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四章 爱清苦杯(2)

作者:陈青云

徐文目光向壁间一扫,这才发现壁上果然有一个掌大的粉印,是一朵梅花形,不由大感困惑,栗声道:“这梅花粉印是怎么回事?”

“少侠连这都不知……”

“知道还会问你。”

“这……这……小老儿不敢说!”

突转身,一溜烟地走去了个无影无踪。

徐文急也不是,气也不是,这梅花粉印到底是代表什么呢?何以那老者惊怖慾死?看来如非某人的特殊记号,便是某一帮会的标记。

征了片刻,心想,还是另行设法打探吧。随即向店主道:“店家,买到上好的棺木,把这老人家理了。记住,不能草率,这老人家来头不小,将来会有人检首迁葬的。回头来我房中取银子……”

说完,把“三指块”揣在怀中,自回房去。

这一来,酒饭业已无心了,脑海里老盘旋着“三指姥姥”被杀和“天台魔姬”失踪之谜,还有,就是那朵梅花粉印……

不久,小二进来收拾杯盘,笑嘻嘻地道:“相公,屋里怪闷的,不到外面纳凉?”

徐文触动灵机,摸出一锭十两纹银,并一粒碎银,道:“小二哥,这十两银子给你东家,作收埋那老太婆的费用……”

小二一哈腰道:“相公菩萨心肠,到处行方便!”

徐文不理他这马屁,接着道:“这颗碎银,你替我办件事,你去街上替我买一柄墨扇。”

“墨扇?”

“嗯!黑色扇面的折扇,要素的!就是没有书画过的!”

“要牙骨……”

“普通竹骨就行。”

“不当事,几文大钱,俺给您老买上四五柄……”

“一柄也就够了,钱拿去。”

“嘿嘿,您老,太多了……”

“剩下的赏你。”

“多谢相公厚赏,俺先给您老沏上一壶上等雨前,润润喉,回头马上去买!”

小二作了一个兜头大揖,抬掇起杯盘,狗颠屁股似地去了。

徐文在屋里踱着方步,不禁为自己想到的妙计而得意,不论对方是谁,总会现身找上自己的。另一个小二,送上来一壶茶。不久那买扇子的小二回来了,眉开眼笑地送上了一大扎折扇,总有七八柄之多。

徐文忍俊不止地道:“你很会办事,有事我再唤你!”

“是!是!”。

小二倒退着出了房门。

徐文随手捡起一柄,张开来,用湿面巾把扇面弄潮然后掩到隔壁房中,把扇面对着那梅花粉印,按上去,轻轻一拍,粉梅花便清晰地拓在扇面之上,回房俟扇面晾干了,然后折在手中,掩上房门,向外行去。

郾师是个大城,十分繁华,此刻正值二更初起,夜市方张,更显得热闹非凡。

徐文把折扇印有梅花的一面朝外,轻轻摇着,一副闲适伪书生派头,安步当车,尽拣人多处晃荡。

果然,人群中凡属武林人,一见这梅花粉印,无不回避。

徐文若无其事地绕了一会,然后上了一座大茶楼,

他一面喝茶,一面不时地摇摇扇子。

顷刻工夫,茶客去了三成。

徐文耐心地坐着,他发现一个刚入座不久的黑衫老者和一个黑衣汉子,面露奇诧的表情,窃窃私语,并不时把目光向这边膘来。他不由心中暗喜,随口漫吟道;“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闻说梅花早,何如此地春!”

既不应景,也不切题,他只是兴之所至,随口闲吟。却不料那黑衫老者,勃然变色起身走了过来,搭讪着道:“老夫可以坐下么?”

徐文一摆手道:“有何不可。”

那老者坐定之后,惊疑地望了徐文几眼,以极低的声音道:“是总坛使者么?”

徐文内心一震,暗忖:莫非自己闲吟的四句诗撞正了板,瞎猫碰上了死老鼠,看来这梅花粉记是某个江湖帮会的标志了,当下面色一肃,口里含混一声:“嗯!”

黑衫老者惶恐地道:“卑职第二分坛属下香生赵为功,不知上使驾到,请恕失仪之罪!”

说着,站起身来……

“坐下!”

“卑职怎敢……”

“要你坐下便坐下!”

“如此,卑职……告僭越之罪!”

徐文心念疾转,看来对方把自己当作了总坛使者,料想对方组织中使者的身分必然相当优越,致使一个分坛香主不敢同起坐。只是对方是什么组织,如何套问真情,稍一不慎,必露马脚,甚或有其他的同路人来到,认出自己的面目,可就砸了!

香主赵为功几次想开口,却又不敢的样子。

徐文看在眼中,心想,利用对方的弱点,可能会出点线索。心念之中,试着道:“赵香主有闲暇啊!”

赵为功面色一变拘谨地道:“不敢,卑职负责此区耳目!”

“哦!这责任相当重大,贵香主得多加小心。”

“是!是!上使栽培!”

徐文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套出实话,只好硬起头皮道“关于安平栈中的那女子……”

说了半句,便即顿往,以观对方反应。黑衫老者果然面涌疑云,期期地道:“难道上使不知……”

徐文心知露了破绽,忙挤出一个笑容,淡淡地道“随便谈谈而已,因为……”

因为什么,他没有说,目的是困扰对方的思路,故意拖一条尾巴。

赵为功当然不敢迫问,改口道:“上使见过分坛主了?”

“嗯!还没有,我不准备见他了,另有任务。”

“哦!上使可否容卑职禀报分坛主,上使大驾行踪以便接待……”

“这……不必了!”

“上使与另两位奉派押解那女子的不是一路么?”

徐文心中一乐,这可就触及主题了,当下故作神秘地道:“当然是一路,不过我另有任务,因为……”这两个字接上了刚才没有说完的半句话:“因为总坛方面发现有人出头,所以我奉命暗中监护。”

这个谎扯得恰到好处,黑衫老者深信不疑。

“不知何人敢……”

徐文十分严肃地道:“‘地狱书生’!”

黑衫老者赵为功骇道:“‘地狱书生’不是早死于桐柏山下了么?”

徐文咬了咬牙,道:“谁说的。‘地狱书生’岂会如此轻易死亡,那坟是假的。”

赵为功双目睁得鸡卵大,被徐文的鬼话镇住了,半晌才道:“事非小可,卑座职司耳目,这……”

“这可不能泄漏。”

“是!是!”

“所以,嗯……碰上你最好,你把这边的行动计划告诉我,省得我多费周折。”

赵为功双目左右一瞟,见没人注意,才以讨好般的声调道:“人是教主亲自出手的……”

徐文面色微微一变,教主?什么教的教主?难道是梅花教?那么“三指姥姥”最死于对方口中的教主之手无疑了……

他忽地发现对方住口不语,知道自己露了破绽,忙正色道;“说下去!”

“是!因为路程不近的关系,所以暂押分坛。适才两位使者驾临,说奉谕明晨五更天出城,押回总坛。分坛方面仅派了一辆车子。”

“好!”

口里漫应着,心里的念头却不停地转。突地,灵机一动,他想到了“过路人”,莫非“过路人”口中的主人,便是这位教主?这大好的查证机会,可千万不能错过。

“贵香主此刻有事么?”

赵为功似以能巴结总坛使者为荣,忙不迭地道:“卑职听候差遣!”

徐文故作沉吟,慢吞吞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责香主人头熟,有件小事烦代劳……”

“不敢,上使尽管吩咐!”

“那位是谁?”说着用嘴朝与赵为功同桌的汉子一努

“哦!是卑职手下头目。”

“好,你俩一并到城外来……”

“是南城么?”

“不错,本使者先走一步。”

说完,伸手取钱……

“上使请发驾,这区区茶资……嘿嘿,卑职会打发!

“好,别耽搁,马上来,此事不许任何人知道。”

“是,上使清便!”

徐文离了茶楼,直奔南门,他一身之外无长物,店根本无须回去,本来他尽可套问分坛所在,但一想多问会露马脚,到了分坛,难保没人认识自己,如果所谓使者是“过路人”一流人物,要救“天台魔姬”可就辣手了,这样以逸代劳,真是再好不过。

方才转出正街,一个独眼老丐,踏踏拖拖地迎面而来。

“噫!是你?”

惊“噫”声中,那老丐横在道中,不动了。

徐文一愕,看这老丐陌生得紧,根本从未谋面。

“阁下什么意思?”

老丐咧嘴一笑,道:“贤弟,你听不出愚兄的声音?”

徐文精神大振,想不到会碰上“妙手先生”的门下“闪电客”黄明,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这种鬼鬼怪怪的易容,实在令人绝倒。

“贤弟,你好啊!半年来愚兄跑断了腿……”

徐文歉疚地一揖道:“小弟赔罪!”

“闪电客”黄明絮絮地接下去道;“家师出动了十多位门下,还借用了丐帮人物,四下打听你的下落,看来你很自在,这半年到哪里去了?”

“大哥,现在有事,一切停会再谈,如何?”

一个老丐正与一个风度翩翩的书生,在街上交谈,登时引起不少路人围观。

黄明知机,低声道;“你先走!”

说着,夹起打狗棒,一颠一跛地走了。

徐文加快步子,抄捷径出南门,避开官道,上了一座土丘。

此刻已近三更,城内虽还热闹,城外却已行人绝迹。

徐文甫一停身,黄明业已跟踪而至,真不愧“闪电客”之名。但在修习了“万毒门”上乘本门武功的徐文眼中看来,又不怎么出奇了。

黄明上了土丘,迫不及待地道:“贤弟,什么事?”

“等人。”

“等什么人?”

“我也不知对方来路,只知他是一个什么教属下分坛香主。”

黄明骇然道:“该教是否以‘梅花’为记?”

“不错。”

“啊……”

“怎么?大哥知道那是什么教?”

“五方教,崛起江湖才数月,但业已震惊武林……”

“五方教?”

“不错,意思当是东南西北中五方一统之意!”

“教主是谁?”

“不知道,据说是那谋得‘佛心’之人!”

徐文心头为之剧震,如此证明自己所测不错,正是“过路人”一伙无疑了。当下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何以见得‘五方教主’是得到‘佛心’之人?”

“噫!你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哈哈,武林闹翻了半边天,你会不知道,这半年你莫不成归隐了?”

“差不多。”

“说说看?”

格于门规,徐文当然不能泄露“万毒门”之秘,只好随口应道:“小弟获有奇遇,避世了半年。”

“什么奇遇?”

“这……”

“你有困难不说也罢。”

“哦,前托大哥转交的翠玉耳坠,结果如何?”

“嘿,不提也罢。”

“为什么?”

“愚兄被蒋老头痛骂一顿,说这是定情信物,岂能交回……”

“那是小弟连累大哥了。”

“小事一件,算了!”

“蒋明珠反映如何?”

“当时就要剪掉青丝出家为尼,好不容易才劝住。”

徐文心里登时打了一个结,像这样将来该如何了局

“贤弟,蒋姑娘一片痴情,你不能辜负她……”

“大哥,以后再谈吧,先谈些目前的,你说武林翻了半边天,怎么回事?”

“唉!武林劫运已成,这一场血劫是无法避免的了!’

“到底什么回事嘛?”

“三个月前,江湖中接连发生凶案,死的全是知名之士,现场均有梅花粉记,之后不久,传出了‘五方教’这名称……”

“啊!”

“首先,‘神鹰帮’被并吞改为第三分坛,接着‘五雷宫’宣布改为‘五方教’第一分坛,其余如‘一剑会’‘红缨帮’等小帮派,先后被吞并……”

“雄心不小?”

“嗯!开封蒋府也遭了劫,父女俩仅以身免!”

徐文心头一震,道;“再以后呢?”

“‘卫道会’总坛被攻击,门下弟子死伤逾百,‘无情叟’与‘彩衣罗刹’当场战死,‘痛禅和尚’受伤‘卫道会主’的妻子赶到,力战‘五方教主’,该会才免了覆亡之厄,但,迟早‘五方教’会卷土重临的。”

徐文听得惊心动魄,连“无情叟”“彩衣罗刹”这等人物都保不住性命,“五方教主”的功力,未免太以骇人了。

所幸“卫道会主”与“痛禅和尚”留有命在,不然自己的血仇岂非落了空。

黄明又道:“目前只有丐帮和各大门派来受该教萘毒!”

徐文镇定了一下情绪,道:“大哥知道‘三指姥姥

也遭毒害了么?”

“听说了。”

“‘天台魔姬’”也被掳……”

“贤弟打算怎么样?”

“救她!”

“恐怕很难?”

“小弟不惜任何代价!”

“人在何处?”

“正与小弟现在约会的人有关,大哥可知道该教郾师分坛的所在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爱清苦杯(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