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一章 武林客(2)

作者:陈青云

“地狱书生”冷冰冰地道:“在下不拟接受。”

“天台魔姬”皱眉道:“兄弟,如果‘无情叟”现身,你便救不了她。”

“那是另一码事,现在我要你交人!”

“天台魔姬”缓缓站起身来,道;“如果我说不呢?”

“地狱书生”目中煞光一闪,道:“我便毁了你!”

“办得到吗?”

“你无妨试试看!”

“杀了我她也活不了,你的代价是什么?”

“‘天台魔姬’,你够狠,但我‘地狱书生’也不自诩是善良之辈,别忘了,我与她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关系,你杀她,我杀你,不算蚀本生意,你估量着吧!”

“天台魔姬”粉腮一变,但瞬间又恢复那迷人的笑容,道:“你未必能杀得了我,但我杀她却最便当不过,你也估量着吧!”

“在下一向最不乐意被人威胁?”

“而我却不做蚀本生意!”

“那我们走着瞧了?”

“我说过不愿与你发生冲突,我坚持这原则。”

“恐怕不能由你!”

就在此刻——

两条人影飞扑而至,“砰!砰!”两声,双双栽了下去。

“天台魔姬”惊呼一声:“不好!”弹身飞纵而去。

“地狱书生”一怔,目光扫处,只见地上躺着的,是两名劲装少女,五官溢血,业已断了气,他无暇多想,跟着“天台魔姬”逝去的方向掠去……

“地狱书生”一口气穿林奔了数里,看看已到树林尽头,依然一无所见,心中正自惶惑之际,忽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慢着!”

“地狱书生”刹住身形,只见出声招呼自己的,赫然是“天台魔姬”,她隐身在一株巨树之后,把手连招。

“什么事?”

“别那么大声,你过来看!”

“地狱书生”走了过去,“天台魔姬”伸手便要拉……

“别碰我!”

“天台魔姬”一愣,缩回了手,尴尬地道:“别太目中无人,你自己来看,林外是什么?”

“地狱书生”靠近“天台魔姬”蔽身的大树,从树隙外望,只见林外是一块草场,近林缘之处,麋集了数十条人影,两上白衣人挟着红衣少女,红白分明,特别显目,所以一眼便看得出来,那两个白衣人,正是不久前遁走的‘五雷宫’使者。白衣人身前是一个白袍老者。

数十黑衣人,围成了一道半圆,围住了白袍老者一行。

所有的黑衣人,前襟都绣着一头白色的展翅巨鹰。此际,一个黑衣老者,正与白施老者对峙。

“天台魔姬”抑低了声音道:“那些黑衣人是‘神鹰帮’属下,白饱老者是‘五雷宫’卫队统领‘白煞神郑昆’,是当今武林中知名高手之一!”

“我知道,你叫住我什么意思?”

“先看热闹,再伺机出手。”

“在下没有这份耐性……”

“暗中还不知潜伏了多少高手,都为‘石佛’而来,你想杀人,倒可以尽兴,要救她恐怕很难。”

“未见得!”

“别太自信!”

“地狱书生”这时才定下心来,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况,必然是“天台魔姬”在制住了红衣少女之后,把她交由手下看管,然后来和自己谈条件,两名“五雷宫”使者在会合了“白煞神郑昆”之后,卷土重来,目的可能是要找自己替那两名已死的使者复仇,可巧碰上“天台魔姬”的两名手下和红衣少女,于是,劫持红衣少女,掌伤两名监管的女子,从那两名女子的死状看,是伤在“五雷掌”之下……

心念未已,只听林外场中“五雷宫”卫队统领“白煞神郑昆”宏猛的声音道:

“洪堂主,别伤了双方感情!”

那被称作洪堂主的黑衣老者嘿嘿一笑道:“郑统领,这是敝帮地盘……”

“可是人是本人寻到的!”

“敝帮地盘之内,不容外人干犯?”

“洪堂主的意思……”

“留下这女子,敝人恭送回程。”

“洪堂主认为办得到吗?”

“莫非要见真章?”

“不是本人小觑阁下,阁下挡不了本人一击!”

“姓郑的,你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本人讲的是实话!”

‘看掌!’

暴喝声中,洪堂主一掌向“白煞神郑昆”迎胸劈去,‘砰!”然一声巨响,“白煞神郑昆”后退了一个大步,他愿承一击,没有还手,冷森森地道:“洪堂主,你当真要逼本人杀你?”

“少狂!”

狂字声中,再度出手,只见“白煞神郑昆”双掌一扬,“轰!”然一声雷震,夹着半声惨号,姓洪的堂主身形接连几个踉跄,五官鲜血如涌,栽了下去。

“地狱书生”不禁脱口道:“五雷掌的确霸道!”

“神鹰帮”众暴出了一阵怒吼,三条人影越众而出,三支长剑,夹惊人气势,罩向“白煞神郑昆”。

震耳雷鸣夹惨号以俱起,三名剑手飞栽而回,眼看是不活了。

厉喝声中,又有十余名剑手分别扑向“白煞神”与两名扶持红衣少女的使者。

“地狱书生”一挪步,道:“这是好机会……”

蓦地——

一声断喝,震动了全场:“住手!”

“神鹰帮”众,迅快地退了下去,一个胸绣金色飞鹰标志的威武老者,缓步入场。

“白煞神郑昆”一抱拳道:“帮生驾临,有何见教?”

来者,正是“神鹰帮”帮兰古玉笙。

“郑统领好霸道的掌力?”

“不敢,在下被迫出手,帮王明鉴!”

“死者学艺不精,怪不得人,不过郑统领在本帮辖区之内如此作为,似乎有些蔑视本帮无人?”

“帮主如此解释,在下没有话说!”

“贵我双方,向来河井不相犯,郑统领如果留人退身,本座既往不咎?”

“这……歉难从命!”

“好,本座领教你的‘五雷掌’!”

“白煞神郑昆”咬一咬牙,道:“在下奉令行事,为了不辱使命,只好舍命奉陪了!”

“哼!出手吧!”

“帮主赐招!”

“不必惺惺作态,本帮这几条人命总得有交代的……”

“如此有僭了!”

喝话声中,“五雷掌”夹雷霆万钧之势,暴卷而出。

“神鹰帮主”双掌平推,正面相迎。

惊天动地的暴震声中,沙飞石舞,草泥漫卷如幕,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竟然势均力敌,令人动魄惊心。

“白煞神郑昆”心头一凛,再次扬掌……

“哈哈哈哈……”

一阵撕空裂云的狂笑,破空传来,笑声愈来愈高亢、刚烈,如连绵不绝的焦雷,一个接一个地轰向每一个在场的人。

林内,“天台魔姬”厉声道:“这是‘天震之术’,‘无情叟’来了!”

“地狱书生”但觉耳膜慾裂,心脉狂震,气血阵阵翻涌,他本能地照“天台魔姬”适才所授的封穴护脉之法施为,果然,威胁顿除……

场中“神鹰帮”帮众纷纷坐地,面上现出痛苦万分之色,帮主古玉笙、“白煞神郑昆”面色大变,身形连不止,挟持红衣少女的两使者,不自觉地松了手,徐跌坐下去。

笑声不衰,如滔滔巨浪,漫空涌卷咆哮。

功力较差的“神鹰帮”弟子,相继仆倒;功力较高的,口鼻已开始溢血。

古玉笙与郑昆,额上汗珠滚滚而落,看来也难以再支持。

如果笑声继续下去,所有在场的人,恐怕没有一人能逃死亡之厄。

“地狱书生”看得心惊肉跳,才相信“天台魔姬”的顾虑不是多余的,他最注意的是红衣少女,奇怪,她似乎一无所感,仍痴痴地站在当地,不言不动。

“天台魔姬”忽然道;“糟了,红衣少女穴道受制,不能行动,但‘天震之术’对她一样有损害之力,恐怕性命难保……”

“地狱书生”心念一动,正待弹身出去……

笑声恰在此时停歇,一个须眉俱白,红面秃顶的老人,行云流水般飘入场中。

“天台魔姬”低道了一声:“无情叟!”

“无情叟”停身场地中央,一挥手,冷森森地道:“不走,等死么?”

“神鹰帮主”古玉笙首先移动身形,向场外走去。他的属下也丧魂失魄地跟着纷纷举步,扶伤负死,潮水般退去。

“五雷宫”卫队统领“白煞神郑昆”与两使者,互以眼色打了一个招呼,退向林中。“无情叟”这才转身向红衣少女走去。

“地狱书生”一看情势,非现身不可了,他不知自己是不是斗得过“无情叟”,但为了红衣少女,他不能不冒险一试,身形才动,“天台魔姬”轻喝道:“等等,看什么来了!”

一个上白下黑,肉球似的怪物,滚入场中。“地狱书生”定睛一看,来的是一个臃肿奇矮的怪人,白发纷披,虬结着尺长白须,穿的是一袭黑衫,远远望去,半白半黑,根本不像是一个人,想不到天底下竟有这等怪相的人。

怪人发话了,声音与常人无异:“老弟,别忙,咱俩先打交道!”

“无情叟”蓦一回身,老脸为之一变,厉声道:“丧天翁,你……你还没有死!”

“丧天翁”三字,使“地狱书生”与“天台魔姬”同时心头剧震,彼此骇然互望了一眼,两人有一样的感觉,震惊于这传闻中的怪物,居然还在人世,而且为了“石佛”而现身。据传闻,这怪物在一甲子前,即以翁为号,武林中妇孺皆知,黑道人物闻名丧胆,算来年纪当已在百岁过外,想不到销声匿迹了数十年之后,会在此现身。

“无情叟”窒了片刻,才厉声道;“阁下有何见教?”

“丧天翁”哈哈一笑道:“老弟,你我都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劝你还是收敛贪念,省省了吧?”

“阁下什么意思?”

“要你放手,别再打什么‘石佛’的主意!”

“否则的话呢?”

“咱们只有打一架。”

“胜负如何说法呢?”

“败的一方走路。”

“胜的一方呢?”

“带走她。”

“哈哈哈哈,‘丧天翁’,阁下口里冠冕堂皇,骨子里却卑鄙龌龊,说来说去,阁下是存心为‘石佛’而来……”

“老弟,别自视太高,你我都别想染指!”

“怎么?”

“这小丫头虽说功力不济,但靠背却硬得很,你我都惹不起!”

“这倒是很玄,她的靠背是谁?竟然从不把人放在眼下的‘丧天翁’说出这等泄气的话来?”

“是谁不必说,反正我这是忠告!”

“阁下惹不起,大可一走了之,何必多此一举?”

“恰恰相反,这件事我碰上了就不能不管!”

“如果管不了呢?”

“上路,自有别人会管,不过,本人自信尚不至管不了!”

“无情叟”冷峻地道:“一句话,‘石佛’决不容旁人染指!”

“丧天翁”圆球似的身躯一挪,道:“看来我们这一架是打定了!”

林内,“天台魔姬”扭头向“地狱书生”道:“两位老怪物这一拚,对我们大是有利!”

“地狱书生”冷漠地道:“别用我们两个字,在下没有答应与你合作。”

“天台魔姬”粉腮一寒,挪揄地道;“何必自作多情,她未必就会领你这份情……”

“地狱书生”恼羞成怒,喝道:“住口!我的事何用你管!”

惊人的劲浪击撞之声,震耳而至,两个老怪物业已动上了手,声势之骇人,若非目睹,谁也不敢相信,十丈之内,林折草揠。

就在此刻——

远远一个声音道;“‘地狱书生’,这边来!”

“地狱书生”一惊回顾,道:“什么人?”

“算帐的!”

“算什么帐?”

“到这边来再谈不迟。”

“地狱书生”弹身便朝林深处射击,数条白影,兀立而待,赫然是“白煞神郑昆”一行,不过为数增加到了八人。

身形一停,白衣人迅快地把他围在核心之中。

“白煞神郑昆”狞笑了一声道:“‘地狱书生’,本宫两名使者是你杀的?”

“不错。”

“对那两条人命你作何交代?”

“照阁下之见,该如何交代?”

“欠命还命!”

“地狱书生”面上杀机一现,道:“只怕愈欠愈多?”

七名白衣人齐齐怒哼了一声。“白煞神郑昆”暴喝一声道:“少狂,与老夫纳命来!”

双拿一扬,一道狂飚夹着霹雳雷鸣之声,朝“地狱书生”罩身卷去,势道之强,令人咋舌,“地狱书生”单掌疾推,便接硬迎……

轰雷巨震声中,“地狱书生”身形一个踉跄,“白煞神”也后退了一步。

他身后的两名白衣人,在他身形踉跄之际,猛然发掌疾袭……

“地狱书生”一晃身扑向右首,左面的三名,这时发掌,倒背两方的排山劲气,震得他撞向了“白煞神”这一边。

“白煞神”早经蓄势,迎身就是一掌。

正面的两名白衣人,跟着发掌。

绞扭激撞的劲气,震得“地狱书生”气翻血涌,眼冒金星,身形连摇带摆。八人联手,使的是独步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武林客(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