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二章 智脱虎穴(2)

作者:陈青云

红衣少女的绰约风姿,又浮脑海,他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苦笑,辨不出心头是一股什么滋味。还有那“石佛”之谜,也使他困惑莫名。

他也想到此番伴随自己出来的总管方大庆与三名侍童,此刻大概正在返家途中,父亲在得到这消息之后,不知作何反应?

由父亲,他联想到“天台魔姬”口中的锦袍蒙面人。锦施蒙面,是父亲出外的装束,他在暗中曾不止一次看到,如果“天台魔姬”所说的是事实,那可真是匪夷所思了。现在,他只感到可笑,那决然不是事实,唯一的解释,是江湖中另有一个锦施蒙面人,那他是谁呢?为什么乘危向自己下毒手?

他只顾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之间,离弃了官道,眼前是一片杏无人烟的旷野,他惊觉地停止了身形。日上三竿,阳光有些耀眼,他辨了辨方向,正待折转官道……

蓦地——

一顶小轿,由数十丈外冉冉飘过,从抬轿的脚步看来,显然是道中高手。

徐文心头陡地一震,他想起了昨天在清源寺中与红衣少女一道的彩轿,莫非这轿便是那轿?

轿中人的身手,使他余悸犹存,但那股恨毒之气,也随之升起,他想,目前谈报仇还不是对方之敌,但对方的来历,却有一查的必要。

同时,下意识中,他仍不忘情于红衣少女。

于是,他弹身追了下去。

越过旷野,前面现出一片苍郁的柏林,那小轿晃眼没入林中。

徐文略一思索之后,向那片柏林奔去,走近一看,林中荆棘丛生,蔓草虬葛,荒凉已极,林内隐约露出一段颓垣。

这是什么所在?

是江湖帮派秘密立舵之地么?

如果贸然闯入,是犯江湖大忌的事,而且自己目前不是“轿中人”的对手,如果就此折返,却又心有未甘。

光天化日之下,如果林内安有桩卡,自己的形迹当然已入了对方的视线,这变成了明闯,而不是暗探,他不得不考虑后果……

狂傲任性的他,一向极少迁就环境,考虑了片刻之后,依然主观得胜,移步便朝林内欺去……

林内一片阴森,连条人行的小径都没有。他踏草拂藤而进。林中央,是一座败落的大庙,断瓦残垣,蓬蒿满目。

奇怪,竟然间无人迹,那小轿分明入这林中,到哪里去了呢?

看来此中蹊跷大了。

略一犹豫之后,他弹身入庙,只见神像残缺,破扉朽棂,处处蛛网尘封,有些鬼气逼人。

再进一层,眼睛陡地一亮,蓬草丛中,摆着一顶小轿,这小轿并非昨日清源寺所见的彩轿,他虚悬的心,放落了一半,但随之而起的,却是满腹疑云。

既然有轿子在,此地必然有人,问题是人在哪里?何以毫无戒备,一任主人闯入?

在好奇心的躯使下,他有心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走近轿子,掀帝一看,轿子是空的,但轿中隐隐有一股兰麝之香,照此推测,轿中人是个女的无疑……

突地——

身后起了阵极轻的响动,徐文心中一动,但故作不知,一个刺耳的声音道:

“朋友雅兴不浅,莫非这破庙引发了思古之幽情?”

徐文缓缓员身,一看,身前站的是一个瘦骨鳞峋的黑衫老人,满面阴鸷之气。

他一回身之下,那黑衫老者陡地面色大变,栗声道:“朋友莫非是……”

徐文冷冷地道:“区区‘地狱书生’!”

“哦!”老者下意识地退了一步,道:“到此有何贵干?’

徐文不答,反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呕!老夫施一浩!”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座破庙……”

“事实不是这样吧?”

“朋友认为……”

“这轿中人呢?”

黑衫老者诡橘地一笑,道:“什么轿中人?”

“徐丈眉毛一挑,道;“阁下,别惹在下动手杀人,坦白些好?

黑衫老者又是一变,期期地道:“朋友与轿中人是什么关系?”

“这你管不着,你只说在何处!”

“朋友是……”

“少废话!”

黑衫老者抬手摸了摸半秃的头顶,只这抬手之间,一股淡淡的异香,扑向徐文的鼻孔。徐文冷哼了一声,扬掌正待……心念电似一转,他收回了手掌,身形晃了两晃,一脸茫然之色。

黑衫老者退了两步,注视了徐文片刻,突地哈哈一阵狂笑道:“‘地狱书生’,你知道这是什么所在?”

徐文迟钝而木讷地道:“这是……什么所在?”

“聚宝会!”

“聚—宝—会?我……在下,怎的头昏得厉害?”

“朋友,随我来!”

说着当先移步,向积尘盈寸的破殿中走去,徐文步履踉跄,似乎十分费力地跟着移动,口里喃喃地道:“阁下、带我到什么地方?奇怪,莫非生病了……”

“轧!轧!”声中,神龛前的供桌横里挪开,现出一道黑黝黝的门户,隐约露出石级。徐文失魂落魄地跟着进入门户中,沿石级而下,大约三丈左右,石级已尽,眼前陡地光明如画,珠光照得石砌的甬道纤毫毕现。

每隔数丈,便有两名带剑的黑衣人左右分立,戒备十分森严。

警卫的黑衣剑手在黑衣老者经过时,全扶剑为礼。

顾盼之间,来到一道黑色巨门之前,由外内望,可见林立的石柱,和重叠的门户,谁也想不到这破庙地下,会有这等伟构。

门额上,用无数珍球镶成了三个耀目的大字“聚宝会”。

门前,八字式排列着十二名剑手横眉竖目,生似八尊石像。

一个二十上下的白衣少年,出现在门进,形貌相当不俗。

黑衣老者忙拱手道:“少会主好!”

白衣少年朝徐文上下一阵打量,道:“他是谁?”

“‘地狱书生’!”

“什么?‘地狱书生’?”声音中充满了惊震。

“是的。”

“怎么会……”

“说是为那轿中人而来,卑座只好请他进坛。”

“好,施堂主,带他到第二秘室问话。”

“遵命!”

白衣少年再次扫了徐文一眼,才转身离开。

黑衣老者一挥手,道:“朋友,来吧!”

徐文像白痴似的木然瞪了黑衣老者一眼,举步跟进经过数重回柱,来到一间门户紧闭的石室之前。黑衣老者在门上叩击了三下,铁门缓缓开启。

室内,气氛十分诡谲,迎面是一张公案,公案后端坐着一个珠围翠绕的华服半百妇人,旁边侍立着刚才被称作少会主的白衣少年,公案对面一列四张交椅,第三把椅上,坐着一个面目失神的宫装少女,年在十七八之间,可称得上是花容月貌四个字。

少女身后,是两名黑衣汉子,抱手而立。

这情景,像是法堂在审讯罪犯。

黑衣老者俯首躬身而入,恭谨地向那半百妇人道;“内堂施一洁参见会主!”

“嗯!”凌厉的目光,朝徐文一绕,接着道:“人留在此地,由本座亲自处置,你可以退下去了。”

“是!”

“慢着,加强戒备,以免被外人所乘。”

“遵命!”

施一浩倒退出门外,厚实的铁门自动关上。

徐文怔怔地站在门内。

“聚宝会主”闪亮着珠光的手一抬,道:“你就是‘地狱书生’?”

徐文茫然地颔了颔首。

“你坐下!”

徐文像木偶般地在那宫装少女身旁椅上落坐。

“你是为了她而来?”

“她?”徐文似神思不属,痴呆地反问。

“你与她是什么关系?”

“她?在下……不认识。”

“那是什么回事?”

“在下……为了好奇,跟着轿子来的。”

“哦!”

“聚宝会”会主偏头向白衣少年点了点头,道:“我们先继续处理妞儿的事。”

那宫装少女自徐文入室迄今,连头都不曾转动一下。

“聚宝会”会主和颜悦色地对那宫装少女道:“姑娘,你叫蒋明珠、’

“是的。”

“蒋尉民的独生女?”

“是的。”

徐文身形微微一震,但谁也没有觉察。

白衣少年接口道:“蒋姑娘,你在此委屈将天,但保证不损你一毫一发,你是开封首富的掌上明珠,区区五斛明珠,黄金百镒,令尊必不吝啬,东西送到,你就可安全返家了。”

徐文身躯又是一震,但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蒋明珠幽幽地道:“你们这是绑架勒赎么?”

“聚宝会”会主哈哈一笑道:“姑娘,本座一生无他好,只爱聚积珍珠宝玩,本会立舵的宗旨便是如此,说勒赎亦无不可。”

落明珠转动着失神的眼珠,朱chún动了动,没有接话。

“聚宝会主”向白衣少年道:“带下去!记住,不许违背本会会规,别明知故犯!”

“孩儿知道。”

白衣少年应了一声,向那名黑衣汉子道:“你俩仍留此地,本少主亲自带她!”

说着,挪了两步,向蒋明珠道:“姑娘,随在下来,没事了。”

徐文冷冷地发话道:“慢着!”

话声低沉,但铿锵有力,完全不似发自一个神志失常之人的口,除蒋明珠略显茫然之外,其余四人,莫不大惊失色。

白衣少年双目圆睁,盯着徐文道:“你……说什么?”

徐文面上痴骏迷惘之色,一扫而空,依旧极冷的声音道:“我说慢点来,先把话说明!”

“话?什么话要说明?”

“难道本人这一趟白来的不成?”

“你……”

“聚宝会主”栗声道;“‘地狱书生’,你装得很像……”

徐文陡地站起身来,目光一扫全室之后,道;“区区‘迷神’之毒,岂能奈何得了在下!”

原来入庙之时,那黑衫老者施一浩凛于“地狱书生”之名,不敢与斗,出手便施出了“迷神”之毒,徐文将计就计,混入虎穴,他做梦也估不到这被掳劫的女子,便是他奉父命来求亲的对象。

在这半刻之间,他已把她看得很真切,人才,可算上选,只是红衣少女变成了先入为主,他对这门婚事,并未感到后悔,尤其途遇蒋尉民,对方见他残了一臂,态度之间甚为冷淡,更加坚定了他的主见。

只是,双方是通家之好,对她,在道义上他不能坐视不救,蒋尉民并非等闲之辈,聚宝会竟然掳他女儿作人质,以勒索巨额金珠,的确也是令人吃惊的。

两名黑衣汉子,悄没声地从徐文身后出手便抓……

“聚宝会主”大喝一声;“不许出手!”

但,迟了半步,惨号随着喝声同起,在徐文一回身之下,两名黑衣汉子仰面栽倒,登时断了气,身上不见任何伤痕,也不见徐文如何出手。

白衣少年骇呼出了声。

“聚宝会主”砰地一击案道:“‘地狱书生’,你敢在此杀人?”

徐文冷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敢与不敢!本人警告尊驾,别打蒋尉民的主意!”

“聚宝会主”阴阴地道:“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告诉你此地与地狱无殊……”

“呀!”

惊呼声中,徐文以闪电手法扣住了白衣少年的腕脉。

“聚宝会主”厉喝一声道:“放手!”

“没那么容易!”

“你……想把他怎么样?”

“不怎么样?送本人与蒋姑娘离开,还尊驾一个活人。”

白衣少年眼见两名手下神秘地毙命,早已惊魂出窍,此刻,更是面无人色。

“聚宝会主”身形一晃,把蒋明珠抓在手中,道:

“‘地狱书生’,要好死的话,你赶快放手!”

徐文防不到对方会来这一手,登时为之一窒,但心念电转之下决定走一着绝棋,当下故意作毫不为意地道:“如果会主认为合算的话,我们无妨做一桩交易!”

“交易?”

“不错,这位是令公子,那位是蒋府干金,身分大概相等……”

“怎么样?”

“一命换一命!”

“聚宝会主”面色一变,道:“你愿意她死?”

“令公子也不会活!”

“‘地狱书生’,你自己呢?”

“在下不在乎生死!”

“你如加上你一命,这桩交易岂不赔了本?”

“即使赔本,在下仍愿完成!”

“聚宝会主”怔了半晌,咬牙道:“算你赢了,不过,山长水远,本座会讨这笔帐的。”

徐文嘿地一声冷笑道:“在下随时候教!”

“放开他,你可以带人走了。”

“在下得到什么保证?”

“哼!‘地狱书生’,你未免太小觑本座了,本座能失信于你吗?”

“好极了!”

话声中,松开了白衣少年,白衣少年一个倒弹,退到案后,厉声道:“‘地狱书生’,你死定了!”

“聚宝会主”厉声喝道:“不许妄动,让他们出去!”

白衣少年恨恨地盯住徐文,没有再开口。

“聚宝会主”也放开了蒋明珠,把她朝徐文身边一推,道:“‘地狱书生’,别忘了这笔帐当中还有两条人命?”

徐文冷冷地道:“如果在下健忘,会主仍可以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智脱虎穴(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