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4章 乌木真诀

作者:陈青云

“青阳道人”论内力,当然不及选遇奇缘的杨志家深厚,若论剑术招式,他却有不平凡的造诣,决不是虚有其表的人物。

当下剑势攻出,速失对方人影,立感不妙,当下极快的就攻出之势,身形滴溜溜一转,剑幕护住周身,连人带剑转变了一个方位。

杨志宗的五指堪堪就要触及对方的身形,被他这迅快奇诡,的一变式,身形从指下险极的滑离三尺,如虹剑气,已告反削而来!

杨志宗如果跟踪出指的话,“青阳道人”固不能幸免,而杨志宗也得伤在剑下。

但他的身手毕竟不同凡响,疾将抓出的五指,往回一编,“移形换影”又如幽灵般的欺到“青阳道人’身后,伸手就抓。

“青阳道人”被迫得把一柄剑挥舞成一座光膜,罩住自己周身,

杨志宗身法虽然奇妙,一时也奈何他不得!

数十个照面之后,“青阳道人”的剑势益见凌厉,沉稳狠辣,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剑气直冲霄汉,剑风劲疾税啸,令人目夺神迷。

但杨志宗的身形,直若鬼就,隐现无常,忽东忽西,乘虚蹈隙,看准机会就攻一招,“青阳道人”剑术虽然高超,却是守多于攻,如果他封闭稍为不严的话,立刻就会被对方所乘。

旁观的所有高手,心内比雪还亮,“残肢令主”毋须还手,单只凭那令人无法捉摸的玄奇身法,就足以施垮“青阳道人”。

突然——

人影一晃,又有一个道土仗剑而出。

杨志宗身形电闪飘退一丈,不屑的道:“你们准备倚多为胜?”

“青阳道人”也同时收招不攻,和那仅剑而出的道主,对角峙立,三人成了鼎立之势。

杨志宗接着又满面凝霜的问道:“名门大派,原来也是讲究群打合殴,嘿嘿!我看你们干脆全上吧!”

这句话确实够厉害,简直视五大门派的高手如无物,而且语含讥讽,使得所有的人为之脸上一红。

“青阳道人”红着脸道:“为了武林劫运,玄芙苍生,群打合殴又有什么不可?”

杨志宗怒极反笑道:“道长言之有理,上吧!”两柄长剑,如毒龙出海,闪电般从两个不同方位刺向杨志宗。

杨志宗心里暗道:“若不给你们点厉害尝尝,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哩!”

心念之中,左右开弓,双掌贯足十成“乾元真罡”分别劈向两个道人。

“波!波!”两声,两个武当高手的长刨,被爱气震得倒劈回去,几乎脱手飞出,人也跟着跟随后退,跌跌撞撞的退了一丈有余,

看得一旁的其他高手,心中寒气直冒。

就在“青阳道人”等两个武当高手被震退之后,少林“百智样师”向前连跨五个大步,欺近杨志宗身前不及两丈之地,道:“施主功力果然不凡,老袖清教几招!”

杨志宗毫不为意的道:“在下也渴望一睹少林绝技,大师请吧!”

“百智禅师”面色一整,微退半步,双掌猛然推出,一道撼山拔岳的劲气,匝地卷出,带起四周气流疾旋有声!

杨志宗单掌一扬,“乾元真罡”应掌而发。

“波!”的一声巨响,双方各退了一步。

“百智弹师”双掌齐推,面对方以单掌相接,竟然秋色平分,心头不由一凛,当下身形向后一挫,双掌缓缓上提,面色十分沉凝。

杨志宗知道对方必然有什么厉害的掌功施出,当下也凝神一志,暗暗把“两极真元”提聚十成,贯于双掌,表面上仍是一付悠闲冷漠之态。

“百智禅师”待到双掌乎胸之时,面上突现异彩,脸色红润如婴儿,双目中也射出一缕使人不敢逼视的湛然神光。

“般若神功!”

杨志宗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心头也随之一紧,他所习练的“两极美元”,是否能与佛门至高的“般若神功”相匹敌,他毫无把握。

其余九个高手,眼睛瞪得铜铃般大,一不稍瞬的沉视着场中的一对。

如果“百智样师”的“佛门般若神功”仍然不能和“残肢令主”相匹敌的话,那他们今天除了乖乖的退定之外,别无他途。

“百智弹师”攀然吐气开声,双掌平推而出。

佛门神功,果然不同凡响,掌劲方吐,三丈之内已觉气势逼人,一道强猛绝伦的劲气,挟风雷之声,有若巨浪狂涛,以雷霆万钧之势,涌卷向杨志宗。

杨志宗心中微凛,双掌也告缓缓推出。

一道红自相间的气流,不带丝毫火暴之气,冉冉飘出。

众高手的心,提到了喉边,紧张得几乎窒息。

“两极真元”通刚则柔,遇柔则刚,表面上看来,似乎是柔弱无力,其实潜劲如山,威力之强,骇人听闻。

一刚一柔两股气流突然相接!

奇突的事情发生了……

“百智禅师”所发惊天动地的一掌,触上那股红白相间的气流,发出一阵轻微的“波!波!”,顿如泥牛入海,被无声无息的消卸得干干净净。

各门派的高手,不由齐齐面上失色,惊咦出声!

“百智禅师”面现灰色,半晌之后,忽然跌坐地上。

惊呼声中,各门派的高手,齐涌向“百智弹师”的身前。

“大师你受伤了?”

“大师,事到如今,我们只好出手了!”

喧嚷声中,九个五大门派的高手,齐把目光集中向“残肢令主”杨志宗,九个身影,也跟着缓缓向杨志宗身前移去。

如果九个高手联合出手的话,杨志宗当然不会再手下留情!

眼看一场狠拼恶斗在所难免!

空气呈紧张之色!

杨志宗眉目之间,骤现煞光,一张俊面冷漠得像一块冰,他准备不计一切后果,给这些自命名门大派的人物,一个严重的教训。

危机千钧一发——

“各位清退下,不可造次!”

众高手闻声不由一征,身形也随着停下,只见“百智禅师”已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双手连摇,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原来杨志完以十成功劲,万分沉凝的发出“两极真元”,不仅消卸了对方的无铸神功,余劲不衰,直袭向“百智惮师”。

“百智禅师”见自己未出的“佛门般若神动”,碰上对方的红自气流,有如触在棉花之上,毫无着力之处,不由心中大骇,一口真气顿告松弛,而对方的暗劲不衰,直卷而来,登时如中雷顿,忍不住跃坐下去。

现在他发现各门派的高手,已不顾厉害的涌向“残肢令主”.难免要造成流血惨剧,他知道众高手决非“残肢令主”之敌,自己为此行之首,而且一行人只是奉命查察“残肢令主”滥肆杀戮的真相,并没有奉命要和他拼搏,所以忍痛起身,发话阻止。

众高手因见少林“百智禅师”受伤,激于义愤,所以不顾利害的出手,现在被“百智禅师”这一出声阻止,登时醒悟过来,合九人之力,上去也是白废,他们心里有数,说什么也不是“残肢令主”的敌手,弄不好死伤立见!

当下顺水推舟,汕汕的退了下来。

“百智禅师”不愧佛门高弟,气度雍然,上前一步道:“施主功力超凡,老油等自叹不如,不过最后再进一言,深望施主不要率性而行,上千天和,老油等即日回所属门派向掌门人复命!”

百智老和尚坦白承认不敌,不愧名门风度,杨志宗深为所感,和声答道:“大师的话,在下理会得,不过在下也坦诚相告,这报仇雪恨的事,希望贵门派能明辨是非,着重事实,不要横加干预!”

“百智禅师”又默然注视了杨志宗一眼,一行人纷纷移步离去。

杨志宗眼看着五大门派的高手们在视线中消失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身形一展,正待——

摹在此刻——

左面山腹之中,遥遥传来两声凄厉的惨爆!

杨志宗将起的身形,不由被这两声惨噪声唤住了,侧耳细听之下,一切寂然,不田惊奇的忖道:“怪事,荒山野岭之中,何来的惨噪声?”

这时,夕阳已没,瞑气四起,人目一片晦暗,官道两侧的山峦,像一尊尊蹲踞的巨灵之神,只显出一座座黑黝黝的轮廓。

料峭的山风,拂面生寒。

杨志宗呆立了片刻,希望能有所发现,但除了刚才的两声像曝之外,半丝声息俱无,他相信自己的耳朵决不会听错。

也许这荒山之内,正在发生着某种惨剧。

于是——

一些任侠兼好奇心理,使杨志宗不再犹豫,决定要一窥究竟,身形一展,如夜行编幅般朝左侧山岭射去。

登上岭顶,凭着他神光充溢的眼睛,四下、阵扫掠,只见山岭绵豆,一峰接着一峰,松涛盈耳,听来有如鬼语淋淋,使,人油然而生凄凉阴森之感。

杨志宗绕着山岭,在林顶之上,飞掠疾驰,直到星月满天,搜遍了附近五里范围,却没有发现任何征兆。

他不由气馁下来,停身在一株虬松之上!

淡淡的月光,照着寂寞的空山,时而传来一两声夜粟的悲啼和阴森凄厉的狼曝。

下山去吧!他有些不甘心。

不走吧!这种盲目的搜寻,等于是捕风捉影。

正在犹豫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瞥见距自己约主十丈的一处洼地草丛之中,有两团黑影,在微微蠕动。

杨志宗心中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如鹰般飞扑过去。

身形方一触及地面,草丛之中突然响起一阵沙抄之声,瞬即寂然。

杨志宗运足自力向草丛中看去,只见丰草的隙缝中,射出四点惨绿的寒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忖道:“难道是什么毒虫恶兽盘伏在此!”

思念本已,惨绿的小星一闪,一条黑影,已向他疾扑而来。

杨志宗猜不透这黑影是人是兽,当下身形一闪,全力劈出一掌。

这一掌少说也有数千斤的力道。

一声刺耳的惨噪声中,那黑影被震得倒飞回草丛之中。

杨志宗神自如电,已看出这被震飞的黑影是一只恶兽,从那惨曝之声判断,可能是狼豹之类。

紧接着又是一条黑影,飞射而来c

杨志宗如法炮制,又是一掌拍出。

正当杨志宗扬手发掌的电光石火之间,那扑来的黑影竟然电疾的落向旁侧,堪堪避过一道如山的掌劲,“呼!”的一声,又告纵身扑到。

杨志宗暗骂一声:“好狡猾的畜生!”

手形一坍,那黑影恰距头顶不及一尺扑空,杨志宗反手以托塔之势向上一挥,又是一声惨曝,那黑影被震起三丈之高“砰”的一声,又落回地面,寂然不动。

杨志宗一看,竟然是一只利齿森森枯牛般大小的大青狼,已被掌风击得肚破肠流。

杨志宗又纵向那方才第一条摄影震落的草丛中,忽感一阵刺鼻的血腥味,使人慾呕,定睛看处,不由头皮发炸,毛发竖立。

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血迹琳漓,头碎脑破,腹膛大开,肝肠内腑,狼藉一地,另外草丛之内,赫然又是凡具白骨骷髅,毛发犹存,显见死的时间并不太久。

荒山!

静夜!

新尸!

白骨!

这情景够阴森,够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难道这两只青娘竟凶残到聚尸而食?

以这两具血肉模糊,狼藉污糟的尸体看来,显然刚死不久,莫非刚才那两声惨曝,就是出自这两具尸身之四?

但这些白骨,又何以会跑到这荒山来尝狼吻,这事确实令人费解?

蓦然——

杨志宗一眼瞥见两丈之外的一株小树上,有一幅黑黝黝的东西,随风飘动。

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伸手取下一看,这一骇更是非同小可。

那黑黝黝的东西,竟然是一条黑巾,黑巾正中一只白色海鸥,海鸥的身上一个“伍”字;丈外的草丛中,赫然又是一条同样的探巾,上面绣的是一个“肆’字。

杨志宗的手心,竟然冒出汗来!

这两条黑巾,不正是“海鸥使者”的标志吗?

不知这“肆”“伍”两号使者,何以会暴尸荒山?

从死者的服饰和这面巾,他断定死者是“海鸥使者”无疑。

红巾蒙面人属下的十二个“海鸥使者”,每一个都具有不同凡响的超绝身手,当然绝对不会连两只狠都收拾不了,显而易见,第“肆”“伍”两号使者是被人惨杀之后,拖尸至此,两只狼乃是闻血腥之味而来!

那这杀害“海鸥使者”的凶手,必定也有一身骇人的功力!

当前的问题是——

“肆”“伍”两号使者为什么会来到这荒山野岭?是奉了他们师父“红巾蒙面人”的命谕来此办事,或者是有其他原故?

凶手是谁?

以两死者惨状来判断,这下手的人,不是心怀极深的怨毒,就是穷凶恶极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乌木真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