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04章 野寺一疯僧

作者:陈青云

这婬荡至极的蛇蝎女人,逗留在此,决非无因。

原来“招魂蝶秦媚娘”被杨志宗出乎意料的点了她的穴道脱身而去,她藉着本身深厚的功力,自行震开了穴道。

正当她怒恨交集,气无所出的当日,近十条的人影,已向她立身之处原来,她眼角斜瞟之下,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近十的来人之中,赫然有“南荒双凶”和“孤岭秃鹰”、在内,这些黑道魔凶此来的目的,不问可知。

众人眼光触及那被掌风刨开的坟坑,和“招魂蝶秦媚娘”不整的衣衫之后,心中已明白了几分,不由全把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似乎要看透她的肺腑似的。

“招魂蝶秦媚娘”面孔铁青,媚态全收,用冷眼回敬群凶。

群凶立定身形之后,首先“孤岭秃鹰”以手抚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鹰眼一眯,似笑非笑的道:“秦会长,为何独自一人来此?”

“咦!这个也用得着你管!”

“明人不说暗话,那鬼少年的尸体你,大概知道下落?”

“不知道!”

“嘿嘿嘿嘿!会长福份不小!”

“招魂蝶秦媚娘”粉面淡寒,没好气的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孤岭秃鹰”鹰眼一睁,阴恻恻的道:“牛龙蛟内丹,千年难见,竟被会长得手,岂非福缘不浅!”

其余的群凶,面上突现一种嫉妒又似贪婪的奇怪表情,凶焰凌厉的逼视着“招魂蝶秦媚娘”。

“被我得手?”招魂蝶惊讶的反问。

南荒双凶之一的“双尾青蝎”接口道:“秦会长又何必故作不知!”

“什么故作不知?”

“孤岭秃鹰”秃头一偏,阴森的道:“那鬼娃儿的尸体,想来已在秦会长的剑下剖腹开膛?”

“你说我剖尸取丹?”

“你秦会长不至于下不了这个手吧!”

“哈哈哈哈……”

“招魂蝶秦媚娘”突然仰天一阵疯狂的尖笑。笑声凄厉刺耳。有如午夜袅啼,荒野鬼哭,令人不忍听闻。

笑得群凶一个个面目变色。

她这一笑是发自内心一股怨毒之气,偷鸡不着蚀把米,羊肉没有吃到弄得一身騒臭。

她一生玩弄人于股掌之上,做梦也想不到会栽在毛头小子的手中,现在她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要替杨志宗顶缸。

她怎能不气炸肺腑。

但这笑声,听在群画耳中,却满不是味道。

笑毕之后,粉脸一沉,道:“是又怎样?难道各位也要对我来个剖腹取丹?”

群凶闻言之下,不由一震!

“南荒双凶”的“洞里赤练”嘿嘿一笑道:“岂敢!岂取!我们不过是要知道这‘牛龙蛟内丹’的真实下落而已,会长天缘辐辏,可喜可贺!”

“招魂蝶秦媚娘”心机之高,在场群凶无人能及,暗中思量道:“若论武功,眼前的群凶还应付得过,谅他们决不敢把自己怎样.但如果这个消息传入江湖,自己又何必背这个黑锅……”心念之中,脸色又是一变,娇声道:“各位所料不差,我也有此存心,可惜……”

群凶听她话里有固,不由精神一振!

“孤岭秃鹰”也是极工心计的人,但他在“招魂蝶”面前,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他不知这女人又在玩什么玄虚,当下毫不放松的道:“可惜什么?”

“可惜我和各位一样,没有这个福份!”

群凶听了,简直有些莫测高深!

“孤岭秃鹰”意似不信的道:“愿闻其详!”

“招魂蝶秦媚娘”忽然满脸肃然之色道:“各位谅也清楚,服下这内丹的人,虽重伤也不会死!”

群凶不禁微微点头。

“这娃儿人小鬼大,他是装死,不是真死!”

“会长由何而知?”

“实不相瞒,我也有这份存心,想得到这粒内丹,我跟踪到此,掘开坟墓,一看,空空如也!”

“如此说来,那小子已经溜了?”

“谁说不是!”

“孤岭秃鹰”冷笑一声道:“会长似乎还和人动过手?”

这话如一根利箭,射进“招魂蝶”的心窝。

岂只是动手,差一点连什么都全动了!

但这蛇蝎女人,心中虽恨,表面上毫不动容,慨然道:“不错,有这回事!”

“和谁动手?”

“天山龙女!”

这女人随口乱说,但却又不由人不信。

“天山龙女?”

“不错,天山龙女与那小子本是一路,造此假坟的目的,不过是在掩江湖人的耳目而已,她本人尚未走离此地,见我掌扫假墓揭穿秘密,愤而出手!”

群凶闻言之后,不禁凉了半截,懊丧已极。

“孤岭秃鹰”又贼秃兮兮的一笑道:“秦会长的话,想来不会假!”

“招魂蝶”心中暗骂道:“好个贼秃子,有朝一日要你知道我秦媚娘的手段!”表面上故作不屑之色道:“尊驾未免把我低估了,纸终归包不住火,江湖之上,各位有的是机会和那小子碰面,要假也假不了!”

“孤岭秃鹰”为之语塞,尴尬的一笑道:“秦会长,怒在下失言,后会有期!”

说罢,身形一展,如巨鹰盘空而去。

群凶一阵面面相觑之后,也纷纷起身离去。

冷面少年杨志宗,巧得一粒“牛龙蛟内丹”,靠内丹之助,死而复活的事,数日之间,传遍了整个江湖。

于是——

杨志宗的本身,变成了群魔觊觎的对象。

这确实是一件极可怕的事。

“剖腹取丹”的惨剧,随时有重演的可能。

因为这“牛龙蛟内丹”必须再服下“天鹏彩卵”,才会溶化而为己用,否则,将永远完整的存留在“丹田穴”中。

所以一般凶残的巨憨大孽,在贪慾的支配下,纷纷出动,去寻找那冷面少年杨志宗。

且说,杨志宗自那日死里逃生,离开荆山之后,一路摇拖北行,他的目的是在打探师门重宝“乌木宝录”的上半片,以便修习上乘武功,索讨师门血仇。

“乌木宝录”只是两片掌大的乌木,杨志宗持有的一片,是“乌木真解”,而失落的另一片却是“乌木真诀”!

“乌木真诀”载有五招盖世凌今的掌法,但如不参照“乌木真解”,任你聪明绝世,也无法参透其中奥妙。

“乌木真诀”失落于二十年前“甘露帮”瓦解之夕,如今寻觅起来,何异于大海捞针。

但杨志宗却志在必得,一方面它是师门重宝,另一方面,他如果不学成盖世武功,无法完成恩师遗志。

对于腹中的那粒内丹,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因为必须要挨以“天鹏彩卵”才能生效用,但这“天鹏彩卵”同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奇珍,说起来,实在渺茫得很。

一路之上,他不停的在默想着“甘露帮血海深仇录”首页之上,所列的五个顶尖魔头“阴阳鬼怪婆”。

这五个,各代表一个不可一世的老魔。

他有无比坚毅的信心,要完成这项艰巨的遗命。

至于深仇录第二三页所列的二十人,其中六号,已被师尊销去,再加上“鸿面酒葫芦廖仓”和五年前已死去的百灵会会长“追风剑上官公理”,剩下的还有十二个,虽说都是黑白道中声名显赫之辈,但比起首页的“阴、阳、鬼、怪、婆”,却又不足道了。

他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那些仇人的姓名,他要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深深镌刻在心版上,永志不忘。

然后,有一天,他要把他们挨个的—一从“甘露帮血海深仇录”之上除名,在“残肢令”之下断魂。

一阵微风过处,隐隐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和呼叱声。

他收拾零乱的思绪,侧耳细听。

声音来自前面左侧的一片松柏杂植的林中。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蓦地展开身形,星族电射而去,身法之奇巧快,不亚于江湖中一流高手。

拼斗之场,越来越清晰,其间杂有女子的娇叱声。

杨志宗身形一紧,加速往林中射去。

林并不深,林空之中,一块宽约丈许的墓地,这一大片松林。原来是环墓地而植,人林之后,他先稳住身形。

俊目扫处,几乎惊叫出声——

墓前的广场之中,三个狞恶的壮汉,在围攻一个年仅十七岁的黑衣少女,双方全是使剑,战得如火如荣。

场中地上,横七竖八,尽都是残臂断头的尸体,不下十余具之多,鲜血流得遍地都是,惨不忍睹。

场外四周,还有近三十的老少不等的人物环立,一个个太阳穴高高鼓起,眼射神光,看来都是内家好手。

那黑衣少女满面激愤之色,眉目之间,笼满杀气,一把剑神出鬼没,招式之奇诡凌厉,令人叹为观止。

以一敌三,竟然毫不吃力,迫得三个壮汉,险象环生。

杨志宗一看这情况,可不明就里,心想:“看那女子身手绝高,我且来个壁上观吧!”

心念之中,一式“喜鹊登枝”,隐身在松叶之内。

蓦然——

一声惨嗥之声传处,红光进现,三壮汉之一,已伏尸黑衣女干的剑下,连肩带臀被剑斜斜削去。

另外两个壮汉,目眺慾裂,暴喝声中,招式更为紧密,形同拼命似的尽朝黑衣女子的要害大穴下手。

黑衣女人,娇叱一声,连攻九剑,两个壮汉被迫得手忙脚乱,连退了五步之多,方才险险避过。

黑衣女人似乎怨毒已深,九剑之后,剑势一生,又狠疾凌厉的刺出三剑,这三剑诡奇绝伦,限看两个牡汉避无可避,就要步上另一壮汉的后尘……

“你俩退下!”

一声猛喝,如春雷乍响,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人群中,闪出一个矮小老头,人影才动,一般狂飚已电闪般涌向那黑衣女于,势如骇浪惊涛。

这不起眼的矮小老头,竟有如此功力,确出人意料之外。

黑衣女子如不收势,两个牡汉固然难进一剑之危,但她自己。也得要被那强猛的掌风所伤。

黑影晃处,已快逾闪电的横飘八尺,避过劲风。

两个壮汉,却已趁机退下。

矮小老头,身形才定,嘎嘎一声怪笑道:“鬼丫头,我看你还是乖乖的拿出来吧!”

“矮鬼,凭你还不配!”

矮小老头气得闷哼一声,暴喝道:“丫头你找死?”

声未落,一个矮小的身形,如陀螺似的绕着黑衣女疾转过来,刹那之间,诡异的一连向黑衣女腰间出爪。

黑衣女冷哼一声,身形突地电射而起,半空中巧妙的划了一道半弧,如一只巧燕般落出圈外。

就在下落之势,一连三剑又告出手。

看得暗中的杨志宗咋舌不已,忖道:“这黑衣女的功力,简直高得出奇,看样子一定又是身怀什么异宝奇珍之类,而引起这些凶魔心生劫夺!”

思念禾已、场中情势又变。

矮小老头,一双核瘦的手,忽掌忽爪,狠命猛攻,在黑衣女狂风疾雨般的剑势中,乘虚蹈隙,如鬼魅般掠闪。

黑衣女毫无惧色,一剑紧似一剑的狂扫疾刺。

看得人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正当此刻——

人群之中,又抢出三个五十上下的老者,加人围攻,这一来,情势大变,黑衣女顿落下风,连连娇叱不已。

杨志宗曾身遭同样的惨通,不由义愤填膺,正待——

蓦然——

一阵猿啼狼嗥般的厉声,撕裂长空,摇曳而来!

场中一旁还未出手的群凶,脸色大变,面现惊怖之容。

正在搏斗的四个老者,也震然收势退身。

杨志宗惊异不已,江湖之大,无奇不有,不知又来了什么厉害魔头,竟然使得这些身手不弱的人惊俱到这种地步。

黑衣女也是骇然变色,注定林梢。

场中顿时静得落针可闻。

空气在紧张之中,透着恐怖!

厉啸声越来越近,也越觉刺耳——

啸声方止。众人只觉眼前一花。

场中已多了一个形如僵尸般的怪人,干直瘦长,面如白雪,毫无半点活人的气色,眼射绿芒,扁鼻塌腮,两只皮包骨的惨白的手爪,上面长着寸来长的指甲,和纸杂店里面出殡时所用的纸人一般无二,单只这怪象,就足以使人丧胆亡魂,胆小的,真要吓死。

所有在场的人,一个个面无人色,簌簌而抖。

杨志宗也觉浑身起栗,直冒寒气。

怪人双目遍扫众人一眼之后,声如鬼哭般的道:“你们通通给老夫滚!”

随着这一个滚字出口,枯瘦如柴的手一挥——

黑衣女身前四个老者之中的一个,惨嗥半声,便已倒地,气绝身亡,五官之中,竟然溢出黑血。

这一手是什么功夫,没人见过!

在场群凶,一个个魂飞院散,鼠窜而逃。

刹那之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野寺一疯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