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0章 奇功迫毒

作者:陈青云

五个壮汉之一,忙走近轿前,低语数声。

只听轿中传出一阵格格媚笑,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我知道了!”

杨志宗听那笑声,就知自己所料不差,当下俊面更寒,微微透出杀气,语冷如冰的向轿门方向叫道:“秦媚娘,冤家路窄,咱们又碰上了!”

轿中传出“招魂蝶秦媚娘”声音道:“不错,我正想找你呢!真是巧极了!”

“秦媚娘,你给我滚出来!”

轿边的五男五女,齐齐脸上变色,“呛呛!”连声,十柄剑已掣在手中,剑芒映日,熠熠生光,看样子,如果杨志宗再要出言不逊的话,他(她)们就要出手。

杨志宗不屑已极的瞥扫了十大弟子一眼,嘴角挂上一抹冷笑。

“招魂蝶秦媚娘”在轿中低喝一声道:“你们退下!”

十大弟子恭喏一声,恨恨的退到轿后。

四个抬轿的轿夫,看来也有一身功夫,这时已跟着退到轿子后面,只剩下一顶遮蔽得严严的暖轿对着杨志宗。

“招魂蝶”软语娇声的道:“杨志宗,你和本会长作对,于你没有好处!”

杨志宗冷哼一声道:“秦媚娘,如果你不出来,别怪我手下无情!”

“你准备怎么样?”

“把你的轿子击碎,看你现不现面?”

“哟!讲得倒满好听的,怕你下不了手!”

“你就试试看!”

说着双掌一扬,就要——

“杨志宗,你不愿意尉迟琼这小妮于丧命吧?”

杨志宗不由心头一震,忖道:“原来尉迟琼姑娘落在这婬毒女人的手中,不知道蛇蝎女人又耍什么花样?”当下急声道:“秦媚娘,尉迟琼姑娘现在哪里?”

“哟!别急,她好端端的与我共坐轿中哩!”

“哼!你准备把她怎么样?”

“你心疼了是不是?”

“如果你敢碰她一根毫毛……”

“怎么样?”

“连你在内,百灵会将不会留一个活口!”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

“不信你等着瞧!”

“哼!”

“秦媚娘,你劫持尉迟姑娘目的何在?”

“小子,你乖乖的随我回去,万事有个商量!”

“我要你现在放人!”“如果我说不呢?”

“连你共十个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你来看!”

轿帘突地启开,只见尉迟琼状似痴呆,目光迟滞,傻傻的坐在“招魂蝶”身旁,而“招魂蝶”却春风满面,一付满无所谓的样子。

杨志宗几乎气得半死,高叫一声道:“琼妹!”

但尉迟琼毫无反应,似乎根本不认识他的样子。

杨志宗急怒交集,厉声道:“秦媚娘,你把她怎么样了?”

“招魂蝶”媚态一敛,阴恻恻的道:“小子,放心,她决死不了,不过,如果你不答应本会长的条件的话,那就很难说了,你看着办吧!”

杨志宗冷峻的脸上,杀气陡炽,咬牙喝道:“秦媚娘,我要你放人!”

“办不到!”

杨志宗已忍无可忍,身形倏地前欺。

“百灵会”十大弟子,齐齐飘身上前,一字式横在轿前,十柄长剑,齐齐上扬,蓄势戒备。

杨志宗已忍不住胸中的怒火,冰寒至极的喝道:“你们找死!”

死字方出,右掌已告快逾闪电的挥出。

这一掌,他用足八成劲道,以他现在的功力而论,已超出了百年修为,这一掌之势,足可撼山拔岳。

十大弟子,长剑一提,正待攻出,但重逾山岳的掌风,已告临身,掌中剑连举都举不起来,不由亡魂皆冒一

惨嗥声中,血箭飞射,已有两男两女四个弟子,尸横就地。

其余六人,被掌风带得踉跄跃出丈外。

“招魂蝶”做梦也估不到对方有这高功力,大意之中,断送了四个弟子的性命,再次向那六人喝道:“与我退开!”

然后转头向杨志宗道:“小子,你敢再上前——步,我先要了她的命!”

说着,一只手已按在尉迟琼的“命门穴”,只要掌心微一吐劲,尉迟琼就得立刻玉陨香消!

这一着,确实够狠,杨志宗投鼠忌器,果然愕住了!

半晌之后,才目眦慾裂的道:“秦媚娘,你枉为一会之长,竟然施出这种下三流的手段,你以为我杨志宗就真的奈何不了你了吗?”

“招魂蝶”媚眼一转,极快的取出一粒葯丸,塞入尉迟琼的口中,然后一闪出轿,笑盈盈的俏立当场。

杨志宗蓦地施展出“移形换影”身法,只见人影一隐一现,快得简直不可思议的把尉迟姑娘从轿中挟出。

这一手看得在场的“百灵会”弟子不寒而栗。

“招魂蝶”粉脸一变之后,又恢复婬荡之容,对于尉迟姑娘被杨志家救出一事,仿佛毫不在意。

杨志宗知道这女人诡计多端,毒逾蛇蝎,见她那一件无所谓的样子,不由心中犯疑,沉声道:“秦媚娘,你刚才在她身上弄了什么鬼?”

“招魂蝶”格格一阵荡笑道:“小子,你倒聪明的很,本会长已经给她眼下一粒‘销魂蚀骨丹’,三天之内,骨肉化为脓血而死。不过特别关照你一声,普天之下,除了本会长之外,无人能解此毒!”

杨志宗脑内轰的一震,几乎当场晕倒,凄厉至极的道:“招魂蝶,你的心好很!”

“招魂蝶”不经意的一笑道:“你很爱她,是吗?”

杨志宗轻轻放下状似木偶的尉迟琼姑娘,眼中不禁滴下两滴英雄泪来!

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被弄得这等形象,怎不令人切齿痛心。

原来那日在长沙城旅店中,杨志宗与尉迟琼姑娘同住一院的两厢,与“招魂蝶”等人仅隔了一道中门。

“招魂蝶”图谋杨志宗不遂,被“黑面小神丐”出声惊走,她对杨志宗是越想越爱,志在必得,及后见尉迟琼姑娘,与杨志宗过从甚密,宛如一对情侣.由妒生恨,侵入尉迟姑娘的房中,以“翠袖招魂”阴功,制住了她,准备带回“百灵会”总坛,然后再用以要挟杨志宗加盟“百灵会”,以遂她的婬慾。

不意竟在此地相逢。

论功力,尉迟姑娘深得乃祖父“南痴愚骏钧叟”的真传,与“招魂蝶”相较只高不低,但她一来缺少江湖阅历,二来不虞对方一见面就施展歹毒阴功所以轻易的就被制住。

且说杨志宗放下尉迟姑娘之后,无限凄惨的道:“琼妹,看我杀这婬毒女人为你报仇!”

然后头一抬,俊目中射出两缕骇人煞光,就要出手——

“招魂蝶”粉脸微变之后,又泰然道:“小子,你别狠,明白告诉你.你挡不了本会长一招‘翠袖招魂’,如果你想要她活的话,你再考虑一下!”

杨志宗闻言不由一愕!

其实杨志宗若以“移形换影”的绝世身法,突袭的话,“招魂蝶”恐怕没有施展阴功的机会,但杨志宗这时心悲尉迟琼姑娘的惨遇,方寸大乱,计不及此。

“招魂蝶”却心里明白,对方在短短时日之中,何来这一身超凡绝俗的功力,她不得而知,但自知绝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这女魔机智超人,她利用了对方的弱点,当下又紧逼一步道:“如何?很简单,只要你答应加入百灵会!”

杨志宗忽地想起红巾蒙面人,殷殷叮嘱自己谋而后动的话,不由踌躇起来。

蓦在此刻——

树顶上突然传来一阵疯狂的笑声道:“小狐媚子,你不怕天报雷殛吗?”

“招魂蝶”闻声之下,不由花容惨变!

杨志宗也感到这声音似曾听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来、不由也怔了一怔,仰头向密叶浓校之上看去。

但奇怪的是,这人说了一句之后,又寂然无声,因枝叶过于茂密,眼看不透,根本无从发现那人藏身之处。

杨志宗此刻的功力,已到了十丈之内,闻声如雷鸣的地步。而竟无法察觉有人隐身头顶之上,同时那发话的声音似远似近,令人无法判定位置,这人的身手,于此可见。

“招魂蝶”已知来者是谁,早已胆寒心颤,对方既未现身,乐得一走了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心念之中,扭转娇躯,正待——

人影晃处,杨志宗面露杀机,横拦身前。

“招魂蝶”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杨志宗语冷如冰的道:“你想走吗?没有那么容易!”

“招魂蝶”深恐刚才发声的人现身,要想走脱,可就不容易了,志在急速离开,当下沉声道:“你准备怎么样?”

“留下解葯,今天放过你,下次遇上再算!”

“哼!放过我,你未免太狂了!”

“你交不交出解葯?”

“不交又将如何?”

“那你们十一个人就别想离开!”

“招魂蝶”再次向那浓荫大树望了一眼,道:“解葯吗?那还不容易,喏!拿去!”

说着,从衣袋中掏出一只小瓶,倒了一粒豆大的丸子出来,抛与杨志宗,杨志宗伸两指夹住。

“招魂蝶”粉面上掠过一丝阴残的笑意,道:“还有事吗?”

“我说过,只要你交出解葯,再放过你一次,走吧!”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再见了!”

说罢,一闪身进了轿中,四个壮汉抬起,如飞而去,另六个弟子,挟起地上的四具尸体,跟踪而去。

杨志宗估不到“招魂蝶”这么好说话,三言两语交出了解葯,但一心挂念着救治尉迟琼姑娘。当下也不再深思,用手指捻着那粒解葯,向尉迟琼姑娘身前走去。

尉迟琼仍是如痴如果的坐在地上,不言不动。

杨志宗走了过去,蹲下身来,无限怜惜的道:“琼妹,你再服下这粒解葯,有一天我会给你出这一口气!”

说着,就把葯丸往尉迟琼嘴内送去。

“娃儿,你不要她的命了?”

杨志宗不由猛一怔神,惊诧的立起身形,一看——

一个须眉惧白,不僧不俗的怪人已站立在身旁不及两丈之处,他这一喜非同小可,忖道:“难怪方才那声音那么熟悉,原来是疯和尚老前辈!”忙向前三步,躬身道:“晚辈杨志宗参见老前辈!”

来者正是武林双奇之一的“北疯半悟和尚”,难怪“招魂蝶”闻声丧胆,急急如丧家之犬般的离去。

“免了,娃儿,你以为那小狐媚子真的会给你解葯?”

这话说得杨志宗心头一震,讶然道:“难道不是?……”

“哈哈!娃儿你太天真了,招魂之蝶名岂是幸致?”

“这个……者前辈……”

“你不信是不是?”

“不是不信,只是老前辈何以得知这解葯是假的?”

“有其师必有其徒,根据她师父‘玉面阎罗婆潘七姑’的为人,老衲断定这解葯是假的,你且闻闻是什么味道,如果辛辣刺鼻之味,就是真的,如果发异香的话,哈哈!娃儿,你已经吃过一次了!”

杨志宗忙把那粒葯丸往鼻前一闻,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人,不由俊脸倏寒,一股杀气直冲顶门,脱口道:“招魂蝶,我不把你剥皮抽筋,誓不为人!”

“娃儿,如何?”

“是香的!”

“哈哈!你曾经吃过一次,该知那是什么?”

“难道会是春风一度丸?”

“一点不错!”

杨志宗看了一眼傻傻坐在地上的尉迟琼,忽然激动地向“北疯半梧和尚”道:“老前辈,尉迟姑娘她……她曾被招魂蝶,灌服了一粒毒绝天下的‘销魂蚀骨丹’,三天之后就要化为脓血而亡!”

“这个我知道!”

“老前辈既然知道尉迟姑娘身蕴奇毒,又知道对方解葯是假的,为什么不及早现身警告,晚辈决不会轻易的放‘招魂蝶’,这婬毒的女人走,可是现在……”

“现在怎样?”

杨志宗沮丧的道:“尉迟姑娘没有救了!”

“北疯半悟和尚”斜着一双眼睛,嚷道:“娃儿。这可是你的事,人是你放走的,假解葯也是你自己讨到手的,这可不关我疯和尚的事!”

杨志宗不由啼笑皆非,但他明白,这位老前辈是疯癫佯狂玩世的,或许另有其他解法也说不定,当下急道:“这事务清老前辈做主!”

“哈哈!娃儿,我疯和尚如何能做得了主,这女娃儿既然敢背她祖父私逃来会‘情郎’,这可是报应不爽!”

杨志宗一听,不由夹脖子通红起来,忖道:“这疯和尚怎的知道琼妹是私逃来寻自己,如果琼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公公‘南痴愚骏钓叟’必将把这笔帐算在我的头上,但这都是小事,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她死啊!”

心急之中,不由急得抓耳挠腮,半晌才道:“老前辈,她只有三天的活命呀!”

“三天又怎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奇功迫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