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二十一章 怨散仇消(2)

作者:陈青云

所有在场的闻言之下,无不勃然震怒。

徐文也怒不可遏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五方教主”不愧一代枭魔,蛮无所谓地道;“徐文,这对你并无好处!”

这话使徐文莫测高深,猜不透言中之意,无奈之下,转向“卫道会主”道;“会主且先说出第二件事?”

“卫道会主”窒了一窒,才沉缓地道:“再交出‘七星堡主’徐英风!”

徐文俊面一变;尚未答腔;“五方教主”已呵呵怪笑道:“徐英风如果现身,怕不被尔等撕为碎片?”

话虽实情,但极富挑拨性。徐英风与徐文是父子关系,一旦上官宏等展开索仇,他自不能袖手。如果情况。演变至此的话,后果极难逆料,因为“卫道会”虽人多势众,但对徐文的身手是存有顾忌的,而徐文也不愿在一未解决门户私事之前,掀起另一争端。

其中仍然顾忌的是“五方教”除了现场死伤的人外是否另密状有高手,殊难逆料;如果徐文与上官定等动上了手,无疑的给“五万教”以反噬之机。

在场的,差不多都是老江湖,这些利害关系,是知道衡量衡量的,所以“五方教主”话落之后,没有人随便开口。

场面显得诡谲而沉闷。

久久之后,徐文才开口道:“在下先与他易地解决另一问题,会主所提出的两个问题,在下会有答复!”

“横天一剑”魏汉文与“空谷兰苏媛”并肩而立,面色铁青,几番慾言又止。

徐文故意不把目光转向这一对,因为那使他心痛,他受不了父亲当年的令人发指的行为。

就在此刻——

两条人影突然到了场中,一个是江湖郎中装束的怪人,一个是仙露明珠般的少女。

来的,正是“妙手先生”蒋尉民父女。

蒋尉民的身分,除了徐文与“空谷兰苏媛”之外,无人知道。

“五方教主”突地纵声狂笑道:“好哇?当真的群贤毕至,少长威集了。该来的,都来了!”

照情况,“五方教主”已成了瓮中之鳖,而他竟能笑得出来,这使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系上一个老大的疙瘩。

蒋尉民凝望了“五方教主”半晌,突地惊呼一声道:“你……”

你什么,他没有接下去,但这声惊呼,业已引起全场注意,包括徐文在内。

“五方教主”双目射出凶光,厉声道:“本座怎么样?”

蒋尉民先瞟了徐文一眼,心思沉重地道:“的确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

“易容之术,虽无门户之别,但有精粗之分;教主虽改变了声音,但区区仍能从易容术方面,判断得出教主的来历!”

这等于是告诉众人,当前的“五方教主”并非本来面目,而是易容改声的。

徐文脱口大叫道:“他是谁?”

“五方教主”冷森森地道:“小子,我们换个地方解决彼此间的过节……”

蒋尉民接过话道:“徐文,我赞成对方的提议。”

徐文困惑地看了蒋尉民一眼,知道这话大有文章,但又不便当众问出口,因为蒋尉民的秘密与自己的身分都不能泄露。当下向“五万教主”道:“何地解决?”

“可以随本座来……”

蒋尉民一抬手道:“区区毛遂自荐,愿作见证人!”

“五万教主”立即应道:“使得!”

徐文歉然瞥了蒋尉民一眼,道;“此事毋须见证,也不便第三者介入。”

话说得斩钉截铁,毫无转圜的余地。

蒋尉民一摊手,没有再开口。

徐文一挥手,道:“请吧!”

“五方教主”挪步向圈外走去,徐文紧紧相随。站在这方位的,是“丧天翁”与“桥中人”。两人怒目而视,没有让路的迹象。

徐文目中碧芒一闪,沉声道:“请让道!”

“丧天翁”与“轿中人”似被徐文的无形杀气所慑,不期然地向两侧各挪了两步,“五方教主”与徐文先后穿出圈子,向当中的巨屋走去。

“卫道会主”目送两人消失在巨宅门内,然后下令道:“请各位护法及堂主密切监视总坛房舍,其余各堂属弟子清理现场。”

一声令下,各堂主以上高手,齐齐朝巨屋采取了包围之势,其余不足二十的弟子,动手救死扶伤……

蒋明珠焦灼地向蒋尉民道:“爹,他有危险吗?”

蒋尉民答非所问地道:“唉!实在想不到,剧变将要发生了!”

“什么剧变?”

“稍停便知。”

“他……有危险吗?”

“不会。”

“爹如此肯定么?”

“嗯!”

“女儿看‘五方教主’眼神不善……”

“不至于。”

“爹知道他的真面目?”

“孩子,别多问,静待下文吧。”

夜幕渐垂,谷中一片晦冥。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总坛房舍中最高的那座令厅,格于江湖规矩,没有人欺近去妄图窥探。

许久,不闻任何动静。

且说,徐文跟在“五方教主”身后,进入令厅。徐文心存警惕,冷喝一声道:“站住,此地最好!”

“五方教主”回过身来,两人相对站在厅地中央。

徐文咬了咬牙,道:“可以说话了!”

“五方教主”显得十分沉静地道:“容我先问你几句话……”

“问吧!”

“你已正式成为‘万毒门’掌门弟子?”

“不错。”

“也得了本门心法?”

“是的。”

“你所有的招式何名?”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徐文伸手怀中,摸了摸那粒师太祖所赐“法丸”,确定没有失落,才安了心。这“法丸”是“万毒门”执法之物,给叛徒服用以代替诛戮。

“五方教主”哎哟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慾倒,栗声道:“你奉命清理门户?”

“一点不错,但在执行本门规则之前,你先交代几件事……”

“你……容我坐下说话么?”

徐文见对方伤势甚重,料想他已无甚作为,一颔首道:“可以,但别打算玩花样!”

“五万教主”艰难地移动脚步,走到靠右一排交椅的首位上坐下。

徐文逼近了两步,厉声道:“我父母究竟在何处?”

“你父徐英风早已死了……”

“什么?死了?”

“不错,死了。”

徐文目眦慾裂,厉吼一声道:“你曾说过是被你囚禁?”

“五方教主”阴狡地道:“兵不厌诈!”

“如何死的?”

蓦在此刻——

一声山崩地裂的巨震传入耳鼓,窗子门户被震得格格作响。

徐文面色大变,目中杀光暴露,栗声道:“怎么回事?”

“五方教主”哈哈怪笑一声道:“没有什么,出谷通道被封死了……”

“你……”

“我早说过‘五方教’并未真的到了山穷水尽之境,胜负未可逆料。”

“我劈了你!”

“迟了!”

徐文伸手抓了过去,“五方教主”的座椅闪电般下沉,徐文一抓落了空,椅子复原,却失去了“五方教主”的踪影。

一个意念般掠过脑海,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妙!”身形一弹,如疾箭般向靠自己最近的窗口射去。

“轰隆隆!”

徐文后心挨了重重的一击,眼前一黑,撞下地去,烟硝刺鼻,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神智复苏,心头升起了第一个念头:“我没有死么?”

四周寂静如死,黑暗中可见星光闪烁。

他翻身,翻不动,骨痛如折,用手一摸,发现自己被一根粗大的梁木压住,要起身非挪开梁木不可;仔细再一看,梁木的一端压在自己身上,大半段却埋在砖瓦木石中,看来,总有数千斤之重。

他冥想所发生的情况,幸而自己见机得早,否则焉有命在,早已被炸成粉碎了。想来自己在冲窗口的瞬间,炸葯爆炸,后心被飞来横木击中,失去知觉,随即被倒坍的梁木压在底下。不幸中的大幸,如果被砖石所掩,根本也就别想活了。

徐文想到“五方教主”的姦狡,不由气得发指,恨得牙痒痒地。那恶魔假作伤重不支,要求坐下说话,使自己疏于戒备,猝然来上这一手。

徐文大悔自己失算,不够机警,结果吃亏在任性与自大之下。如果及时废了“五方教主”的功力,这一幕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由对方炸毁通谷隧道一点看来,“五方教”仍有高手在暗中潜伏,伺机而动,难怪“五方教主”毫无畏死之容。

拚斗结束了么?

“五方教主”呢?

“卫道会”的人呢?

难道上官宏等业已全部遭了毒手?

心念及此,不由忧急如焚。他试着运功,其力仍在,只是伤势不轻,要想挣开重压,目前难以办到。

扭头望去,只见原来与“五方教主”相对的令厅业已全部炸毁,其余的房舍有的半倒,只有远处的未被波及,完好如初。

可怪的就是没有半丝人声,不见半点灯光,黑黝黝的有如鬼域。

当然,目前唯一急务是脱身,而脱身必须靠自己之力,首先第一步是恢复功力。

于是,他就被压之势,默运本门至高心法。

天色微蒙,徐文运功疗伤完毕,奋起神力,推开巨木,脱出身来。

“沙!沙!”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来到身侧不远之处,徐文机警地伏下身去。

只听一个轻声道:“这批家伙沉得住气,天快亮了,看来又是一番恶战!”

另一个道:“可惜‘五雷珠’早已用罄,否则早可解决他们了……”

“还不是瓮中捉鳖。头号敌人‘地狱书生’被炸得的尸骨无存,‘丧天翁’、‘横天一剑’、‘崔无毒’中计炸死,对方的实力已大打折扣……”

徐文一长身,扑了过去。两个谈话的惊“噫”一声,双双跳了开去,身手俐落十分。

“谁?”

接着是一声惨哼,其中之一栽了下去,那出声发问的,折头便朝暗影中遁去。徐文如巨鹰般凌空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后衣领……

那人被抓,反肘回剑。

这一着的确厉害,徐文料不到对方手中有剑,而且反应灵敏。但那森森剑气方自一亮,徐文大惊,松手向侧方电挪三尺。嗤!剑尖裂衣,差一点便将穿透左助。他盛怒之下,反手就是一掌。

惨哼再起,那人弃剑萎地,口里嘶哑地吼道:“‘地狱书生’!”随即断了气。

徐文大为失海,他是打算搞活口供的,这一来便砸

徐文转出瓦砾场所,正在思索该采什么行动……

突地——

谷地中传来了数声暴喝,接着,起了搏杀的声浪。

徐文心头一紧,弹身向昨日厮杀的处所奔了过去。

天色已由拂晓的晦冥而转明亮,场中人影幢幢,远远可见一圈人墙,尽是锦衣劲装。徐文暗忖,好诡诈的“五方教主”,原来他还保存了雄厚的实力,他炸封入谷通道,显然蓄意要尽歼来犯对手。

心念之中,来到斗场附近,他看了看地势,登上谷边一块突岩,居高临下,场中情景,尽入眼底。

只见场子中央人影翻飞,风起震动,剑影刀光,打得极是惨烈;场子四周,被约百余的锦衣劲装剑手围住。

惨号频传,不问可知“卫道会”那些死剩的二三流弟子,正惨遭杀戮。

如果这情况持续下去,“卫道会”势必走上全军覆没之途。

徐文热血沸腾,身形拔升而起,一旋,再旋……

“住手!”

半空起了一声栗人心魄的暴喝,场中人不期然地全住了手。一条人影从天而降,他,正是“地狱书生”徐文。

身形甫自一落,“卫道会”方面忘形地发出了一阵欢呼。

“小子,你……没有死?”

“五方教主”欺了过来,声音中充满了震骇之情。

徐文目光一扫现场,果然不见了“丧天翁”、“崔无毒”、“演天一剑”魏汉文的影子。“五方教”那两名已死的弟子所说不假,三人业已在昨夜遇害了。

他的目光回到“五万教主”面上,凝视着,如两道有形的碧光。这目光,显示他心中的杀机业已升华到了极限。

“五方教”所有在场高手,无不面目失色。

“地狱书生”不死,“五方教”的计划算破灭了一半。

“五方教主”的目光由惊悸而转变为无比的凶恶,像是要择人而噬的猛兽。

徐文虽恨毒如狂,但头脑仍是清醒的,他不希望任何人干预自己与“五万教主”之间的事。心念数转之后,转头向上官宏道:“会主,抱歉在下昨夜食言,没有依约交代。这魔头由在下对付,各位放开手杀吧!”

这话,正解决了上官宏一行的困难。虽然他们恨“五方教主”入骨,但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云中仙子”可以与他放手一搏,但要致他死命却难,何况“五方教”还有这多高手虎视眈眈。“卫道会”方面,二三流弟子几乎伤亡殆尽,可说牺牲惨重。当下,上官宏高应了一声:“好!”

场中搏杀又起。

徐文对“五方教主”业已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怨散仇消(2)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