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1章 古洞演秘辛

作者:陈青云

这丑少年自称是“残肢令主”真是奇极怪极的事。

但以他连闯三关的那份功力看来,与“残肢令主”实不相上下。

“紫衣客李文浩”略一定神之后,冷笑一声道:“小子,你根本就是欺人之谈!”

“何以见得?”

“残肢令主已命丧七里坪,举世皆知!”

杨志宗想起前情;不由仰首苍空,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声如裂帛,似要撕裂长空似的,激动凄厉,又似无数支利箭,齐齐射向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窝。

笑得在场所有高手,面上俱呈死灰之色。

笑毕之后,厉声道:“李文浩,本令就是那已死的‘残肢令主’的继承人,继承他老人家的遗志,逐个指名索还血债,凡昔日参与摧毁‘甘露帮’的凶手,没有人能逃出‘残肢令’下!”

“紫衣客李文洁”又惊悸的退了一步,惨然一笑道:“阁下准备如何办?”

“依照往例,再加一等!”

突然——

一个络腮黑髭的老者,抢步而出,向李文洁道:“帮主请退下!”

接着转面对着杨志宗道:“小子,本帮百多条人命,你得还出公道!”

“嘿嘿,本令曾事先传言,要你们撤去卡哨,你们既然不从,那是自己找死,怨得谁来!”

“哈哈,小子,你太狂妄了!”

“阁下什么身份?”

“紫云帮护法!”

“阁下还是退回去的好!”

黑摄老者哈哈一笑之后,目合怨毒之光,沉声道:“小子,本护法职责所在,要为死难帮友讨这笔债!”

“你付不回去了!”

“好小子!”

随着这一声暴喝,双掌齐扬,猛烈劈向杨志宗。

势如狂涛怒飚,隐有风雷之声,锐不可当。

杨志宗存心一展雄威。冷冷的喝了一声:“找死!”不闪不避,单掌缓缓推出,一股红白相间的劲气,如一阵轻雾般,悠然飘出!

“两极真元!”

人群之中,有人骇极而叫!

这一声“两极真元”,叫得所有在场的高手。胆裂魂飞!叫声未止,惨嗥之声跟着响起——

有人骇极而脱口叫出一声“两极真元”!

叫声未歇,惨嗥之声跟着响起!

紫云帮护法,被震得七窍咳血,横尸当场。

这种功力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有场中高手,登时为之一室,一个个惊魂出窍,有如临末日之感。

杀机弥漫了整个紫云帮所在之地。

想不到这后继而起的“残肢令主”竟然首先拿紫云帮开刀,而且心狠手辣,较之已死的“残肢令主”武功更胜一筹。

紫云帮,真的已临末日了!

所有在场的高手,没有人敢自信能接得下这恐怖人物的一招。

“紫衣客李文浩”身为帮主,岂能任由帮中徒众横遭惨死,使数十年基业毁于一旦,而且这祸根是他二十年前种下的。

当下,前移数步,目眦慾裂的道:“残肢令主,冤有头,债有主,你何必狂杀无辜?”

杨志宗声音中充满了无限怨毒道:“李文浩,二十年前,甘露帮自帮主以下,几乎伤亡殆尽,难道他们是有罪的,他们又有何辜?”

“紫衣客李文浩”一时为之语塞,一顿之后,厉声道:“今天你想赶尽杀绝?”

“本令还不致于这样做,除非是……”

“除非怎样?”

“除非是即日解散紫云帮,退出子午谷,否则令下无情!”

这“懈散紫云帮”五个字,如一柄巨锤,重重的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上,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泥菩萨也会被激出火来,何况是人,而且都是江湖上成名露脸的人物。

首先众高手之中,同时扑出三条人影!

这三条人影,正是紫云帮内三堂之主,紧跟着九个香主也告纵身扑出,一字式排列在三堂主身后。

杨志宗冷笑一声,目中奇光顿射,有如电芒锋刃,向当面的十二个高手,扫了一眼,十二个高手,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紫衣客李文浩”激动的道:“各位请退下,这事由本帮主一身承担!”

首席堂主“镇五岳雷青”激愤的道:“帮主请退到一边,我等将与‘紫云帮’共存亡!”

其余堂主香主,同声吆喝了一声,个个义形于色。

杨志宗并非嗜杀之徒,只是为了师门血仇,不得不连闯三关,已杀了近百帮众,火气已没有未入谷时的旺盛,心想只要诛去仇魁,挑毁总坛就罢手.当下目视“紫衣客李文浩”道:“李文浩,本令不愿意多造杀孽,只要你答应解散‘紫云帮’,本令网开一面,不再伤及旁人,你看着办吧!”

“紫云帮”建帮迄今已数十余年,帮中现有的各堂主、香主,和大多数的徒众,对该帮都曾有过汗马功劳,岂能因为“残肢令主”一句话,而解散全帮,即使李文浩肯,其他的帮众未必肯。何况这种条件,比之毁帮灭会,犹觉可耻,“紫衣客李文浩”身为帮主,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这种等于出卖帮派的条件!

当下无限怨毒的道:“狂徒,告诉你,办不到!”

杨志宗紧逼着道:“李文浩,如此就休怪本令出手无情了!”

“紫衣容李文浩”,尚未答话,一旁的十二个高手,已经忍无可忍,虽然他们明知不是“残肢令主”的对手,但谁也不甘心俯首任人宰割,何况这是“紫云帮”存亡之争!

暴喝声中,十二个高手,同时从不同方向,向杨志亲劈山一掌,十二个高手联合出掌,其势非同小可!

直如巨瀑天降,钱塘潮涌!

杨志宗冷哼一声,身形一闪,捷逾鬼魅的飘出十二道掌风之外,随手拍出一掌。

十二个高手掌势攻出,蓦失对方踪影,立知不妙,心念未转,一股如山劲道,已告涌卷而来,不由寒气顿冒。

忙不迭的朝四外一闪,但仍有两人闪身稍慢——

惨叫声中,地上多了两具尸体。

就在这瞬息之间,帮主“紫衣客李文浩”,已悄没声息的挟以毕生功劲,向杨志宗电闪劈去,势如裂岸惊涛,骇人至极。

“紫衣客李文浩”身为一帮之主,功力自非泛泛,这挟毕生动劲的一掌,岂能小觑,大有泣鬼神之概。

杨志宗见来势过猛,不愿硬接,一飘身避过。

这一来“紫衣客李文浩”胆气顿豪,暴喝一声,正待——

被杨志宗一掌迫退,还伤了两人的十二个帮中高手,一退之后,厉吼声中,又告猛扑而上,掌剑齐施——

杨志宗杀机又告泛起,双掌交互一圈一放,挥出两团红白相间的劲气,迎向十个高手掌剑交织的网幕。

“波!波!”连响,紧接着剑折声,闷哼声,惨嗥声,夹以数股血箭,地上又多了四具尸体,十二个帮中一等一的高手,两个回合之内,一半丧命当场,面对方显然未出全力,否则,恐怕连一个也不会剩下了!

场外的帮众,自知上去也是白费,一个个噤若寒蝉。

十二个出场的高手当中,剩下的六个,显然已有些气馁了,空自瞪着血红的双眼,但却不敢抢先出手。

“紫衣客李文浩”仰天一声悲啸。戟指杨志宗道:“小子,本帮与你势不两立!”

杨志宗不屑已极的冷嗤道:“李文浩,凭你还不配说这样的话!”

话声中,探手怀间,缓缓掣出一柄精光闪亮的怪兵刃。

“紫衣客李文浩”乍见此物,面色顿呈苍白。

“残肢令!”

帮众之中,有半数以上的人,惊呼出声,这古怪的兵刃每出现一次,至少有一个闻名武林的高手丧生,而且从未听说过,有人能侥幸躲脱残肢洞胸的厄运。

这怪兵刃的出现,预示着——血腥和死亡。

刃身所散发的精芒,使人不寒而栗,所有场中的高手,虽然明知他们的帮主将要遭遇什么,但他们此刻已被恐怖所控制,连脚都不能移动。

“残肢令”出现江湖仅几个月,震动了整个武林,所有武林中人,为之惊惶战栗,“七里坪”之会,“残肢令主”丧命在“烈阳老怪”之手的消息,同样轰动武林,想不到为时未几,另一个“残肢令主”又出现江湖,实在令人震惊莫名。

“紫云帮”帮主“紫衣客李文浩”,怔怔的注视看“残肢令”半晌,“呛”的一声,掣出“紫云剑”——

一溜紫芒,迎着日光,耀人眼目!

“紫云剑”上古奇兵,削铁如泥,乃是“紫云帮”镇帮之宝,用以对敌,尚是“紫云帮”开帮以来的第一次!

所有在场的帮众,一见“紫云剑”出鞘,恍若巨雷轰顶,一个个从迷茫中醒来,他们意识到“紫云帮”即将要遭逢的命运,悲愤——使他们顿生敌忾之心!

他们面上的惊惧之色消逝了,代之的是莫名的悲愤和怨毒。

“上!”

帮众之中,突然爆发出了怒吼,紧接着,杀声突起,纷纷亮掌举剑,向杨志宗峰拥扑来!

“紫衣客李文浩”悲啸一声,也随着进身出手!

杨志宗见状,突发一声人云厉啸,手中“残肢令”应声展动。

于是——

惨绝人寰的画面,层层叠出——

肢体乱飞,血雨狂喷,凄厉的降声,从那阵阵的喊杀声中,不断的传出。

人——疯狂的呐喊冲杀!

尸体——纵横狼藉!

血——一溜溜,一摊摊,腥气刺鼻。

杀气冲霄,恍若末日来临,鬼怨神愁,日月无光。

如果这情形,再持续半个时辰的话,“紫云帮”所有在场的高手,将一个也不会剩下,全得做“残肢令”下的牺牲者。

这真是武林仅见的大杀劫!

杨志宗这时已被杀气埋没了理智,只一味的狂杀!

“残肢断魂”绝招,反复的施展,无数的高手帮徒,接连着倒下,不是断臂,便是失腿,分毫不爽。

“紫衣客李文浩”,目眦慾裂,眼角已渗出血水,空自持着一柄神物利器——紫云剑,因围攻的人太多,而敌人只有一个,处处受制,根本无法尽力施展,眼看着帮徒惨死之状,胸膛几乎爆炸开来,但他现在已无法止住帮众,只有让这血劫,不断的演下去!

他在心里叫道:“完了,紫云帮完了,灰飞烟灭!”

蓦在此刻——

一缕尖锐但却深沉凝重的声音,透过这一片浓厚的交响声浪,传人杨志宗的耳鼓:“孩子,你太过份了!”

一连三遍——

每一个字,有若一柄万斤巨锤,敲击在杨志宗心上,使他从无边的杀机之中,清醒过来,不由悚然而震。

他听得出这发话的人是谁——

正是他最崇敬最孺慕的红巾蒙面人。

红巾蒙面人的话音,似含有极大的威力,使他毫无犹豫的余地,“是的,我太过份了!”他在心里说着。

于是——

杨志宗采取了积极的步骤——

他以单掌,贯注了十成“两极真元”劲气,向左右猛挥。

一道红白相间的气流,挟着撼山拔岳的潜劲,涌向两侧。

有如风送残云,把两侧死剩下来不及原来之半的围攻高手,硬生生的迫挤到两丈之外,他以极快的身法,有如电闪般飘到“紫衣客李文浩”身前,伸手可及之地!

这一突然的到来,同时也快得骇人!

“紫衣客李文浩”现在是步步为营,杨志宗出掌迫退围攻帮徒的电光石火之间,他已凝神一志而待。

人影才晃,紫芒紧跟着闪起,挟以毕生功力,凌厉无比的连连挥劈削刺,一口气攻出一十八剑之多,剑光布成了一幢紫幕,连半丝间隙都没有!

杨志宗施展开“移形换影”身法,有如鬼魅般避过这一阵疯狂而且骇人的快攻,就在“紫衣客李文浩”一十八剑刚完,准备换势的一丝丝间隙中——

杨志宗的“残肢断魂”绝招,已快得不可思议的出手攻向对方,但他只攻出两式,陡然刹住——一

惨嗥声中,红光候现,接着两样物件,夹着一溜紫芒,飞上半空,被迫退的众高手,身形还未站稳,不由又是一阵惊骇的呼叫!

那飞射的东西,正是帮主“紫衣容李文浩”的两只手臂,那一溜紫芒,却是“紫云帮”镇帮之宝“紫云剑”。

这些动作写来很长,其实只是眨眼间之事。

杨志宗施展“残肢断魂”的前两式,削去“紫衣窖李文浩”的双臂之后,倏然收势,低声却凄厉的道:“李文浩,削你两臂是报甘露帮的血仇,现在我要同处治‘万寿帮主’一样,再断去你的两腿,现在告诉你,我就是孽龙潭畔被你们二帮一会联施毒手的那小孩,这样你总可瞑目了吧!”

“紫衣客李文浩”两臂被削,已呈摇摇慾倒之势,闻言之后突然嘶声道:“你……你……你就是那冷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古洞演秘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