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五章 七星故人(2)

作者:陈青云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耳际突然响起一声“噫!”

若有若无的意识中,他对这声“噫!”起了反应,但那反应只如微风掠过水面所引起的水纹一样,淡淡的,浅浅的,瞬即消失。

“他居然还会活……”

声音再传入耳,他的意识被唤回了些、他想睁开眼,但眼睑重若干钧,用尽力也撑不开,意识倒是复苏了。

“我难道没有死么?”他想。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内元开始流转意识也由浊而清,他徐徐睁开了眼,昏昧的光线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平滑的岩壁,接着,地看清了这是一个石洞。

“我……真的还活着!”

他惊喜万状地喊出了声,但声音却微弱得连自己都听不到,他只是颀觉自己业已呼叫出声而已。

“娃儿,你实在命大,该死而不死!”

这句话,他完全听清楚了,语音苍劲震耳。他用力侧转头,目光所及,不由心头大震,在距他数尺之处的地上,盘膝坐着一个怪物,纷披的白发,垂及地面,茸茸乱须,遮去了整个面孔,只两只电炬似的目光,从须发中透射而出。

若非对方说了话,他简直不敢相信对方是一个人。

这时,他确信自己仍然活着,意外的惊喜,带来一股莫明的力量,使他生机大盛。他双手撑他,摇摇不稳地坐了起来。

望了那怪人半晌,才振起精神开口道:“是老前辈救了晚辈?”

怪人震耳的声音道:“娃儿,老夫差点死于你手!”

徐文愕然张大了双目,道:“这……怎么会?”

“你的毒手!”

徐文心头狂震,一看,自己隐在贴身的左手,已然露了出来,他惊然望着怪老人,久久没有说话。

他的秘密,第一次被人拆穿。

毒手,这一只含蕴剧毒的手,隐藏在衫内,肋下开了一孔,外面被虚垂的衣袖遮住,望上是个独臂人。与敌人交手时,只要身形接近,毒手从小孔内伸出,触肤即倒,这秘密,谁也不会发现,主要是死者无伤,也无中毒迹象。

怪人又开了口:“娃儿,如老夫所猜不错,你这只毒手所含,是毒绝人世的‘无影摧心手’?”

徐文又是震惊莫明,栗声道:“老前辈说对了,正是‘无影摧心手’!”

怪人目中寒芒暴射,沉声道:“你练成这种武林失传数百年的毒功,显见不是什么好来路,老夫该毁了你

徐文心胆皆寒,陡地站起身来,退到壁边。

死亡的阴影,又笼罩了他。

怪老人慑人的目芒,随着他转移,直射在他的面上,许久,才喃喃地道;“看你样子,根骨灵秀,又不像穷凶极恶之徒……”

徐文没有说话,只怔怔地瞪着对方,心中却在转着圈子,这怪老人显然已触及了自己的左手,但他并未中毒,而且能一口道出“毒手”的来历,凭这一点,对方是个不可思议的人,要取自己性命,恐怕易如反掌。

如果自己该死,是逃避不了的。

“小子,你出身何门?”

徐文想了想,坦然道:“‘七星帮’!”

“‘七星老人’是你何人?”

“那是先祖父!”

“此刻掌门是谁?”

“家父!”

“以老夫所知,‘七星老人’素行正大,并不擅用毒

“是的。”

“那你毒功何来?”

“是……是……家父所传。”

怪老人沉默了片刻,以十分凝重的声音道:“以老夫所知,这‘无影摧心’之毒,毒绝天下,中毒的人,绝无中毒迹象,毒一沾肤,立攻心脏。而练成‘无影摧心掌’的,仅有两百年前的‘鬼见愁’一人,据说,‘鬼见愁’是被火烧死的,死后并无传人,你父亲莫非得了他遗留的‘毒经’?”

徐文惊惶地道:“是的。”

“你可知道练了这‘无影摧心手’,终生不解?”

“这……这……”

“那你父亲毫无人性,他竟然让你练这毒功,毁你一生!”

徐文惊疑地道:“晚辈身上带有解葯。”

“只能解别人中毒,却不能散本身毒功。”

“这……怎么可能?”

“老夫仅是耳闻,不曾见识过‘毒经’,据先辈传言,‘无影摧心手’一经练成,毒与练功人本身溶而为一,除了切除这只‘毒手’,此毒终生不解。”

徐文一颗心顿往下沉,如果事实真的如此,自己一生便算毁了,但,一个做父亲的会摧残自己的亲骨肉吗?抑或是父亲根本不知道这后果?

他从不曾听父亲提到过这样的话,只是告诉他,此功练成,可以无敌天下,但不能与人发生肌肤之亲。事实证明,并非无敌天下,碰到动力卓越的对手,双方不接触,“毒手”就不能发挥威力,否则自己也不致被人掷落断岩了。

如果,父亲明知这后果,而命自己赴开封求亲,安的是什么心呢?

自己无端端爱上方紫薇,岂非也极为可笑?

他回忆练这毒功的情景,记得那是从八岁开始的,每天以葯计浸手,按时服葯,按时照父亲口述的诀要运功,整整十年,才告练成,可就没听父亲说过如何散功……

事实真如这怪老人所说吗?

这不仅恐怖,而且惨无人道!

“娃儿,你不相信?”

徐文期期艾艾地道:“不是……不信,而是难信

“嗯!将来你无妨试试看。”

“老前辈何以不畏剧毒?”

“老夫业已练成‘金刚神功’,百毒不侵!”

徐文骇然大震,想不到眼前的怪老人,竟然练成了仅属传闻的“金刚神功”,看来他在武林中恐怕找不到对手了,但心中仍有些不释。

“此毒无形,老前辈何以知晓?”

“毒虽无形,中毒的人不能没有感应。”

“哦!请问老前辈尊号?”

“老夫名号早已忘了。”

“晚辈被人抛下断岩,老前辈如何救晚辈粉身之厄?”

“是岩壁间的山藤救了你,非关老夫,算是你命大吧。不过,你被山藤阻住坠势,重复落地,虽免了粉身碎骨之灾,但当时你确是死了,心脉已绝,想不到一个时辰之后,生机再现,这是老夫生平所见唯一奇事……”

徐文惑然道:“老前辈曾施救吗?”

“没有,因为你确已死亡!”

“这……”

“啊!小子,你是否服食过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葯物?”

“没有。”

徐文断然地摇了摇头,他忽然忆起在旅邸中,遭到冒父亲形象的锦袍蒙面人暗算死过一次,又活转来,这是什么原因呢?

他愈想愈迷糊,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不可能的怪事啊!

怪老人话题又转,道:“小子,你怎会被抛落这断岩的?”

“遭人暗算!”

“有多少人毁在这只‘毒手’之下?”

“晚辈不到不得已时,不施毒手,自信从不滥杀无辜。”

“老夫有些信不过?”

“老前辈说这话的意思是……”

“老夫本想毁了你,为武林除一大患,不过念在你先祖‘七星老人’曾与老夫有数面之缘,改变了主意,留下你这只‘毒手’吧!”

怪老人说来非常轻松,听在徐文耳中,却不输五雷轰顶,潜在的傲性,使他不屑于乞怜,咬了咬牙,道:“老前辈可以取晚辈性命,要残晚辈一臂……”

“怎么样?”

“办不到!”

“小子,老夫取你性命,并不比捻死一只蚂蚁费事?”

徐文双目迸出了火花,厉声道:“请下手!”

怪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掌,只一抬,徐文但觉一股其强无比的吸力,把他拉到了老人身前伸手可及之处,登时惊魂出了窍,凭这一手,要他死决活不了。

“你真的愿死而不愿残臂?”

“不错!”

“你想清楚了?”

“自力不足以保命,根本毋须去想!”

“你倒是很狂傲?”

“哼!”

怪老人偏头想了一想,突地重重一拍皤然皓首,道:“该死,老夫忘了一件大事,小子,你上白石峰,‘白石庵’是你必经之地?”

徐文心中一动,道;“是的。”

“碰见那臭尼姑没有?”

“臭尼姑,谁?”

“那自称‘白石神尼’的?”

“早已升登极乐了。”

怪老人全身一颤,陡地起身,一把抓住徐文腕脉,厉声道:“你说她死了?”

徐文大吃一惊,道:“是的!”

“是真是假?”

“晚辈似乎没有说谎的必要。”

“哈哈哈哈……”狂笑声中,怪老人跌坐回地面,渐渐,笑声变成了哭声,声浪在洞中来回击撞,势如惊涛骇浪,狂风骤雨,震得徐文耳膜嗡嗡作响,愣愣地望着对方,有些手足无措。久久,怪老人止住哭笑难分的号陶,自语道:“她死了,她竟然死了,老夫数十年苦待成了泡影……”

徐文好奇之念火炽,他想,这怪老人与“白石神尼”之间,必有某种不平凡的关系存在,一个在峰前,一个在峰后,听口气已数十年不谋面,这的确够玩味。

心念之中,忍不住问道;“老前辈为何如此激动?”

怪老人连连挥手道:“去!去!老夫的事谁要你多嘴!”

徐文乘风转舵,回身便向洞外走去……

“回来!”

徐文不期然地止步回身。

“小子,你想走么,这辈子休想了!”

“老前辈什么意思?”

“你小子除非助生双翅,否则休想离开这绝地。告诉你,这鬼地方深达千仞,四面绝壁,猿猱难攀,否则我老人家怎会呆上数十年寒暑。”

徐文一愕,解嘲似的一笑道:“老前辈要残晚辈这只左手,岂非也是多余,既不能出困,‘毒手’何患?”

“废话,我老人家当然有道理。!”

“晚辈倒想请教?”

“小子,老夫又改了主意,不想卸你的‘毒手’了,

不过,有条件……”

“请问什么条件?”

“你发誓重出江湖之后,不以‘毒手’伤害无辜。”

“这一点老前辈放心,晚辈从未无故伤人。”

“你立誓!”

“老前辈,善恶存于方寸之间,誓言只约束君子不约束小人。”

“嗯!也有道理,你办得到么?”

“晚辈可以答应。”

“好,老夫信你一次,设法让你出这绝地,但你替老夫找一个人……”

徐文登时精神一振,道:“请吩咐!”

怪老人目光一黯,道:“也许此人早已不在人世,不过,老夫在未证实她的生死前,决不死心。”

“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女人!”

“女人?”

“嗯、女人,一个绝世美人。哈哈!情关难堪,昔日的美人,而今是什么模样?

龙钟老妇?夜叉?去休!去休……”

音调充满了冬日肃杀之味。

徐文吁了一口长气,道:“她是谁?”

怪老人神不守舍地道:“她叫杜如兰!如兰!如兰;绝壑吐艳,美冠群芳,超尘脱俗……”

以下的话,像呓语,模糊难辨,似乎回忆已把他带到另一个境地中。

徐文惊奇地望着这神秘的怪人,想开口又插不上语。

怪老人激动了一阵之后,又慢慢平静下来,一摆手道:“坐下,听我老人家告诉你。”

徐文依言就地坐下,怪老人眼中闪动着一种异样的光辉,幽幽然开口道:“数十年前,武林中出观了一对姊妹花,大的杜如意,小的叫杜如兰,容貌与武功双绝,风靡了整个江湖,也使无数年青武士如痴如狂。在无数追逐者之中,有一个自视极高的剑土,在偶然机会中,结识了这一双姊妹花,那剑士独钟情于那做妹妹的,两人海誓山盟,互约白首,可是那做姐姐的,却暗中属意这剑士……”

话锋至此一顿,又道:“做姐姐的暗恋成狂,却不能横刀夺乃妹之爱,于是,她出了家……”

“哦!”

徐文已约略猜到故事的内容,不由“哦”了一声。

怪老人横了他一眼,又道:“姊妹俩幼遭孤露,相依为命,乃妹悲乃姐的遁入空门,但却不知她姐姐的心事,那剑土也不知情……”

接道;“不久之后,做姐姐的奇缘巧遇,得到了上古异人遗留的一尊‘石佛’。”

“啊!”徐文惊呼出声,这是武林中无法听到的秘辛。

怪老人自顾说下去道:“于是,她练成了绝世身手,被人尊为‘神尼。她虽然出了家,也得了名,但,却斩不断那柔韧的情丝,勘不破那情关。”

“有一天,那剑士为了要早日与情人结为连理,特地到尼庵请命。做姐姐的提出了条件,除非他成为天下第一人,否则不许与乃妹匹配……

“剑士请教如何能成天下第一人,做姐姐的拿出一片呗叶,说,上面所载是佛门至上武学‘金刚神功’,必须纯阳之体才能参修,此功若成,放眼宇内将无敌手……”

“习武的人都有一种嗜武狂,试问,平白得此神功,成功之后,又可与情人共偕白首,谁能不动心?那剑士当然感激无限,欣然接受。”

“在做姐姐的安排下,他被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七星故人(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