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七章 武林双怪(2)

作者:陈青云

蓦在此刻———一

一个苍劲的声音,起自厅门:“无影摧心手!”

徐文大惊失色,陡地离座面起。

一个枯瘦老人出现厅门,他正是与徐文同过席的总坛掌令“崔无毒”。

“崔无毒”无毒不识,无毒不解,是当今毒道巨擘可是生平从不以毒害人。

“卫道会主”皱眉道:“崔掌令,有事么?”

徐文自觉涵养修行还不够,太过冲动,忙自警惕收慑心神。

“崔无毒”施了一礼道:“禀会主,卑座可否与这位少侠一谈?”

“可以,请进!”

“崔无毒”迈步入厅,朝徐文又一拱手,道:“少侠久违了!”

徐文一颔着道:“彼此!彼此!阁下有何指教?”

“少侠请坐下!”

“阁下请!”

“崔无毒”向会主告了座,徐文也乘势落回原座。

“卫道会主”目现骇异之色,沉凝地道:“崔掌令方才说什么?”

“卑座说这位少侠已练成了传闻中的‘无影摧心手”。

“噢!‘无影摧心手’?”锐厉的目光,投向了徐文。

徐文内心相当震惊,除“白石峰”的怪老人与冒充邱云的人外,又一个认出他秘密的人。事已至此,辩驳已属多余,当下一颔首道:“不错!”

“崔无毒”凝视着徐文又道:“有句话少侠莫见怪

“阁下有话但讲无妨。”

“敝会不久前在‘清源专’罹难的弟子,中的也是‘无影摧心’之毒。

徐文心头一震,道:“阁下莫非认为……”

“崔无毒”把手连摇道:“不!不!少侠别误会,‘清源寺’罹难者是被仇家在酒菜中下毒,而并非个别死于‘无影摧心手’,不过……”

“不过怎样?”

“推心之毒,是一种失传已久的毒方,能配制此毒,已属难能,少侠竞能练成了“无影摧心手’,在毒道之中实在是奇迹。”

“阁下据说是无毒不解?”

“只此毒例外!”

“哦!

“少侠师承可否见示?”

徐文略略一窒,道:“这一点尚请海涵,歉难从命!

蓦在此刻——

一个蓝衫中年人,匆匆奔至厅门,语带激颤地道“总管古今人有急事面禀会主!”

“卫道会主”目光朝蓝衫中年一扫,道:“什么急事?

“有人闯山!”

“什么?有人闯山?”

“是的!”

“卫道会主”霍地站起身来,掌令“雀无毒”也跟着起立。

“什么样的人?”

“‘五雷宫’宫主‘震九天’殷止山亲率宫中好手五十余名寻仇……”

“寻仇?本会与‘五雷宫’向无过节,寻的是什么仇?

“对方来势汹汹,一举破了前关,本会弟子已有数十人罹难……”

“卫道会主”目射寒芒,厉声道:“赵堂主抵不住么?

“赵堂主在破关之时殉职!”

“什么,赵堂主殉职?”

“是的,守关弟子死伤殆尽!”

“有这等事?”

“两位太上护法业已闻讯驰援,但……”

“怎么样?”

“仍有抵挡不住之势!”

“凭区区‘震九天’殷止山有多大道行……”

“对方手下有两人功力奇高……”

“嗯!崔掌令!”

掌令“崔无毒”打了一个道:“卑座听令!”

“传令备战,命红白二旗堂主率所属香主随本座往前关应战,其余守护总坛。”

“遵令!”

“崔无毒”向徐文一颔首,疾步出厅而去。

“古总管?”

“卑职在!”

“总坛守卫由你负责指挥!”

“遵令!”

古今人也匆匆施礼退去。

徐文心念连转,所谓的太上护法,是否指的是“无情叟”与“丧天翁”等老怪物,如果是,“五雷宫”的实力,未免太骇人了,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是否乘机而动,摊开底牌索仇呢?

他心里浮现出五雷公主殷玉燕派人引自己到庙中的那一幕,“五雷官”寻仇,定是为了那冒充“卫道会”总巡的黑面汉子残杀该宫好手的过节。

心念之中,只见“卫道会主”从容地开口道:“小友,可否宽坐片刻,容本人前往处理……”

徐文离座道:“在下倒想见识一番,如果会主允许的话?”

“如此请随本人来!”

走出总坛大门。已有两老者与六名劲装佩剑汉子伫候,想来便是红白二旗堂主与所属香主了。

到处人影浮动,空气呈现一片紧张。

“卫道会主”一挥手,当先奔去,徐文紧紧跟进,以后是二堂香主。

等穿越广场,绕过山坳,隐隐已闻杀伐之声。

顾盼间,来在一块连接山嘴的一块平场之前,只场中央一高一矮两个白发老人正与两名白衣人打得难分难解,声势相当骇人。另有数十人,远远环列平场的对过边缘,人墙前面,一个高大的肉袍巨人,想来便是“五雷宫”掌门“震九天”殷止山了。

场中地上,躺了不少尸体,有的重伤未死,还发出断续的呻吟。

徐文与“卫道会主”一行,直赴场中。

数当今武林,能与“无情叟’与“丧天翁”相颉抗的,屈指可数,这两名白衣人,不过“五雷宫”属下两名高手,竟有如此能耐,那“五雷宫主”殷止山的功力,岂非更加不可思议?

“无情叟”的“大震之术”武林一绝,何以不见施展

“丧天翁”的掌上功夫,武林难找匹敌,竟也敌不下对方?

“住手!”

一声断喝,出自“卫道会主”之口,犹如裂帛,耳惊心,场中四人倏地分了开来。徐文看清了那两名“五雷宫”高手,年不过四十之间,面不红,气不喘,而“无情叟”与“丧天翁”反而有些力乏的现象,这的确令人难信。

两者怪退了回来,默然无语。

“卫道会主”沉重地道:“两位请稍憩,容本座对付!”

“无情叟”白眉倒竖,气呼呼地道:“对方会施毒,老夫二人若非修为精湛,早已不堪设想!”

徐文听了,不由心中一动。

“卫道会主”颔了颔着,扬声道:“请殷掌门人答话!”

白袍巨人迈步近前,在距“卫道会主”两丈之处停住脚步。

“卫道会主”一抱拳.道:“贵掌门率众行凶,必有指教?”

“震九天”殷止山嘿嘿一阵冷笑道:“贵会自诩卫道,所行令人不齿,本宫主是索血而来!”

“阁下此言必有所据?”

“当然,本宫先后有八十七名弟子丧生‘卫道会’之手……”

“本会主竟一无所知,岂非怪事?”

“嘿嘿,血债血还,多言无补实际!”

“阁下何不说说事实经过?”

“你自己问自己吧,本宫主不愿多费chún舌!”

“阁下到底是何居心?”

“无何,为本宫死难弟子报仇!”

“卫道会主”怒哼了一声道:“殷止山,阁下闯关人,欺人太甚,若不交代明白,就别想出桐柏山了!”

“五雷宫主”恶狠狠地道:“会主大言炎炎,唬不了人,本宫主今天要血洗桐柏山!”

“本会以卫道为宗旨,务必要先明是非?”

“嘿!嘿!会主此言着实动听,请问,既然开帮主舵,标榜卫道,所行不论,阁下的名号来历,未曾昭示江湖,本宫主愿先闻高论?”

徐文精神一振,这是他存在心底的一个谜,苦于有机会揭晓,“五雷宫主”这一问,正中下怀,的确一门之长,而不公开来历于武林,是从未听闻的怪事,这问题看“卫道会主”如何答复……”

“卫道会主”侃然道:“一个门派立足于武林,只要不背‘武道’,不违本旨,便可无愧以对武林天下,至于名号来历,纯属个人私事,昭示与否,不关宏旨。”

“这近乎诡辩,正道武士所不屑为。”

“姓殷的,不必节外生枝,先谈正事。”

“震九天”殷止山突地把目光移向徐文,栗声道:“他就是‘地狱书生’?”

“不错。”

“原来他也是‘卫道会’刽子手之一,他身上也负数十条人命!”

“卫道会主’回顾了徐文一眼。

徐文当然明白自己曾被“五雷宫”公主殷玉燕误为杀人凶手的那回事,心知在这种情况之下,分辨全属多余,当然他也无意辩白,倒是被扯入仇家一路,这一点不能不说明,当下冷冷地开口道:“在下并非‘卫道会’中人,殷掌门请记清楚!”

“你小子的意思是单独算账?”

“在下悉听尊便!”

“好极了!”

“卫道会主”回首道:“小友,你此来是客,不宜在此出手,本会有义务保你安全。”

徐文冷笑在心头,淡淡地道:“敬谢好意,在下不拒绝任何挑战!”

“卫道会主”冷厉的目芒朝“五雷宫主”面上一绕,字字如钢地道:“姓殷的,划出道来?”

“五雷宫主”狞声道:“没有什么道不道,本人此来并非比武较技,若非本宫数十条人命搁在桐柏山,便是‘卫道会’冰消瓦解!”

“卫道会主”咬了咬牙,道:“不计后果了么?”

“正是如此!”

“本座郑重声明,目前业已发现有不肖之徒假冒本会弟子,肆意行凶,显然居心叵测,望阁下再作三思。”

“这话只会说与三尺童子去听。”

“卫道会”随行各堂香主一个个怒目切齿,口里哼出了声。

这时,总坛掌令“崔无毒”率领二十余名弟子,驰至现场,首先为“无情叟”与“丧天翁”两太上护法解了毒。

徐文复仇之心蠢然慾动,如果双方发生混战,“卫道会”各高手被分别牵制,自己首先对付“卫道会主”,然后各个击破,不难一举成功,虽有因人成事之嫌,但为了“七星堡”百余条人命血债,又何必计较这些……

场面充满了恐怖的杀机。

以徐文目前功力,加上“毒手”,如果乘机展开复仇行动,“卫道会”所面临的命运,可想而知。

当然,徐文的心思谁也不知道。

“卫道会主”栗声道:“殷止山,本座话已说明,对同道算有了交代,后果之责由你自负。”

“五雷宫主”不屑地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卫道会’标榜卫道,为祸武林,这种掩耳盗铃的作为令人不齿!”

“是非自有公论,不必费chún舌了。”

“五雷宫主”一挥手,暴喝一声:“上!”

数十名白衣人,在“五雷宫主’一挥手之间,纷纷扑出。“卫道会主”也发令迎战,血的序幕,于是展开

“五雷宫主”殷止山在下令之后,扬掌攻向“卫道会主”。

其余的展开了一场混战。

徐文冷眼旁观,他发觉“五雷宫”来人,除了那两名接战“无情叟”与“丧天翁”的白衣人外,其余的功力并不如先时想象的高,所以两名白衣人显得十分突出。而两人之中,身材高大的拼战“丧天翁”,招招硬接硬打,双方功力悉敌。身材较小的与“无情叟”作对,却是避重就轻,凭奇奥的身法,展开游斗。

“五雷宫主”殷止山每发一掌,场中便传出震耳的一声霹雳。“卫道会主”应付十分从容,显然功力在对方之上。徐文最注意的便是这一点,“卫道会主”与未曾出现的“轿中人”,是他心目中的两个劲敌。另一个“武林双怪”之一的“彩衣罗刹”,从另一怪“白首太岁”来衡量,应付足可有余,如果“卫道会”的好手,仅已止于所知的这几人,报仇的胜算便提高了。

场面令人动魄惊心。

暴喝、惨号,加上金铁交鸣。掌风嘶吼,汇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

情况之现端倪,除非“卫道会主”与“无情叟”、“丧天翁”、“崔无毒”等几个巨头倒下,“五雷宫”要血洗桐柏山的大言是无法兑现的,反之,“卫道会”以逸待劳,后援深厚,总坛方面的数百弟子实力未可小觑,“五雷宫”方面便不乐观了。后果如何,还不能逆料。

徐文像一尊顽石,兀立在惊涛骇浪之外,而他此刻的内心,也与这场面差不多,激动几达沸点。

他想

如果此刻父亲不速而至,是复仇的千载一时良机。

如果自己此刻加入战圈,情势立可改观!”

一声闷哼传处,只见“五雷宫主”被“卫道会主”打得口吐鲜血,但那撼山栗岳的“五雷掌”威势并未消减

战况惊人到了极点。

场中,双方伤亡的人数相等,但都属一般弟子。

“丧天翁”须发蓬飞,肉球似的躯体滚转溜动,看样子竟敌不住那白衣人诡辣的招式;“无情叟”一对,仍轩轾不分。

出手?抑再等待?

徐文面临最大的抉择。

他深知仇家人多势众,如要出手,必须成功,否则今后复仇的行动将万分艰难。

使他犹豫不决的是“卫道会主”否认血洗“七星帮”,而父亲却又指出仇家便是对方。首要仇魁上官宏迄未现身,到底真正的仇人是哪些,一直没有具体的了解盲目动手,似非所直?

如何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武林双怪(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