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09章 腥风血雨七里坪

作者:陈青云

晓风振袂,宿露浸衣!

天快要亮了——

杨志宗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怀着一颗虚悬的心,疾驰回到住所的那间旅店,飘身落地之后,踱着方步,走向房门。

“相公,你好早啊!”

杨志宗骇了一大跳,转头看处,原来是店里的小二,正贼秃兮兮的朝自己傻笑,笑得杨志宗心里发毛。

“唔!你早,我是起来登厕的!”

小二嘻嘻一笑道:“我说呢!早觉不睡,起来赶天光!”

杨志宗尴尬的一笑,向房门走去,门是虚掩的,正想推门而人,忽地那小二自言自语道:“我小子阅人多矣!却从未见过这么标致的娘们,这相公好福气,我小秃子修十世也别想!”

说着,径自去了!

杨志宗一听,这话分明是指自己说的,不由狐疑万分,要想把那三分傻七分土的小二唤回来,问个究竟时,但那小二已嘟囔着转过角门去了,只好作罢,轻轻推门而入。

一看之下,不由愕在当地,做声不得。

床上和衣躺着一个女人,好梦正甜,香泽微闻,那女人是面朝侧卧,看不出是美还是丑,但从堆在枕边的乌云也似的秀发,颈项间微露的白皙皮肤,和那玲珑曲线看来,即使丑,也丑不到哪里去。

杨志宗心念百转,就是想不出这女子的来路!

为什么趁自己不在时,睡到自己床上?不由纳闷不已。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与儿时伴侣“黑面小神丐”出去喝酒时,已是二更过外,那这女子可能是三更以后才来!

她是谁?

她为什么不避男女之嫌而睡到自己床上来?

他百思不得其解,这真是奇怪透顶的事。

于是——

杨志宗在无可奈何之下,故意干咳了一声!

“咳!”

那女子被这一声咳嗽惊醒,一骨碌翻身而起,倚壁而立,双掌作势,看她这动作,干净利落已极,显然具有绝佳身手。

杨志宗不由被吓了一跳。

“宗哥,是你,害我等了一夜!”

“咦!琼妹,你……”

“我好不容易找到这里,但你又不在,这一夜你到哪里去了?”

“哦!碰上一个儿时旧友,痛饮达旦!”

原来这女子正是武林双奇之一,南海鸟石岛“南痴愚骏钓叟尉迟若彰”的孙女,尉迟琼姑娘。

“宗哥,你记得当你离开乌石岛时,我驾舟送你登岸,在舟中我曾向你说过一句什么话吗?”

说着,粉脸含笑,梨涡浅浅,更觉妩媚动人。

杨志宗尴尬的一笑道:“琼妹,我忘了!”

尉迟琼笑容一敛,变为一种薄嗔之态,噘起嘴道:“哼!我知道,你连我都忘了!”

“哪里话,令祖父对我有授艺之恩,在岛上时,又蒙琼妹照料,怎能忘得了呢!只是……只是……”

一连几个只是,逗得琼姑娘“噗噬”笑出声来!

“只是什么?”

“只是我记性不好!”

“哼!骗鬼,你心里压根儿就没有我!”

尉迟琼话方出口,顿觉不妥,一个黄花少女,这种话怎能出口,但已无法收回,只羞得一张粉脸,直红到耳根,缓缓的垂下头去。

这一份娇羞之态,我见犹怜。

最难消受美人恩,尉迟琼的心意,杨志宗何尝不知道,只是他的一颗心,已交付与了红衣女上官巧,红衣女上官巧,与他同赴南海,求取“千年灵龟”之血,以解杨志宗所受“招魂蝶秦媚娘”所施的“春风一度丸”之毒,不幸中途遇风,船毁人亡,伊人常伴波臣,杨志宗痛不慾生,若不是因为本身许多事未了,他早已死酬红颜知己了,所以,他并非无情,而是他的情感已枯竭了。

“琼妹,千万别气恼,我委实记性不好!”

“哼!谁气恼来着,要我提醒你吗?”

“好,琼妹说说看!”

“我曾说有一天我会到中原来找你!”

尉迟琼头一抬,情深款款的瞟了杨志宗一眼,又低下去。

“对,有这句话,琼妹,坐下来谈谈好吗?”

尉迟琼嫣然一笑,移身坐在床沿上,杨志宗搬椅子,对着她坐下,两人似乎都感到无话可说,不,不然,尉迟琼有满腹的相思意要向他倾诉,但,女人多半是被动的,她有话说不出口。

而杨志宗确实是无话可说,但心里难免有点歉然。

片刻之后,杨志宗抛开话题道:“琼妹,你怎的知道我在这里?”

“残肢令的事,轰动了整个江湖,我猜想,你可能也会起来看这一场热闹,所以就向长沙而来,刚到,就听人说‘冷面少年杨志宗’独斗‘苗疆五毒’和‘天山龙女’大闹‘正阳酒楼’,找你还不容易!”

杨志宗点了点头,忽地一个意念,暗闪心头:“不知‘南痴愚骏钓叟’是否同来,如果这老儿来了,也插手的话,对自己的打算,大是不利!”

当下低声道:“琼妹是一个人来,还是……”

“嗯!我一个人来,我公公说要过些时才来哩!还说要了却当年一段小小因果,我可不知道是什么因果!”

杨志宗心里感到一宽,至于所说的因果,恐怕就是指赴武林一异之约的这回事,但他却不说出口来,稍停又道:“琼妹离开乌石岛,曾得到尉迟老前辈的同意吗?”

尉迟琼小嘴一噘道:“你问这干吗?”

“那你是偷跑出来的了?”

“哼?偷跑?才不是……”

尉迟琼像是受了无边的委屈,她为了爱他,不惜私离南海,抛下祖父孤零零一人在荒岛上,而他却不领这份情。

她本想说:“还不是为了你!”但毕竟说不出口,只好顿住。

杨志宗想法又是不同,他担心这会成不了之局,同时,他现在是以双重身份出现江湖,而且敌方环伺,他要办的事情很多,有她在身边,岂不是一个累赘。

他真不知该做如何安排?

“琼妹,你投宿哪家旅店?”

“我,还没有投店呢!”

蓦然——

前院传来一阵喧嚷之声——

“你们简直是狗眼看人低,欺负我小化子交不上朋友是吗?”

“后院都是些贵客,侵扰了不太好……”

“废话,我自去找那小白脸,侵扰了什么人?”

“你撒野耍赖也得看地方!”

“嘻嘻,我小化子就是着准了这地方!”

“你想讨打?”

“嘻嘻,我小化子旁的没能耐,可就是能挨!”

“别和他多说,赶出去吧!”

杨志宗一听,是“黑面小神丐”的声音,忙向尉迟琼道:“琼妹,我去去就来!”

声落,人已到了院中。

三步二步的朝院门外奔出,只见几个小二,气势汹汹的围定了嬉皮笑脸的“黑面小神丐”在穷嚷。

杨志宗晒一笑道:“小黑,别和他们混闹了,来吧!”

“黑面小神丐”咧嘴一笑!走了过来。

店中人见客人出面,谅来这小化子访友不假,只好罢了。

两人一道向后院房中走来,“黑面小神丐”一脚刚踏入房,瞥见房中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忙电闪往后缩身。

杨志宗一把拉住道:“小黑,不是外人,我来引见!”

“闻呀!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我小化子生平见不得女人!”

他这一嚷,声音不小,杨志宗窘得脖子通红,房内的尉迟姑娘也听到了,忙起身外视,竟然是一个又黑又褴褛的小化子,怪模怪样的,不由奇道:“宗哥怎的会与这小化子打交道?”但她自幼即受她祖父的熏陶,对江湖上的一些奇立异人,虽没有见识过,可听得不少,并未存半分轻视的心,反而微微一笑道:“请进!”

“黑面小神哼”嘴咧眼挤,向杨志宗做了一个鬼脸,只好硬着头皮住屋里走,坐定之后,杨志宗替两人介绍一番。

尉迟姑娘这才知道这小黑化子来头不小,竟然是丐门长老,当代丐帮掌门人的师叔,不由肃然起敬。

尉迟琼是武林双奇之一的“南痴愚骏钓叟”的孙女,单凭这一点,就可使小化子不敢存轻视之心。

杨志宗向“黑面小神丐”道:“小黑,有何贵事清早登门?”

“嘻嘻,我看你是睡昏了头了!”

“什么事值得你大惊小怪?”

“阴魔教下‘刑司殿’所属五个司刑‘苗疆五毒’,昨晚被‘残肢令’宰杀,悬尸西门外的树上,这事已轰动了整个长沙城!”

杨志宗故作吃惊道:“有这等事?”

“难道还有假的?”

尉迟姑娘惊奇的道:“我从南海一路来,江湖中纷纷盛传‘残肢令’的事迹,真有谈虎色变之概,看来这神秘而恐怖的人物,将导致天下大乱!”

“黑面小神丐”又道:“阴魔教前后算来已有十二个高手,丧命在‘残肢令’下,却不知该教与‘残肢令’是何怨何仇!”

杨志宗淡淡的道:“当然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局外人焉能得知!”

尉迟琼接口道:“听说这‘残肢令’心狠手辣,功力深不可测,从未失过手,而且神秘莫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杨志宗微微一晒之后,向“黑面小神丐”道:“小黑,‘阴魔教’总坛设在什么地方?”

“这个日前我还不大清楚,不过‘阴魔教’有三个分坛,分设在‘九岭山’、‘云台山’、‘青龙坪’这三个地方,经本门弟子查探属实,确有其事!”

“阴魔教对于属下屡遭‘残肢令’所伤,有何反应?”

“听说教主得息,极为震怒,已派出数批高手人江湖对付‘残肢令’,即以目前长沙城而论,该教高手就不在少数!”

杨志宗怎么也想不透“阴魔教”为什么要全力对付他,而且还透露出“残肢令”并非昔年的甘露帮主等话来,这个谜团,一直盘据在他的心里,无时或释,暗自忖道:“阴魔教对付自己,决非无因,我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同时,昨晚杨志宗在西门外,毁去“苗疆五毒”中的四毒,而另一毒却不知被何人杀死,显然这神秘的人,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这也使他忧虑不已。

三人正在谈话之间,只听院中传来一阵格格荡笑,和一阵粗犷苍劲的嘎嘎怪声,这两种声音和在一起,刺耳之极。

杨志宗不期然的掉头一看——

只见“招魂蝶秦媚娘”,伴着一个高大狞猛,面红如火的老者,一路往跨院而去,“招魂蝶”不停的搔首弄姿,口中发出格格浪笑,令人作呕。

杨志宗一见“招魂蝶”之面,脸上不自禁的泛起杀机,他恨不能马上把这婬毒双绝的女人毙在掌下,才觉称心。

“黑面小神丐”低声道:“小子,看清楚了,那高大狞猛的老者,正是‘烈阳老怪’,这魔头年已九十开外,但看上去还不到五十!”

杨志宗激动的重复道:“烈阳老怪?”

“小子,老魔头在江湖确是跺足风云失色的人物呢!”

“唔!”

杨志宗口里唔了一声,心中却在转着念头:“这老怪是甘露帮五个特级仇人的第二名,但不知他的功力,究竟高到什么程度,自己是否斗得过他?……”

尉迟琼满怀关切的向杨志宗道:“宗哥,我看你有点神不守舍的样子,是否辛劳过度,我看你该休息一会儿了!”

“黑面小神丐”故意装成愁眉苦脸的道:“唉!我小化子六亲无靠,孤于一身,也没有个人关心我,但生来是化子命,如果受人关注,岂不折杀阳寿,我看我真该回城隍庙去压石板了,你们俩有话慢谈,再见!”

说着,站起身来!

“小黑,你真的要走了?”

“不走,多碍眼!”

嘴一咧,嘻嘻一笑,踢踏踢踏的走了!

杨志宗和尉迟琼被“黑面小神丐”半真半假的调侃,都感到脸上一阵红,汕汕的不是意思。

小黑丐走了以后,两人又谈了许久,随命小二在院落西厢房替尉迟姑娘开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

一连三天,杨志宗坐拥愁城!

尉迟琼寸步不离的盯住他,使他心中原定的计划,无法付诸行动,但一时之间,却又无法摆脱她的纠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杨志宗未始不被尉迟姑娘的至情感动,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不能接受她的爱。

如果他此刻接受尉迟琼的爱,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而非幸福,因为他的感情,已全部给了红衣女士官巧,而红衣女不在人间,爱是不能分割的,否则就不是真的爱,他不能欺骗自己,但如果他断然拒绝了尉迟琼的爱,将严重的伤害了她的芳心,他不愿这样做,痛苦,一直在伴随着他!

善良的尉迟姑娘,哪里会知道扬郎的心中事呢?她满怀喜悦的陶醉在单方面的初恋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腥风血雨七里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