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二章 易容索血(2)

作者:陈青云

徐文算是完了一件心事。“修缘”临去留言,虽属至理,但在他心中,起不了丝毫作用,血债,必须用血洗清。

由于“修缘”老尼与玉面侠朱公旦之间的故事启示,他觉得对蒋明珠必须有所交代,然后才能放手去从事索仇的行动,以免牵肠挂肚。生命是属于自己,生死原可自己作主,但在某种情况之下,却不尽然。照“妙手先生”所说,蒋明珠已矢志期许终身,若不作适当处置,结果恐怕是一场悲剧,自己面对强仇,生死难卜,岂能妨害别人终生幸福……

这个结,该如何解开,他还没有想透,但他已动身上道,目的地是开封。

由于他已易容改装,一路之上,引不起任何人注意。

这一天,过郾城,奔临颖,距开封的行程业已过半。为了到蒋府之时,不使自己太过褴褛,惹人注目,他买了一袭蓝衫,一项蓝色头巾,改换起来,变成了一个落拓的黑面书生。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他同时收敛了目中的精芒,这一来,更加显得平庸了。

正行间,一条人影迎了上来。

“少侠请了!”

徐文当场一窒,只见对方也是一个书生打扮,清瞿瘦削,年在二十五六之间,是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不由惑然道:“朋友是唤在下么?”

“少侠是姓徐吧?”

徐文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自己改容易装,除了

“妙手先生”,根本无人知道,这陌生客竟能道出自己姓氏,这未免太骇人了。

“朋友如何称呼?”

“区区在下黄明,江湖中人称‘闪电客’的便是!”

“‘闪电客’?”

“无名小卒,少侠见笑了。”

“黄兄怎知在下姓徐?”

“闪电客”黄明神秘地一笑道:“在下奉命在此迎候少侠!”

“奉何人之命?”

“家师。”

“令师是谁?”

“‘妙手先生”’

“哦!”

徐文恍然而悟,既是“妙手先生”的门人,能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便不足为怪了。

黄明爽朗地一笑道:“家师对少侠十分器重,认为是武林百年来仅见奇才!”

徐文讪讪地道:“令师谬赞了!”

黄明偏了偏头,道:“看来我年纪比你大,可否叫你一声贤弟?这少侠两字有些不顺口……”

徐文见对方是个爽快人,心中已生好感,微微一笑道:“这有何不可。”

“如此,愚兄托大了,贤弟是到开封么?”

“是的。不知黄兄有何见教?”

“别咬文了,什么见教不见教,我奉家师之命,请你去一个地方,看一件事。”

徐文大惑不解地道:“看一件什么事?”

“到时自知,现在时间尚早,我们先去镇上喝一杯如何?”

徐文自忖到开封并非急事,迟早一天无关紧要,当即一颔首道:“好吧!”

两人抄小路入镇上,选了一家最大的酒楼,走了进去。黄明像是熟客,径直登楼,拣临街一间隔离的雅座坐了。

店小二在门口一探头,笑嘻嘻地道:“黄相公,照旧吗?”

黄明连头都不转,一摆手道:“嗯!外加四冷盆。”

“酒呢?”

“花雕。”

“喳!”

小二转身而去,另一个进来布上了杯箸,四碟干果,两杯茶。工夫不大,酒菜齐上,摆满了一桌。

徐文也是自小吃喝惯了的,这种铺排,正对胃口。

这酒楼规模不小,四合院走廊相通,正楼是通座,专供宴客之用,东西耳楼是散座,临街的面楼,隔成了六小间,是雅座,徐文与黄明占了最右的一间。全楼酒客,

大约上了四成。

黄明十分健谈,尽拣些江湖的稀罕事儿讲得有声有色,徐文为之神往不已。

正当二人逸兴遄飞之际,一个黑衣人出现门口,满面严肃之色。

黄明住口,面容一正,问那黑衣人道:“有事么?”

“应否避光?”

黄明目光朝徐文一瞥,道:“同炉插香,不必顾忌!”

徐文知道对方是以暗语通话,看情形是黄明要黑衣人不避忌自己。

黑衣人迈步跨入,离座三步,单膝下跪,双手捧着一只木匣,高举过顶,朗声道:“门有门规,家有家法,空追源远,八字可查!土字辈弟子牛四,参见上辈!”

黄明大刺刺地一摆手,道:“家无常礼,起来说话。”

“谢上辈!”

黑衣汉子站起身来,木匣捧在胸前神态显得甚为恭谨。

徐文突地想起“白石峰”头,争夺“石佛”之时,“妙手先生搬出门规,只几句话,“聚宝会主”郭芸香连屁都不敢放,乖乖突出“石佛”,可以想见“妙手先生”在空道门中辈份之尊。黄明是他弟子,谅来身分也不低

心念之间,只听黄明又道:“何时开堂?”

“午正!”

“炉插几炷香?”

“一百零八!”

“香头?”

“五炷!”

“炉顶?”

“电字当头!”

“呈上炉火!”

黑衣汉子向前跨了一个大步,把木匣放在桌边,然后启开匣盖。

徐文不期然地把目光朝木匣瞟去,一看之下,不由目瞪口呆,汁毛逆立,匣中是一只血淋淋的手臂。

黄明伸手拿起那只断臂,在徐文面前一晃,然后放回匣中,道:“可以了!”

黑衣汉子盖上木匣,施礼而退。

徐文骇然望着黄明,想问但又觉得帮派秘密,局外人岂能插口,不问,又憋不住一肚子惊疑,神情自然流露出尴尬。

黄明却开了口:“贤弟,你看到了?”

徐文愣愣地道:“看到什么?”

“那只断臂!”

“噢!黄兄,小弟不解……”

“这是专门给贤弟看的!”

徐文骇然而震,栗声道:“黄兄说奉令师之命要小弟看一件事,莫非指此而言?”

“一点不错!”

“黄兄说明白些?”

“贤弟记得陆昀其人否?”

“‘聚宝会’少会主,怎样?”

“刚才那只断臂便是他的。”

徐文惊然道:“是陆昀的手臂?”

“一点不错,‘空道’虽门户庞杂,龙蛇混处,但祖师留下的规矩却极严,陆昀聚宝虽是门规所许,但骗色却为律所不容,贤弟明了么?”

徐文恍然而悟,记得“妙手先生”曾对自己说过,陆昀骗财而兼劫色,为门规所不容必受制裁,想不到他倒是言出如山,陆昀为了骗取“石佛”秘密,不惜以卑鄙手段,玩弄红衣少女上官紫薇的感情,还夺取了她的贞操,害得上官紫薇数次寻死,自己曾答应过上官紫薇代她杀陆昀……

当下一点头:“小弟明白了!”

黄明举杯,道:“来,喝酒!”

天色已经昏暗,小二掌上了灯火。此刻正是酒客最盛的时候,整座酒楼淹没在猜枚行令的声浪中,还间杂着卖唱度曲的弦歌声。

徐文已有些不胜酒力,伸了一个懒腰道:“我们该起身了吧?”

黄明却是酒兴未阑,微微一笑道:“尽了这壶如何?”

徐文不好扫他的兴,因为彼此是初交,点头道了声:“好!”

就在此刻——

邻室雅座之中,突然响起一缕圆润的曲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怨相见得迟,恨分去得急。跑马被玉骢难系,近疏林你与我挂住斜晖……”

曲声至此一顿。

徐文听得呆了,脑海里浮现出一幅感人的图画。

在一个幽寂的庭院里,一个稚气未褪的丫角青衣小婢,坐在花树下的石墩上。她面前,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凝神倾听。青衣小婢天生的一副金嗓子,把一段莺莺送别张君瑞的词儿,唱得入木三分,似乎她就是被离情别绪所苦的崔莺莺。那小男孩似懂非懂,睁着乌溜溜的大眼出了神,他只觉得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正是自己童年时的一幅画啊!

徐文的眼睛湿润了……

曲声再起,哀怨凄凉:“车儿慢慢行,马儿快快随!”

一宕,尖锐凄冷,带着哭声:“遥望见十里长亭,松了金钥,猛听得一声去也!减了玉肌。”

曲声休歇,但余音仍袅绕耳际。

徐文的颊上,控下了两粒豆大的泪珠。

前尘影事,齐赴心头,曾几何时,沧海桑田,家破人亡,血仇满身。

当年唱曲的人儿在何方?是生?是死?

黄明发现徐文的异状,不由惊声道:“贤弟,你怎么了?”

徐文沉浸在童年的梦里,没有答腔。

黄明再次道:“贤弟,到底怎么回事?”

徐文下意识地脱口道:“那唱曲的是谁?”

“什么?唱曲的……”

“黄兄没听见?”

“哦!方才在隔壁唱的女子么?底细不清楚。不过她在这一带卖唱的日子倒不短了,这一带码头朋友管她叫莺莺……”

“莺莺?”

“嗯,因为她唱曲十有九次是唱方才送别的那一段。”

“多大年纪?”

“三十总有了。贤弟为什么问起她?”

“因为……”

话声未落,邻室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哼。徐文心头一震,站起身来,掀帘而出,只见一个极其眼熟的背影,正越过回栏,匆匆下楼。徐文登时一窒,这熟悉的背影是谁?是谁?

“是他!‘对路人’!”

徐文脱目惊叫了一声,举步便朝楼梯口奔去……

“呀!”

惊呼之声,发自黄明之口,徐文止步回头,只见黄明一只脚在邻室房门户内,扭头对着这边,栗声道:“贤弟,她死了!”

一个直觉的意念,使徐文放弃了去追“过路人”,折了回来,冲进邻室雅座。

有的酒客闻声出现,不见什么异状,又退了回去。

徐文目光扫处,只见一个黑衣女子,躺倒桌边,近前一看,不由骇呼:“梅香,果然是你……”

黄明也到了旁边,惶然道:“贤弟认识她么?”

徐文颤声道:“她是家母贴身传婢!”

“啊!”

徐文俯下身子,把黑衣女子抱坐在椅上,连连唤道:“梅香!梅香!”

黑衣女子气如游丝,看来离死已不远了。除文略一检视之后,咬牙切齿地道:“她中了毒!”话声中,急忙取出随身所带的解葯,塞了三粒在她口里。

黄明忙取过一杯茶,来帮着徐文,灌入黑衣女子口中,一面惊声道:“中毒么?”

“嗯!”

“有救吗?”

“无救了。”

“贤弟对‘毒道’不是……”

“这毒叫‘阎王令’,我解不了。”

“你给她服的……”

“只是一般解葯,也许能使她开口说几句话。”

一面说,一面连点了黑衣女子十余处大小穴道。黑衣女子鼻息逐渐粗重,半刻时间之后,居然睁开眼来。

徐文额上渗出了大粒的汗珠,语不成声地唤道:“梅香!梅香……”

黑衣女子转动着失神的目光,久久才迸出一句话道:“你……相公……是谁?怎知……”

徐文激越万状地道:“梅香,你不认识我了?”

黄明接口道:“贤弟,你忘了易容……”

徐文顿悟自己已非本来面目,急声道:“梅香,我是二公子,我易了容……”

“啊!”

黑衣女子面上的肌肉起了抽搐,用力努动着嘴chún,粉腮因激动而布起一层红晕:“你是……是文二公子?”

“是的。梅香,你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听……得出……”

“我妈……二夫人现在何处?”

“她……她在南召……”

“南召?是在西城别墅么?”

“是……的!”

徐文困惑了。母亲不是被“过路人”的主人劫持了么?怎会在南召城别墅呢?难道西城别墅已为对方占据

“她平安吗?”

“平……安……”

“你怎会在此卖唱?”

“奉……二夫人之命,逃出来找……二公子……”

“逃出来找我?”

“是的。”

“什么事?”

“二夫人……要婢子……警告二公子……”

语音逐渐低沉,后面的话已不复辨。徐文心头大急颤声道:“梅香,振作些,警告我什么?”

黑衣女子口chún连连翕动,但已发不出声音,目光趋于黯淡、散乱……

黄明颤声道:“她不行了!”

徐文五内如焚,额上青筋暴露,摇撼着黑衣女子的肩头,历声道:“劫持二夫人的是谁?”

黑衣女子用尽力气,才进出两个模糊的字句:“他……他……是……”

头一偏,断了气。

徐文怒目切齿,闷嗥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黄明手足无措地道:“贤弟,你……放开些……

徐文猛一抬头,激动地道:“黄兄,我们是初交,小弟有两件事蜕颜相托……

“贤弟,什么事?说!”

“请为梅香善后……”

“可以。还有呢?”

徐文取出了翠玉耳坠,道:“请黄兄把这物事送到开封蒋府,交敝世叔蒋尉民。”

“这……”

“黄兄愿意帮这忙吗?”

黄明期期地道:“贤弟,你……这是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易容索血(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