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章 佛心交易(2)

作者:陈青云

蓦地——

门外传来一个耳熟的声音道:“这叫‘阎王令’,普天之下无人能解!”

徐文闻声知人,大喝一声:“‘过路人’!”

身形似脱弩之箭般射了出去,快得有如电光石火,但到了门外,却不见丝毫人影,口里恨恨地哼了一声,飞身上了庙顶,展目四望,仍一无所见,只好落回庙中,只见“痛禅和尚”仍守在方紫薇身边寸步未移。他心想,这和尚倒沉得住气,以他的功力,如果行动,对方将无所遁形。

“痛禅和尚”似已知道他的心意,淡淡地道:“对方是有为而来,你不迫他,他也会现身,对方现在庙后!”

徐文剑眉一挑,道:“大师何以知道?”

“对方发话之时,最后一个字音偏向左方,已非原地,证明他从左方绕到庙后,声落人已不在原地,小施主再快也没用!”

徐文大是赧然,心中却极佩服对方的经验老到。

果然,后面屋顶上传来了“过路人”的话声:“痛禅,你很精灵!”

徐文怒声道:“有种的现身说话,何必效鼠子之行?”

“过路人”哈哈一笑,枯叶般飘落阶下院地之中。

徐文目中冒出了火,额上鼓起了青筋,脚步一移,正待……

“过路人”一抬手,阴森森地道:“‘地狱书生’,你最好别动,老夫只要一句话,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徐文冷极地一哼道:“你就说这句话看?”

“过路人”嘿嘿一笑道:“小子,你不愿公开身世吧?”

徐文一愣,栗声道:“什么意思?”

“过路人”道:“如果你的身分揭露,小子,你知道有多少人要你的命?”

徐文心头飘过了一阵寒意,大感悚栗,听口气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世,这委实太可怕了,对方究竟是什么来路呢?对了,他既冒充父亲向自己下过杀手,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不足为奇,但他数度向自己下杀手的原因何在呢?

“痛禅和尚”沉缓地开了口:“施主就是‘过路人’?”

“一点不错。”

“说你的来意吧?”

“你应该知道的。”

“目的在这颗佛心?”

“不错,以佛心换取解葯。”

“你认为贫僧会答应吗?”

“会的,除非你不要那小妞儿的命!”

“你是否想到贫僧要杀你并非难事?”

“哈哈哈哈!‘痛禅’,老夫也想到你不会下手。”

“为什么?”

“你不会眼望着她死。”

“痛禅和尚”冷厉地道:“她死不了,‘毒道’高手并非只你一人!”

“过路人”阴恻恻地一笑道:“话虽不错,但这‘阎王令’之毒,江湖失传已数百年,老夫敢夸当今天下无人能解,别以为‘崔无毒’可恃,他差得远了!”

“痛禅和尚”一字一顿地道:“如果贫僧以她的性命换你一命,为武林除害又当如何?”

“过路人”丝毫不为所动地道:“老夫相信你不会如此做,否则你早出手了。”

“贫僧随时可以出手?”

“可是你不会。”

“施主坚信如此么?”

“当然。比如说,你想制住老夫,迫交解葯,但解葯不在老夫身上;想以老夫生命换取解葯一样办不到,因为老夫只是受命行事。”

“施主……受何人之命?”

“这一点恕不作答。”

“贫僧相信无人不怕死,施主不会例外吧?”

“可是老夫的生命已交与别人,自己作不了主。”

徐文业已忍无可忍,口里微哼一声,扑了过去,掌力随着涌出,这扑击之势,犹如迅雷疾电。

“砰!”

徐文震落实地,“过路人”却踉跄退了三四步,才站稳身形。徐文略不稍停,再次挥拳猛扑……

“过路人”身形朝侧方一划,口里大喝一声:“住手!”

徐文一击落空,身形不期然地停了下来。

“过路人”栗声道:“小子,真要老夫抖出你的身分?”

徐文业已恨到极处,把心一横道:“说吧,本人已不在乎了,反正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过路人”呵呵一笑道:“你考虑到你母亲的安全没有?”

徐文如中雷击,震惊莫名地退了两个大步,自“七星堡”被血洗之后,第一次听到母亲的讯息,对方不但熟知自己身世,而且可能与母亲失踪有关,显见这内中大有文章,这一条线索,决不能放过,心念之中激动万状地道:“你知道家母下落?”

“当然!”

“人在何处?”

“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你懂得这意思的。”

“你休想再耍花样……”

“小子,现在你与老夫退开一边,事了之后再谈另一笔交易!”

徐文无可奈何地退后丈许,母子情深,他不能做任何于母亲不利的事,只要母子能重见,他会不惜任何代价。

“过路人”说是受人之命行事,他身后隐着的,是何等样的一个恐怖人物呢?

当初他暗算自己,莫非也是受命行事?

这会不会关系到家门被血洗,以及父亲的惨死?

他想着,不由出了神,只是全身的血液却在阵阵沸腾。的确,这种种离奇可怖的情况,复杂得使人连思索的余地都没有。

“过路人”转向了“痛禅和尚”,冷冷地道:“‘痛禅’,愿否交出佛心?”

“痛禅和尚”目瞪如铃,射出栗人青光,沉声道:“施主先说出受何人之命行事?”

“这一点办不到。”

“看来贯僧只好破戒取你性命了……”

“老夫不受威胁。”

“这并非威胁。”

“‘痛禅’,再半个时辰,这妞儿将骨化形消,不信等着瞧!”

“痛禅和尚”回头看了方紫薇一眼,只见她四肢抽搐,粉腮已呈紫酱之色,但双目紧闭,张口无声,似乎极端痛苦。

“解葯呢?”

“你愿交出佛心了?”

“贫僧暂时认栽。”

“好极,现在先把佛心交与老夫。”

“解葯呢?”

“自有交代。”

“贫僧能相信施主吗?”

“最好是相信,因为你别无路走。”

“别迫贫僧改变主意?”

“老夫受命行事,一切不在乎。”

“包含死在内?”

“一点不错。”

“贫僧不冒这个险。”

“过路人”沉思有顷,道:“这样好了,仍由这小子居间,你把佛心交与他,由他随老夫去换取解葯,你在此地等候,半个时辰之内他必回转,如何?”

“痛禅和尚”不再开口,脱手把佛心掷与徐文,徐文接在手中。“过路人”哈哈一笑,道:“小子,来吧!”

话声中,人已飞登屋面,徐文跟着起身,两人一先一后,奔出了数里,眼前是一片密林,“过路人”径直穿入林中。

此际,远远传来村鸡啼唱,东方已现曙色,距天明已不远了。

徐文紧跟着入林。

“过路人”在入林三丈之处停下,口里道:“小子,止步!”

徐文停定身形,狠狠地瞪着对方,恨不能把对方撕成碎片。

“小子,你似乎有话要说?”

“不错,你曾化身锦袍蒙面人,数度向本人施杀手,也是受命行事么?”

“你错了,老夫一向独身行事,所谓受命,只是应付那秃驴的一句话而已。”

徐文猛一错牙,道:“你够卑鄙!”

“过路人”嘿嘿一笑道:“随你小子如何说吧。”

徐文恨毒至极地道:“你究竟是谁?”

“这一点恐怕你永难明白了!”

“找死?”

“记住,别任性,咱们好好谈,你母亲的安全操在老夫之手。”

徐文打了一个冷颤,一颗心顿往下沉,这等于是咽喉被人扼住,想反抗也不成。

“家母怎会落入你手?”

“这点你不必问了,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没有什么,聊备一格,以维护本身安全。”

“当初谋算本人,又为了什么?”

“同样的理由,为了本身安全!”

徐文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根本不明白对方语意所指。

“你把家母怎么样?”

“她很安全,只要你不与老夫为敌,他便无事。”

“你以此要挟我?”

“亦无不可。”

“我若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那先死的将是蓝玉珍!”

徐文双目几乎喷出血来。

“过路人”转变了话题道:“徐文,时间不待了,交换解葯吧!”

“本人还有句话问你。”

“说吧?”

“血洗‘七星堡’是你所为吧?”洗‘七星堡’是‘卫道会主’率众所为!”

“真的?”

“信不信由你!”

徐文咬了咬牙,他相信这是实话,父亲生前也是如此说的,索仇可以假以时日,倒是母亲一日不脱离魔手,自己将无片刻安宁,自己与对方往日无怨无仇,而对方说谋算自己,劫持母亲,是为了本身安全,这话令人费解。

对方的真正面目到底是什么呢?

这其中难道隐藏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事吗?

心念之中,沉声道:“‘过路人’,不管阁下是什么来历,你放出家母,在下可以发誓不与你为仇,前帐一笔勾消,如何?”

“过路人”冷森森地:“时机未至,免谈!”

“什么时机?”

“这是老夫自己的事,你不必过问,但记住一点,别与老夫为敌,时机到了,你母子可以重逢,否则就很难说。”

徐文一副钢牙几乎咬碎,杀气几乎破胸而出……

“过路人”又道:“拿来吧!”

徐文心念一转,既然“卫道会”一帮人是自己血海仇家,自己犯不着去救仇人,更不必谈什么道义,说道:“‘过路人’,咱们可以谈谈交易!”

“什么交易?”

“在下以佛心作为交换……”

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他本想说作为交换母亲的代价,话到口边,忽觉不妥,仇归仇,怨归怨,武士的操守不能不顾,“地狱书生”的外号虽然不雅,但自从出道以来所行所为还没有违悖“武道”的地方,如此一来,将被武林视作何如人?与“过路人”之流又有什么分别?佛心本非自己之物,而况“过路人”,未必就肯答应这宗交易,若事不成,岂非徒留笑柄?

“过路人”见徐文中途不语,追问道:“交换什么?”

徐文一摆手道:“不谈了,拿解葯来吧。”

“过路人”皱了皱眉,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了一粒翠绿的丸子,抛与徐文。

徐文接在手中,道:“阁下不是说解葯不在身上么?”

“过路人”嘿地一笑道:“小子,这叫做兵不厌诈!”

“哼!无耻之尤!”

“废话少说,拿来。”

徐文心念一转,迟疑地道:“阁下的解葯可靠吗?”

“这一点你小子尽可放心。”

徐文把佛心脱手掷与“过路人”,想说什么,又觉得说了也是多余,终于片言不发,向林外奔去。回到土地庙,天业已大明。

“痛禅和尚”似已焦灼不耐,一见徐文现身,脱口便道:“如何?”

徐文冷冷地道:“解葯已取到了。”

“快给她服下吧。”

徐文没有再说话,把那粒翠绿丸子,纳入方紫薇口中。

工夫不大,方紫薇面色逐渐恢复,脉息加重,盏茶时间之后,苏醒过来。

“痛禅和尚”面色一肃,道:“小施主,贫僧有个不情之请?”

“请吩咐!”

“拜托小施主劳神,护送她回山。”

“这……”

徐文不由迟疑了,自己一而再地为仇家效力,这算什么?但另一个意念突闪脑海,忙应道:“可以!”

“如此贫僧重托了!”

“小事不足挂齿。”

“后会有期,贫僧誓必要迫出‘过路人’的根底不可!”

说完,单掌打了一个问讯,如灰鹤般腾空越屋而逝。

方紫薇似乎元气大丧,久久仍不能起身……

徐文看了她一眼,面上升起一抹怜惜之色,但那抹怜惜之色,消失得很快,随即被一种森寒之色所取代,漠漠然地开口道:“姑娘觉得怎样?”

方紫薇感激地朝徐文一瞥,挣起身来,背倚香火台,乏力地道;“还好,没有什么。”

“在下受托送姑娘回山。”

方紫薇苦苦一笑,眼角渗出了两粒晶莹的泪珠,凄楚地道:“相公,我……不回山!”

徐文眉锋一紧道:“可是在下业已答应了‘痛禅’大师,送姑娘平安回山。”

蓦在此刻——

一条灰影,进入庙中。

徐文掉头一看,来的赫然是“普渡庵”住持“修缘”老尼,她的弟子“悟性”被人姦杀,曾误会自己是凶手,因为死者是死于“摧心”之毒,死后无痕。想不到这老尼会此时此地现身,当下一拱手道;“师太幸会!”

“修缘”老尼还了一礼,目光直盯在方紫薇面上。方紫薇粉腮剧变,“噗!”地跪了下去,泪如泉涌。

“修缘”老尼厉声道;“丫头,你太任性了!”

方紫薇泣不成声地道:“薇儿不肖,薇儿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佛心交易(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