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03章 惊现海鸥令

作者:陈青云

紫云帮主“紫衣客李文浩”和万寿帮主“活彭祖张闵”也紧跟着电射入场,与“招魂蝶秦媚娘”站了个并肩。

“狮面怪魔”目眦慾裂的暴吼道:“秦媚娘,你敢反悔?”

“招魂蝶秦媚娘”这时已换上了一付阴沉的面孔,冷冷的道:“什么反悔?”

“老夫已如约逼退想插手的众人,你说过这小鬼要交由老夫剖腹取丹,难道你不认帐了?”

“不错,有这回事!”

“那你为何要阻止老夫?”

“现在情形不同了,我不想要这小子死!”

“你真的敢食言而肥?”

“招魂蝶秦媚娘”阴恻恻的一笑道:“你别忘了,刚才这小子是落在谁的手中,他既是被我二帮一会得手之后又放手,适才的约言已作罢论!”

“狮面怪魔”气得脸色血红,额上青筋突起,一双凶睛,睁得滚圆,几乎要脱出眶外,空自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

日影含山,晚风徐徐;孽龙潭畔的群峰,已被暮色笼罩。

杨志宗极端艰难的移动脚步,走到“天山龙女”身前。

他看着“天山龙女”竟因为向自己伸出援手,而把一张如花似玉的粉脸,毁在”狮面怪魔”的血珠之下。

内心的愧疚;无以言宣,激动不已的颤声道:“徐姑姑……”

“孩子,不要紧,我只恨无力能把你救脱魔……”

她实在说不下去,这一个俊美少年,将要遭受到人世间最惨酷的命运——剖腹取丹。

杨志宗这时,也意识到一个悲惨酷毒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他似乎已看到死神已张开两臂向自己抱来。

星目之中,不禁饱含伤心之泪。

死——

是人生必然的归宿,也是人生的终站。

死是与生俱来的,只要你是一个人,就绝对不能逃过生、老、病、死四样东西,这是人生必经的途径。

他并不怕死,但,这样残酷的死,而且是死在仇家的手中,这是他感到无比的痛心,死也不能瞑目的!

尤其使杨志宗虽死灵魂也得不到安息的是——

他凄迷的身世,他连自己的姓氏都不知道,他跟随师父

“古道热肠杨震寰”姓杨,名字也是师父取的。

他一个人孤独的来到这人世,现在又孤独的消逝。

还有师门的一笔似海深仇,将冤沉海底。

他在恩师临终时,亲口所做的承诺,将一样也无法实现。

他绝望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又向“天山龙女”道:“徐姑姑,你对我的一番深恩,只有来生再补报了!”

“孩子,谁使我们相遇,这是缘,是造物主在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你年纪轻,也许不能体会这话!”

“徐姑姑,我懂你的话,但这安排未免太残酷了!”

“孩子,我的伤势并不严重,除非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否则,决不让恶魔们得逞,你看着吧!”

“徐姑姑,你……”

杨志宗深深的看了这位为他舍生忘死的中年美妇——天山龙女一眼,一阵哽咽,竟然泣不成声,缓缓走离开去。

心中暗叫道:“徐姑姑,别了,永远的别了!”

他不愿他所衷心挚爱的人,真的为他抛弃生命。

两丈之外的那边——

“狮面怪魔”怒极而发出一阵骇人的狞笑,有如鬼哭狼嗥。笑声中,左手忽然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拳头般大小的,黑黝黝的东西,那东西散发出一种难言的异香。

“招魂蝶秦媚娘”及两个帮主,乍见此物,顿时面如死灰。

众人记忆犹新,这怪东西就是“狮面怪魔”用来炸死“牛龙纹”那庞然怪物的“麝香轰天弹”。

“狮面怪魔”如掷出此物,在场的人无一幸免。

这一着,在场的人,连做梦也估不到,情势急转直下。

停身在十丈之外看热闹的群雄,不自觉的退得更远,他们曾目击这“麝香轰天弹”的威力,谁愿乎白送死。

以婬毒诡诈称绝的百灵会会长“招魂蝶秦媚娘”,这时也告束手无策,唯一的办法,只有让“狮面怪魔”剖腹取丹。

但这婬毒的女人,对于这俊美绝世的冷面少年杨志宗,早已动了婬念,如果不是众目昭彰之下,她早已为所慾为了。

她实在舍不得牺牲这一个俊极的少年,更舍不得死。

情势非常明显,事实决难两全。

“狮面怪魔”一弹在手,等于掌握众人的命脉。

狂妄至极的向二帮主一会长道:“现在你们三人与老夫退到十丈之外!”

这等于是下命令!

三个自命不可一世的人物,乖乖的如言退下。

“狮面怪魔”眼送三人退去之后,转身向“天山龙女”道:“贱人.断腕之恨,老夫少停再和你结算!”

然后把“麝香轰天弹”夹在缺腕的右臂弯之处,以防万一之时,仍然可以制敌于死命,停当之后,蓦向杨志宗趋去。

杨志宗自知难兔,但他无力反抗。

眼看杨志宗就要被“狮面怪魔”剖腹取丹。

危机千钧一发——

一旁的“天山龙文”目眦慾裂,强立身起来。

“天山龙女”右颊“沉香穴”,被“狮面怪魔”的“血珠射影”射中,几乎晕绝过去,头脑一阵沉眩,所幸她功力深厚,经过这一阵调息,又告逐渐恢复。

此刻见“狮面怪魔”慾对杨志宗施那惨绝人寰的毒手,破开肚腹,从丹田之中拿取内丹,情急之下,霍地站起身,她爱极了这小孩,她宁愿一起在“麝香轰天弹”之下粉身碎骨,也不愿目睹杨志宗遭此惨劫——

一声尖叫过处,一条红影,电疾射落当场。

正是那“招魂蝶秦媚娘”唤她巧儿的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一颗*女芳心,已牢牢的系在这冷面少年的身上,在爱的魔力之下,使她浑忘一切利害,飞身纵出。

“巧儿,你疯了?快回来!”

远远传来招魂蝶惶急的叫声。

但,此刻她已豁出生命,焉能再听话转身。

身形方定,首先朝杨志宗深情款款的一笑,然后转身面对着“狮面怪魔”,手中软鞭一抖,就想发难。

其实以她的身手,要想对付“狮面怪魔”岂非不自量力,可是爱的力量神奇得可以使一头绵羊去斗虎狼。

“狮面怪魔”右腕已被“天山龙女”削断,新伤之余功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恃的只是一颗“麝香轰天弹”。

杨志宗对这红衣少女本无好感,及至发现她也是二帮一会中的一分子时,他已用一种仇视的眼光看待她。

这时却被她这一般纯情所感,仇视的心理顿时化去不少,但他冷僻仇视世人的心理,使他不愿稍假以辞色,仍是满脸寒霜,漠然视之。

“天山龙女”这时也已停身在杨志宗身边。

“狮面怪魔”估不到竟还有这等不怕死的人,一时之间,倒真是愣住了,如果他扔出轰天弹,难免玉石俱焚,他依然得不到那粒内丹,如果不扔的话,他右臂已经失去,绝不是这两个女子的对手。

片刻之间——

“狮面怪魔”把挟在右臂弯的一颗“麝香轰天弹”又握回左手之中,凶睛连眨,似乎在权衡利害,考虑掷与不掷。

他只稍一抬手之劳,场中四人,连他自己在内,都得要粉身碎骨,谁也别希望能逃出。

空气在静寂之中,蕴着无比的杀机。

红衣少女,到此时还不知道杨志宗姓甚名谁,出身来历,还有人家到底爱不爱她,却甘冒粉身碎骨之危,这颗少女心真也痴得可以。

杨志宗虽然丰神绝世,但红衣少女更为醉心的,却是他那一付冷面傲骨,这也许是下意识的。

但,一个人的好坏,往往不能以常理商量,尤其是“爱”这个东西,更是无从想象,无法捉摸。”

多少奇迹,往往都从“爱”里产生。

眼前——

红衣少女的行为,你能说不是一桩奇迹?

古往今来,多少可歌可泣的事情,最最能感动人心的,莫过于由爱这一个字所创造出来的奇迹。

“天山龙女”惊奇的瞥了这红衣少女一眼,芳心为之一震,因为她知道她的身世,事情奇诡得出人意料之外。

场中静得落针可闻。

惨剧随时都可爆发,只要“狮面怪魔”一举手。

“狮面怪魔”生性凶残,但此时也不免犹豫起来,双方近在咫尺之间,固然他一举手,便可毁去对方,但自己也得陪葬。

但他又无法退去眼前这两个女人,尤其是“天山龙女”,他在未伤腕前,恐怕也非其敌,现在更不用提了。

就如此抖手一走,他决不甘愿。

心念一直徘徊在掷与不掷之间。

蓦在此刻——

一阵尖锐刺耳的破空之声传处,场中众人眼前一花——

场中地上,已颤巍巍的插了一面三角小旗。

旗是白底金边,旗心正中,绣着一只粉红色的海鸥。

场内场外,所有黑白道高手,一见这旗出现,齐齐为之面生失色,颤栗不已,立萌退志。

这面“海鸥旗”,代表着一个极端神秘可怖的怪客。

“海鸥令旗”出现中原武林,仅一年的时间,震撼了黑白两道,怪旗的主人据说是一个红巾蒙面人,武功深不可测,手下十二名“海鸥使者”,都是武林罕见的高手。

“海鸥令旗”出现之处,就代表着那红巾蒙面怪客已经亲身降临,这情形的确不寻常。

红巾蒙面人何以会突然在此出现,颇费人思疑。

场中众人心中寒气一阵阵的冒起。

场外或明或暗等待着看热闹的无数黑白道高手,毫无声息的悄悄退去,刹那之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这时,只有一个人无动于衷!

他就是那身负重伤待宰之四的冷面少年杨志宗。

一方面,他出道日浅,不曾听闻过这神秘面恐怖的人物,另一方面,他现在简直成了魔爪下的猎物,根本就无所谓恐惧。

众人骇然地注视着场中地上那校小小的三角怪旗,面上流露出无声的恐怖,各自在揣测红巾蒙面怪客的来意。

一阵极轻微的破风之声传处,两条人影,轻灵的飘落当场,落地无声,单凭一手轻功,就足以先声夺人。

来人竟是两个黑巾蒙面人,黑巾之上,绣着一只白色海鸥,海鸥的身上,又各有一个鲜红夺目的数字。

一个是“壹”字。

另一个却是一个“柒”字。

也许这数字是代表着二种身份,但没有人准确的知道。

那蒙面黑巾之上,绣着“壹”字的怪人,突然开口道:“奉海鸥主人之命,任何人不得伤害这孩子!”

众人闻言,不由一怔。

怪人又遭:“请各位速离此地!”

这种口吻,简直是在下达命令,试想场中众人都是当今江湖有数的人物,岂肯就此被人一言撵走。

“狮面怪魔”沉声道:“两位如何称呼!”

这老魔想是第一次对人说话这么客气。

蒙面怪人道:“海鸥使者!”

众人心中又是一震。

“天山龙女”虽曾耳闻红巾蒙面怪客之名,但她心中惦着杨志宗的安危,岂肯就此退去。

万一对方也是存着“狮面怪魔”同样的凶机,志在那粒内丹,岂不平白的断送了这孩子的一条命。

红衣少女,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蛮少女,毫不在意。

“狮面怪魔”本是极端贪婪凶残的魔头,他舍得放手吗?

“海鸥使者壹号”似乎洞悉场中各人所怀的不同目的,突地偏过头去,向“天山龙女”和红衣少女道:“徐女侠,上官姑娘,两位请放心退去,家主人对这小孩,并无恶意,也许对他还有莫大助益!”

“天山龙女”和红衣少女。同被说得一怔,对方竟然能一语道出自己的名号,而且还知道自己的心意,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

杨志宗这时从“海鸥使者”的口中,得知那红衣少女姓上官,那毫无疑问,她的名字定然是上官巧。

因为“招魂蝶秦媚娘”曾唤她巧儿!

红衣少女上官巧任性已惯,小嘴一撅道:“如果我不退去呢?”

“海鸥使者壹号”轻笑一声道:“那可由不得你!”

声音未落,只见即使者单臂一圈一放,一股轻柔的劲风,直向红衣少女上官巧飘去,看来毫不出奇。

红衣少女上官巧,不以为意的举掌便挡——

岂知那股看似平淡无奇的劲气,方一接触身体,立觉潜劲大得惊人,一个娇躯,竟被凌空送出三丈之外。

一时之间,呆若木鸡。

这一手,看得众人惊心动魄不已。

一个手下的使者,功力已经如此,其主人可想而知。

“天山龙女徐慧芳”抱着一种且看下文的心理,飘退到五丈之外,两眼一不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惊现海鸥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