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十七章 嵩山觅仇(1)

作者:陈青云

徐文施出“毒手二式”,眼看对手“五方教”锦衣卫队副领队难逃死厄,忽受剑道高手突袭,招式因之一缓,威力大减,对手伤而未死。

徐文转目一看,口里发出一声惊叫,眼前一黑,几乎栽了下去。

这以剑猝施突袭的,竟然是世叔蒋尉民。

蒋尉民为了自己的“毒手”,而远赴终南“鬼湖”,想不到会在此现身,而更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投靠了毁家仇人“五方教”,对自己下杀手。

为什么亲者、仇者,都不肯放过自己?

为什么自己最尊敬、最感激的父执,会对自己下手?

他想不透,猜不到,但内心有如针扎般的刺痛。

黄明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蒋尉民阴冷地道:“徐文,你不该为仇人张目!”

徐文张口结舌,半天才进出一句话道:“我……为仇人张目?”

蒋尉民厉声道:“‘卫道会’是你真正仇家,你忘了?”

“世叔……”

“不要说了,现在先解决掉在场的‘卫道会’爪牙!”

黄明大喝一声道:“他不是蒋尉民,是假的!”

徐文倏有所悟,重重地哼了一声,恶狠狠地出手攻了过去。

黑衣妇人此刻已接手攻向受伤的副领队锦袍老者。

那冒充蒋尉民形象的,剑术造诣已登化境,在徐文栗人的招式中,竟然有攻有守,剑气撕风,剑光如幕,丝毫无懈。

七八个照面下来,双方平分秋色。

一声震耳惨号传处,锦施老者栽了下去。

冒充蒋尉民的,虎吼一声:“撤退!”

他这一分神下令,给徐文以可乘之机,“毒手三式”,闪电施出。本来,徐文不必施用这最凌厉的一式“阎王宴客”,但他蓄意要毁对方,是以毫不犹豫地下了杀手。

“哇!”

假蒋尉民栽了下去。

“五方教”徒,此刻已纷纷朝下峰方向奔去,现场一片混乱。

徐文一指面前的尸体,匆匆向黄明道:“大哥,看看他的真面目!”

最后一个字出口,人已平空射起,向天梯入口处闪去。他怨毒充胸,有心不放“五方教”活口下峰,身形快得有如魅影飚,眨眼便到了原来两个老怪物坐守之处,收势,回身,正好迎上撤退的先头几人。

“哇!哇!”

人影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

“山林女神”门下弟子,从后追击而至。

“五方教”的高手,豕突狼奔,但没有半个能逃死劫。

只不过片刻工夫,一切的声浪静止了,入目的是血、尸体、残肢。

黑衣妇人似是此间身分仅次于“云中仙子”的人,下令清理现场之后,向徐文面前走了过来,庄重地道:“本人谨代表会主夫人,感谢阁下的援手!”

徐文冷冷地道:“这大可不必,在下井非有意援手!”

黑衣妇人面色微微一变,道:“阁下是如何脱困的?”

“算是天意吧。”

“天意,此语何解?”

“在下没有解释的必要。”

黑衣妇人面色又是一变,似是强捺怒气道:“照理,本人当阻止阁下离开……”

徐文冷极地一笑道:“孙总管,你恐怕办不到!”

“办得到办不到那是另一回事,不过,江湖中讲究的是恩怨分明,阁下援手于先,本人自不能夺理于后。”

“在下说过,不必提援手二字。”

“事实终归是事实。”

“错过今天,在下还会再来……”

“阁下不来,敝会也会找上!”

“好极了!”

黄明大步奔了过来。

徐文迫不及待地道:“大哥,那冒充蒋世叔的是谁?”

“没见过。总是‘五方教’的特殊人物!”

“对方冒充蒋世叔的目的何在?”

“很难说,也许是想嫁祸,激使‘卫道会’对付落尉民;也许另有图谋。”

“大哥怎知对方是假冒的?”

“我们行止如何?”

“下峰。”

“那我们边走边谈吧!”

“好。”

徐文转头向黑衣妇人道:“孙总管,我们不久再见,在下重临时,情况将甚于今日!”

“请吧!”

两人驰下天梯,下面已阒无一人,看来那些朝拜“山林女神”的,早已闻风而退了。徐文等不及地追问道:“大哥,说下去。”

黄明边行边道:“第一,蒋尉民去‘鬼湖’未返,不会突然现身;第二,声调与武功路数不对;第三,蒋府新遭对方洗劫,说什么也不会归附仇敌。”

“有理。我一时被蒙住了,其实早该想到的。”

“对方易容之术不恶,我当时竟也一眼看不穿呢!”

“‘五万教’全军尽没,看来决不会善罢干休……”

“这也许正是‘卫道会’所希望的局面。”

“江湖仇杀纷争,永无休止……”

“贤弟到底为何受困?”

徐文照实把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惶惑地道:“大哥依你看来,家父真的尚在人世么?”

黄明沉吟了片刻道:“江湖诡谲万端,愚见我无法置词!”

谈话中,两人来到峰脚。黄明停下脚步,道:“贤弟我们赴‘终南’一探蒋尉民下落,如何?”

“在汝州城会面如何?”

“好,一言为定。”

“贤弟此去,要多加小心。”

“谢大哥的关切,小弟省得。”

“我们还可同行一程,到前面再分子吧。”

两人在暮色凄迷中出了山区,眼前现出三岔大道。黄明执着徐文的手,依依地道:“贤弟,我们该分手了,你珍重,十日之内,在汝州城再见!”

徐文对这份纯挚的友情,无限心感,微笑着道:“大哥也珍重!”

两人紧紧拉了拉手,分道赶程。

嵩山,是四大门派中居于领袖地位的“少林派”发祥之地,虽然因近年来才凋落,趋于式微,但声誉仍旧不衰。

“什么意思?”

“本使者奉教主上谕,传讯与阁下……”

徐文心里暗吃一惊,原来自己的行踪,早已落入对方眼中,不知“五方教主”是否知道自己目前的真正身分?

“传什么样的讯?”

“令堂与尊爱‘天台魔姬’,在本教中受优厚待遇。

徐文一听提到母亲与爱人,目中迸出了火花,激颤地道:“优厚待遇,这四个字何解?”

“就是说生活得很好!”

“还有呢?”

“本教主提出一个条件,作为交换,你阁下如能办到令堂与‘天台魔姬’便可还自由之身。”

徐文心中一动,咬了咬牙,道:“如果办不到呢?”

锦衣少年阴寒地道:“此生恐无相见之期了!”

“什么条件?”

“以‘卫道会主’夫妇的人头作为交换的代价!”

“什么,要上官宏与‘云中仙子’的人头?”

“一点不错。”

“本人会接受这条件吗?”

“会的。”

“如此自信么?”

“第一,上官宏夫妇与阁下有饥,阁下不会下不了手。第二,为了令堂与爱人的生命安全,阁下非接受不可。”

这是实话。自己与上官宏夫妇之间的新仇旧恨迟早必算,而母亲与“天台魔姬”的生死,并不殊本身的生死,甚或更重要,只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对方巢穴,就如此听任摆布么?

心念之中,冷极地一哼道:“就这么一个讯息?”

“正是!”

“本人不接受。”

锦衣少年面色一变,道:“那阁下会后悔终生。”

“未见得?”

“那就等着瞧了,再见!”

“不许动!”

“怎样?”

“别打算如此轻易地一定了之。现在先说你们教主的名号来历!”

“阁下认为办得到吗?”

徐文目泛碧芒,面涌杀机,冷厉地道:“这由不得你!”

锦衣少年惊怖地向后退了两步,突地弹身奔去,身法之奇快,令人咋舌。但,徐文岂容他兔脱,大喝一声,“站住!”一个弹身,捷逾电掣,一下子截在头里,锦衣少年掉头转向。

这一起一落,业已接近林缘,如让他逃入林中,可就费事了。

徐文如影附形而起,凌空挥出一掌。这一掌虽逊于脚踏实地所发,但他已用上了全力,狂症飚卷处,震得锦衣少年一个踉跄。徐文横身一堵,暴喝道:“想脱身是做梦!”

锦衣少年面色灰白,连退了三四步,手一扬,一股幽香罩向徐文。

徐文不屑地道:“你居然也学会了用毒,可惜碰上了用毒的老祖宗。”

锦衣少年是情急无奈而出此下策,他并非不知道“地狱书生”是“毒道”高手。

由于对方露这一手,徐文确定了“五方教主”便是获得“毒经”的本门叛逆。

锦衣少年怪叫一声,出手如电,亡命地向徐文攻去。所谓一夫拚命,万人莫敌,“五方使者”的功力本就惊人,再加上排命出手,徐文对挡起来颇感费力。

然而,这种拚命的打法,仅凭一口锐气,论功力,他比徐文差远了。

就当锦衣少年一轮疾攻之后的换势瞬间,徐文施出了“毒手一式”。

“哇!”

一声惨哼,锦衣使者口吐鲜血仆了下去,但随即又挣扎着立起身来。

徐文要留活口,所以这一式中并未夹施剧毒,否则对方不会再起身了。

“你还是说了的好?”

“办不到!”

徐文吐了一口大气,道:“不说也可以,带路到你们总航!”

锦衣少年一抹口边血沫,惨厉地道:“休想!”

徐文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一伸手,抓住对方的“肩井”,五指深陷入肉,鲜红的血从指缝间渗出,那袭锦衣,更加鲜艳了。

“你敢再说一个不字?”

“不!”

徐文手一紧,锦衣少年一声狂嗥,肩骨已被抓碎,大粒的汗珠滚滚而落,面对扭曲成一副怪形,目中是惊怖粒的汗珠滚滚而落,面孔扭曲一副怪形,目中是惊怖与怨毒参半。

“肯不肯带路?”

锦衣少年一颤,凄厉地道:“‘地狱书生’你会得到十倍的报偿!”

徐文从鼻孔里冷嗤出了声,道:“那不干你事!”

锦衣少年闭口不语。

徐文再次喝道:“说,肯不肯?”

锦衣少年仍不开口。徐文杀机难遏,厉声道:“你不肯,旁人会肯,你安心要死,就别怪本人手辣了!”

蓦在此刻—一

十余条人影同时从四面八方出现,一律锦衣劲装,手执长剑。

徐文一看,便知来的全是锦衣卫士。

紧接着,一面如重枣的威猛锦袍人,直逼徐文身前沉声道:“放了他!”

徐文凌厉的目光朝锦袍人一扫,道:“阁下如何称呼?”

“本座‘五万教主’!”

徐文登时热血沸腾,目中碧芒大炽,振臂,抖手……

“哇!”

惨号摇曳过空,那名“五方使者”,被掷飞五丈之外撞岩毙命。

“五方教主”暴喝道:“徐文,你太张狂了!”

徐文目如电炬,直照在“五方教主”面上,他要仔细看一看这师门叛逆.到底是如何一位残狠阴险的人物。久久,才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道:“请教尊姓大名?”

“五方教主”嘿嘿一笑道:“小子,你还不配问!”

徐文略作思索之后,道:“阁下来得正好,咱们先谈私人恩怨……”

“什么?还有私仇公怨之分……”

“不错。”

“说吧,私仇如何?”

“血洗‘七星堡’可是阁下所为?”

“本座曾命人传言,你可自去找‘卫道会主’。”

“阁下一教之主,说话算数么?”

“当然”

“然则家母何以会落在阁下手中?”

“五方教主”迟疑了一下之后,道:“江湖霸业,只沉声道:“放了他!”

徐文凌厉的目光朝锦袍人一扫,道:“阁下如何称呼?”

“本座‘五万教主’!”

徐文登时热血沸腾,目中碧芒大炽,振臂,抖手……

“哇!”

惨号摇曳过空,那名“五方使者”,被掷飞五丈之外,撞岩毙命。

“五方教主”暴喝道:“徐文,你太张狂了!”

徐文目如电炬,直照在“五方教主”面上,他要仔细看一看这师门叛逆,到底是如何一位残狠阴险的人物。久久,才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道:“请教尊姓大名?”

“五方教主”嘿嘿一笑道:“小子,你还不配问!”

徐文略作思索之后,道:“阁下来得正好,咱们先谈私人恩怨……”

“什么?还有私仇公怨之分……”

“不错。”

“说吧,私仇如何?”

“血洗‘七星堡’可是阁下所为?”

“本座曾命人传言,你可自去找‘卫道会主’。”

“阁下一教之主,说话算数么?”

“当然”

“然则家母何以会落在阁下手中?”

“五方教主”迟疑了一下之后,道:“江湖霸业,只求目的,不择手段,此点本座毋须向你解释。”

“在下不满意这答复……”

“那是你小子个人的事。”

“然则杀害‘三指姥姥”,劫持‘天台魔姬’,又为了什么?”

“同样理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嵩山觅仇(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