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肢令》

第08章 牛鬼蛇神

作者:陈青云

那白发独臂老人阴寒澈骨的冷笑一声道:“不错,正是老夫!”

“木铎居士”心头不由一震,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道:“残肢令主,你要如何?”

“要你的命!”

“木铎居士”又退了一步!

他虽然功力不弱,凶残婬狠,但对于眼前这个神秘而恐怖的人物,确是胆寒心颤不已,硬着头皮道:“残肢令主,巧极,在下正要找你!”

“找我?”

“不错,敝教主命在下会同‘苗疆五毒’,专程来请阁下到敝教总坛一行,敝教主求贤若渴……”

“哈哈哈哈!”

一阵震耳慾聋的狂笑,打断了“木铎居士”的话。

“天山龙女”见“残肢令主”突然现身,芳心既喜且羞,眼睁睁的看着这怪老人,苦于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残肢令主”一阵狂笑之后,沉声道:“木铎居士,你也加入了‘阴魔教’?”

“嘿嘿!在下忝掌敝教‘青龙堂’,阁下……”

“残肢令主”——(即杨志宗)心内电转道:“自己与‘阴魔教’素无瓜葛,为什么派出这么多高手来追踪自己?”

俊目一瞪,厉声道:“木铎居土,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想信的话,你照实回答老夫一个问题,今天放你一个活口,想死的话嘛!简单得很,老夫当场就成全你,以免你再为恶江湖!”

“木铎居士”何等高傲之辈,心中虽已生出怯意,但却很对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阴恻恻的道:“阁下未免太狂,我木铎居士并不是凭两句大话就可以吓倒的人!”

“那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

“不见得!”

“不见得你就试试看!”

“残肢令主”口中看字方落,人已欺到“木铎居士”身前伸手心及之地,快得简直是不可思议。

紧接着右手一拂——

“木铎居士”连念头都来不及转,只觉身上有数处穴道,同时被拂中,连半声都不曾哼出,便已委顿在地。

“残肢令主”(杨志宗),这一手包含了红巾蒙面人独传的“移形换影”身法,和“北疯半悟和尚”的“流云拂穴”。

“木铎居士”功力再高,也无法抵挡这两式旷古绝学。

“残肢令主”缓缓自胸衣之内袖出残肢怪刃!

“木铎居士”一代袅魔,此刻被制倒地,看着那晶光雪亮的半刀半锯的残肢令,眼中露出骇极乞怜的光芒。

蓦然——

一阵穿枝拂叶的沙沙声,夹着低沉的语声,候告传来。

杨志宗心头电转道:“徐姑姑穴道末解,娇躯半躶,若被其他为人撞见,岂不糟糕,还是先解了她的穴道再说!”

念动之处,疾移三步,衣袖朝她身上虚虚一拂,这一式是“北疯半悟和尚”所传的“挥袖解穴”。

“天山龙女”在这一拂之下,穴道顿解,站起身来,羞愤无比的忙把衣衫略事整理,朝“残肢令主”就要下拜。

她当然不知道眼前的“残肢令主”就是杨志宗。

杨志宗岂肯受她的大礼,单掌轻轻一摆,一股悠悠劲风,阻住了“天山龙女”的身形,道:“目前又有人来,你赶快离此!”

“谢前辈援手之恩,使小女子得以保清白,此……”

“走吧!”

“天山龙女”深深的视了这白发苍苍的“残肢令主”一眼,内心怀着无限的感激,正想再说几句感谢的话,忽地想起自己被“木择居士”以怪异手法制住,擒来此为时已久,杨志宗现在不知生死如何?

心意及此,就得转身驰去,忽然一眼瞥见地上的那丑怪老人“木铎居士”,不由杀机陵起。

拔剑出鞘,就要挥去。

杨志宗一拍手道:“老夫自有治他之法,你快走吧!”

“天山龙女”怔了一怔,转身越林而去!

杨志宗设想周到,唯恐“阴魔教”与“天山龙女”为敌,所以一迭声的催她离开,用心可谓良苦。

这时.夜幕低垂,竹林中更见幽暗。

那声音已近在咫尺,听起来,人数不少。

杨志宗忆及与“南荒双凶”七里坪之约,心想:“先解决了这婬魔再说,顺便给‘阴魔教’一个警告!”

心念之中,衣袖朝地上的“木铎居士”一拂!

“木铎居士”穴道被解,应势而起i

就在他身形一起之际,杨志宗的一招“残肢断魂”又告施出,这一招的奇诡狠辣,世无其比,尤其在已获得百年功力的杨志亲手中施出,更是骇人,放眼江湖,躲得过这一招“残肢断魂”的,恐怕没有几人。

惨嗥声中,“木铎居士”两臂被削,洞胸而亡。

就在惨嗥之声方落之际,数条人影,已电射而来。

杨志宗神目如电,已看出来者正是那“苗疆五毒”,他心念“南荒双凶”之约,不愿再多所耽搁,村道:“就让你们几个者苗子多活几天吧!”

以绝快的身法,抄起“木铎居士”的尸体,捷逾鬼魅般升空越林而去,“苗疆五毒”也恰好落地,只觉眼前一花,什么也没看出来,待五人追上林梢,哪里还有半丝人影。

杨志宗抄起“木铎居士”的尸体,星飞电射般朝长沙城驰去,只见万家灯火,明月已升,星光明灭,互相辉映。

他拣了东城外官道一株大树,把“木铎居士”的尸体挂了上去,满意的笑了一笑,卸去化装,恢复本来面目。

然后驰向七里坪。

七里坪是顺官道东行七里的一个荒坪。

杨志宗赶到当场,一看,哪有半个人影,如银的月色,照着这一块荒地,加上夜鸟的啼声,显得格外的幽寂。

杨志宗几立坪中,仰头望月,思绪潮涌——

他想起自己凄迷的身世——

师门的血仇——

师门重宝“乌木宝录真诀”,已知落人“白面僵尸怪”之手,亟待追回—一

江湖的险恶—一

也想到自己的几番奇遇—一

还有“阴庭教”何以像克魂附体似的追踪自己的化身“残肢令主”,教主是谁?为什么知道“残肢令主”不是“甘露帮”帮主本人,这个不解之谜,深深的困惑着他。

他也想起了为他葬身南海的红衣女上官巧,那俏丽的身影,那充满真情的言语,那些海誓山盟……

于是——

他的心又一次碎了,他不忘他的誓言,当本身事了之后,他将再赴南海,涌身波涛,一死以酬红颜知己。

正在入神的当口——

风声飒然中,两条人影,已飞落在他的面前三丈之地。

杨志宗悚然而醒,屏弃避思,俊国扫处,冷笑一声道:“两位还真守信!”

来人正是“南荒双凶”——“洞里赤练”和“双尾毒蝎”。

“洞里赤练”阴恻恻的道:“小鬼,老夫兄弟说过要成全你的,怎能不来!”

“嘿嘿,阎老五那里挂了号的人,要躲也躲不掉!”

“双层毒蝎”接口道:“小鬼,别尽卖狂了,有什么遗言交待没有?”

杨志宗剑眉一挑,双目神光陡射,慑人至极。

“南荒双凶”不由心里一震,在双凶的记忆中,杨志宗功力平平,难道数月不见,这小子会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两位是自了,还是要在下出手超渡?”

双凶闻言,气得脸色煞白,鼻息咻咻,双双上前数步。

“洞里赤练”蛇跟一翻,嘎嘎——阵怪笑道:“小鬼,本想给你一个痛快,你既然嘴巴子这样硬,说不得只好让你先当当老子‘百蛇穿心掌’的滋味了!”

杨志宗面色更寒,杀机已告升起,厉声道:“南荒双凶,孽龙潭畔,你们这批魔头,夺宝不遂,竟然产生剖腹取丹的残毒心思,可见名副其实,较之蛇蝎犹有过之,今晚,此地,就是你俩毙命之地!”

双凶怒哼一声,齐齐欺近一丈。

本来死寂的七里坪,这时四外已如幽灵鬼魅般的,出现不少人影,纷纷向场中移来,竟然不下数十人之多。

杨志宗冷冷向四外电扫一眼,暗道:“好极,看来孽龙潭畔的往事又要重演,今天让你们这些凶残的魔头们遭个报应,等于替武林除去一批害虫!”

又向双凶道:“两位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

“南荒双凶”也已看到了涌来的憧憧人影,深恐又被他人插手,互相一点头,半声不响,双双电闪出手,飞身向杨志宗扑去。

杨志宗冷笑一声,双掌蓄足八成“乾元真罡”,他准备一下就毁去这两个魔头。

正待——一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条黑影,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从横里射来,径向“南荒双凶”的身影拉去。

“南荒双凶”是一个劲的前扑,估不到横里会突然有人射来,待到发觉,已经无法收势变式,急切里横扫一掌。

“砰!砰!两声,夹着两声惨嗥。

“南荒双凶”竟被那突来的黑影,凌空击飞出二丈之外,倒地气绝,看得四周的人,惊心体目,齐止住了身形。

杨志宗惊奇的一看那落地的人影——

竟是一个凸眼四腮,面色惨白的全真道士。

那道士立稳身形之后,金鱼眼一转,声如破锣似的道:“娃儿,这一手如何?”

杨志宗实在看不出刚才“南荒双凶”是如何死的,心中虽然暗惊这道士的手法奇诡,但却看不惯他那恶心的面容。

以形貌来判断,这道士也决不是什么好来路。

当下冷冰冰的道:“还过得去!”

“什么?还过得去?”

“嗯!”

“娃儿的口气大得惊人,想来你就是孽龙潭畔巧吞‘牛龙蛟内丹’的冷面少年杨志宗了?”

杨志宗一听对方提起“牛龙蛟内丹”不由勾起了当时被群魔惨逼的恨事,星目煞光又现,冷冷的道:“是又怎样?”

“嘿嘿!娃儿不愧冷面之称,果然冷得可以!”

“冷又怎样?”

“嘿嘿!你知道本道爷是谁?”

“不知道。”

“你听说过,腔炯神风道人,这个名字吗。”

“没听说过!”

“哼!就是本道爷!”

四周的人群中,立即起了一阵嗡嗡之声,显然是听了“崆峒神风道”五个字而吃惊不小。

“崆峒神风道人”乃当代崆峒派掌门“清虚子”的师叔,为人阴险凶残,武功诡异,积恶如山,江湖中提起这魔头来,莫不远而避之。

现在这二十不到的冷面少年杨志宗,面对一代魔头,竟然毫无惧容,而且还出言无状,气得恶魔冷哼不已。

单只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毁去凶名著称的“南荒双凶”这一点看来,这恶道的手法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杨志宗出道不久,对于这恶道的名头,确实不知道,但即使知道,以他冷傲的性格和一身出类拔萃的武功,又何惧之,当下面上充满不屑的神色道:“你打算怎么样?”

“嘿嘿,本道爷为你除去两个强敌不假吧!”

“这是你多管闲事,凭‘南荒双凶’的身手,其奈我何!”

“好狂傲的娃儿,本道爷明白告诉你,看你资禀不错,打算收你做本道爷的传人……”

杨志宗不由冷嗤出声,道:“凭你也配说这种话!”

“好哇,小鬼,你有几条命!”

“跟你一样!”

“你是否嫌命长了?”

“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要来请小爷超渡!”

神风道人气得一张沙白脸孔顿时变成了蜡黄之色。

暴吼一声道:“娃儿找死!”

死字未落,双掌箕张,由指如钩,问电般朝杨志宗抓去,快捷得使人连闪避的余地都没有,奇诡得使人摸不清掌爪是从什么方位抓来,只觉四面八方都是瓜影,虚实莫辨。

神风道人满以为这一招必可将这娃儿拿下,岂知就在掌爪罩向对方的电光石人之间,人影顿杳。

一声冷笑,却自传来!

“神风道人”以身手快捷见称于武林,所以有“神风”之称,他估不到这年纪轻轻的娃儿,竟然比他更快,不但轻易的脱出他这百无一失的“神风鬼爪”,而且欺到了自己身后,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

心中这一骇非同小可,电疾收势转身。

杨志宗满脸不屑的看着他。

四周本来存心要找杨志宗的魔头们,登时凉了半截,看来这小子练成了一身神鬼莫测的功夫,他们自忖不是敌手。

半晌之后,杨志宗才冷冰冰的道:“神风道人,你当真要找死?”

恶道气得七窍冒烟,这娃儿不但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且还直呼其名,这种事,他可是破题儿第一次遇到。

从喉中哼了一声,双掌一错,欺身上步。

刹那之间,一连攻出了一十六掌之多,掌式奇幻莫测,劲力万钧,有如数个顶尖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牛鬼蛇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肢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