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17章 赤发阴魔

作者:陈青云

“黑面小神丐”闻声之下,一挥手,污帮近百高手,立作半月状散开,对令厅形成半包围之势,筑起了三重人墙:“十大护法弟子何在?”

“弟子在,恭聆长老法谕!”

“跟我进厅擒捉叛徒!”

“尊法谕!”

十一条人影,越众而出,向厅门欺去!

“白面僵尸怪芮木通”不声不响的粹然反身,猛挥一掌,杨志宗阻止无及,“黑面小神丐”和十大护法弟子,不虑此变,立被震回原地。

杨志宗双目一红,厉声喝道:“芮木通,你想死还稍停片刻!”

喝声中,一道凛例罡风,倏然涌出。

“白面僵尸怪”此刻是背向杨志宗而立,当他觉出身后风声有异,要想回身封挡绝对来不及,急切里,身形电闪般向厅外射去。

厅外合围的丐帮弟子,见“白面僵尸怪”射出,不约而同的各攻一掌,劲气激荡中,“白面僵尸怪”身形在前后劲气夹击之下,被迫落地,震得他眼前金星直冒,一阵气翻血涌。

就在“白面僵尸怪”被迫离厅门之际,“黑面小神丐”和十大护法弟子,已一径人厅,杨志宗高叫一声:‘小黑,叛徒交给你了冲一侧转身形,监视着厅内另一边的“阴魔教”高手,和厅门之外院中的“白面僵尸怪”,以防蠢动逃逸。

“黑面小神污”目射威棱,面对“独眼丐周摒”厉声道:“叛徒

最奇的是红巾蒙面人,他何以会知道这件秘密……

杨志宗正在想得沉迷的时候,破风之声,突告传来……

他机警的止住身形,收起暇想,俊目张处,只见数十条人影,纷纷泻落前道之上不及三丈之处,其中一个身着灰色儒衫,头戴文生巾佩剑的独臂书生,正是自己掌下的游魂阴魔教刑司殿之主“血魂剑部宇”,不问可知这一帮人全是“阴魔教”’属下高手。

杨志宗脸上立布杀机,目闪煞光,照定这一帮人。

那数十高手,落地之后,“刷!”地分开,把杨志宗围在该心之中。

一个鹰鼻鹤眼的白发老,者,越众而出,阴测侧的一笑道:“你就是残肢令主杨志宗?”

杨志宗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不错!”

“你选次杀害本教高手,挑毁云台分坛,百死不足以偿其辜!”

“阁下口气不小,是‘阴魔教’的第几号人物?”

“老夫副教主‘神鹰司马丑’,特来给你送终!”

“凭你还不配!”

“神鹰司马丑”老脸一变,怒喝道:“不配你就试试看!”

身形忽地前飘一丈,双掌交错一扬,一股凌猛至极的劲气,隐挟风雷之声,匝地卷向杨志宗,势如裂岸惊涛,怒海狂澜。

杨志宗仍然一付冷漠不屑之色,双掌一挥,一道红白相间的气流,应掌而发。

“神鹰司马丑”势逾万钧的劲气,触及红白相间的气流时,宛苦投石人水,“波!”的一声轻响之后,立即被消卸得无影无踪。

不由愕然怔住,这种功力,简直匪夷所思。

所有“阴魔教”的高手,同时感到心中一震!

“血魂剑邓宇”想起断臂之恨,不禁目眺慾裂,身形一晃,和“神鹰司马丑”站了个并肩,咬牙恨道:“小子,你的末日到了!”

杨志宗斜瞟了他一眼,更形不屑的道:“掌底游魂,恬不知耻,还狂吹乱吠!”

“血魂剑邓宇’肺都几乎气炸,恨哼一声,单臂一抢,全力劈出,“神鹰司马丑”也在同一时间,全力发掌,这两个“阴魔教”一等一的高手,同时全力发掌,劲势岂同小可,掌风带啸,劲疾凌猛,数文之内,激气成涡,一如江河倒泻。

杨志宗可也不敢托大,双掌运足“两极真元”,沉凝十分的推出。

红白相间的劲气,如雾飘云涌,飒然而出,微挟丝丝锐响。

两股刚柔不同的劲气相触,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杨志宗身形微摇即止,而“神鹰司马丑”却被震退了三步之多,“血魂剑部宇”蹬蹬连退五步,兀自连晃不止。

杨志宗冰寒至极的一笑之后,沉声道:“让你俩见识一下什么才叫作掌功!“

身形微微一挫,功行双掌,把“乾元真罡”提到十二成,陡然推出,呼轰之声震耳,五丈之内劲气激荡排云,势如江河倒灌,巨瀑天降。

“神鹰司马五”和“血魂剑成字”登时色变,但当着众教徒之面,岂能退缩,何况还大言在先,暗地一咬牙,各以毕生功力,劈出一掌。

一声地裂山崩般的巨震过处,响起两声问哼,“神鹰司马丑”已退到两丈之外,面如土色,胸部起伏不停,“血魂剑书字”直退到人圈之前,口角溢出两缕鲜血。

劲气余波,鼓荡激旋,四外众高手,衣披飒飒飘飞!

反观杨志宗,仍兀立如山,面不改色。

看得所有在场高手;冷汗涔涔而下。

杨志宗双目一瞪,厉声道:“你们之中如有人坦白说出‘阴魔教’谋图截杀本令的目的何在,本令网开一面,只计首恶,不计肋从,让你们滚蛋,否则,哼!哼!”

“阴魔教”倾全力对付自己,目的不问可知是要消除隐患。

“赤发阴魔楚五丁”被杨志宗撕开了他的庐山真面目,既惊且怒,而更奇的是这小煞星几月不见,功力又高了一层,真是今人想不透的怪事。

杨志宗俊目中几乎滴出血来,身形激动得簌簌而抖,咬牙切齿的道:“楚五丁,天网难逃,本令主必把你碎尸万段!杀尽你属下的魔爪,昔年甘露帮的惨案,本令主要它在阴魔教中重演!”

“赤发阴魔楚五丁”虽然是凶残暴戾不可一世的魔头,但也下由被杨志宗这几句充满怨毒血腥的话,震得打了一个冷颤。

以这小煞星的功力而论,他可是说得出做得到。

当下,架梁一阵怪笑道:“小鬼,本教主说过,要把你挫骨扬灰!”

杨志宗冷笑一声,面带惨厉至极之色,厉声道:“老魔,本令先让你遭报,然后再去小界岭毁你的爪牙!”

最后一个牙字出口,两掌已暴然劈山。

这两掌挟满腔怨毒而发,劲势之强猛厉辣,骇人听闻,杨志宗恨不得一掌把这老魔劈成肉酱,才能稍低心头的恨火。

“赤发阴魔”心中一凛,也全力发掌封出。

“隆!”然巨响声中,“赤发阴魔”被震退三步,一阵气翻血涌。

杨志宗略不稍停,第二掌又告劈出,威势更见骇人,势可撼山拔岳。

“赤发阴魔”这下可不敢硬接,身形电闪一晃,避过正锋,斜里向杨志宗狠狠的回敬一掌,他心里清楚,如果毁不了这小煞垦,“阴魔教”必临末日,是以他的出手,也是狠毒绝伦,不啻搏命之着。

杨志宗一掌走空,心由微凛,“移形换影”捷逾鬼魅的一旋而开,与对方的发掌,几乎是同一时间。

“赤发阴魔”不愧是魔教之主,就在对方身形一闪而逝的电光石火之间,收势暴退一丈,恰巧又和杨志宗对面三丈而立!

杨志宗杀机直透华盖,决不稍停,电闪弹出身形,暮施“乌木神功”中的第二招“立掌屠龙”,奇诡玄奥,世无其匹。

“赤发阴魔”见对方这一招奇诡狠辣得骇人听闻,全身要害,均在掌指笼罩之中,无论以任何招式封挡,从任何角度闪退,都无法避过致命的一击,不由亡魂皆冒。

急切里,一式“潜龙升天”,身形陡然向上拔起,旋飞两丈之外,间不容发的避过这一击,但已汗流使背了。

杨志宗一连三次出手,都不能把对方制住,恨得直咬牙,翻准方位,抡臂飞扑,仍然是那一招“立掌屠龙”。

“赤发阴魔楚五丁”喘息未定,对方又告闪电击来,这魔纵横江湖数十年,像今天这种情形,可算是破题儿第一遭,不由激发凶残之性,双臂疾抡,招演“遮天蔽日”,把门户封严,双腿连环踢出,疾似旋风。

杨志宗如果硬进的话,对方固然准死不活,而自己的下盘,就得买给对方,不得已半途把招式变为直劈之势,一股狂风,撞向对方。

“赤发阴魔”估不到对方变式如此之速,只觉一道劲风,疾撞而来,强猛绝伦,自己施展的“遮天蔽日”竟然有封挡不住之势,正待……

但,来不及了,“波!”的一声巨响,两臂疼痛慾折,前胸被掌风余劲击中,如中千斤巨锤,忍不住发出一声问哼,退了五个大步。

杨志宗目的在制对方于死地,决不容这老魔有喘急之机,左臂疾振,一圈圈的劲气,层层涌出,罩定对方的身形,右手入怀,掣出“残肢令”。

“赤发阴魔”见状,竟然毫不惊恐,双掌连圈,卸去层层涌来的劲波,阴声道:“小鬼,看你还能飞上天去!”

对方话未说完,杨志宗忽觉身后风声有异,疾朝右侧横移八尺,电闪转过身形,不由心头巨震,脑海里“嗡!”的一声,身形晃了两晃。

“玉面阎罗婆潘七姑”,“白面僵尸怪芮木通”双双停身在自己方才立足之地的后面不及两丈之处。

杨志宗此刻的难受,真比死还要难受百倍。

眼前三个魔头,都是师门血仇,想不到竟然联手合作。

别的两人犹可,这“玉面阎罗婆”可能是自己的母亲,师仇,亲情,像两把利刃,插在他的心上,无形的痛楚,远超过有形的剑伤。

维纱蒙面女的话,又在他的耳际响起:“……她不是你的母亲,她见了你的面,毫无半点骨肉天性流露的迹象……”

杨志宗把痛苦的眼光,落在“玉面阎罗婆”的脸上,他所感到的只是仇视,冷漠,狠毒,……等揉合而成的骇人神色。

他不禁在心里狂喊道:“她绝对不是我的母亲,决不,这只是红巾蒙面人错误的观察,她只是‘玉面阎罗婆’,她必须死在‘残肢今’之下!”

思念未已,只见三个魔头,身形晃处,成鼎足之势,把他围在正中。

但另一个意念,又自他的心头浮起:“如果万一她真是我的母亲,而我现在杀了她,天啊!我将成为如何样的一个人?她再不对、天下没有做子女的手刃母亲的道理!“

他的心又一阵刺痛,脸上肌肉微见抽搐。

“五面阎罗婆潘七姑”年已六十开外,仍然美如二十许芳华的女于,曲线浮凸,荡意撩人,一频一笑,都有勾魂夺魄的磁力,只见她娇躯一扭,媚眼斜膘,右手五个春葱玉指,往鬓边一掠被风吹乱的乌丝,声如玉盘落珠般的诺先轻启樱chún道:‘小于,我再问你一次,‘玉面剑客范天华’到底怎样了?”

杨志宗心乱如麻,恨声答道:“死了!”

“真的?”

“信不信由你!”

“玉面阎罗婆”神色一黯。

“白面僵尸怪芮木通”阴恻恻的一笑,狞声接过话去道:“小

那半片‘乌木宝录’是否还在你的身边?”

这魔头可不知道杨志宗还保有另外的一片,而且已经参悟了上b的神功。

杨志宗一拍腰问道:“在!你准备怎么样?”

“趁早交出来,赏你个全尸!”

“乌木宝录对你已没有用了!”

“白面僵尸怪芮木通”一时未能悟出话中之意,阴声道:“为什4?”

杨志宗带煞的俊目一瞪,冷冰冰的道:“因为你只能活到现在,你没有机会参研了!”

“晤哇!小鬼,老夫要你骨化飞灰!”

话声中,陡然拍出一掌!

杨志宗冷哼一声,举掌挥迎,“赤发阴魔”也同时劈出一掌,防志宗电闪换式,双掌分朝两面推出!

“波!波!”两声,三个同时身形一阵摇晃!

杨志宗心里迫切的要判明“玉面阎罗婆”的身份,一招之后,巴对方停手不攻,也就不再出手,飞快的从胸前摘下那块自幼佩挂困颈上的“龙决”,托在掌心之中。

他的心几乎跳出口来,这等于是一个囚犯在聆听最后的判决。

如果“玉面阎罗婆”认得这块“块”,甚或还会拿出另一块回民块”的话,那毫无疑问,她确确实实是自己的生身之母,那一湖都完了。

如果她不认识这块“块”的话,前案推翻,绿纱蒙面女的揣测闺顾祖师爷家法,叛门欺帮,还不束手认罪,难道还要本长老出手?”

“独眼丐周挥”见有“残肢令主”虎视在侧,就知大势已去,他可明白丐帮家法的森严,如果被擒回焉有幸理,顿生拼命之心,独眼一翻,抗声道:“我周择业经宣布退出丐帮,家法与我何干!”

他身边的几个心腹死党,这时虽有侮意,但已势成骑虎,好歹只有硬挺下去。

“黑面小神丐”目眺慾裂的厉斥一声:

“周挥你至死不悟,丐帮因你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赤发阴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