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九章 魅影惊心(1)

作者:陈青云

徐文在蒋宅书斋之内默想心事,忽然一声冰寒的冷笑,从门外传来,徐文大吃一惊,喝问道:“谁?”

随着喝声,人已如幽灵般飘出门外庭院之中,目光游扫之下,却不见半丝人影,正目惊疑之际,又一声冷笑传来,似乎自左面的屋顶,徐文反应神速,如脱弩之箭般射登屋面,只见一条灰影在晓色迷蒙中,向西逸去,他一发狠,追了下去。

那人影身手相当不弱,顾盼间便消失在鳞次栉比的房舍中。

徐文知道追已无望,只好颓然折回,身形甫落院中,只见蒋尉民父女和数名家丁,正在议论纷纭。蒋明珠迎了上来,道:“世兄,有所见否?”

徐文赧然道;“来人身手不弱,追丢了。”

“算了,小事一件。”

“怎么样?”

“‘石佛’被盗。”

“啊!”

徐文大感不是意思.自己不察,竟然中了人家调虎离山之计,使“石佛”被窃,虽然“石佛”无心,本身已失去应有价值,但总是蒋尉民心爱之物……

蒋尉民若无其事地道:“贤侄不必放在心上,这尊‘石佛’本身价值已失,丢了算了。”

徐文红着脸道:“小侄心中甚觉惭愧,竟让宵小来去自如!”

“这是愚叔漫藏海盗之过,不关贤侄事,不过这样也好,‘石佛’在此,终是祸胎,当初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石佛’虽已丧失价值,但外人不察,终会找上门来,丢失了反而好。”

徐文一想,也是道理,但始终不能释然,讪讪地道:“小怪誓必要查访出下手窃盗之人……”

说得一半,却顿住了,放着翠玉耳坠至今还查不出劫夺之人,那是在自己手中被夺的,还奢谈什么查访窃盗之人。

蒋明珠无限深情地瞟了徐文一眼,盈盈一笑道:“世兄,忘了吧,值不得挂齿!”

天色业已大明,徐文这才看出这小院山石玲珑,花木扶疏,布置得极其考究,果然富豪之家,气派不同凡响。

蒋尉民父女辞去,徐文回到书斋,下女送上巾栉盥洗之物,徐文草草梳洗。一会,小婢来请用早点,徐文被领到昨夜与蒋明珠晤对的厅轩之中,父女俩热诚迎候,

虽是早点,但也摆满了一桌,果饼小食,俱是精品。

用过早点,徐文坚决请辞。

蒋明珠粉腮笼起了一片怅然若失之情。

蒋尉民恳留再三,徐文去意甚坚,无奈只好重申昨夜之约,并再三叮嘱小心谨慎。徐文感激无既,依依告别。

此行,算是交代了一件心事。

徐文匆匆出了开封城,取道桐柏。觉得是行动的时候了,首先,向“卫道会主”追出上官宏下落,然后敞开来索仇。

他现在,是一种孤臣孽子的心怀。

意念中,除了仇与恨,任什么都已不复存在。

在这之前,他准备谋而后动,寻到父亲,共商复仇大计,现在,父亲惨遭不幸,母亲生死莫卜,复仇的重担,已完全担在他一个人的肩头上,在强烈的复仇意识支配下,理智被摒逐了,他无法再冷静的思考,他需要发泄……

他很感激蒋尉民父女对故人之子的关注,但这关注除了使他内心添了一分沉重之外,于事实无补,他不愿假手任何人了消这些如山的血仇。

他目前的功力,在当今江湖中,可称得上拔尖一流,然而仇家的气焰,却未可轻估,他未始不知道,可是他能等待吗?等待什么呢?

正行之间,眼前依稀相识的景色,使他不期然地停下身形。

这里,正是他初次邂逅红衣少女方紫薇的地方,风物如旧,人事已非,方紫薇使他改变了开封府求亲的计划,结果,他并没有获得方紫薇的青睐,尤有甚者,他属意的人,已是仇家一路,这种离奇的变化,实在是意料所不及的。

方紫薇属意“聚宝会”少会主陆昀,起初,他既恨且妒,现在,一丝丝的妒意都不存在了,一个武人,重视恩仇过于儿女私情。

触景伤情,结果只是一声慨叹,叹人事的多变,叹风云的诡谲,也叹自己乖舛的命途……

艳丽的阳光,在他眼中仍是灰暗的。

蓦地——

一条纤细的人影,映入眼帘,他心头一紧,以为是眼花,仔细一看,不错,来的正是红衣少女方紫薇。

在第一次邂逅的地方,碰上要找的人,的确是无巧不成书了。

方紫薇玉颜憔悴,秀眸黯淡,显得十分孤凄。

徐文一横身,道:“方姑娘幸会!”

方紫薇闻声止步,苍白的粉腮微现激动,但瞬又趋于凄冷,淡淡地道:“原来是阁下!”

说完,举步慾行。

徐文沉声道:“方姑娘慢走,在下正有事要找姑娘!”

方紫薇秀眉一蹩,道:“找我么?”

“不错。”

“什么事?”

“有几个问题向姑娘请教。”

“噢?请讲!”

徐文用手朝路旁不远的竹丛一指,道:“我们到那边再谈!”

“有这必要吗?”

“在下认为是的。”

方紫薇犹豫了片刻,终于木然地移步向竹丛走去,到了背官道的一面,徐文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姑娘是‘白石神尼’的传人?”

这话问得很突兀,方紫薇不由一怔。困惑地道:“阁下问这做什么?”

“当然有道理。”

“阁下曾对我有过援手之德,又是敞会主的上宾,凭这两点理由,我不能不据实以告,我并非她老人家的传人。”

徐文大感意外,惊诧地道:“怎么?你……不是神尼传人?”

“不是。”

“可是姑娘怎知‘石佛’之秘?又怎会成了江湖人物追逐的对象?”

“这点恕我未便奉告!”

徐文本想从她身上探索神尼胞妹杜如兰的下落,以便向怪老人交代,这一来,希望成空了,她竟然否认是神尼的传人,这的确令人难以置信……

心念之中,追问道:“然则姑娘与神尼毫无渊源么?”

方紫薇又蹙了蹙眉,木然地道:“渊源是有!”

“好,如此在下向姑娘请教一个人的下落。”

“谁?”

“神尼的俗家胞妹杜如兰!”

方紫薇娇躯一颤,粉腮涌起了一片骇异之情,愕然道:“阁下怎会问起她老人家?”

“在下受人之托,打听她的下落。”

“受何人之托?”

“一个老人,在下不知道他的名号来历。”

“她老人家业已不在人世。”

徐文一震,道:“死了?”

“是的,早已永绝尘世了。”

“真的如此吗?”

“不错。”

“在下请问她埋骨之所?”

方紫薇惊疑地扫了徐文一眼,螓首微摇,道:“这点无可奉告。”

“姑娘是由衷之言?”

“嗯……是的。”

徐文长长地吁了一中气,暗忖:人既已不在尘世,照实回复怪老人也就是了,但想及怪老人所述的故事,不禁有些恻然,的确是情天莫补,恨海难填了,怪老人因这一念而活到现在,想不到结果仍是幻灭,这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确残忍。

另一个问题,升上心头,眉目之间,出现了曾被隐藏了许久的戾气,这神情,使方紫薇芳心起了震颤。

“姑娘是‘卫道会’一分子?”

“是的。”

徐文咬了咬牙,尽量克制住冲胸的怨毒,但语音却已变得冷厉:“姑娘知道‘卫道会’与‘七星帮主’徐英风结仇的经过?”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在下要明了真相。”

“为什么?”

“请姑娘回答在下的问题。”

“‘卫道会’与‘七星帮’无仇。”

徐文冷哼了一声道:“然则‘七星堡’何以被血洗?”

“不知道。”

“姑娘真的不知道么?”

“不知道。”

“帮主徐英风暴尸荒林,又是谁下的手?”

“不知道。”

徐文再也按捺不住仇与恨的激撞,厉声道:“方姑娘,今天你必须交代出来!”

方紫薇向后一退身,道:“凭什么要我交代?”

“因为你是其中一分子!”

“那你又是徐英风的什么人?”

“你管不着!”

“如此再见了……”

“你别想离开。”

“阁下准备怎么样?”

“要你据实答复这问题。”

“否则呢?”

徐文一横心道:“在下不择一切手段,务求达到目的。”

方紫薇苍白的粉腮因激愤而起了红晕;那仙露明珠般的姿容,反而增色了,但此刻在徐文的眼中,已起不了任何反应,仇火已掩盖了一切。

她同样的厉声道:“难道你想杀人?”

徐文咬紧了牙关道:“也许也不止此!”

“对不起,无可奉告……”

“你当真找死?”

“死?……哈哈哈哈,死又何妨,反正我对人生已无依恋,就借阁下的手吧!”

“你不说?”

“不!”

“我再问你,上官宏匿身何处?”

“上——一官——宏?”

“一点不错。”

“你找他则甚?”

“查明‘七星堡’事件的真相!”

“阁下曾救过他一命?”

“有这回事。”

“当初为何不问?”

“那是在下的疏忽!”

“此事你可以找我们会主。”

“会的,但现在我要你回答!”

“办不到!”

“姑娘别怪在下辣手摧花?”

方紫薇冷漠地一笑道:“我什么都无所谓,不过,‘地狱书生’,你知道将发生什么后果?”

徐文眼中射出了栗人的杀芒,语意森森地道:“后果么?许多的人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口气不小?”

“现在我要你说,不必费chún舌了。”

“无可奉告!”

徐文厉哼一声,出手如电,一把扣住了方紫薇的左手腕脉,“毒手”从抽管内亮了出来,向上一扬,栗声道:“要你死并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

方紫薇粉腮起了一阵抽动,杏目睁得大大的,像是要脱眸而出,她没有再开口,只怨毒地瞪视着徐文。

人,总是人,要彻底祛除曾经在心板上烙过的印痕,有时是很难办到的,徐文在仇火很焰焚烧下,不惜毁了他曾一心恋慕过的人,但,潜意识中,仍有那么一股力量,使他狠不下心肠。

蓦在此刻——

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放了她!”

徐文转过头一望,只见两文外站定了一个面目阴沉的犷悍半百老者,一袭黑布衫,齐腰曳起,黑布缠头,打扮有些不伦不类。

“阁下何方高人?”

“过路人!”

徐文带煞的眼睛一瞪,道:“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滚快些!”

自称“过路人”的老者皮笑肉不笑地道:“‘地狱书生’,这种话对别人去说吧!”

徐文正自杀机难遏,这一撩拨,等于火上加油,冷极地道:“你真的找死?”

“未必!”

“那你就试试看……”

“慢着,老夫来和你谈一笔交易!”

“交易?”

“不错,一笔交易,各付所值,各取所需。”

徐文倒有些莫测高深了,这自称“过路人”的老者来的好突兀,从表面神情看来,决非善良之辈,心念之中,冷峻地道:“在下对什么交易不感兴趣,阁下要找死倒是找对了人……”。

“‘地狱书生’,老夫敢说这交易你一定感兴趣”

“在下最后说一句,请便!”

“过路人”望了方紫薇一眼,然后又道:“‘地狱书生’,你何妨听听交易的内容?”

徐文不答腔,俊面涌起了浓厚的杀机……

“过路人”毫无畏色,锲而不舍地道:“这交易对你无损,但赚头却不小!”

徐文松开了方紫薇。“毒手”从袖中突出,一触即退,动作之快捷,令人咋舌。

但,情况却大出他意料之外,“过路人”并没有倒下又一个不惧“毒手”的神秘人!他不禁对这举世无双的毒功怀疑了,想不到天下竟有这么多不畏剧毒的人?”

“过路人”若无其事地道:“地狱书生,我们还是来谈交易吧!”

徐文忍不住脱口道;“你……不怕毒?”

“过路人”自得地道:“‘无影摧心手’毒绝天下,但却不放在老夫眼下。”

“你到底是谁?”

“‘过路人’!”

“真正意图是什么?”

“噫!老夫不是再三地说谈交易吗?”

“这倒巧,阁下会找到这官道旁来……”

“天下巧事多着呢,武林人眼不明;耳不聪,还闯什么

她口中的丫头,指的自然是红衣少女方紫薇无疑。

徐文脱口道:“方姑娘么?”

“是呀。小友难道碰见她了?”

“碰见了,就在刚才。”

“哪里去了?”

“被人带走了。”

“彩衣罗刹”显然吃了一惊,栗声道:“被谁带走了?”

“一个自称‘过路人’的人。”

“‘过路人’……什么来路?”

“不知道。”

“哼,那丫头肯随他走?”

“不肯也不行,她不是人家对手,差远了。”

“彩衣罗刹”一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魅影惊心(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