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六章 三式创顽(2)

作者:陈青云

柳倩倩领着徐文直上楼台,穿过白石回栏,来到楼厅之前,四名垂髫青衣少女,神态肃穆地站在门外,分执云拂、如意、剑、笤四物。从厅门内望,里面的布设极尽豪华,较之五公府第,过之无不及。

居中,锦幢低垂,不见人影。

柳倩倩在距厅门数步之处停住,恭谨地道:“徐少侠候参!”

“进来!”

声音发自锦幛之后,脆嫩无比,听来令人心旷神怡。

柳倩倩侧身让路,四女朝两旁一分,左右各二。

徐文心中略感紧张,他一念好奇而来,既无目的,也没企图,更不明白对方是何许人物,倒是观念中已无所谓“神”的存在;由于柳倩倩在场,业已证明对方是江湖人物,从排场来看,决非等闲。

他缓步入厅,在居中昂然站定,面对锦幛。

幛后,颤人心弦的声音再次响起:

“徐文,你来此何为?”

徐文大吃一惊,对方竟然一口道出自己来历,而且那声音似乎并不陌生,只是一时记不起在何处听过。略一沉吟之后,道:“是贵门下引见的。”

“那是说你为了好奇而来?”

“可以这么说。”

“你有何求?”

“想一瞻‘女神’真面目。”

“仅是如此?”

“是的。”

“人神相隔,岂能轻显法相?”

徐文淡淡一笑道:“尊驾真以‘神’自居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在下虽愚,尚不致被‘神仙’二字所惑!”

“你认为我是人?”

“而且可能不是陌生人!”

“说得好。你可知道我命柳倩倩指引你来此的目的?”

“这倒要请教?”

“以你为质,令徐英风现身!”

徐文闻言之下,不由心头剧震,栗声道:“以在下为人质?”

“一点不错。”

“尊驾到底是谁?”

“你就会知道的。”

“家父真的尚在人世么?”

“极有可能。”

“那开封道上陈尸的是谁?”

“那是徐笑风的诡计,瞒不了明眼之人。也许你的确不知情。”

徐文内心登时鼎沸起来,对方当然是仇家之一;难道父亲真的尚在人世么?怎么可能呢?尸首是自己亲手掩埋,尸身上还有父亲遗物,一点都不假,所差的是死者面目被毁,无法辨认,难道蹊跷即在于此?

他想不透,但他希望这是事实……

他冷冷地开了口:

“尊驾与家父有仇?”

“不错!”

“父仇子担,在下一力接着……”

“你担不了!”

“未见得吧?”

“徐文,你以为我是谁?”

“何不展示真面目?”

锦幛徐徐开启,一个美绝人寰的倩影幽然出现。

“呀!”

徐文惊呼一声,连退了三四步。对方,赫然正是“卫道会”所见,被称作“仙子”的神秘美妇。想不到自己会落入“卫道会”的诡计中。对方以“山林女神”之名招摇,目的是什么?当然不是单为了自己父子,因为自己此来是偶然的。

前此,他不是这美艳少妇的对手,但现在却可以一拚。

照人的容光,使人不敢仰视。

据黄明透露,“五方教”侵犯“卫道会”总舵,“无情叟”与“彩衣罗刹”战死,少妇力战退敌,由此证明她的功力可与“五方教主”匹敌。

由她,他不期然地想到红衣少女上官紫薇。上官紫薇是上官宏的女儿,而她是上官宏的妻子,以年龄而断,上官紫薇决非她所生,而上官宏与父亲结的是杀妻灭嗣之仇,如此看来,上官宏的妻妾当在三人以上。

上官紫薇是第一个闯进他心扉的女子,他为她而放弃了开封蒋府求亲,他也曾疯狂地追求过她,而她,拒绝了他的爱,最后却失身于“聚宝会”少主陆昀,而事实也同时证明双方是无法消解的大恨深仇。江湖上的变幻,实在使人慨叹。

仇家到底是“卫道会”,抑是“五方教”,使他无所适从。

一阵激动过后,他平静了。

如果说父亲真的死于开封道上,那杀父凶手决非“卫道会”中人所为,因为对方正不择手段追索父亲下落!

如果说父亲真的尚在人间,这父仇两字根本无从谈起。

但父亲若仍在世间,为什么不与自己通消息,而任自己盲目索仇?

这谜底,太复杂,也太不可思议了。

在这美艳少则上,能发掘出一些线索吗?

心念之中,沉缓地开口道:“尊驾是上官夫人?”

“不错。”

“徐文,你错了。‘山林女神’便是家母,何得谓之欺世?”

“武林中前所未闻?”

“那只怪你孤陋。”

徐文吞下了一口气,道:“在下自承孤陋寡闻,但武林中未必尽如在下……”

少妇莞尔一笑道:“不错,女神而受人朝拜,是最近的事!”

“为什么?”

“告诉你无妨,为了卫道。”

“卫道?”

“嗯!此地可说是武林败类的陷阱,明白了吧?”

徐文咬了咬牙,面上露出一抹怒意,照此一说,自己也成了武林败类之一了。但他无意分辩,冷冷地道:“武林中多的是挂羊头卖狗肉之辈,正邪难分。”

“有理。”

“夫人今日之意,要扣留在下作质?”

“一点不错。”

“为了上官会主与家父之间的仇?”

“对了,这仇必须徐英风亲自了断。”

“然则‘七星堡’被血洗的这一段呢?”

“‘卫道会’不负这个责任。”

“该由谁负?”

“下手之人。”

“谁是下手之人?”

“这问题不必由我答复。”

“血案发生之日,上官宏本人寻仇不假?”

“对象只你父亲一人。”

“这话能令人相信吗?”

“信不信由你。”

“如在下认定血案是上官宏主谋所为?”

“随你的便。”

“这是承认了?”

“本人不耐与你饶舌,现在开始,你是人质的身分!”

徐文杀机陡起,怒声道:“恐怕没有人能留得住在下!”

“你无妨试试看?”

声落人杳,消失得有如鬼魅,锦幛自合。

徐文怨毒之气冲胸而起,“藏龙谷”中所起的观念,浮升脑海,如不以酷烈手段应付,休想追出仇家。所谓扣自己作质,迫父亲现身,安知不是遁词?又安知不是别有图谋而捏造这事实?

心念之间,举掌向锦幛划去。裂帛声中,锦幛裂为数片,幛后,空无所有,无门无户,美艳少妇不知隐向何方。

惊愕之间,只见不知何时,厅堂门户已被一层巨网封住。他一弹身,到入门之处,伸手扯网。一扯之下,不由大惊失色,那网非丝非麻,不知是何物织造,以他的神力,竟然无法毁其分毫。

四青衣女侍,仍俏立厅门之外,其中手执如意的那女子扑味一笑道:“‘地狱书生’,安静些吧,这网是天蚕丝所织,不惧刀剑水火,任你力能拔山,也休想破其分毫。四壁与屋顶,也是寒铁之精所铸,不必多费气力了。”

徐文倒吸了一口气,随之而起的,是狂澜般的杀机,手一扬,数缕指风由网孔射出,直袭四女。

四女一分又合,站回原地,身法之奇奥快速,令人咋舌。

盛怒之下,聚集毕生功力,朝厅壁劈去。

“锵”然巨响声中,掌力撞壁回震,自己反被震得退了三四步,而那巨响,历久不绝,一双耳膜几乎破裂。

于此,他相信那女待所说不虚。

他纵有通玄功力,千般杀手,此刻也无施展之地。

恨、毒、愤、怒,几乎使他发狂。

他栗声暴吼道:“这种卑鄙手段,是自命‘卫道’者所当为么?”

耳畔传来美妇的声音,但不知发自何处,声音有些空洞飘渺:

“徐文,不加酷刑于你,已算是相当遵崇‘武道’的了!”

“既谈‘武道’,何不凭功力以定生死?”

“会的,但时机未到。”

“我徐文若不死,必血洗‘卫道会’!”

“只要你有这本领。”

“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等徐英风现身。此刻,你蒙‘女神’宣见的消息,业已传出江湖!”

“如果家父已不在人世?”

“此时言之过早。”

声音寂然。

徐文像被困在兽笼中的猛虎,不停来回踱步,就是想不出脱困之方。

这一天,是徐文被囚的第五天。

厅门的警戒已自被囚的当天撤除。这天罗地网有了警戒也属多余,真是神仙也难脱困。

五天,在徐文的感觉中,是漫长的五年。五天当中,他唯一接触的人是婢女柳倩倩。虽说被囚待遇还不错,柳倩倩接时送上食物与漱洗用具。

徐文恨透了她,如果不是她,徐文当不致中陷被囚。而倩倩每一次出现,都表现出明显的挑逗。

午正,柳倩倩提着食盒,照例出现。她把食物从特设的小孔送入之后,粉腮含带诱人的笑意,俏生生地站在网边,有意无意地摆动柳腰肥臀,鼓绷绷的双峰,似乎要绷裂薄罗衫而出,起伏、微颤……

徐文倒是不曾虐待自己,送来的食物很少剩余。他低头吃着,心里仍不断盘算脱困之道,他不让绝望控制自己。

柳倩倩痴痴地望着充满男性魅力的徐文,面上的笑意愈来愈浓。

她在想什么?

徐文讨厌这种荡态,五天来,从未假以辞色,也不屑多看一眼。

柳倩倩荡意盎然地开了口:“徐少侠,你不为你自己的未来担忧?”

徐文只顾饮食,相应不理。

柳倩倩再次道:“少侠天人,你襟胸自与众不同,实令奴家心折!”

徐文心中一动,暗忖:什么天人地人,江湖诡谲,只凭血气之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己中计被囚,就是一个好例子,何不利用她……

心念之中,放下碗筷,把食盒朝小孔外一推,悠然站起身来,冷声道:“柳姑娘有何见教?”

柳倩倩眸光似水,闪动着一种异样但却极诱人的光辉,娇声道:“家师常说徐少侠的胸襟常人所不及!”

“何以见得?”

“身处绝境,而能怡然自若!”

“绝境二字何解?”

“少侠父子与我们会主有血海之仇,难道还望生还么?”

徐文内心一颤,故意莞尔一笑,淡淡地道:“身为武士,又何必斤斤计较于生死二字?”

“所以,奴家说少侠真正了不起。”

“谬赞了。”

柳倩倩沉吟了片刻,抑低了声音道:“少侠不想出困么?”

徐文缓和了声音,道:“想,又与事实问补?”

“那少侠心里,仍是想的了?”

“当然,这是人的本能,在下何独能例外。”

“然则,少侠有打算么?”

“难道姑娘有所见教?”

柳倩倩又沉默片刻,才期期地道:“我们主人已于两日前下峰!”

这话虽然不着边际,但一听就知道别有用心,决非无因而发。徐文聪颖超人,焉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当下故作不解地道:“贵主人,是‘女神’么?”

“少侠岂非明知故问……”

“在下听人称她为仙子!”

“是的,夫人的外号是……”

“是什么?”

柳倩倩粉腮微微一变,她像发觉自己在冒险,在做不该做的事,然而,她仍旧开口答复了,因为她此刻已被某种心理上的因素控制住,理智十分脆弱。

“她叫‘云中仙子’!”

“啊!‘云中仙子’,不错,她是可当此称而无愧。‘山林女神’的门下,称为‘云中仙子’,非常贴切!”

“她美么?”

“尘世罕见,很美!”

“可是她的功力也很……”

“在下领教过。”

“奴家呢?”

“很美,尤其身法很出色。”

柳倩倩忸怩地一笑道:“奴家人下之人,不敢当少侠青睐。”

徐文心中窃笑,柳倩倩对自己施狐媚,的确是昏了头,可是这戏得演下去,立刻就要触及正题了。当下开门见山地道:“柳姑娘可是有意要援手在下?”

“这……奴家不敢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不过……”

“不过什么?”

“又不忍见少侠……”

“在下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姑娘是有意想伸援手,不过有条件,对吗?”

柳倩倩掩口一笑,飞了一个媚眼,有些不自然地道:“少侠机智遇非常人所及,但,如果说‘条件’两个字,未免抹煞了奴家用心……”

“姑娘所谓‘用心’,是指什么而言?”

柳倩倩桃腮泛红,咬了咬下chún,道:“奴家不忖蒲质草姿,愿以身相许!”说完,水样的眸光,直照在徐文面上。

徐文早已料到对方的存心,闻言并不惊奇,平淡地应道:“这是条件么?”

柳倩倩媚眼斜抛,春风满面地道:“少侠愿称它为条件,就是条件吧!”

“姑娘准备要在下如何履行这条件?”

“指天为盟,与奴家誓守终身,奴家设法使少侠脱困!”

徐文不由怔住了。脱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三式创顽(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