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二十章 少林寻经(2)

作者:陈青云

黄明手足又动了一下。

“大哥!大哥!”

徐文悲声嘶唤着,伸指连点黄明大小处穴道,然后按住“脉根”,逼人一股真气。渐渐,黄明苍白如纸的面颊,现出一丝红润,鼻息也粗重起来。

此刻,如果稍一不慎,便将使黄明提早断气。

徐文含悲忍泪,耐心地把本身真元,缓缓逼入黄明体内。

约莫一刻光景,黄明睁开了眼,失神地、茫然地转动着眼珠。

“大哥,大哥,我是徐文!你振作些!”

这时,徐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扑簌簌掉了下来。

黄明呆滞失神的目光,停在徐文面上,久久,他似已看出眼前的人是谁,面皮微微地牵动了数下,努力地翕动着嘴chún。他想说话,但发了出声音,失神的眸子,充满了痛苦无助的表情。

徐文继续输以真元,他希望黄明至少能吐出心中的话然后死。

过了片刻,黄明口里有了声音,但细如蚊蚋,几不可辨。

“令堂……令堂……”

徐文一听提到母亲,登时心弦绷紧,连呼吸也停止了,急急地低声道:“大哥,家母怎样?家母怎样?”

声音,变得比哭还难听。

黄明在挣扎,努力,又继续吐了几个字:

“‘毒经’……少林僧……”

徐文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腔子。“毒经”是本门传派至宝,他除了受命清理门户之外,更要紧的是寻回半本“毒经”,急煞道:“‘毒经’怎样?是否落入少林寺……”

黄明头一偏,咽了气。

徐文像是失足落入万丈冰窖之中,一下子身心都麻了。

黄明死了,留下了一个不可解的谜。

“妙手先生”蒋尉民和两名弟子,先后为武林正义而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徐文才失声哭了出来。第一次,他痛哭流涕,但哭只是一种发泄,还不能代表他心中深切的悲痛。

他与黄明相交不足一年,但黄明对他可说情同手足。

是谁下的手呢?

如果下手的人目的是援手自己,不察黄明真假身分,那黄明死的可真太冤枉了。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悲痛之中,还渗着负疚,这苦酒更浓了。

罪魁祸首,仍是“五方教主”。

他足足呆了个把时辰,才忍泪起身,就地挖了一个坑,把黄明安葬了。指刻墓碑“盟兄闪电客黄明之墓”,下署”盟弟徐文泣立”。

为了怕黄明遗体受侵,他把另四具尸体也易地埋葬,但不立碑,只用些枯枝掩盖新土。完毕,重回黄明墓前,坐在地上深深地想——

“令堂……‘毒经’……少林僧……”

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母亲早已脱出魔掌,带出了“毒经”……

“少林僧”三字又作何解呢?此地根本不是少林范围,而且少林派一向不干预武林是非,门人也极守清规……

他想,深深地想——

少林僧?“毒经”?是了,必然是“毒经”落入了少林僧人之手。黄明是“妙手先生”首徒,偷之一道当然精绝。假设他盗出了“毒经”,而后“毒经”又被少林僧人所夺;也有可能,他们一行五人在遭了杀手之后,少林僧人恰巧路过,发现“毒经”,顺手牵羊……

也有可能,少林僧人便是杀人凶手,目的是“毒经”。而自己在树穴之内疗伤,时置黑夜,根本就不会被发现。

总之,这谜底必须由所谓的少林僧口中揭晓。

“毒经”万不能落入旁人之手。

至于黄明先提自已的母亲,这一点目前尚无法推测,只有待解开少林僧之谜后再说了。当然也许关键全在少林僧身上,这少林僧是一人?是数人?就不得而知了。

赴少林寺。

他立即决定了行动。

他此行的目的是到“五方教”讨血债。“五方教”在嵩山后峰,少林寺在正面,倒是一举两得,没有冲突。

他立起身来,面对黄明的新坟,哀声喃喃地道:“大哥,安息吧!我走了,我一定查明事情真相让你死得瞑目……”

他说不下去了,泪水模糊了视线,悲伤阻塞了咽喉。

对盟兄作了最后的凭吊,然后出林踏上大道。

太多的哀伤与刺激,使他忘了疲乏,忘了饥渴,一味地赶路。他不敢静下来,否则他会发狂。

这一天,傍午时分,他来到少林寺山门之前。

两个中年僧人,现身出来,其中一人合十道:“施主驾临敝寺,有何贯干?”

徐文冷冷地道:“在下求见贵寺掌门人!”

“见敝掌门?”

“嗯!”

“访问有何贵干?”

“这一点不必问了!”

两僧登时面现不豫之色,仍是那开口的僧人道:“小僧据何通禀?”

“就说在下求见!区区‘地狱书生’徐文!”

两僧人面色大变,齐身向后退了数步,惊怖之色溢于言表。

徐文悲愤怨毒集于一身,只是他矜于自己也是一门之长,所以先顾到了一个‘礼’字,心中已是相当不耐,当下接着又道;“在下不耐久候?”

两僧人不敢再开口,掉转身,如飞向寺门奔去。

徐文缓缓挪动脚步,登石级走向寺门。

刚到寺门,一名老僧迎了出来。徐文一看,认得是在“卫道会”立舵大典中,曾经见过一面的少林罗汉堂住持“一心大师”。当下一抱拳道:“大师请了!”

“一心大师”惊疑地扫了徐文一眼,合十还礼,沉声道:“施主光临,有何见教?”

“想向贵掌门人查询一件公案!”

“公案?”

“是的。”

“先请进,奉茶!”

说完,侧身肃客。

徐文再度抱拳,道:“大师请!”

“施主请!”

徐文不再谦让,昂头进入寺门,穿过护法韦陀殿,来到前院。知客僧迎上前来,先望了望“一心大师”的眼色,然后朝左边厢房一比,道:“请施主到客舍奉茶!”

徐文心念一转,自己此来不是作客,当下冷冷地道:“不必了,在下急事在身,不能久留!”

“一心大师”趋前一步,道:“施主之意……”

“在下想立刻见掌门人。”

“施主可否将率因告知老衲,如老衲可以作主,就不必惊动掌门人了。”

“恐怕大师作不了主啊!”

“一心大师”老脸一变,道:“施主无妨说说看?”

“贵寺有人劫经杀人!”

“一心大师”陡然一震,不期然地后退了两个大步,栗声道:“劫经杀人?”

徐文勾动心中悲痛,声音变得十分肃杀地道:“不错!”

“请问所劫何经?所杀何人?”

“劫的是半部‘毒经’,杀的是‘五万教’五名使者!”

“啊!竟然有这等事……施主目睹么?”

“差不多,死者临死吐露的。”

“老衲毫不知情……”

“所以在下要见贵掌门人。”

“施主是以什么身分来此?”

“个人身分。”

“一心大师”窒了片刻,向知客僧一挥手道:“启禀掌门!”

知客僧顶礼转身疾步而去。“一心大师”转向徐文道:“请稍候!”

工夫不大,知客僧匆匆奔出,道:“禀住持,掌门在大殿接见来客!”

“嗯”

“一心大师”应了一声,又道:“施主请随老衲来!”

到了大雄宝殿前,只见一个面相庄严、身披金黄袈裟的老僧,站在阶沿下的院地中。身后十二名威猛僧人,想来是护法弟子。

“一心大师”趋前恭施一礼,然后退开一旁。

徐文上前抱拳为礼,道:“武林后进徐文,参见法驾!”

少林掌门声如洪钟似地道:“施主少礼,请道来意。”

“数日前,遂平道上,有人劫经杀人,据被杀者其中之一临死吐露,是贵寺门下所为,在下特来晋谒,请掌门人查明此事!”

少林掌门双眉一皱,道:“施主莫非误听人言……

徐文声音一寒,道:“决无其事。在下深信死者所言非虚!”

“本座可以断言,本门弟子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掌门人太自信了?”

“近日本寺弟子并未有外出之人……”

“难道没有在外的么?”

“有。首座护法长老‘悟元大师’,他能做出此等事么?”

“很难说!”

少林掌门面色一变,大声道:“施主不信么?”

“请问‘悟元大师’返寺否?”

“甫于今晨回寺。”

徐文冷哼了一声道:“可否请出一见?”

少林掌门微微一抬手,身后一名护法弟子躬身退下。不一会,一个体态威猛的白眉老僧从殿侧转出,远远扫了徐文一眼,然后向掌门人顶礼合十,道:“掌门宣召有何法谕?”

少林掌门把徐文的活简述了一遍。“悟元大师”宣了一声佛号,道:“弟子全不知情。”

徐文无明孽火冲面而起。黄明的话,决不会假,而这“悟元大师”又恰于今晨返寺,在时间上正好吻合,对方却推得一干二净。

心念之中,冷极地道:“掌门人对这公案,只作如此交代么?”

少林掌门怫然不悦,愠声道:“施主之意,本座该如何交代?”

“请先交出‘毒经’!”

“‘毒经’?本座从何交出?”

“这得问掌门自己了!”

少林掌门修养再深,也禁不住勃然震怒,栗声道:“小施主是有急找岔来的么?”

徐文也瞪目道:“未始不可!”

罗汉堂住持“一心大师”怒声接口道:“施主有何目的尽可言明,不必以莫须有之事为借口……”

“大师这么一说,是在下无理取闹了?”

“施主自己明白!”

“难道一个人临死会造谣诬栽贵寺不成?”

“施主说死的是五名‘五方教’使者级高手?”

“不错!”

“施主当很清楚该五使者的身手高低?”

“当然!”

“如此合五使者之力,江湖中能加以悉数杀害的高手,屈指可数几人?”

徐文不由一窒。的确,这是实在话,五名“五方使者”联手,能加以杀害的,真还找不出几人。他听出“一心大师”言中之意,凭少林首座护法“悟元大师”的功力,不足以同时诛杀五名使者级的“五方教”高手。

但天下事往往不能以常情衡量,也许其中另有文章

而最重要的是黄明决不会说谎话。

“一心大师”接着又道:“请问施主,该五名使者,是如何致死的?”

徐文又是一震。四人死于毒,黄明丧于剑,而毒与剑均非少林所长,自己如说出来,又给对方反驳的口实,但却又不能不答复,只好照实道:“四人死于‘毒’,一人死于‘剑’!”

少林掌门冷冷地道:“小施主,以死因而论,剑非本门弟子所长,毒则更为本门禁例。”

徐文一时无言可对,但心中确实未甘,这谜底非揭穿不可。黄明已死,不能起他干地下来问个详细,唯一依据的,便是他最后吐露的“少林僧”三个字。

想了一想,转向“悟元大师”道:“大师真的不知情么?”

“悟元大师”怒不可遏地道:“施主,你太过分了,敞寺掌门之尊的答复,尚不足以信么?”

“在下坚信死者之言不虚!”

“那你是栽定本寺的人?”

“贵寺当提出合理的答复!”

“否则的话呢?”

“在下不得真相不罢休!”

“以施主这意,准备怎么样?”

徐文顿时目露杀机,道:“大师当可想到后果!”

少林掌门一抬手,止住“悟元大师”庄严无比地道:“容本座召集本门所有弟子,详细调查,旬日之内答复如何?”

“贵寺既无门人在外,要查真相,立即可为,何必要旬日之久?”

“本座所说无弟子在外,是指略有身手的弟子而言,一般弟子当然不会杜寺不出!”

徐文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才好,对方的话入情入理,但也难保十日之内另生枝节,而这“毒经”却万不能落入别人手中,何况,据黄明遗言,还关系着母亲……

蓦在此刻——

只见知客僧匆匆奔入,朝掌门人恭施一礼,道:“禀掌门,有位叫‘天眼圣手’的施主求见。”

徐文心头一震,蒋尉民怎么也会来到少林寺?

少林掌门沉吟着道:“指名要求见本座么?”

“是的。”

“可曾问了对方来意?”

“说是有要事面禀。”

“好,本座稍停接见。”

徐文忍不住道:“那位‘天眼圣手’是在下素识,也许正为此事而来……”

少林掌门深深地注视了徐文一眼,道:“请他进来!”

知客僧顶礼而退。工夫不大,一个江湖郎中,右手持串铃,肩背葯箱,左胁下却夹着一个巨形包裹,一摇二摆地走了进来。

徐文一看,不错,正是“妙手先生”蒋尉民的另一化身。

蒋尉民一眼瞥见徐文,不由惊“噫”了一声,困惑地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徐文当然不能泄露对方身分,仅一抱拳,淡淡地道:“有要事而来,真是幸会!”

蒋尉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少林寻经(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