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六章 天眼圣手(1)

作者:陈青云

徐文与“天台魔姬”正在叩一所巨宅大门,忽来一走方郎中,问徐文与这巨宅主是素识抑是……

徐文脱口答道:“素识!”

走方郎中狂笑连连,转身便走,徐文一看这郎中的行为大有蹊跷,一晃身,截住对方去路,道:“朋友慢走!”

走方郎中惊怔地退了一步,道:“这算什么?”

“朋友因何发笑?”

“因为阁下说与那屋主是素识,所以觉得好笑!”

“这有什么好笑?”

“此屋久已无人居住,这是正阳城中有名的‘鬼屋’

徐文面色一变,道:“什么,鬼屋?”

走方郎中怯怯地膘了两扇黑漆大门一眼,道:“不错,鬼屋,日落之后,胆小的要绕道而行,从这里经过都不敢。”

“鬼话,世间那有什么鬼神,庸人自扰罢了!”

“阁下,看来你是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夫子只是不语,并没有否定鬼神的存在,刚刚阁下说此屋主人是素识又作何解释呢?”

徐文不由语塞,窒了片刻,才尴尬地道:“在下是慕名造访,今天初临贵城。”

走方郎中嘴巴不饶人,紧迫着道:“慕名?慕何人之名?”

徐文不禁上了火,冷冷地道:“朋友是在盘查在下底细么?”

走方郎中哈哈一笑道:“阁下言重了,在下走南闯北,靠的就是朋友,这一点江湖规矩倒识得,只是措词不当,请海涵!区区原意是阁下可能访错了门户,而区区却是正阳通,敢夸口只要道得出字号,无人不识,也许有效劳之处?”

徐文正要开口,“天台魔姬”已抢着道:“如此说来,朋友必非等闲之辈,请示名号?”

走方郎中瞟了“天台魔姬”一眼,道:“区区人称‘天眼圣手’,无名小卒,姑娘别见笑!”

“‘天眼圣手’?”

“正是,姑娘听说否?”

“第一次!”

“嘿嘿嘿嘿,区区说过是无名小卒,岂能入女侠之耳!”

“朋友是天眼断症,圣手回春?”

“呃!不不!区区大眼断祸福,圣手决疑难!”

“天眼断命?”

“正是,区区是郎中兼相士,嘿嘿,薄有虚名!薄有虚名!”

油腔滑调,一身江湖气。

“天台魔姬”脆生生地一笑,道:“好极了,我姊弟俩寻人不着,朋友想必能断得出来?”

“呃呢!这是占卜,有别于相术,不过这也粗通!”

“好,就请你占上一占!”

说着,就门口影壁前的石台上坐了下来。

徐文对她的轻浮态度,颇表厌恶,也许这就是他对她无法动情的原因。

“天服圣手”把葯箱朝青石板地一放,当椅子坐了,一本正经地道:“姑娘只说找的是什么人物,也许区区立可奉告,不用占了?”

徐文不耐烦地道:“大姐,我们还有事!”

“天眼圣手”诌媚地一笑道:“阁下,不是区区夸口,要办事碰到区区便是捷径!”

“天台魔姬”以眼色示意徐文忍耐,然后煞有介事地道:“如此,我姊弟与朋友不期而遇,的确是幸事了!”

“好说!”

“有两件事请教……”

“姑娘但说无妨。”

“第一是寻人,第二是寻物。”

“天服圣手”用手一捻上chún的两撇小胡,摇头晃脑地道:“请一件一件讲吧!”

“代价若干?”

“这得看所找何人,所寻何物。”

“朋友的意思是看事论酬?”

“嘿嘿!正是!正是!……”

“朋友既通占卜之术,请占上一卦,寻人是否如愿?”

“天服圣手”把手缩在袖中,口中念念有词,半晌,道:“所寻是男是女?”

“男人!”

“嗯!寻人吗……宜向西行,十里之内必有所遇。”

“朋友的意思是正阳城内寻不到要找的人?”

“照卦象看来是如此!”

“准吗?”

“区区的文王神谋,百验不爽!”

“好,课银若干?”

“十两足银,不多吧?”

“不多,不多。”

徐文心中十分不耐,把头扭向别处。

“天眼圣手”喜笑颜开地又道:“第二是寻物?”

“不错,请朋友再起一课,看此物能否壁归原主!”

“天眼圣手”依样葫芦,咕哝了片刻,突地“咳”的一声道:“奇怪!”

“天台魔姬”柳眉一蹙道:“何事奇怪?”

“依卦象看来,姑娘所寻之物,并非自己之物!”

徐文心中一动,暗忖:莫非这郎中真有一手,翠玉耳坠当然不是“天台魔姬”之物,他竟能一语中的。

“天台魔姬”微微一笑道:“朋友说对了,这卦可真灵,得失之数呢?”

“物已有主,不必寻了。”

“什么,物已有主?”

“区区是照卦直言。”

“朋友的意思是寻不回的了?”

“正是这句话,不必枉费心力了!”

“果真如此吗?”

“当然,区区此卦如不准,从今隐姓埋名!”

“天台魔姬”咕叽一笑道:“朋友多才多艺,改个行当就行了,何必隐姓埋名。说实在朋友大名是什么,还没有请教呢?”

“天眼圣手”面不红,耳不赤,连打哈哈道:“姑娘取笑了!”

徐文冷冷地道:“大姐我们该走了。”

“天眼圣手”转向徐文,偏着头看了几眼,栗声道:“阁下,恕区区直言,阁下身带暗疾,此疾天下无人能治!”

此语一出,徐文与“天台魔姬”同感心头一震,徐文惊的是对方语中有语,暗示自己的“毒手”,“天台魔姬”却是因不明内情,而为这危言吃惊。

徐文强作镇定,冷声道:“朋友别危言耸听,在下有何暗疾?”

“阁下自心明白,何故作此欺人之谈?”

“在下一点也不明白!”

“区区一向自信双眼不误,至亲手足,或神或貌,必有相通之处,由此断定.两位当系异姓姐弟……”

“这不足为奇。”

“阁下隐疾,注定此生应作孤鸾!”

徐文面色不由大变,这句话完全说中了他的隐痛,“白石峰”后断岩下怪老人的话得到了证实。他一向不相信江湖术士,而现在,他迷惘了,对方竟能凭一双肉眼,看出别人不言之秘,这太神奇,也太可怕了!设若自己的秘密泄出江湖,后果是难以想象的,莫非对方别有居心,施的是诈术……

“天台魔姬”骇异地望着徐文,从徐文的神情上,她意识到这走方郎中并非无的放矢,她也迷糊了,到底这郎中最具有些道行,还是……

“天眼圣手”站起身来,背上葯箱,向“天台魔姬”道:“姑娘,一共二十两足银!”

“天台魔姬”小嘴一噘道:“朋友真的要钱?”

“姑娘,区区赖此为生。”

“朋友谋生之道,不止这一门吧?”

“姑娘取笑了,区区这葯箱,正阳城妇孺皆知。”

“天台魔姬”摸出一个小金锭,道:“朋友接好了!”话声中,脱手掷出,暗中却用上了三分力道。

“天眼圣手”伸手一接,陡地大叫一声,跌坐在地,金锭滚出老远,他呵了呵负痛的手,连滚带爬地把金锭抬起,啼笑皆非地望着“天台魔姬”道:“谢姑娘!”

一副市井小人之态,接着,又换过一副面目,向徐文道:“阁下,世间无绝症,缘法而已,顾后会有期!”

说完,摇起串铃,扬长而去。

徐文愣然望着对方身影,从街角消失,耳边仍响着那句话,“世间无绝症,缘法而已……”难道这江湖郎中能解自己毒功?论外貌,对方是标准的走方郎中,若他细分析对方的言词似乎又大有文章……

“天台魔姬”正色道:“兄弟,你看这郎中如何?”

“十分可疑!”

“我猜想他可能便是‘妙手先生’本人!”

“哦!的确,太可能了,我不该放他走的!”

“他说这是‘鬼屋’,你相信么?”

“我们何不进去一探?”

“不必了,找们向西走……”

“照对方的话做?”

“嗯,如果对方果是‘妙手先生’,他已在前道相候了,我们不必再费周章。”

“万一他不是呢?”

“那郎中说西行十里,必有所遇,决非无固。即使那郎中不是‘妙手先生’本人所改扮,至少他已知道我们要找的人是谁,因为我没有记错,这巨宅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即中自命正阳通.最低限度,他知道屋主是谁,所谓‘鬼屋’,文王神课等等,我看来不过是信口胡诌而已。”

“大姐真有这自信?”

“八分!”

“也许那走方郎中是胡诌骗钱呢?”

“我们可以回头,这屋子总走不了。”

“大姐的意思,我们依言而行?”

“当然!兄弟,他说你有什么不治的隐疾,这话可是真的?”

徐文心头一沉,咬牙颔首道:“我不否认。”

“天台魔姬”情深款款地道:“可否告诉大姐我,也许能为你……”

徐文怆然一笑,道:“现在不谈这个,以后这个大姐会知道的,我们走吧!”

两人折出正阳西城,入目一片荒凉,仅有一条黄泥小道笔直向西伸去,却不见半个行人。两人略一商量,缓缓向西行去。

顾盼间,已走了七八里地,却一无所见。

徐文喘了一口气道:“我们上了当了。”

“何以见得?”

“如果那走方的郎中果是‘妙手先生’本人,我们这一折腾,他正好有时间搬移家小,或从容布置,等我们第二次上门。”

“看,那小丘上不是一个人?”

“是人也未见得是我们要找的人。”

“总得试试看呀。”

“是他,驼背老人!”

徐文定睛一看,精神为之大振,欢然道:“大姐料事如神,我们快!”

两条人影,如飞燕般掠上路旁小丘。

不错,对方正是“白石峰”头所见的驼背老人——“妙手先生”。

徐文单掌一扬,道:“阁下久候了!”

“妙手先生”嘿嘿一笑道:“久候!老夫也是刚到不久哩!”

“阁下的确是个好郎中……”

“过奖!过奖!两位能寻到正阳城‘鬼屋’来,太不简单!”

“言归正传,阁下当知在下来意?”

“为了‘石佛’么?”

“在下无意‘石佛’,阁下不必顾左右而言它。”

“那就令老夫莫测高深了。”

徐文哼了一声道;“在下很佩服阁下的身法与武功造诣……”

“这毋须你恭维!”

“阁下交出来吧,在下不为别的,只要寻回失物?”

“噫!你越说越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只翠玉耳环!”

“妙手先生”全身一震,颇为激动地道:“什么?你说什么?”

“翠玉耳环!”

“你……小子把它丢了?”

这话十分突兀,徐文反而为之一愣,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天台魔姬”幽幽地插道:“前辈说这话的用意是什么?”

“妙手先生”哈哈一笑道:“他不是在说翠玉耳环吗?”

“不错,阁下说把它丢了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丢,他怎么四处找,这不是很明显吗?”

“那阁下是知道这东西的了?”

“当然。”

徐文接上了口,道:“在下郑重要求,清阁下归还!”

“什么,小子,你认为是老夫取走的?”

“难道会不是?”

“你是根据什么而作此言?”

徐文又怔住了,他当时根本连对方的身形都没有看清,只是凭“天台魔姬”的猜测,从身法上推断可能是“妙手先生”所为,当然说是不足为凭的,但,放眼武林要找出另一个具有同等身法,而又是空空妙手的人,却没有第二个。

心念之中,凝声道:“凭阁下的身法与手法!”

“如何丢失的?”

“从在下手中夺走的。”

“噢!竟有这样的事?”

“阁下不必狡辩了,还是交出来的好,否则……”

“否则怎么样?”

“在下为了追还此物,不惜使用任何手段。”

“论耍手段,玩花样,你小子的道行还差得远,老夫面前还轮不到你狂吹大气,以老夫的身分名头,与及贯例,决不会做了事不认帐。”

“然则阁下刚才不是明明自认知道此物么?”

“这应没有什么稀奇,你小子救开封首富蒋尉民那宝贝女脱离‘聚宝会’秘舵,她感恩知遇,送耳环给你作为定情之物……”

徐文不由大惊失色,栗声道:“阁下眼见么?”

“不错,老夫凑巧在一旁。”

“阁下说定情……”

“小子,耳环是女子随身之物,岂肯轻易予人,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佯?”

徐文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境没有想到这一点,尴尬地道:“在下当时本意是不忍峻拒,打算日后送回。”

“你小子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阁下,还是言归正传吧!阁下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

“嗯!不错,那耳坠在你手中,可以称为宝,到了别人手中却是废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天眼圣手(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