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二十章 少林寻经(1)

作者:陈青云

徐文在正阳城“鬼屋”地室之内惊闻“天台魔姬”的噩耗,悲愤慾狂,正拟辞别“妙手先生”蒋尉民一家人之际,一条人影突然奔入,“砰”然栽倒,血水漫地而流。室中各人无不大惊失色。

只见来人是一个蓝衫少年,已气息奄奄。

徐文骇然遭:“他是谁?”

“妙手先生”蒋尉民一个纵步,到蓝社少年身前,口里道;“是我第二徒弟施可授!”

“是世叔的门下?”

“不惜!”

蒋尉民俯下身去,用手探了深穴脉,栗声道:“剑伤,流血过多,恐怕……”

以下的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但可想而知是凶多吉少了。

徐文也凑了过去,只见剑痕累累,像一张张的小口,汩汩冒着鲜血,皮肉向外翻转,厥状之惨,令人不忍卒睹。

蒋尉民目中泪水直流,哽咽着不能出声。

蒋明珠动作倒蛮快,这时已取来了伤丹,递与她父亲……

蒋尉民突地低叫一声:“不好!”

徐文一惊道:“什么事不好?”

“看这所受的剑伤,可能是‘五方教’伏伺在‘鬼屋’四周的弟子所为,他一路流血奔入密室,恐怕被对方发现……”

“小侄出去看看!”

“宝儿,给你世兄带路,你别现身。”

“好的。”

宝儿应了一声,拉起徐文便往外走,走的却不是来时路径,想来这地室的通道必然不少。

顾盼间,来到一堵石壁之前,宝儿伸手一按,石壁裂开了两尺宽一条缝,徐文一闪而出。宝儿道:“世兄,我回去看二师兄,停会再来接你。”

“不必了,留着门我自会回来。”

“世兄,下手别容清,多杀些……”

“放心,‘地狱书生’不致于心肠太软!”

穿过约三丈长的南道,眼前是一片密集的凤尾竹丛,拂开枝叶,只见这片竹丛是植在池中央的假山上,距地边约莫四文。徐文大是惊叹,像这种暗道,外人要想发现的确不太简单。

池对边,黑影幢幢,来往逡巡。

夜空中,飘来四更鼓声,距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徐文退回竹丛之后,纵上假山石头,然后投升空中,一旋,两旋,转了方位,鬼魅般地落到地上,了无声息。

他定了身形,四下一扫,发觉潜伏的“五万教”教徒不在少数,看来对方是非得手而后才甘心。此际,已不见火光烟气,想来那小院的房舍已成墟了。

“沙!沙!”

他故意放重脚步,朝空旷处走去。

“谁?不许任意走动!”

显然对方把他认作自己人了。他充耳不闻,前行如故。

“唆!唆!”三条人影窜了过来。

徐文连对方的衣著形貌都不屑于分辨,迎着人影,“毒手”电闪点出,“砰!砰!”声中,三名教徒糊里糊涂地送了命。

声音惊动了其余伏匿的人。

“什么人?”

暴喝声中,又有五条人影从暗处扑出。

徐文照方抓葯,解决了五人。

“朋友,好辣的手段!”

冷喝声中,徐文倏然回身,只见三丈外站着一个锦衣少年,当下冷哼一声道:“‘五方使者’!”。

锦衣少年可能到此刻才认出徐文,骇呼一声道:“‘地狱书生’!”

徐文寒声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那名“五方使者”不待徐文话完,掉头朝暗影里逝去。他很有自知之明,不敢与徐文动手。但徐文怨毒已深,恨“五万教”入骨,哪里肯放过他,身形一划,由测方绕截,快得有如鬼影飚风。

“五万使者”闪出不过五丈,便被徐文截住。

“你还想逃么?”

“毒手一式”猝然攻出。“五方使者”挥剑相拒,招式才发出一半,凄哼一声,栽了下去。

警哨之声,此起彼落。

徐文循声扑杀,惨号代替了警号,充斥夜空,本就阴森可怖的废园,此刻变成了鬼域。

盏茶工夫之后,一切的声浪平息了,死的,陈尸“鬼屋”;活的,闻风而遁。

徐文杀机未泯,继续巡搜,但已找不到发泄的对象。

到底死了多少“五万教”教徒,也没有人去清点。

徐文搜巡了一周之后,回到那地室入口的池旁,蒋尉民业已伫候。

“世叔,那位令高足……”

“伤及内腑,回天乏术了!”

“他回来得不巧……”

“他是有急事赶回的。”

“什么急事?”

“‘五方教’在城外十里林内拘留了一百名丐帮弟子准备天亮时集体屠杀……”

“有这等事?”

“‘五方教’”要丐帮交出一名独目老丐……”

“哦!”

徐文倏忽想起“闪电客”黄明曾易容为独目老丐,想不到贻锅丐帮。

蒋尉民沉重地道:“事缘黄明……”

“这点小侄知道。”

“所以二徒才冒死报讯。”

“小侄去处理此事。”

“怎好偏劳……”

“世叔见外了,这是削除‘五方教’劳力的好机会,小侄岂能错过。此刻距天明不远,小侄就此告辞!”

“贤侄事完务必回转,从长计议对付……”

话没说完,徐文已去得没了影儿。他知道蒋尉民将要说些什么,但自得“天台魔姬”噩耗,他悲愤慾狂,片刻也不能忍耐,就此离开自采行动,是为上策。

正阳城十里外,一片密林,此时还隐在拂晓前的黑暗中。

林内,天光不透,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如墨;林外,不时有人影在逡巡。

陡地——

林中央亮起了四支火炬,火光照处,只见数约百名鹤衣百结的乞儿,老少不等,列坐林地中,一个个怒目切齿,但却没有任何声音。

四周,围着数十名武士。每五名黑衣人之间,夹着一名锦衣人。

场面诡秘而肃杀。

远处村落中,传来了断续的鸡啼。

一个银髯老者现身了,目光一扫这批丐帮弟子,冷森森地道:“时辰将到,贵帮仍未交出本教所要的人,看来是准备牺牲各位了!”

一个须眉俱白的老丐,从第一排居中站起身,惨厉地道:“‘五方教’茶毒武林,残杀无事同道,天理难容

银髯老者一抬手,道:“住口!杨分舵主,此刻不是谈天理人道的时候。”

“杀人者人恒杀之,报应是不爽的。”

“废话不必说了,天明时分,便是三日限届……”

“老化子等死后变厉鬼也要索这笔血债!”

“哼!哼!如果丐帮总舵不交出那名独目老丐,还有第二个一百,第三个一百,到交出人来为止。丐帮弟子虽多,总会杀得光的。”

“本帮根本无独目老丐其人。”

“那是空话!”

“‘五方教’真的敢做这惨无人道的事……”

“事实不会改变的!”

曙色,使火炬的光变得黯淡。

一名锦衣武土高叫一声:“禀统领,时辰到!”

银髯老者大喝一声:“预备!”

“呛!呛……”

所有“五方教”在场武士,长剑齐出了鞘。

百名被掳劫的丐帮人质,齐齐离地而起,一阵小小騒动之后,便平静了。虽然每一个人都目眦慾裂,悲愤如狂,但在分舵主未出声之前,没有一人行动,这显示出丐门的规律是如何的森严,也表示出丐门弟子的非凡。

一幕武林中前所未有的集体屠杀惨剧,将要上演了。

场面虽未现血腥,但已被恐怖充满。

所有的长剑,对准了预定的屠杀的目标。

银髯老者右手慢慢上扬,他准备下令屠杀了……

蓦在此刻——

一个冷得令人发颤的声音突地传自暗影之中:

“尹超,你想如何死法?”

原来这银髯老者,便是率人围攻“鬼屋”的“五方教”总坛武立统领尹超。

银髯老者面色立变,厉声道:“何方朋友,请现身出来。”

所有持剑武士无不悚然失色。

丐帮弟子却也惊疑不置。据他们所知,总坛方面并不知道他们被劫持的地点,同时帮中也不会有任何高手有独自前来解救的能耐。

奇迹般,一条人影幽幽然出现,是一个面目挺秀气的青衣书生。

六七名剑手一拥而前。

“哇!哇!”

青衣书生择手之间,有四名剑手栽了下去。

尹超怪吼一声:“‘地狱书生’!”

声音中充满了震栗之情。这一嚷出名号,丐帮弟子方面,死亡的恐怖顿消,而“五方教”众剑手,一个个如逢鬼魅,纷纷撤身,紧靠在一起,作势戒备。

徐文向尹超身前一欺,道:“昨夜让你逃脱,多活了几个时辰,现在,你算死定了!”

尹超暴喝一声:“小子少狂,未见得!”

随着喝话之声,双掌扶以毕生功力,猛然拍出。他身为“五方教”总坛武士总管,功力自非泛泛,这在死亡的威胁下,全力劈出的一掌,威力大得令人咋舌。”

徐文不闪不让,举掌硬封。

“隆”然一声巨响,双方各退了一步。也就在徐文一退身之际,具有特殊身分的锦衣武士电闪扑上,十余支长剑,扶番霆之威,密集攻出。

徐文闻风知警,回身,出掌……

“哇!哇!”

有两名应掌栽了下去,但也有三柄剑刺上了徐文身躯,热辣辣的痛楚,使他更加杀机如狂,“毒手二式”——“屠龙斩蛟”倏然展出。

惨号声中,又有两名扔剑栽倒。

同一时间,尹超悄没声地从背后扑击,左掌右指,俱指向徐文致命要穴。

“砰!”挟以一声闷哼,徐文前冲八尺。虽遇突袭,手却未停,又有三名锦衣剑手横尸当场。

“纳命来!”

徐文口里暴喝一声,身形如电速转,正好迎上尹超第二次扑击,本能地“毒手二式”顺势攻出。

凄哼声中,尹超的身形一个踉跄。可是数支长剑,又告从不同方位向徐文攻到。

徐文双掌一圈一放,把那些长剑封了回去,身形一个虎扑,抓住了银髯老者尹超。

尹超奋力一挣,居然脱出徐文掌握,弹身便要遁走。

“站住!”

栗喝声中,徐文横截尹超身前。尹超顿时老脸灰白,连连后退。

白发老丐一声狂喊,丐帮弟子发动反击。

那些一直不曾动手的黑衣剑土,此刻被动地卷入了战斗。在徐文面前,他们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但对付丐帮弟子,情况可就不同了。双方甫一接触,丐帮弟子立即有了死伤。

此际天色已经微明,火炬也不知在何时熄灭了。

疯狂的搏杀,在略显昏暗的林中展开。

未死的几名棉衣剑士,仍死盯住徐文与尹起这一对没有放松。

丐帮弟子似十分明白这些锦衣武士的能耐,专拣穿黑衣的厮杀,不敢向锦衣级的进攻,由是之故,死伤还不大。

徐文目中碧芒熠熠,从喉咙里沉哼了一声,仍是那“毒手二式”罩向尹超。

“哇!”

尹超在惨号声中栽了下去。

“撤退!”

锦衣武士之一,厉声发令。

徐文杀机已无法遏止,转身之间,那名发令的武士首先栽倒,接着,又是一名在弹身之际摔倒地面。

黑在武士已全失斗志,纷纷图脱,但被丐帮弟子拚命缠住,在三五人对付一人的情况下,黑衣武士开始伤亡……

徐文猛施“毒手”,碰到的便是死。

徐文眼见锦衣级的已无一生存,所剩不足二十的黑衣级武士,丐帮弟子已足能应付,便弹身离开现场,到小溪边洗净了身上血污。身上的剑例仅是皮伤,敷了葯便没事了。他连片刻都不愿耽延,立即就道奔向嵩山。

“天台魔姬”之死,刺激得他几乎发狂,胸中那份怨毒杀气,简直无以形容。

半日工夫,他奔行了近百里路程。

道旁高挑的野店酒旗,勾起了他的食慾。他想,该填饱肚子再赶路。

于是,他蜇入店中,要了一盘牛肉,半只山鸡,两角酒,自斟自饮起来。酒入愁肠化作无边恨,那股怨毒更加如火如荼。他本打算稍饮赶路,这一来,他感觉需要酒的刺激与麻*,三角、四角,顷刻间,连尽了七角酒,眼前的人物影子,都成了双的。

他用手指甲刺了刺脸颊,木木然没有感觉,已是接近醉的程度了。

“天台魔姬”的倩影,直在眼前晃动。

他想痛哭一场。

他想杀人。

他想看见血,鲜红的,从仇人身上流出的血。

倏地——

醉眼迷离中,他看见一条人影呈现面前——锦袍蒙面。

他以为是幻像,揉了揉眼睛,那影子没有消失。

酒,顿时化成了冷汗。他按桌而起,两眼暴睁,碧芒似电,杀机云涌,栗人的话声,一个字一个字从口里吐出:

“叛徒,我不把你碎产万段誓不为人!”

所有酒店中客人的目光,全集中射了过来。

店小二哈腰上前,苦着脸道:“相公,请担待些,小店……”

“滚开!”

店小二一个踉跄,退到角落里直发愣。

一个熟得不能再熟、日思夜盼的声音,发自锦袍蒙面人之口:“孩子,你……怎么了?”

声音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少林寻经(1)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