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2章 初现太阴掌

作者:陈青云

场中众人,全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得怔住了!

三角小旗,白底金边,正中绣着一只粉红色的海鸥,斜斜插在地上,兀自颤巍巍的不停抖动。

十余条人影,纷泻落地,在那面三角小旗之后,排成一列。

来人身形停定后,可以看出共有十二人之多,一色的黑色劲装,黑巾蒙面,黑巾正中,绣着一只白色海鸥,海鸥的身上,各有一个数字,由壹到拾贰。

“阎王使者”脱口说了一句:“海鸥使者!”

“黑凤凰赵丽珍”,面呈死灰之色,娇躯在微微颤抖。

杨志宗正为“黑凤凰“叛门背师,加人“阴魔教”的事,感到无限困惑,想不到十二位海鸥使者,会突然现身,令旗出现,等于表示“海鸥令主红巾蒙面人“已到场。

红巾蒙面人出现中原武林,仅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高到什么程度,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和真正面目,手下的十二位海鸥使者,也都各具罕绝的身手。

江湖中提到“海鸥令主红巾蒙面人”,是敬畏各半。

“血魂剑邝宇”这时在闭目调息,对身外之事,不闻不问。

由于“海鸥使者”的现身,场中空气冷寂之中透着神秘和紧张。

“黑凤凰赵丽珍”虽然是“红巾蒙面人”之徒,但她对于乃师,仍是莫测高深,她一样的不知道她师父的底细。

“海鸥使者”之中,为首的壹号,打破了沉寂的空气,向“黑凤凰”道:“师妹,你真的加人了‘阴魔教’?”

“黑凤凰”粉面又是一变,答不上话来!

她不敢承认,但也无法否认。

一旁的“阎王使者”瞟了“壹号使者”一眼,向“黑凤凰”道:“珍妹,告诉他!”

“黑凤凰赵丽珍”仍然默不做声。

“壹号使者”再次开口道:“师妹,我等奉师父之命,要带你回去!”

“黑凤凰”闻言,芳心一震,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阎王使者”皮笑肉不笑的道:“各位今天要带人?”

“壹号使者”道:“不错!“

“各位还是退走的为妙,要带人恐怕办不到!“

“阁下对这事没有置喙的余地!“

“嘿嘿!赵丽珍现在的身份是‘阴魔教’教徒,本人以少教主的立场,敬告各位,带人办不到!“

十二个海鸥使者同时怒哼了一声,“壹号使者”又道:“阁下最好免开尊口,这是本门私事!“

“各位不惜与本教为敌?”

“哼!为敌又将如何?”

“无异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之祸!”

“哈哈哈哈!阁下大言不惭!“

“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贰号使者”这时似已忍无可忍,侧转头向“黑凤凰’道:“师妹,你是否知道你这种行为的后果?”

“黑凤凰赵丽珍”闻言,娇躯又是一震。

她这时的心情矛盾至极,一念之差,使她陷入不能自拔之境,

她现在不但是阴庭教徒,而且也是“阴魔教”少教主的情人,她已非清白女儿之身,即使她师父不追究她叛门背师的行为,她一样也不能重返师门。

她觉得愧对师门,但她无以自拔!

同时她到目前,芳心之内还保持着杨志亲的影子,她忘不了他,她的转变也可以说肇因于她对杨志宗的痴情,但现在她已无法再去爱他!

于是——

爱变成了恨,她把杨志宗恨之入骨,但,恨之中,又渗了一种爱,这种爱实际上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观念,与恨同时存在。

“壹号使者”沉声道:“师妹,希望你能回头是岸,我们十二个身为兄长的,当在师父面前为你求情,姑念你是无心之错!”

“黑凤凰”惶惑的扫了十二位海鸥使者一眼,目光移到杨志宗身上,转变成了恨,最后眼光触及“阎王使者”,她觉得她目前只有一条路可走!

于是她简短的吐出了一个字:“不!”

“师妹执迷不悟,难道要我等出手?”

“黑凤凰”惨然一笑之后,粉面忽寒道:“随便!“

“壹号使者”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厉声道:“赵丽珍,你既然诚心叛师,师兄妹的情份已了……”

“阎王使者”接口道:“你早该这样说了!”

十二个海鸥使者,眼中棱芒立现,显然已是怒极。

“壹号使者”为十二个使者之首,当下怒哼一声道:“请柒至拾贰号带人!”

柒号至拾贰号使者,齐应一声,六条人影,射向“黑凤凰赵丽珍”。

“黑凤凰”虽然明知不是师兄们的敌手,但事已至此,当然不肯束手就擒,一咬牙,“呛!”的一声,拔出长剑——

就在这六条人影射向“黑凤凰”的电光石火之间,“阎王使者”冷哼一声道:“与我退下!”

人随声进,快逾电闪的欺到”黑凤凰”身侧,随欺身之势,向六个使者,劈出一掌,割肤刺骨的阴风,飚然飘出。

六个使者,估不到“阎王使者”会突然出手,对方的掌风,刚一触体,只觉其寒透骨,其中的“柒号使者”急声道:“这是太阴掌,速退!“

六条人影,陡然一刹身形,纷朝两侧纵开。

杨志宗见“阎王使者”一招迫退六个顶尖高手,心中不由一动,忖道:“这太阴掌必是一种极为霸道的阴柔掌力,竟致使‘海鸥使者’不敢轻摄其锋!”

同时又想起“烈阳老怪”的“烈阳掌”,看来这两种一阴一阳的掌力,必然互相克制——

“阎王使者”一掌迫退了六人之后,得意万状的道:“海鸥使者也不过如此而已,依我看,还是及早抽身为上!”

六个使者,一退之后,身形又复欺上,闷哼声中,各攻出一掌。

六道掌风,汇成一股巨流,以撼山拔岳之势,匝地卷向“阎王使者”。

“阎王使者”用手一扯“黑风凰”的衣袖道:“珍妹退开!”

“黑凤凰”秀眉一皱,向右横移八尺。

“阎王使者”双掌一圈一放,一团阴寒掌风,悠然迎向对方。

六个“海鸥使者”联手合击的如山劲气,碰上这看来似乎毫不着力的掌风,竟然如泥牛人海,消逝得无影无踪。

看得另六个使者和杨志宗全都为之一怔。

“阎王使者”得理不让,阴笑一声道:“再一掌试试!”

双掌攸收又放!

碎骨裂肤的阴风,竟然带微微的丝丝之声,飒然涌出。

六个“海鸥使者”俱具绝妙身手,应变神速,对方出声发掌,六道狂飙,挟雷霆万钧之势,也告暴涌而出。

“波!”一阵不大的连珠响声中,“阎王使者”身形一阵摇晃,而六个“海鸥使者”却被对方的碎骨寒飙刮的各打了一个冷颤。

“壹号使者”向身旁的五个使者道:“你们上!”

五个使者轻应一声,加人了正在交手的六使者行列中。

而“壹号使者”却电闪扑向“黑凤凰”。

十一个使者联手,情势又自不同。

十一道如狂澜般的劲气,隐挟雷鸣之声,齐涌向“阎王使者”。

“阎王使者”的“太阴功”还未到十成火候,无论如何也消卸不了这十一道劲气汇集而成的汹汹巨流。

就在劲风即将袭体的电光石火之间,身形如一道轻烟,攸然毕直上升三丈有余,妙曼已极的一旋一折,脱出劲风圈外,反手挥出一掌。

闷哼声中,十一个使者之中的两个猝然倒地不起。

另一边“壹号使者”前扑的身形,被“黑凤凰”的慑人剑气阻得一室,而“血魂剑邝宇”也刚好调息醒转,从旁劈出一掌!

“壹号使者”被震得退了三步!

“阎王使者”‘血魂剑邝宇”“黑凤凰”立时背对背面立,形成了一个向外的鼎足之势。

十二个海鸥使者之中,已有两个被“太阴掌”所伤,这对正就地运功迫除体内的阴寒之气。

其余十个使者,略一踌躇之后,由功力最强的四个,对付“阎王使者”,其余三人一组,分别斗“黑凤凰”和“血魂剑邝宇”’

杨志宗这时,心念一连数转——

如果说,以他和红巾蒙面人的关系而论,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插上一手!

但十二个海鸥使者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而且这是别人为清理门户而战,如果插手,多少有些不便!

同时,“海鸥令”既已出现,则令主红巾蒙面人显然已临当场。只是不知道何以迟迟不见现身,如果今天这叛徒“黑凤凰赵丽珍”,不能带回去处以家法,那红巾蒙面人的这一块金字招牌,可算砸了。

思念之中,那边已经动上了手!

攻向“阎王使者”这面的四个使者,虽都具有上乘身手,但对那称绝武林的“大阴掌”,却大有无从抵抗之势!

另外攻向“黑凤凰”和“血魂剑邝宇”的两组,因对方背靠背的三角鼎立。只要应付正面,没有后顾之忧,门户一紧,根本攻不进去。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双方就这样干耗着!

但显然的,如果“阎王使者”放开手干的话,以他“太阴掌”的威力而论,吃亏的必然是“海鸥使者”!

杨志宗心里忽然飘起一个念头道:“我何不以‘残肢令主’的姿态出现,对方既然是专为了对付‘残肢令主’而来,我出手岂不是名正言顺吗?同时也可以追究一下‘阴魔教’如此倾力对付自己的原因何在?”

心念动处,身形电射而起,向外射去。

“阎王使者”突然高声叫道:“相好的,你别溜呀!咱们之间的帐还没有结!”

杨志宗身形不停,口里应道:“机会有的是,你等吧!”

最后一个字传来,人已飞射无踪。

且说杨志宗飞离现场,到了百丈外的一个隐密之处,施出幼时学自“黑面小神丐”之师的易容术,眨眼之间,变成了一个黧黑的丑少年。

杨志宗易容方毕,正待转身驰去——

忽听身后有微风拂草的声音传来,这种微声,若非是杨志宗的功力已到了十文之内蚊声如雷的境地,换了旁人,决听不出来。

当下机警的前掠三丈,扭转身形,一看——

面前赫然立着“海鸥令主”红巾蒙面人。

杨志宗尚未开口,红巾蒙面人已沉声道:“孩子,你想插手劣徒之事?”

杨志宗一点头道:“是的,不过晚辈对‘阴魔教’中人还另外有事!”

“什么事?”

“究明该教倾力对付我的目的何在!”

“阴魔教倾力对付你?”

“是的,以晚辈所知,最初晚辈以先师甘露帮主‘古道热肠杨震寰的面目,出现江湖,该教中人曾断言‘残肢令主’不是‘甘露帮主’本人,先师之死,江湖中除了凶手之外,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而该教既敢如此断言,显见事情的不简单!

“还有前后派出数批高手,追击‘残肢令主’,目前‘阎王使者’等人,就是数批高手之中的一批!”

红巾蒙面人将头微点道:“阴魔教近日来更形嚣张,大有独霸中原武林之势,教主是谁,迄今仍是一个谜,但想象中必是一个了不起的魔头!”

杨志宗突然一转话题道:“赵姑娘何以要投入阴魔教?”

红巾蒙面人,似乎十分激动,半晌才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甚清楚,可能是受了阴魔教少教主‘阎王使者’的诱惑,另一方面也许是为情所激而变!”

“为情所激?”

“是的,孩子,就是为了你!”

杨志宗心中不由一震道:“是为了晚辈?”

“不错!

“但晚辈毫不知情?”

“她自上次伤于‘白面僵尸怪芮木通’之手,而被你为她推穴过宫之后,就已暗暗的爱上了你,曾请我做主,我当时答应替她做主!”

杨志宗不由默然,他无法表示什么意见。

红巾蒙面人一顿之后又道:“但我自知你的身份之后,却反对她与你结合,一方面她的父亲曾丧命在你师父之手,你们之间有仇恨存在,如果将来被她知道真相,恐怕是祸不是福,另一方面,这孩子心机太深,睚眦必报,而且极端任性!”

杨志宗对于红巾蒙面人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关切,更是感激不已,当下不由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道:“即使没有以上的原因,晚辈也不会爱她!”

“为什么?”

“晚辈最先认识的女孩子叫‘红衣女上官巧’,在随晚辈赴南海的途中,遭风暴覆舟而死,晚辈誓言此生不再与任何女子发生情感!”

红巾蒙面人“嗯!”了一声之后,语音似乎微带激颤的道:“但,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杨志宗眼圈一红道:“晚辈身世之谜,到目前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

红巾蒙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初现太阴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