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一章 历数惨案(2)

作者:陈青云

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道:“‘地狱书生’,情况如何?”

徐文费力地抬头一望,那授他“五雷珠”的陌生汉子,正站在他身前。

“阁下有何见教?”

“事情结果如何?”

徐文苦苦一笑道:“失败了!”

陌生汉子厉声道:“什么,失败了?”

“嗯!败得很惨,几乎一命不保!”

“为什么?”

“失败在一个红衣少妇手上。”

“红衣少妇是什么来路?”

“不知道。”

“你抖露了身分没有?”

“那是必然的。”

“‘五雷珠’呢?”

“当场被红衣少妇夺走,否则怎会失败。”

“对方不怀疑你的身分吗?”

“这有什么可疑。”

“此地仍属‘卫道会’势力范围,你不怕对方追杀?”

“暂时不会。”

“为什么?”

“‘卫道会主’自愿送在下走的。”

“又为什么?”

“因在下曾救过他一命,他欠在下人情。”

陌生汉子眼中射出了粟人杀光,寒声道:“你,怎会救过他的命?”

徐文端了几口气,怒声道:“朋友是在迫问口供么?”

陌生汉子嘿嘿一笑道:“徐文,在下必须了解情况才能复命!”

“好,告诉你,在下曾为他解过一次毒!”

“你……解了他的毒?”

“不错!”

“你知道他的真面目么?”

“知道,他便是上官宏!”

陌生汉子沉吟了片刻,又道:“你与‘卫道会’算是决裂了?”

“这话岂非多余!”

“你想见你母亲么?”

“当然想见……不过贵主人……”

陌生汉子眼中杀光大盛,狞声一笑道:“敝主人交代,你想见母亲只好到九泉之下了!”

徐文心胆俱裂,陡地站起身形,栗声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陌生汉子脚步一挪,道;“此行成功,母子重聚,此行失败,只有一条路可走!”

“怎么一条路?”

“死!”

徐文全身一震,倒退一步,抵在树干之上,咬牙切齿地道:“你主人到底是谁?”

“这你不必问了。”

“你们把家母怎么样?”

“与你一路!”

徐文五内皆裂,厉吼一声,向陌生汉子扑去。这一妄用真力,牵动伤势,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眼前发黑,前扑的身形,直挺挺地栽了下去。

陌生汉子喃喃地道:“别怨我,我不能不杀你!”

手起掌落,劈在徐文的后心,徐文只闷嗥了半声,便寂然不动,鲜血从五官汩汩溢出,染红了头边地上的枯叶。

陌生汉子俯下身去,探了探脉息心脏,证明确已断了气,意外地,他眼角渗出了两粒泪珠,叹了一口气道:“为了我活,你必须死,休怨我,这是命运!”

说完,以掌劈坑,只数掌,便劈成一个丈许大小的深坑,把徐文平置坑中,然后堆土作坟,寻了一方石块作碑,上刻:“故地狱书生之墓”七个大字,然后,陌生汉子在长叹声中飘然而逝。

他杀了他,因何长叹?

太阳上升了,照着林野,也照着这坯新上。

“地狱书生”徐文就此长眠了么?

日上三竿,两条人影,进入林中。一个是青绢包头、青纱蒙面的青衣妇人,无法看出年纪;另一个是冶艳的少女。

那蒙面妇人开了口:“你准知他来此么?”

“是的。”

“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你偏偏就爱上他?”

“师父,您就成全徒儿吧?”

“丫头,他与‘卫道会’到底结的什么仇?”

“不知道,徒儿担心他会死在那批怪物手里。”

“嘿!烦死人,等着,为师的方便了再上路……”

蒙面妇人转入林深处,冶艳少女信步踱着……

突地,她发现了那坯新土,一看,尖厉地叫了起来:“他……死了!”

娇躯一扑,晕倒徐文墓前。

片刻之后,蒙面妇人出现,大声道:“什么事大惊小……噫!”

蒙面妇人奔了过去,看了看墓碑,重重地“嘿”了一声,自语道:“被这丫头料中了,这下子我老人家有罪受!”

自语声中在少女“天殷穴”上轻轻一拂,少女悠悠转醒,伏在青衣妇人脚下,放声痛哭起来……

久久,那少女自动止住悲啼,站起娇躯,凄厉地道;“我要为他报仇!”

“报仇,仇家是谁?”

“除了‘卫道会’一千人之外还有谁杀得了他?”

“可不一定。”

“这里是桐柏山下,该会的势力范围……”

“丫头,这仇如何报法?”

“不择一切手段!”

“走,为师的带你去理论!”

少女咬了咬牙,回头对着徐文的墓碑,泪水如泉涌出,哽咽着道:“弟弟,我……誓必为你复仇,你……安息吧!弟弟,一别竟成永诀,姐姐我……不久会追随你于地下的,等着……我!”

蒙面妇人呵斥道:“痴儿,你不要为师的了?”

少女木然没有作声,她的心已片片碎了。

她是谁?她正是痴爱着徐文的“天台魔姬”。

“天台魔姬”呆了片刻,突地举掌劈向坟头……

蒙面妇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栗声道:“你想做什么?”

“徒儿要最后看他一次!”

“孩子,别任性,你知道他现在什么面目?”

“土色犹新,他遇害不会太久!”

“死者已矣,何必要动他的尸首……”

“可是……啊!弟弟!”

“天台魔姬”又哭了起来,一声声如怨如诉,断人肝肠。

蒙面妇人并没有劝阻,让她尽情地发泄胸中的悲痛,在这种情况下,安慰,劝阻,都是多余的。

一片乌云,遮住了璀灿的日子,天地林樾,顿呈幽暗,似乎为这多情的女子悲悼。

“天台魔姬”这一哭,又是盏茶时间,才慢慢地停歇下来。她对徐文的墓,作了最后的凭吊,口里喃喃地不知说了些什么。

然后,师徒俩动身朝“卫道会”总舵方向奔去。

就在“天台魔姬”师徒俩身形消失之后,另一条人影,悠然出现,直趋徐文墓前,废然一声长叹,道:“天不佑斯人,奈何!此非座骨之所,该为他备棺收殓,择地而葬,算是尽一份情谊吧,唉……”

于是,动手掘开了坟墓,不久,尸体出现,血清混和着泥土,那简直不是人形。

尸体被平置在地上,那人撕落内衫,就近处醮了溪水,耐心地洗擦五官头面。

“什么人?”

厉喝声中,一条人影飞射而至。

“天台魔姬”竟然去而复返,一见徐文的尸身,也不顾眼前的人,便扑上去抚尸恸哭。

紧接着,数条人影倏然出现,为首的是青衣蒙面妇人,随着的是“卫道会主”、“痛禅和尚”和四名黑衣汉子。

众人先朝徐文的尸体扫了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那掘尸的人。

“卫道会主”沉声道:“朋友请报名?”

“区区在下‘天眼圣手’!”

原来他便是“妙手先生”无数化身之一的“无眼圣手”。

“天台魔姬”陡地站起身来,戟指“妙手先生”道:“阁下意慾何为?”

“把他择地备棺而葬!”

“鬼话!”

“姑娘什么意思?”

“你凭什么把他改葬别处?”

“因为区区受人之托照顾他!”

“受何人之托?”

“开封蒋尉民。”

“蒋尉民与他是何渊源?”

“翁婿!”

“天台魔姬”惊震地退了一步,栗声道:“阁下说什么?”

“区区说他是蒋府女婿。”

“谁说的?”

“区区说的,他不久前在蒋府亲口答应这门婚事!”

“不可能。他怎会……”

青衣蒙面妇人一扬手,止住“天台魔姬”,然后厉声问“卫道会主”道:“尸首在这里不假吧?”

“卫道会主”声音中充满了困惑地道:“是谁下的手呢?”

“这要问你了!”

“本座业已说过,毫不知情。”

“你手下……”

“他们不奉命不敢胡来。”

“很难说,你自己说的,他离山时业已身负重伤,谁都可向他下手。”

“本座以人格担保,决非本会弟子所为。”

“你推得干净?”

“痛禅和尚”皱紧眉头道:“施主太过专断了!”

青衣蒙面妇人怒喝道:“你算老几,也向老身饶舌?”

“痛禅和尚”面色大变,但仍强忍住道:“贫僧尊施主是武林先进……”

“你不配!”

“痛禅和尚”涵养功夫再深,也感到受不了,虎目一瞪,精光迫人,愤然道:“三指姥姥,请你自重!”

“你要老身自重?哈哈哈哈!老身已很久没有杀人了……”

“施主要杀人么?”

“可能!”

“施主以为‘三指追魂’天下无敌么?”

“杀你大概不成问题!”

“何不试试?”

场面顿呈剑拔弩张之势。

“三指姥姥”嘿嘿一笑,道:“若在数十年前,杀你都嫌迟了,还容你绕上这多废话……”

“卫道会主”沉声接口道:“老前辈,可否先谈目前问题?”

“三指姥姥”火爆爆地道:“老身有主见的,候着!”

话声中,扬起右手,伸食中无名三指,指向“痛禅和尚”,厉声道:“你若叩头告饶,老身放过你一次!”

“痛禅和尚”僧衣无风自鼓,凝声道:“贫僧接施主的三指!”

“三指姥姥”冷哼一声,手指方向略偏,三股白光,自指尖疾射而出,“嗤!嗤!”声中,两丈外一株合抱大树的树身,洞穿了三孔。

“卫道会主”因为戴了人皮面具,脸上没有表情,但目中已露骇色。其余随行弟子,各打了一个冷颤。的确,这种指功别说见识,连听都没听说过。

只有“痛禅和尚”仍神色自若,显然,他并不为这一手所震。

“三指姥姥”不屑地道:“小和尚,你比这树身如何?”

“痛禅”年已半百,被称为小和尚,真令人有啼笑皆非之感,当下沉静地道:“施主仅管出手,挡不住,贫僧认命了!”

“老身生平从未见过像你这等狂妄之辈,你是活腻了?”

“未见得!”

“接指!”

三缕白光,夹嘶嘶破空之声,齐射向“痛禅和尚”,“痛禅和尚”兀立如山,既不闪让,也不封挡……

“卫道会主”的目光直了,连“天台魔姬”也粉腮变色。

“波!波!波!”三声震耳巨爆,白光在触及僧袍之时,像撞上了钢墙,迸射四散,“痛禅和尚”只向后挪了半步。

“三指姥姥”惊呼道:“这是‘先天罡气’!”

“痛禅和尚”卸了神功,淡淡地道:“施主见闻广博,不愧武林先进!”

这是褒,抑是嘲,别人不觉得怎样,“三指姥姥”听来可就不是滋味了,她成名在百年之前,“三指神功”所向无敌,“三指”到处,黑白道为之丧胆,想不到隐退了数十年出山,栽了这大跟头。

一张老脸在变,忽红忽紫,最后成了铁青,怪叫一声道:“丫头,走!”

“天台魔姬”瞥了徐文尸身一眼,哀声道:“师父的……”

“三指姥姥”厉声道:“你走是不走?”

“卫道会主”和声道:“老前辈不追究他的死因了?”

“三指姥姥”不发一言,连目光都不曾转,弹身电闪而逝。”

“天台魔姬”娇躯一扭,正待……

蓦在此刻——

“妙手先生”突地怪叫一声道:“看……他……没有死!”

“天台魔姬”转回娇躯,激动地道:“他不会死,我早该想到的!”

“卫道会主”等也愕然震惊。

只见徐文手足微微抽动,胸部也略见起伏。

被埋葬了的人,还能复活,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怪事。

“天台魔姬”也许是兴奋过度,两膝一软,坐下地去。

在惊震莫明的目光注视下,徐文生机逐渐恢复,盏茶工夫之后,他居然哼出了声,他活了,真的从死里复活了。

“妙手先生”阴阳怪气地道:“感谢上苍,另一条命算是保住了!”

另一条命是谁?

这句话没有引起任何反应,因为所有的注意力被眼前的怪诞事儿吸引了。

尸变,仅属传闻,同时,尸身应该是僵直的,但眼前的尸体柔软,没有尸气,呼吸之声,隐隐可闻……

“妙手先生”化身的“天眼圣手”俯下身去,一探徐文脉息,惊喜地道:“果然活了,好险,如非我一念之间,要把他择地另葬,他可就死定了!”说着,突地又转向“天台魔姬”道:“姑娘方才说他不会死,早该想到……这话是……”

“天台魔姬”樱chún一启,旋又闭住,摇了摇头,似乎不愿作答。

“妙手先生”抬头向“卫道会主”道:“会主不反对区区把他带走吧?”

“卫道会主”向“痛禅和尚”望了一眼,“痛禅和尚”颔了颔首,“卫道会主”这才沉凝地道:“可以,不过告诉他,本座业已仁至义尽,此后碰面,得看他的命运了!”

说完,再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历数惨案(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