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二章 智脱虎穴(1)

作者:陈青云

轿中人声音变得极冷地道:“‘地狱书生’,这谜底非从你身上揭晓不可!”

“恐怕尊驾会失望!”

“你等着瞧吧?”

数缕劲风,夹‘嗤!嗤!’破空之声,从桥中内射出。

“地狱书生”向侧方电闪横弹八尺,他的动作不谓不快,但轿中人的身手,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她似已算准“地狱书生”的动向,几乎是同一时间,又是数缕劲风斜射而出,“地狱书生”这一闪避,不偏不倚,正好撞上。

他只觉全身一震,气血登时逆行反窜,肢体百骸宛若被万只蛇虫咬噬,那种痛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汗珠,滚滚而落,俊面扭曲得失去了原形,全身一阵一阵地*挛抽搐。

他咬紧牙根,不哼出声,双目赤红,似要喷出血来。

眼前金花乱冒,逐渐呈一片模糊。

“砰”的一声,他滚倒地面,扭转了数下,又倔强地挣了起来。他想骂,但骂不出口,像发癫痛似的摇晃,踉跄,颤动……

“你可以说了吧?”

“不……不……”

“砰!”他再次栽了下去,屡次屡仆,最后,变成了抽搐,喘息,口里、鼻里溢出殷殷血水。

轿中人愤恨至极地道:“‘地狱书生’,想不到你对自己也是一样的残忍?”

“地狱书生”拚聚所有的力气,惨厉地道:“我……不死……誓必……杀你……”

轿中人大喝一声:“搜他身上,看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身分的东西!”

一个黑衣老者,应声而出,欺到“地狱书生”身旁,俯下身去,伸手抓搜。

“哇!”

黑衣老者惨哼一声,仰面向后栽了下去,手足一阵拳曲,登时断了气。

这一幕,使所有在场的人惊魂出了窍,谁也看不出黑衣老者是如何致死的。

栗人的怒哼中,轿帘一扬,一道罡风匝地暴卷,“地狱书生”的身躯被腾起丈来高,然后重重地摔回地面,连哼声都不曾发出,便寂然不动。

“剁了他!”

轿中人一声令下,立即有两名黑衣人仗剑弹出……

“住手!”

两黑衣人闻声一窒,一条人影,电泻入院,赫然是一个艳装女子。

“什么人?”

轿中人喝问。

“‘天台魔姬’!”

“意慾何为?”

“尊驾做得太过分了!”

“什么意思?”

“‘地狱书生’虽说性情乖戾,但并非没有骨气的小人,决不会杀人不认帐!”

“你与他是一路的?”

“他的来历我不清楚,不过我俩分手前后半刻时间,我眼见他入庙,随后尊驾等不速而至,尊驾认为半盏茶时间不到的工夫,可以杀死身负武功的百名以上高手么?”

“问题不在时间,在于他杀人的方式!”

“本人为他作证,杀人的不是他!”

“也许你有份?”

“天台魔姬”粉腮铁青,玉牙一错,厉声道:“尊驾是凭武功高强而作此语么?”

轿中人冷哼了一声道:“如你有份,你便逃不了,事情真相总会查明的。”

“地狱书生”身躯动了一动。

“天台魔姬”怜惜地望了他一眼,转向红衣少女道:“姑娘,你不会忘记他曾救你脱出‘五雷宫’使者之手?”

红衣少女粉靥一变,道:“不错,这一点我记得,但百多条人命……”

“事实并未证明是他下的手?”

“现场只有他,同时刚刚丧命的那位,死状与这些罹难者完全一样,这难道不够证明,你作何解释?”

“本人没有解释,但坚信不是他下的手,我担保

轿中人接口道:“凭你还不配担保!”

“天台魔姬”把手一扬,道;“凭这个如何?”

她食中二指,夹着一块半个手掌大的心形玉块,玉珏中央,穿了三孔。

轿中人惊声道:“三指珏!”

“天台魔姬”冷冷地道:“不错,尊驾认得此物?”

“你……是他老人家的传人?”

“是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轿中人凝重的声调道:“好,看在这信物上,暂时放过,但事情不能算完……”

“天台魔姬”立即接口道:“如果将来证实这公案与‘地狱书生’有关,我负责把人送上,听凭处置。”

“好,你可以带他离开了。”

“他被制的穴道……”

“业已解开了,否则他的生命早已结束。”

“天台魔姬”面上升起一缕极为复杂的表情,窒了片刻,猛一跺脚,俯身去抱……

“地狱书生”突在这时睁开眼米,栗声道:“别碰我!”右手掌撑地,摇摇不稳地站起身来。

“天台魔姬”一怔神,面上现出似恨似怨的神色,慾言又止。

“地狱书生”惨厉而怨毒的目光,一扫彩轿和那些黑衣人,然后凝注在红衣少女面上严刻,再转向“天台魔姬”,道:“这笔人情,在下会记在心里!”

说完,移动踉跄不稳的脚步,蹒跚地向庙门走去。

“天台魔姬”面上变得十分难看,“地狱书生”的冷漠,大大伤了她的芳心,窒了片刻之后,她举步追了出去。

庙外,星月满天,大地一片朦胧,虽是仲春时令,夜风仍十分料峭。

“天台魔姬”跟在“地狱书生”身后走了一程,忍不住道:“兄弟,你内伤者来不轻,该设法疗伤才是。”

“地狱书生”再冷漠,也不能不为她的殷殷情意所动,当下止步道:“敬谢关怀,在下理会得!”

“那边有家农户,我们去借屋疗伤,如何?”

“在下……这一身血渍,难免惊世骇俗,不妥!”

“那么……那前面林中吧。”

“在下不敢劳烦,请从此别!”

“天台魔姬”含嗔带怨地瞄了“地狱书生”一眼,冷冷地道:“你不屑与我为伍?”

“不!在下只是不愿欠人太多。”

“那是我多管闲事了?”

“姑娘这么说,在下也没有办法。”

“天台魔姬”恨恨地道:“‘地狱书生’,你以为我真的那么下贱?哼!”

怒哼声中,转身疾奔而去,眨眼消失在迷朦夜色之中。

“地狱书生”本想出声唤住她,但他终于忍住没有开口,他知道她的心意,可是他看不惯她的轻佻媚荡。

他摇了摇头,向不远的一丛林木走去。

严重的内伤,加上曾受残酷的气血逆窜之刑,他已到了不克支持的地步,若非凭着一股傲气,他早已不能行动,目前,迫切的是疗伤,其他一切,他已无暇去想及了。

费了极大气力,才踉跄到了林中,他朝树影下一坐,似乎已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量,全身的骨骼,也在这时像被完全拆散了。

他喘息了片刻,掏出两粒自备的伤丹服下,然后闭目行功……”

蓦地——

一条高大的人影,鬼魅般地掩入林中,目光四下一阵游扫之后,骤向“地狱书生”身前欺去。

“地狱书生”正在行功紧要关头,对有人欺进,懵然不觉。

那人影倏地扬手向“地狱书生”劈去……

此刻,只须轻轻一指,“地狱书生”势非走火入魔而亡不可。

眼看“地狱书生”就要丧命在那神秘人影掌下,意外地那人影中途撤回了手掌,似在考虑什么,久久,二次扬起……

“嘿!”

“一声冷笑,倏告传来,那人影反应之速,骇人听闻,闪电般转身掠向发声之处。

“谁?”

“随着这一声轻喝,一条娇巧的人影,从树后现身出来。

“哼,‘天台魔姬’……”

“不错,阁下何方高人?”

“原来“天台魔姬”负气离开之后,始终撇不下这颗心,又悄悄折了回来,正好碰上这神秘人要对“地狱书生”下手,她怕惊动“地狱书生”而致走火入魔,只好冷笑一声,把神秘人引离“地狱书生”身边。

神秘人被枝缝叶隙漏下的星月之光一照,看出是一个锦袍蒙面人。

“天台魔姬”被对方一口叫出名号,而她却认不出对方是谁,芳心不由一震。

锦袍蒙面人狞声道:“丫头,老夫是谁,你不必问了,反正你别再想活着离开!”

“天台魔姬”格格一笑道:“那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

“任什么穷凶极恶之辈,杀人也要有个借口呀?”

“废话,老夫要杀你不须任何借口,因为老夫认为有杀你的必要!”

“天台魔姬”柳眉一挑,道:“莫非认为我妨碍阁下毁‘地狱书生’?”

“就如你所说吧!”

“‘地狱书生’心狠手辣,杀人不留痕,毁了他是替江湖除害,阁下似来没有杀人灭口的必要……”

“哈哈哈哈,贱婢,你以为老夫为何许人,你对他有情,他对你无意,刚才你负气离开,又折了回来,不错吧?”

“天台魔姬”粉腮为之一变,看来这神秘人对所发生的一切事,了如指掌,只不知他蓄意要毁“地狱书生”的目的何在?心念之中,明知不可能得到答复,但为了拖延时间,希望“地狱书生”能适时醒来,轻轻一笑道:“看来阁下是有心人?”

“当然!”

“以阁下的外表看来,又非泛泛之流,在武林中可能有相当地位,该不致做出乘人之危的事……”

“你错了,老夫不讲究这些!”

“啊!阁下是怕他醒来时不是他的对手?”

“亦无不可,反正你和他都该死!”

“天台魔姬”可没了办法,这神秘人阴狠老辣到了家看来说什么都是徒费口舌,心念一转道;“阁下该留个名呀!我死了也知道死在何人之手……”

锦袍蒙面人狂声一笑道:“小贱人,你就做个糊涂鬼吧!”

“阁下说话客气些,别开口贱人,闭口贱人!”

“你想耗时间是不是?嘿嘿嘿嘿……”

冷笑声中,伸手便朝“天台魔姬”抓去。这一抓,快逾电光石火,而且诡异至极。“天台魔姬”早已有备,对方身影才动,一扬手,一蓬针雨,洒了出去,这种暗器,细如牛毛,笼罩范围在径丈以上,咫尺之隔,如不被所伤,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锦饱蒙面人恍如未觉,手爪抓出如故。

针雨半数射中锦袍蒙面人身上,但“天台魔姬”也被一把扣住腕脉。

锦袍蒙面人身躯一抖,细针纷纷落地。

“天台魔姬”不由惊魂出窍,她这种暗器,是武林人闻名丧胆的“素女神针”,一次可发数十枚至百枚不等,一被击中,神针循血而行,如不及时救治,势必穿心而亡,她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神针不伤的对手,而更骇人的是对方竟然能把所中神针悉数抖落,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锦袍蒙面人扣住她的手腕,一用劲,她只感真气全失,半点劲都提不起来。

“哈哈哈哈……”

笑声,配上异样的目芒,“天台魔姬”直觉地感到这神秘人有一种令人惊栗的邪气,她的心里,冒起了寒意。

锦袍蒙面人用手一抚“天台魔姬”的粉颊,邪意的目光,朝她丰腴的胴体上下一阵打量之后,低沉地自语道:“杀了岂不暴殄天物,天生尤物,该享受一番才对

“天台魔姬”粉腮顿呈煞白。

锦袍蒙面人得意地又道:“小狐媚子,老夫虽说年届花甲,但对男女之道,却敢夸天下第一能手,不信停会你尝到滋味之后,便知老夫所言不谬,哈哈哈哈……”

邪猥的笑声,她一记记闷雷打在“天台魔姬”的心上。但,她既号称“魔姬”,可不是幸致的,当然有她的一套,当下媚笑一声道:“是真的?”

眼风、神态,令人蚀骨销魂。

锦袍蒙面人忘形地狂笑道:“当然事实会证明的!”

“这可不行,老夫阅历多矣,还不知你狐媚子安的什么心眼么?哈哈哈哈……”

“阁下总不成一直扣住我?”

“老夫先解除你的武功,收拾了那小子,再与你……哈哈哈哈!”

“天台魔姬”厉声道:“你废了我的功力,不如杀了我?”

“好死不如赖活,同时,老夫也舍不得杀你呀!”

“你……放过他,我一切依你……”

“嘿嘿嘿嘿,那办不到,依不依不由你作主。”

话声中,一指戳了出去,随即松开了手。“天台魔姬”娇躯晃了两晃,坐了下去,锦袍蒙面人转身便朝“地狱书生”欺去……

“地狱书生”根本不知道死神已向他伸出了手。

“天台魔姬”秀目中几乎冒出火来,伸指自点数处穴道,一扭娇躯,站了起来,弹身便朝锦袍素面人扑了过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只听“哇”地一声惨号,“地狱书生”被震飞丈外。

锦袍蒙面人一侧身,正好迎上“天台魔姬”,口里惊“噫”了一声,挥掌猛扫,“砰”地一声,“天台魔姬”被震得倒泻而回。

那边,“地狱书生”毫无声息,看来已是不活了。

锦饱蒙面人栗声道:“好哇,小騒狐,原来你不怕点穴……”

“天台魔姬”一扬手,一样光闪闪的东西,脱手飞向锦袍蒙面人。

锦袍蒙面人惊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智脱虎穴(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