫仇缓缓抽出佩剑,眼中的恨意加浓了,配上那一副冰冷奇丑的面容,的确令人见而股栗。

额生肉瘤的老者,向“辣子书生”打了一躬道:“属下请令?”

“辣手书生”将头微点,身形向后一退。

那老者拔出长剑,立即占上“辣手书生”的位置,一招“腾蛟起凤”,疾攻而出,剑至中途,倏化“翠竹迎风”,创芒幻成无数光影,参差错落,上中两盘重穴,全在被攻击之中。

这一手,显示出这老者剑术造诣不凡。

宫仇冷哼一声,“雪梅含苞”封住门户。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那老者手中剑几乎被绞脱手,骇然暴退两步。

宫仇志在“辣手书生”,不愿与对方虚耗,身形朝前一欺,施出了半招“投石破井”,惊呼声中,老者手中剑一折为二。

剑势一变,一朵斗大的梅花印向老者当胸。

“辣子书生”狂叫一声:“速退,这是‘寒梅吐蕊!”

身随剑起,闪电扑上……

但,迟了,叫声半落,惨号已传,老者胸前冒出五股血泉,砰的栽了下去。

四围发出一阵惊呼。

“辣手书生”剑芒已挥洒而至。

宫仇振剑迎击。

一场惊心动魄的剑斗,展了开来。

五丈方圆以内,全被森森剑气笼罩,剑刃破风,发出阵阵刺耳锐啸。

转眼之间,过了三十招,宫仇不由暗地心惊,“辣手书生”的剑术造诣,并不弱于“金剑盟”长老“神风老人”之流,他知道,若不使出全力,将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抢夺下对方。

心念之中,把全身功力贯注剑身,猛攻硬打。

数度青绿,他的内力在武林中已非一般高手所能望其项背。

“辣手书生”招式虽奇诡凌厉,但内力逊色多多。

眨眼间又过了十招,“辣手书生”已被迫得险象环生。

栗喝声中,四围的“青衣帮”弟子,纷纷出手。

宫仇杀机大炽,“投石破井”“寒梅吐蕊”两记杀手同时施展。

惨哼声中,“辣手书生”连中数剑,长剑脱手,身形摇摇慾倒。

无数剑影,从不同方位,罩身袭到……

宫仇猛然回身,剑芒连网,惨号之声响成一片,那些涌手上来的剑,一个个惊魂出窍,纷纷后退。

场中,只这眨眼工夫,已遗尸二十具之多,死者均前胸现出海花形的五个血洞。

宫仇连看都不看,再度扑向“辣手书生”。

银光一现,宫仇身形一个踉跄,胸前血流如注。

“辣手书生”已在宫仇扑击之际,放出了“金剑盟”独擅的绝技“飞剑”,可能他在重创之后,力道不足,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情海痴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丑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