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6章 雄心之痛

作者:陈青云

杨志宗甫离华山后峰,进入镇甸,只听一些武林人纷纷传言,一个综纱蒙面的神秘女子,接掌“百灵会”,而辅住她的却是南海派“白沙官”的第一把好手“索魄桓娥秦芳兰”。

这消息使杨志宗吃惊不小,心中疑云顿起。

他清楚的记得那维纱蒙面女子,被“索魄桓娥”称为公主,那证明了她是“白沙官”中的人物,她何以会掌“百灵会”,而使会众信服呢?

“百灵会”会长“招魂蝶秦媚娘”黑夜飞头,而人头却供在她的丈夫前任会长的坟墓之上,难道是“白沙宫”的人觊觎会长宝座,杀死秦媚娘,故布疑阵?但这猜想似乎不合情理。

他曾怀疑那维纱蒙面的女子,就是葬身南海的“红衣女上官巧”,因为除了面容无法知道外,身形却是惟妙惟肖,但对方却分明又是“白沙宫”的公主,这真是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忽然他记起那日晚间,在华山上“五面阎罗婆潘七姑”曾经说过,她这次出江湖,主要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她的爱徒“招魂蝶秦媚娘”缉凶报复,毫无疑问这女魔必定会到“百灵会”总坛。

如果自己立即赶到“百灵会”的话,一方面可以寻到女魔索取血帐,另一方面也可以弄清楚“百灵会”会长由那神秘女子接掌的怪事。

于是——

杨志宗日夜兼程,赶赴“百灵会”总坛。

一路之上,杨志宗思潮起伏!

现在他已通悟了“乌木宝录”所载的五招绝世神功,运用之下,本身所具的百年以上的内力修为,竟能全部发挥无遗,对敌“玉面阎罗婆”,决不成问题。

在一代医隐“赛扁鹊吴济人”被害的那天,那绿纱蒙面女曾说过一句话:“……他会自己找上门……”

现在自己真的自动的找上了她们了,怪事,难道这女子能未卜先知,或许这其中又有什么玄妙,他越想越觉迷悯c

经过了数天日夜不息的奔驰,这一天中午时分,杨志宗已抵达九江城南方二十里的黄草坝——百灵会总坛之所在地。

奇怪的是一路之上竟然不见有人现身阻拦或发出警号c

杨志宗直趋总坛之外的那座牌楼,在这里曾使“天下第一丑”伏尸。

“什么人?”

喝问声中,四个劲装疾服的大汉,从牌楼之后现身出来,但当他们看清来人是谁之后,不由心胆俱寒,掉头就句……

“与我站住!”

这一声轻喝,含有无穷的威力,四个大汉,骨软筋酥,八只脚宛如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身形似筛糠般的发起抖来,各自在心里转着念头:“这小煞星再次现身百灵会,无疑的又要带来一场血腥,一波未了一波又起,看来百灵会今天难逃瓦解冰消的悲惨下场!”

“我要见你们会长!

四大汉中的一个低编的道:“少侠……要……要见我们会长?”

“不错,你们的新任会长!”

“会长不在总坛之中!

“真的不在?”

“会长被人劫持!“

杨志宗不由大感奇怪,维纱蒙面女身手不弱,伴随她的“白沙宫”门下第一好手“索魄桓娥泰芳兰”也非等闲人物,竟然会被人劫持,岂非怪事,那这出手劫持的人,看来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激奇的道:“被什么人劫持?”

“听说是前任会长的师父‘玉面阎罗婆潘七姑’指定现任会长是杀害前任会长的凶手,还说……”

杨志宗眼中棱芒立射,厉声道:“现在哪里/’

四个大汉,见这小煞星那付杀气腾腾的样子,以为是和“玉面阎罗婆”一道的,不由得吓得亡魂皆冒,屎尿齐流,哪里还答得上话来。

“快说,那女魔现在是否还在总坛?抑或已经他往?”

四个大汉,一个个面如死灰,他们以为“残肢令主”口中的女魔,是指新任的会长,更加魂儿离窍,油油不能出声。

“脓包!”

杨志宗恨恨的骂了一声,一挥手,把四个大汉扫得直飞到三丈之外,闪身进了牌楼,顺着林荫石砌而道,向总坛之内闯去。

一连闯过两重院落,竟然不见半个人影,心里忖道:“咦!奇怪,难道整个总坛的人都死光了不成?”心念之中,又向第三重院落纵去。

一脚跨入,心里登时大震,只见厅堂内外,遍地尸体,血腥之昧,使人慾呕,男女老少都有,少说也有五十具之多!

杨志宗不由惊愕愣住了!

难道这些人都是死于“玉面阎罗婆潘七姑”之手,这女魔确也够狠毒,自己一步来迟,竟然让这女魔脱走,要找她,恐怕不容易了!

但其余的人呢?难道除了门口的四个大汉之外,已没有半个活口?

据那四个大汉的之中一个说“玉面阎罗婆”那女魔认定新任会长线纱蒙面女是杀害“招魂蝶秦媚娘”的凶手,那女魔在华山找上“玉面剑客范天华”时曾声言此次出江湖第一件事是要为她的爱徒,“招魂蝶”缉凶复仇,但她凭什么认定终纱蒙面女是杀害“招魂蝶”的凶手呢?她劫持了绿纱蒙面女之后,又往哪里去了呢?

杨志宗起先曾怀疑绦纱蒙面女就是他在南海葬身波涛的爱人“红衣女上官巧”,但对方却自承是南海“白沙宫”中人,因为那女子的身态与上官巧一般无二,使杨志宗不期然的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心理!

现在,他似乎感到很关心那绿纱蒙面女,他为她的遭遇感到焦灼不安。

一阵犹豫之后,他又继续往里摸索,但依然不见半个人影,死寂得有如鬼域,忖道:“我还是到门外再去盘问那四个大汉吧/

但当他走到门外牌楼之前,连那四个大汉也失j”踪。

这下他可真的傻了眼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回顾“百灵会’总坛,院落沉沉,诺大一片!“厦,静得有如鬼域。

墓在此刻——一

一声惨曝,遥遥随风送人耳鼓,杨志宗突然一震,察那惨曝之声传来的方向,似在草坝边缘的后山。

惨曝声过后,空气又恢复死寂,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

杨志宗略一思量之后,飞身就向后山方向射去。

越过第一座山岭,迎面是如笔架般并列对峙的三个峰头,正中一峰向阳的一面,但见一丛疏林之中,人影憧憧,黑压压的一片,看样子不下数百人之多。

杨志宗心中一动,疾逾星飞丸射的向那片疏林飘去,轻捷得像一个幽灵似的欺人现场,只见无数的人,重重叠叠,围着一块墓地。

墓地四周,松柏成荫。

杨志宗跃身上了一株古柏,从枝缝叶隙之间下望——

一看之下,不由怒愤境膺,杀机陡炽。

只见“索魄桓娥”或横发散,衣杉不整,口角溢血,身形摇摇慾倒,显然已受了极重的内伤,绦纱蒙面女娇躯斜倚墓石,正对面站立着“玉面阎罗婆”。

只听“玉面阎罗婆”厉声喝叱道:“贱婢,你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

绿纱蒙面女可能穴道被制,一动也不动!

“索魄桓娥”声音凄厉至极的打断了对方的话道:“妖妇,你敢出她一毫一发,南海派与你无了无休!”

“哈哈哈哈!南海派吓得了谁,今天连你也得算在内!”

四围数以百计的“百灵会”会众,一个个瞟若寒蝉,杨志宗这才意识到何以“百灵会”总坛之内,不见半个人影,原来都到这儿来了!

不知这女魔为什么要把维纱蒙面女挟到此地来下手?

“玉面阎罗婆”阴寒至极的一阵尖笑之后,道:“贱婢,今天也要你尝尝断头的滋味!”

味字才落,身形电闪般朝人群中一掠而回。手中已多了一柄光闪闪的长剑!

“索魄桓娥”悲啸一声,就向“玉面阎罗婆”扑去,只见那女魔连头都不曾转,右掌向外一翻,惨曝起处“索魄姐娥”被震一行两丈之外,倒地不起。

人群之中,倏地起了一阵騒动,但仍没有一个敢挺身而出,事实非常明显,任何人出手,只不过多增加一个冤魂而已,凭他们这些会众的身手,要想从“玉面阎罗婆”手下救出他们的新会长绎纱蒙面女,简直是妄想。

“玉面阎罗婆”手中剑徐徐上扬——

眼看绦纱蒙面女马上就得头颅与颈子分家——

更在此刻——

白光一闪,场中地上颤巍巍的插了一把精光雪亮的怪兵刃!

人群之中,发出一片惊呼之声:

“残肢令!”

这黑自道闻名胆落的小煞星“残肢令主”何以会在此地现身?目的何在?场中只有一个人心里清楚,就是“玉面阎婆潘七站”,但华山之夕,这小煞星分明已随着范天华坠谷而亡,难道又另外出了一个“残肢令主”7;成?

“玉面阎罗婆”掌中剑上扬如故,对“残肢令”突然出现视若无睹,以她的身手而论,足可脾脱武林,谁也不会放在她的心上!

就在众人惊愕莫名之际,一条人影,陨星般泻落当场。

“残肢令主!”

众人在心里暗叫了一声。

“玉面阎罗婆潘七姑”长剑一收,转身面对杨志宗,一阵打量之后,道:“小鬼,你没有死?”

杨志宗脸上遍布杀机,冷哼了一声道:“我如果死了,谁向你收这一笔帐?”

“我问你,范天华呢?”

“死了!”

“玉面阎罗婆潘七姑”粉脸速变,声音竟然有些颤抖,激动不已的道:“他真的死了?”

“不错,尸首无存!”

“玉面阎罗婆”娇躯猛地一震,眼中泪水晶莹,想见这女魔还不曾忘情于“玉面剑客范天华”,杨志宗不由在心里暗笑c

“小鬼.你骗我?”

“本令没有这多闲工夫和你说话!”

“那你为什么不死?”

“生死有命!”

杨志宗口中说话,眼睛却掠向那座拱墓之前,只见维纱蒙面女仍然如痴如果的制倚墓石之上,无疑的是穴道被制,眼光触及墓碑,只见上面刻着“故百灵会会长追风剑上官公谨之佳域”十六个隶书大字。

杨志宗不禁恍然而悟,“玉面阎罗婆”选定这里来处决绎纱蒙面女的原因,原来“招魂蝶秦媚娘”的人头,就是被供在这坟墓之前。

“招魂蝶秦媚娘”真的是死于这绝纱蒙面女之手吗?

为什么要把人头供在已故百灵会会长墓前?

她凭什么接掌百灵会?

如果她是“红衣女上官巧”的话,一切事情顺理成章,然而她不是。

这些问题,的确使人迷离莫测。

“玉面阎罗婆”默然了片刻之后,粉面之上杀光又现,紧盯着杨志宗道:“好一个生死有命,今天你特地赶来这儿送死,也可以称作死生有命!”

杨志宗冰寒至极的一笑道:“本令是赶来超渡你的!”

“玉面阎罗婆”在华山现身的那晚,已见识过杨志宗的身手,并不是自己的敌手,所以毫未把对方放在心上,她当然估不到杨志宗已在短短几天之中,参悟了“乌木神功”,前后判若两人,当下嗤之以鼻道:“死到临头还狂吹大气!”

杨志宗先不理她,一式“移形换影”身形以快得使人目不暇接的速度,一圈而回,这一圈之下,已施展“挥袖解穴”绝技,拂开了维纱蒙面女的穴道。

维纱蒙面女,穴道被解,盈盈站起身形。

“玉面阎罗婆”气得七窍生烟,厉叱一声:“找死!”

掌随声出,诡辣无比的向杨志宗连攻三招。

杨志宗身形连间疾晃,避过三招,反手一招“立掌屠龙”。

这一招是“乌木神功”中的第二招,威势之强,无与伦比,如若被他击中,当场就得变成肉饼。

“玉面阎罗婆”见对方施出这一招见所未见,闻所末闻的怪招。凭自己的修为,竟然无法破解,不由寒气直冒,总算她功力已臻化境,竟被她险险的进过。

不由心中大奇,这小子怎的数日不见,宛如变了另外一个人。

杨志宗身形乍退目眺慾裂的向“工面阎罗婆”道:“女魔,我这一招如果再收拾不下你,本令立刻自决当场!”

这一句话说得“玉面阎罗婆”心中大震,如果对方没有十足的把握的话,决不夸这海口,以生命作赌注,但她能被对方一句大话吓退?不!“

四周围数百个“百灵会”会众,做梦也估不到不久之前到“百灵会’来寻仇,杀死“天下第一旦’的“残肢令主”,今天竟然会出手解救了他们的新任会长,而且还把这一档子不了了之事接了过去,死拼女魔,不由齐把惊感交集的眼光射向他。

“小子,你口气不小!”

“女魔,少废话,领死吧!”

话声中,“乌木神功”最后一招“乾坤失色”倏告出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雄心之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