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六章 天眼圣手(2)

作者:陈青云

白色宫妆少女,盈盈走到殿侧一张椅子坐下,“白煞神”郑昆待立一旁。

冰肌玉骨,黑发,红chún,白衣,美得有些令人目眩。

徐文下意识地吞了一泡口水。看起来,她比红衣少女方紫薇更美,一种高贵娴静的美。

“白煞神”郑昆狠狠地扫了徐文一眼,道:“‘地狱书生’,见过本宫主!”

徐文心中一动,想不到“五雷宫”公主也出了江湖不管身分,对方是女子,自己可不便失礼,当下一颔首道:“在下有礼了!”

白衣公主口里微微哼了一声,道:“阁下少礼!”

声如出谷rǔ莺,虽然冷漠,但仍十分悦耳。

徐文冷冷地道:“姑娘找在下来,有何见教?”

“阁下大概不会忘记,还欠本宫七条人命!”

“在下不否认,身为江湖人,刀头舔血,我不杀人人必杀我,敌对之势一旦形成,死伤在所难免,姑娘当然明白此理。”

白衣公主淡淡地一笑道:“诚然,不过阁下杀人的手法似乎不太光明。”

“何以见得?”

“阁下自己明白。”

“姑娘找在下来,就是为了这句话么?”

白衣公主又是一笑,道:“阁下倒是很冷静,涵养工夫不错,如果仅为了几句话,我还没有这份闲空!”

“那就请划出道来!”

“阁下看见这十三具尸体了?”

“当然。”

“这是阁下同路人‘天台魔姬’的杰作!”

徐文心头一震,自己与“天台魔姬”分手不久,她怎会杀了人?从最近的观察,她不是嗜杀的人,心念之中若无其事地道:“是贵门下么?”

“不错!”

“贵门下或有取死之道?”

白衣公主粉靥一变,冷哼一声道:“阁下很有辩才,但江湖通例,欠帐还钱……”

“不问是非黑白么?”

“对阁下之流,似乎用不上‘是非’这两个字眼!”

徐文不由心火大发,俊面一寒,道:“这可是姑娘自己说的,很好,既然不问是非,在下倒免了许多顾虑了。”

白衣公主不屑地道:“‘地狱书生’,今晚恐怕没有你逞凶的余地了!”

徐文阴阴一笑道:“姑娘似乎很有自信?”

“也许!”

“姑娘准备怎么办?”

“请阁下移驾后院!”

说完,盈盈起立,向佛龛后姗姗行去,轻盈的体态,顾盼生姿。徐文跟着移步,佛龛后立有护法毕陀神像,迎面是一道中门。

徐文一脚踏出门槛,一股杀机,冲胸而起。

这是一个石板间花砖铺的院落,四周挑起了数盏琉璃风灯,照得院地通明。院地中央,竖了两根木桩,靠右的木桩上反缚着一个女人,她,正是“天台魔姬”。只见她双目失神,口鼻溢血,发乱钗横,若非受了重伤,便是破酷刑拷打。

四名白衣人,环列在木桩之后,其中两人,各以剑尖抵住“天台魔姬”的死穴。

“天台魔姬”一见徐文现身,目中陡然射出异光,但一闪之后随即收敛,面上泛起了一抹凄然的笑意。

白衣公主俏立在右上方,她身后仍随着“白煞神”郑昆。左上方,石像般矗立着四个白袍老者,看来功力不弱,身分也不低。

徐文俊面上已布满了杀机,一弹身,到了院地中央栗声向“天台魔姬”道:“大姐,怎么回事!”

“天台魔姬”幽幽地道:“我本是追你而来,路上碰上了这一群,失手被擒……”

“你受了伤?”

“是的,同时也受了刑!”

徐文陡地转身,面对白衣公主,厉声道:“放了她!”

白衣公主冷冰冰地道:“阁下,另一根木桩是为你准备的,地狱的门已为你俩打开。”

徐文忍耐力再强,也无法容忍了,何况,对于“五雷宫”,他没有委屈自己的必要,闻言之下,怒极反笑道:“如果阴曹地府不愿收容在下,又将奈何?”

“那你就想左了!”

“姑娘绮年玉貌,难道真的厌弃尘世了?”

“‘地狱书生’,休逞口舌之利,现在先报上你俩的师承。”

可能,对方把他与“天台魔姬”看成一路的人了。

徐文不屑至极地哼了一声道:“姑娘,你虽贵为公主,还不配用这种口吻对待在下!”

白衣公主玉靥为之一白,杏眼圆睁,小鼻子一皱,道:。‘地狱书生’,你会说的1”

就在此刻,一个白衣人峻地剪出了一柄亮晃晃的匕首,朝“天台魔姬”粉腮上比了一比。白衣公主接着道:‘涧下,多妖媚的一张脸,你不愿见它开花吧?”

徐文肝胆皆炸,戳指白衣公主道:“卑劣无耻,这种手段都使了出来/

“天台魔姬”似8横定了心,厉声道:“兄弟,别管我,你该怎么做便怎么做1”

匕首再次在她粉腮上一晃,带起了~丝血痕、…··

徐文钢牙一错,右掌已蓄满了劲力·、‘…

白衣公主冷冷地道:“‘地狱书生’,别打算轻举妄动,否则先死的是她。”

“天台魔姬”再次厉呼出声:“别顾虑我!”

徐文怒发慾狂,满面俱是恐怖的杀机,但,他竭力按捺自己,他能不顾“天台魔姬”么?虽然他不爱她,但他知道她是痴心爱着自己,她也曾数度对自己援手,而且无可否认,两人在微妙的关系下走在一道,他始终感到对她有些亏欠。

他深深地注视了她一眼,这一眼,告诉她自己的心思是什么。

“天台魔姬”双眼一闭,滚下了两粒豆大的泪珠。

“自然神”排昆叱桥开了口;“小子,你听见我们公主的话么?”

徐文双目一横,煞芒毕射,栗声道:“姓郑的,闭嘴区区在下决不会忘记你就是!”

“哈哈哈哈,小子,你没有机会了!”

“呸!”

白衣公主素手一抬,止住了“白煞神”郑昆,道:“‘地狱书生’,别不识始举,你不愿站着说话么?”

徐文眼中几乎喷出血来,身躯激动得籁籁而抖,身的血管几乎要爆裂开来。

“四老,请擒下他!”

“尊命!”

四个石像般的白袍老者,缓缓移步,向徐文迫来。对方既要动手,一切考虑都成了多余,动手,他根本不放在意下,只是“天台魔姬”还被挟持在对方手中,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只要能制住白衣公主……

心念动处,他快逾电光石火地扑向白衣公主。

白衣公主似乎早已有备,徐文身影才晃,她已双掌齐推。她坐着发掌,但劲道却十分惊人,“轰”然雷震声中,徐文的扑势为之一滞,就在一滞之间,“白煞神”郑昆的掌力也告涌到。

徐文右掌猛然封去,这一封,夹十成功力而发。

他自得怪老人输以功力之后,已有天壤之别。

“五雷掌”以威猛称尊武林,徐文这一封,是硬碰硬的。

劲气相触,发出一声霹雳巨响,“白煞神”郑昆身形一个踉跄,张口射出一股血箭;白衣公主似对徐文的功力感到意外而惊“噢”出了声。

四个白袍老者,已在此际各占方位把徐文圈在核心之中。

扑出,受阻,还击,被围,这些只不过眨眼间的事。

四老者始终不开口,互望一眼之后,发动了攻势。

四人八掌,交错向斜内角方向劈去,并不直接攻向徐文。

刹那之间,雷声震耳,疾旋的劲气,其势之强足可夷平一座土丘。

徐文的身形被劲气旋带得一浮,登时心头大震,他记起了上次被“白煞神”郑昆等围攻的教训,他中气一沉,稳住马桩,一掌照定正面的那名老者推去……

“轰!”然一声,他这一掌被劲旋带走,反而助长了对方威势,他被陡然加剧的旋劲,带得旋了一个半弧。

四老好整以暇从容发掌,疾旋的劲波,愈来愈烈。

徐文把心一横,身形用劲一扭,变成旋流的逆方向,叫足毕生功劲,反推而去。

霹香乍震,神鬼皆惊。

四老之一,连退数步,坐地不起,其余三老也告踉跄而退。

徐文的口角,溢出了两缕殷红的血泉。

这一击,足可当惊世骇俗四个字。

所有在场的“五雷宫”弟子,无不大惊失色。

徐文杀机如火如荼,难以遏制,身形晃动之下,四老之一惨号着栽了下去。

“哇!”

又一名老者步前者的后尘。

“住手!”

这一声娇喝,似有无穷威力,徐文不期然地转过身去。

白衣公主粉面一片铁青,站在“天台魔姬”身后,杏目中闪动着票人煞光。

原先的几名白衣汉子,已退到距木桩两丈之外。

“白煞神”郑昆一张老脸扭曲得变了形。

白衣公主厉声道:“‘地狱书生’,本公主低估你了。”

徐文怒哼了一声道:“放了她,在下放尔等一条生路!”

“你认为办得到吗?”

“那今天在场的,别想有半个活口。”

“先死的是她!”

“天台魔姬”正待开口,白衣公主用指轻轻一点,她立即抽搐扭动起来,张口发不出声音,如花美面,登时狰狞如鬼。

徐文目眦慾裂,狂吼一声:“找死!”

不顾一切地向木桩扑去……

“站住!”

白衣公主大喝一声,纤纤玉掌按上了“天台魔姬”的头顶。

徐文一咬牙,刹住势子,他实在不忍心“天台魔姬”惨遭横死。

两名不死的白袍老者,双双上步欺身……

白衣公主扬声道:“二老请退下!”

两老者怒目切齿,但仍依言退了开去。

另两老者的尸体,已由四名白衣汉子抬了下去。

徐文栗声道:“本人再说一遍,放了她!”

白衣公主杏目波光连连闪动,沉默了片刻,才道;“放她可以,有条件!”

“什么条件?”

“报出你俩的身分来历,这笔帐留待异日总算。”

“算帐本人随时在江湖道中恭候,报出来历这一点办不到!”

“这是条件!”

“本人不接受!”

就在此刻——两声凄厉的惨号,传自厅门方向,所有的人,连徐文在内,全为之一震。“白煞神”郑昆一弹身奔了出去,一声闷哼,响自大殿,看来是“白煞神”已与对方照面,只不知这声闷哼是发自“白煞神”还是来人?

“嗖!嗖!”两条人影,飞泻入场,接着是“砰!砰!”两响。

赫然是两具白衣人的尸体,遭害之后被抛入的。

白衣公主惨然变色。

一条人影,幽灵般出现,缓缓移步入场。

两名白袍老者,横身截了过去,其中之一喝问道:“朋友何方高人?”

徐文不期然地转身望去。只见来人是一个面目黧黑的中年男子,双目灼灼如电炬。这眼神,徐文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何时何地,见过这黑面孔的男子。

中年男子目光扫了现场一遍,冷峻地道:“桐柏山百里范围之内,不许杀人!”

徐文心中一动。

白饱老者之一,再次发话:“朋友请示身分?”

“‘卫道会’总巡!”白衣公主接口道;“阁下是‘卫道会’总巡?”

“不错,姑娘当是‘五雷宫’掌门千金殷玉燕了?”

“我是的!”

“殷姑娘岂能来本会禁区之内杀人?”

“贵会没有向武林宣告这禁例。”

“此禁例人所共知。”

“贵总巡出手毁了本宫两名弟子又作何解?”

“贵宫弟子不肯报出字号,轻率出手,可谓咎由自取。”

“阁下倒是满轻松的……”

两名白袍老者各个怒哼了一声,其中之一沉声喝道:“朋友是恃技凌人么?”

黑面孔男子口里微哼了一声道:“是又如何?”

“朋友须还公道!”

“可以,如果两位自信可以索讨的话。”

“少狂!”

两白袍老者先栽在徐文手下,满腹怨气无处发出,这一来正对上了码口,暴喝声中,双双出掌便攻。

黑面汉子嘿地一声冷笑,口里道:“本座见识一下‘五雷掌’!”

口里说话,手却不停,错步塌身,杨掌分别朝二老封去。

震耳慾聋的巨响声中,二老身形一晃,黑面汉子倒退了一个大步。

徐文乐得作壁上观,“卫道会”是他心目中的仇家,而眼前的,也是敌人,哪一方胜负生死,对他都有利。

二老既占上风,自然不肯放松.沉喝声中,再度双双出手。

黑西汉子迎着雷霆万钧的劲气,双子虚虚一扬。

二老掌劲尚未吐尽,忽然各打了一个踉跄,口里惊呼着:“毒!”

仆地栽了下去,寂然不动。

徐文暗吃一惊,想不到对方也会使毒,从二老的情况看来,这毒决非等闲之毒。

白衣公主殷王燕花容骤呈苍白。

黑面汉子转向殷玉燕道:“殷姑娘,本座不愿辣手摧花,你可以走了。”

段玉燕咬牙瞪视了黑面汉子半晌,突地扬掌按向“天台魔姬”头顶……

徐文见状,栗吼一声:“你敢?”

黑面汉子也同时开口喝道:“不许伤她!”

殷玉燕一窒,纤掌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天眼圣手(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