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引子

作者:陈青云

这是一把古怪的兵刃,长仅尺半,尖端作宝剑形,一边是峰利的刃口,另一边却呈锯齿形,真是古怪到极点。

通体精光雪亮,耀人眼目。

怪刃的刃身正中,赫然刻着“残肢令”三个字。

刃口的一面,锋利得可以吹毛断发,锯齿的一面,却锐利得有如野兽的森森利齿,寒气逼人。

这古怪的兵刃,却有一个恐怖的名称:“残肢令!”

“残肢令!”

——代表着——

恐怖!

残酷!

血腥!

由于“残肢令”的出现,使本来就已经扰乱不休的江湖,又加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武林中人人自危,谈“令”色变。

凡接到“残肢令”的人,最多三日,不是双手被齐肩削去,就是双腿被齐股切去,然后被怪刃穿胸而亡。

这的确够残忍、够恐怖。

而被残杀的人,无论是两臂被削,或者是双腿被废,一律是右边齐手,左边留有齿痕,胸前穿透一孔,丝毫不爽。

“残肢令!”

震撼了整个武林,风靡了黑白两道。

“残肢令!”

神秘而恐怖。

黑白两道,无数的高手出动了,他们要查出这神秘而恐怖的人物,但,毫无蛛丝马迹可寻。

“残肢令”出现的地点,忽南忽北,神出鬼没,使那些追踪的高手们,疲于奔命,次次扑空。

令主是谁?没有人知道。

“残肢令”为什么要出现江湖,也没有人知道。

接到“残肢令”的人,尽都是黑白两道知名之士,都具有非凡的身手,但他们却躲不过“残肢令”的迫害。

“残肢令”为什么要找这些人下手,除了被残杀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但被残杀的人,已不能再开口说话。

于是——

“残肢令”除了恐怖、惨酷之外,又加上了神秘。

“残肢令”这奇怪的兵刃,在此以前,从未在武林中出现过,所以没有任何人能道出它的来历。

在短短的三个月内,“残肢令”一共出现了五次,五次中,有五个名震武林的高手被残杀!有的失去两臂,有的被削两腿而亡。

他们都是一方霸主,不可一世的人物。

武林中,谈“令”色变!

第一次——“残肢令”出现南昌城,白道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中原一鹗上官云奇”被卸去两臂后,穿心而死。

第二次——接到“残肢令”的是九江“白合帮”的帮主“屠龙手高原”,同样的也是被齐肩削去双臂透胸而死,

“白合帮”是江湖上有名帮会之一,帮内高手如云,而“屠龙手高原”却在总坛之中被废,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第三次——更使人迷离莫测,“残肢令”竟然送到了“丐帮天南分帮”的舵主“独眼鬼丐吴子清”的手上,在“残肢令”送达的当天晚上,他被齐股削去了两腿,然后分心一刀陨命。

第四次——接到的人是开封五大镖局的总镖主“千手如来万源通”,他被废去了两臂,穿胸丧命。

第五次——更奇,隐居在武昌城内的,纵横江湖三十多年的黑道巨孽,“活阎罗姜虚”居然也接到了“残肢令”,被削去双腿穿心而死。

“黑阎罗姜虚”,武功高绝,凶残暴戾,平生杀人无数,恶迹耀发难数,这一来,倒是大快人心。

短短的三个月之间,“残肢令”出现了五次,废去了名噪一时,五个黑白两道高手,竟然无一幸免。

“残肢令!”

使江湖中充满了恐饰、血腥!

武林中,人人自危,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恐怖的怪兵刃,会送到自己手中,尤其是某些心有腻病的人。

这五次的出现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被残杀的人,年纪都在五十开外,没有一个是五十岁以下的人。

为什么?仍然没有人能揣测得出来!

于是——

江湖中人人自危,揣测纷纭——

不知这残酷的命运,下一次将轮到谁?

这种迹近疯狂的惨酷残杀行为,什么时候才能终了。

根据这“残肢令”五度出现的情形而论,“残肢令”的主人,必然是一个武功盖世的怪物,否则,这五个先后接到“残肢令”的人,都是名噪一时的武林高手,岂能毫无反抗的任人宰割?

但,他们一个一个的被削臂断足之后,复被透胸穿心毙命,丝毫没有反抗的迹象。

“残肢令”又出现了!

这柄亦刀亦锯的怪刃,第六次出现江湖。

距离第五次,仅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次接到“残肢令”的,却是洗手归隐已十年的“飞龙庄”庄主“云龙三现赵亦秋”。

“云龙三现赵亦秋”,凭他的一身出类拔萃的轻功和内功修为,享誉江湖四十年,十年前才洗手归隐。

他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想不到“残肢令”会临到他的头上,以他的武功和名望,不由使武林大起騒动。

多少武林人物,纷纷向“飞龙庄”赶来。

“云龙三现赵亦秋”的生平至好,“神火掌雷青”、“四海游侠白如风”,急友之难,也于第三天早晨赶到。幸喜故友无恙,“残肢令”主,竟还未现身。

“飞龙庄”中,一时群雄糜集,尽都是名噪一时的人物,一个个心怀凛惧,但却悲愤填膺,不眠不休的守候着。

“残肢令”,除非他是神,如果是人的话,任他功力盖世,也逃不过这么多武林高手的监视。

群雄议论纷纷,无论如何,他们要揭开“残肢令”主人的庐山真面目,决心要为武林除去这个祸害。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没有任何预兆。

根据以往几次“残肢令”出现的例子,从没有超过三天的,那今天是最后一天,过了今晚,就算没事了。

“飞龙庄”——由于“残肢令”的突然来临,被罩上了一层惨雾愁云,全庄布满了恐怖的气氛。

凡是黑暗的角落过道等地方,都装上了明灯,差不多每隔一丈,就有一个人看守,彻夜不眠的守候。

全庄,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庄前庄后,布满了明桩暗卡。

庄院附近三里地面以内,或明或暗的伏伺了不知多少武林人物,他们的目的,当然是要想一睹“残肢令”的真面目。

庄内大厅中,筵开不夜,为数约二十的高手,把“云龙三现”赵亦秋围在正中,像众星拱月似的。

庄主“云龙三现赵亦秋”,不停的在厅中来往碟碟,时而叹一口气,灰白的须发,似乎显得更白了。

正中,酒席中央,盘碟杯碗环绕中,摆着一把精光雪亮长仅尺半亦刀亦锯的怪兵刃——

那就是三天前送达的,震撼武林的“残肢令”!

它像是一道催命符,使人看了不禁毛发悚然!

厅中群豪,虽然表面上故作镇定,但都各自在心里挂上了几只吊桶。不时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残肢令”出现江湖,前后仅四个月,已有五个一等一的高手被废,今天是第六次出现。

“残肢令”主人,究竟是一个什么形象的怪物,没有人知道,仅知道它代表着恐怖和凶残,令人颤栗!

“飞龙庄”戒备森严,灯明如昼,人影穿梭来往,就是一只苍蝇,恐怕也逃不过众人的眼睛。但,对于那神出鬼投的“残肢令”主人,是否会生效,群豪都在心里打了个结,谁也没有这份自信。

斗转星移,已经是三更时分了,仍然没有一点动静。

只要再过两个更次,就算平安大吉。

“残肢令主人,难道这一次会破例?”

众人在心里猜测,但谁也不说出口来!谁敢保证这可怖的人物不在最后的两个更次出现,也许,此时,他就隐身在例。

“神火掌雷青”手抚长须,发话道:“这魔头想是找不到机会下手,不来了!”

“四海游侠白如风”接口道:“凭庄中这周密的布署,一只苍蝇也瞒不过众人耳目,任他武功通玄,也不见得就能轻易逞凶!”

“飞龙庄”庄主赵亦秋,闻言苦笑了一下,一言不发,他心中似乎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他决逃不出“残肢令”的毒手。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众人的心弦也愈扣愈紧,恐怖的气氛也愈来愈浓厚,这最后的时刻,最是难熬。

还有一个多更次,度一刻犹如一年。

这一个多更次,是“残肢令”下手的最后时刻。

群雄的心,像是拉紧了的弓弦。

飞龙庄主“云龙三现赵亦秋”,叹了一口气道:“老夫行年已六十有五,虽死亦不算夭,承蒙各位友好,不远千里而来,心中十分感激,但今晚的事,不比寻常,如果那魔头现身的话,老夫凭一身艺业,与他周旋,各位请作壁上观,切莫出手,以免结怨于那魔头,老夫生平,从来不做亏心事,实在想不出那魔头要向我下手的原因!”

“神火掌雷青”性最急躁,首先哇哇大叫道:“赵老兄,你我几十年性命之交,肝胆相照,我如果是贪生怕死的,我就不会来了!”

“赵庄主且请安心,凭我们在座的二十几个人,任那魔头三头六臂,今晚也叫他尝尝残肢丧命的滋味!”

“那魔头必是知难而退了!”

“他不来便罢,如果来了,嘿嘿!……”

一时之间,你言我语,众口纷纷,闹成一片。

庄内,响起了四更的梆声。

就在梆声刚落的刹那之间——

一声阴森至极的冷笑,清晰的传人众人的耳里。

这笑声突如其来,冰寒彻骨,根本不像是发自活人的口。

恐怖!

阴森!

显示着某一件恐怖的事,将要来临。

厅内顿时鸦雀无声,静得落针可闻。

刚才还在狂吹大气的群雄,此刻,一个个面容失色,打从心底里冒出寒气,怔怔的望着灯明如画的院落。

奇怪!

这冷笑声来自何处?难道密如星罗棋布的明桩暗卡,竟然没有一人发现已有人进入飞龙庄中?

飞龙庄主赵亦秋,见对方已然来临,庄内庄外严密的布署,竟然被对方视如无人之境,单只这一种神鬼莫测的身手,就足以使人丧胆亡魂,自知今晚决难幸免,反而镇定了下来,毫无惧容的向厅外朗声道:“赵亦秋恭候多时,残臂残腿,悉听尊便,但老夫不明白的是何处与尊驾结怨,而蒙传下‘残肢令’?”

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又告传来。

“赵亦秋,本令既非穷凶恶极之辈,也不是妄逞凶残之徒,二十年前武陵山中‘甘露帮’那一段血债,你不会说不知道吧!今晚本令就是前来清结这一笔血债来了!”

飞龙庄主赵亦秋,顿时面如死灰,僵立无言。

厅中群雄心里陡然一震。

二十年前“甘露帮”血案,曾轰动了整个武林。

“甘露帮”出现江湖仅一年,遭受了黑白道五十余高手的突袭,而于一夜之间,冰消瓦解。

全帮自帮主以下,不是断腿残肢,就是身首异处,全部死难的帮众,不下二百人之多,逃生的寥寥无几。

这真是武林中,一件空前的庞大杀劫。

至于造成这血案的原因,没有人知道。

“甘露帮”从此在江湖中除名。

这空前的血案,变成了武林中的悬案。

“甘露帮”已成了一个历史名词,逐渐的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淡忘——

想不到二十年后的今日,这名称又重现江湖。

而且——

是出自这使人亡魂丧胆的神秘恐怖人物“残肢令”的口中,更足以令人震惊莫名,心神皆颤。

“飞龙庄”庄主“云龙三现赵亦秋”,当年也是参与突袭“甘露帮”的高手之一,已属毫无疑问。

但这“残肢令”主人,又是“甘露帮”的什么人呢?

声音似近在咫尸,但却飘忽得如空谷传音,使人捉摸不定到底发自何处,这一份功力,就已令人颤栗不已。

“赵亦秋,还有什么后事要交待?”

语冷如冰,寒意逼人!

阴森!

恐怖!

气氛凝重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厚了!

一幕血淋淋的惨剧,就将要上演!

“云龙三现赵亦秋”神态有些近乎失常,嘶声道:“恶魔,你留下名来!”

“残肢令主!”

“甘露帮的事和你有什么关联?”

“嘿嘿嘿嘿!”

笑声冰冷阴森,那丝丝如发自极地冰窟似的刺骨寒气,使厅院之中有如冬日遽临,寒意慑人。

“本令就是‘甘露帮’帮主!”

此语一出,群雄一个个心寒胆颤,面面相觑。

“云龙三现赵亦秋”,一听对方自称是“甘露帮”帮主,恍若焦雷贯顶,自知今天难免一死,顿生拼命之心。

但又慑于对方的威势,不敢贸然出厅,正在犹豫不决之时,眼前一花,一个美赛天仙的妙龄少女,已现身面前_

只见她,青锋倒提,满脸悲愤之色,颤声叫了一声:

“爸爸!”

身形一晃,就问厅外院中射去。

“云龙三现赵亦秋”不由骇得亡魂皆冒。他生平只有此女。爱同掌上明珠,他早已吩咐她,无论如何,不许现身,想不到她竟在这紧要关头,仗剑出手,急叫道:“珍儿不可!”

就在此刻,院落四周的灯火,突然全部熄灭,人声一阵嚷乱。

厅中群雄,纷纷亮剑举掌,忘其所以的向院中纵去。

接着——

厅内的灯火也换地告熄灭,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助拳的群雄,顿时感到事情不妙,回头又向厅门扑去,就在这灯熄回身的电光石火之间——

一声凄厉惨绝的哀嗥,突自厅中传出——

这一声惨嗥,显示着惨事已无法避免的发生了!

月落星沉,这惨嗥声在万籁俱寂的空气中,传出老远,庄外埋伏的无数江湖人物,也告心头巨震,纷朝庄内驰来。

庄中顿时人声沸腾,齐往厅中涌去。

就在这众人忙乱惶恐的当中,一条灰色人影,捷若鬼魅般的飘出“飞龙庄”,消失在天亮之前的黑暗中。

待到灯火复明,一幅惨绝人寰的画面,映人众人眼帘。

“云龙三现赵亦秋”,倒卧在血泊之中,那刺目的鲜红液体,流得满厅俱是,厅内四壁和桌椅之上,也被溅满点点鲜血,腥味扑鼻,两只手臂,整齐的齐肩削落,胸前一个血窟窿,还冒着阵阵的血水。

惨!

惨!

惨!

那被唤作“珍儿”的美艳少女,抚尸悲痛而绝。

这一幕充满血腥恐怖的悲剧结束了!

“残肢令!”又一次得手,连前共是六次,六个名噪武林的高手,在“残肢令”下毙命。

天亮了——

无数的武林人物,怀着一种莫名的心情,离开了“飞龙庄”,惊恐之中,带着一丝失望。

因为他们仍然没有看到“残肢令”主人的面目,甚至是什么样的身形,都不曾瞥到。

他们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这恐怖而神秘的“残肢令”主人,是二十年前,被黑白道高手五十多人,在一夜之间,弄得冰消瓦解的“甘露帮”帮主。

道上——

那些离开“飞龙庄”的武林人物,在热烈的谈论着“甘露帮”帮主,神秘而恐怖的“残肢令”!

“甘露帮”在江湖上消失了二十年,现在竟然死灰复燃,出了这么一个神鬼莫测的恐怖人物,清理血债。

预料中,昔年参与“甘露帮”这一个血案的黑白道高手,恐怕没有一人能幸免这残酷的报复。

根据江湖的传言,二十年前“甘露帮”自帮主以下,二百多人非残即死,逃生的寥寥无几!

而且帮主“古道热肠杨震寰”本人加上全家大小八口,也全部惨死,而这“残肢令”却自称“甘露帮”帮主,岂非是奇绝天下的事。

这真是奇怪透顶,令人无法想象。

“甘露帮”帮主据说昔年已经丧命当场,难道传闻不实?

或许“残肢令”假借“甘露帮”帮主的名字而行凶?

或许,这其中另有文章?

或许——

总之,这恐怖而神秘的人物,令人无法想象。

他留给武林中的人是:

谜!

谜!

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