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07章 血染湘桂道

作者:陈青云

“残肢令主”脚步不移,身形连连闪晃,巧极的避过三老者的一轮狠攻,单掌运劲,以七成力道淬然拍出。

惨嗥之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三个老者,各各喷出一股血箭,被震飞三丈之外,仆地不起。

就在此刻,一缕血红光焰,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原来那高个子老者趁三个老者与“残肢令主”交手的瞬间,已取出“阴魔教”特急告援,火箭燃放。

“阴魔教”的信号火箭,分为蓝白红三种,蓝色是求援的信号,白色是紧急集中的信号,而这红色却是特急告援,非遇特别重大事故,决不许轻易施放,一经放出,有如教主亲令,周遭可见的范围内,任何教中人,不管多大的事,都得放下,赶赴施放的地方。

“残肢令主”不屑的望了那刺目的红色火焰一眼,口中已数到了“九”!

高个子老者,自知不能幸免,不待对方的“十”宇出口,身形陡地弹起,悲愤不已的喝道:“老子虽死在你手中,但你今夜也逃不了。”

话声中,已扑到“残肢令主”的身前举掌正待—一“十!”

“残肢令主”口中数出一个“十”字,掌随声而出。

高个子老者,招式未曾攻出,见对方一挥手之间,一股重逾山岳的罡风,已压体而来,疾劲强猛得不可比拟。

心中方自喊得一声“不好”,全身如被雷击。

惨嗥半声,七窍溢血如泉涌,五腑尽靡,横死当地。

“阁下好狠的手段!”

一声低沉的轻喝,发自三丈之外。

“残肢令主”心头猛地一震,循声望去,一条人影停身三丈之外。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江湖中不乏奇人异士,不可一世的“残肢令主”竟然被人欺身到三丈之外而不觉。

那人影晃晃悠悠的又移近了约莫一丈,两人之间相距不足丈。

“残肢令主”看这人影竟然是武林中闻名丧胆的神秘人物“海鸥令主”红巾蒙面人之后,身形不由一阵激颤。

(不用笔者饶舌,聪明的读者,一定可以猜想得到“残肢令主”是谁?何以见了红巾蒙面人会如此激动!)

蓦然——

破风之声,候告传来!

从这轻重不一,略带杂咨的破空之声来断定,来人当不在少数,而且是从不同的方向涌来。

红巾蒙面人,凝视了“残肢令主”片刻之后,突然道:“阁下小心应付,咱们再见!”

随说随闪动身形,瞬息而杏。

这句话不知是关切,或许是别有用心,不得而知,“残肢令主”又是一阵莫名的感激,怔然不语。

就在红巾蒙面人身影刚刚消失的刹那,三条人影,已如陨星般坠落场中,眼光触处,齐齐惊咦了一声。

这纵落的三条人影,是两老者,一书生。

那两个老者同样是五一卜开外年纪,尖脸削腮,鹰鼻环眼,若不是身材一高一矮,简直就分不出谁是谁来。

那书生年方三十上下,身着一袭灰色儒装,头戴文生帽,腰间佩着一柄长剑,剑柄之上镶着一粒龙眼大的血红珠子,特别显眼。

两老者一书生扫了地上的四具尸体一眼之后,把目光移到了“残肢令主”的身上,细细一打量之后,脸色乍变。

“残肢令主”,不言不动,冷眼注视来人!

紧接着,唆!唆!连声,先后又飘落十条人影。

“血魂剑邝宇”面色一变质,仍是不缓不慢的道:“在下实情实说,谈不上什么手段!”

“贵教主名讳可否先行见告?”“嗯!这个,阁下到时自知!”

“我老人家没有这个兴致!”

“在下等奉教主严令,非请阁下到敝教一晤不可!”

“残肢令主”冷笑一声道:“凭你们几块料.就敢强请我老人家……”

一旁的神护堂堂主“苦宕飞魔公孙豹”嘎嘎一阵怪笑,插口道:“邝殿主,我等如果连一个假冒他人之名的客人都请不回去,那不是天大的笑话,江湖朋友笑掉了牙!”

“残肢令主”不由心中一动,正待开口……

巡稽堂主“铁羽金鹰鲁子丹”已接上话道:“我可不信这个邪!”

“残肢令主”不屑已极的道:“不信的话,尽可一试。地下四人就是榜样!”

此语一出,场中十余人齐齐怒哼出声。

场中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刑司殿主“血魂剑n宇”阴阴一笑道:“阁下最好能够三思而行,否则……”

“否则怎样?”

“嘿嘿!恐怕有些不便!”

“残肢令主”双目暴射奇光,提高了声音道:“老夫倒是不怕什么不便!”

“阁下真的不愿同行?”

“别说不愿,老夫根本就不高兴去,怎样?”

“恐怕由不得阁下做主?”“笑话!”“如此在下等只好得罪了!”

了字方落,寒芒发动,已怪异凌辣的连攻了三剑。

拔剑出招,快得如一个动作。

“残肢令主”心中微凛,身形一晃,进过三剑,反攻一掌,这一掌他用了七成劲力,劲道如山,骇人至极。

“血魂剑邝宇”身形微侧,左足向后一引,掌中剑怪异已极的连留数圈,竟把那如山劲气消卸得无影无踪,捷通电闪的又是六剑出手,招式诡奇绝伦。

“残肢令主”见对方竟然能消卸掉自己七成功劲的一掌,内心为之一震,同时对方的长剑,又已电闪袭到,剑影重重,剑花错落,似乎是六把剑同时从六个不同方位攻来。

怒哼声中,单臂一抡,以十成功劲,迎向“血魂剑邝宇”的剑势,裂石罡风,匝地涌出。

“血魂剑邝宇”只觉对方这一掌来势奇猛,而且掌风通异寻常,为前所未见,掌中剑竟然被迫得沉滞起来,大骇之下,忙不选的撤招横门八尺。

算他见机得早,否则必然伤在这一掌之下。

就在“血魂剑邝宇”撤招闪避,“残肢令主”一掌拍空的电光石火之间,两股如山劲道,已一左一右向“残肢令主”当头罩下。

原来一旁的“铁羽金鹰鲁子丹”和“芒宕飞魔公孙豹”已电疾的腾空而起,如巨鹰般一左一右夹攻而下。

他两人都是以凌空搏击之技,扬名江湖,只须一人,就足可供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穷于应付,何况两人合手。

眼看“残肢令主”避无可避——

突然,奇事发生了——

就在两股万钧劲道即将击着的瞬间,“残肢令主”似一支弩箭般从两股劲风间隙中,斜射而出,快逾电闪。

轰隆巨震声中,两股劲气已劈落地面之上,声势惊人。

而“残肢令主”斜射而起的身形,竟然凌空一个倒翻,轻灵妙曼的反旋而回,正好欺在两人之上。

独臂挥处,一圈涡流劲气,倏向两人罩落。

“铁羽金鹰鲁子丹”和“茫宕飞魔公孙豹”,平日自以为轻功妙绝人寰,做梦也想不到“残肢令主”竟然高出他俩一筹。

一招落空,立知不妙,双双向两侧地面斜射而落,厘米之差,堪堪避过“残肢令主”的一记反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残肢令主”身形也跟着落回地面。

一旁的“阴魔教”徒众,惊心动魄不已。

就在“残肢令主”身形甫落的当口,“血魂剑邝宇”一柄长剑又告袭到。

倏地之间,刺出了一十二剑。

“残肢令主”眼中陡现骇人煞光,单臂抡处,封挡之外,回敬了三掌,震得“血魂剑邝宇”身形连晃不止。

刹那之间,剑光霍霍,掌影如山,剑风嘶吼,掌劲如雷,两文之内,尽为劲气充满,石走沙飞,令人目眩心震。

“残肢令主”边打边沉声喝道:“邝宇,你再不识进退,可别怪本令心狠手辣!”

“哈哈!阁下不必空口发狂言,今天我等既然奉令请驾,好歹总得请阁下到本教走上一趟!”

话声中,剑势更紧。

“残肢令主”冷笑一声,眼中杀光陡炽,一把边开对方剑势,身形微向后挫,单掌一伸一缩。

就在这一伸之间,一股异常掌风的奇烈劲道,已告涌出,劲势之强,无法比拟。

“血魂剑邝宇”吓得胆颤心摇,以毕身功力运集剑身,想卸去对方劲势,焉知手中剑竟然挥不出去,暗道一声:“不好!”正待抽身闪让,但已来不及了——“轰!”然巨响声中,夹着一声惨哼!

“血魂剑邝宇”长剑脱手,一个身形如滚地绣球,直摔到一丈之外,“哇!”的一声,鲜血狂喷而出。

其余“阴魔教”两个堂主和近十名的劲装汉子,齐齐惊叫一声,亮剑出掌,蜂拥而上,攻向“残肢令主”。

“残肢令主”又是一掌劈出,卷向扑来的众人,他已动了杀心,下手决不容情,这一掌较之前掌有过之而无不及。

数声凄厉的惨嗥传处,首当其冲的四个壮汉,身形被震得凌空而起,各各张口射出一股血箭,横尸三丈之外。

扑上来的众高手心胆俱碎,攻势顿被遏阻。

“残肢令主”伸手胸衣之内一探,缓缓上扬。

一柄精光耀眼亦刀亦锯的怪兵刃,已执在手中。

“残肢令!”

惊叫声中,众高手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怪刃出现,显示着一场恐怖的屠杀,已揭开了序幕。

这时,星光寥落,阵阵晓风拂体生寒,远远传来几声断续的鸡啼,东方的天际,已露出鱼肚白色,天快亮了。

然而在这苍林边缘的湘桂官道之上,却正在酝酿一场血劫。

“铁羽金鹰鲁于丹”与“芒宕飞魔公孙豹”,身为“阴魔教”堂主,当着手下人之面,岂能畏缩。

虽然明知不敌,也只好硬挺,何况前后已有七个教中弟子,丧命在对方手下,当下双双欺身上步,逼近五尺。

“残肢令主”双目神光炯炯,注视两人,冷冷的道:“你两个如果还想全身而退的话,回答老夫一个问题!”

“铁羽金鹰鲁子丹”阴恻恻的一笑道:“阁下说出来听听看!”

“贵教追踪老夫并强迫老夫赴贵教,原因何在?”

“嘿嘿!在下等奉令行事,无从奉告!”

“你真的不肯说?”

“残肢令主”逼进了三步,双方距离不及一丈。

“铁羽金鹰鲁子丹”面色为之一变。

一旁的“芒看飞魔公孙豹”向“铁羽金鹰鲁子丹”靠近了两步,凝神蓄劲,如果一言不合,他就要出手。

其余的七个“阴魔教”弟子,长剑横胸,紧注现场。

空气紧张得无以复加,

“血魂剑邝宇”已捡回长剑,在三文之外坐地调息,看样子伤势不轻。

“残肢令主”再度开口道:“你说是不说?”

“铁羽金鹰鲁子丹”目中似要喷出火来,吭声道:“不说又待如何?”

“嘿嘿!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众人不由齐齐怒哼出声!

“芒宕飞魔公孙豹”半声不吭,“呼!”的拍出一掌。

咫尺之隔,而且这一掌是他蓄意突袭,力道惊人至极。

“残肢令主”冷哼一声!

“鼠辈敢尔!”

不退反进,视那强劲掌风如无物。

“残肢怪刃”疾逾闪电般一晃——

“铁羽金鹰鲁子丹”也趁机全力攻出一掌,劲道之强,足可碎碎裂石,就在他出手夹攻的电光石人之间,惨嗥突起,血雨喷溅。

“芒宕飞魔公孙豹”已被残肢而亡,以这魔头的功力,竟然无法躲过“残肢令主”的一击,真是骇人听闻。

“铁羽金鹰鲁子丹”眼看这一掌已告劈着,对方不死也得重伤,焉知事实不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残肢令主”一招毁了“芒宕飞魔”之后,连头都未回,对临身的如山劲气,恍若未觉,身形一挫反而迎了上去。

“波!”的一声巨响,“钦羽金鹰”竟然被“残肢令主”身上所发的一股无形爱气,震得手腕慾折,蹬!蹬!蹬!连退三步,面现惊恐至极的神色。

窥伺在旁的劲装汉子,一个个张口瞪目,全身簌簌而抖。

这种功力,他们听都不曾听说过。

“残肢令主”这时才慢吞吞的转身面对众人,厉声道:“我老人家言出必践,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

死字出口,身如电旋,“残肢令”精芒如幻,惨峰之声,响成一片,肢体横飞,血箭乱射。

转眼之间,官道之上血流成渠,断臂残肢抛满一地,所有场中“阴魔教”众徒,全数被残肢洞胸而死,厥状之惨,令人不忍卒睹。

道旁苍林之中,正隐伏着一个人,被这残酷的屠杀,引动了侠义肝肠,喃喃自语道:“如果我所料不差,这煞星真是他的话,我只有趁他羽毛未丰,把他毁去,否则,武林之中,无宁日了!”

恰在这时,那运功疗伤的“血魂剑邝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血染湘桂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