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三章 惘理违情(2)

作者:陈青云

桐柏山,地当豫鄂之处,主脉之北,数日来,各色武林人物,络绎载途,有如山*道上,人潮之中,有一个独臂书生,伴随着一个娇媚绝伦的妇子,他俩,正是前来参与“卫道会”立舵大典的徐文与“天台魔姬”。

有许多认识他两人的,都对他俩侧目而视,大有敬鬼神而远之的意味。

“天台魔姬”是只要有徐文在侧,便什么都不在意了。

而徐文却是伤心人别有怀抱。

山口,设有迎宾阁,是临时搭盖的彩棚。来宾先在棚中接受茶点招待、然后登山。登山通道,恰在迎宾阁出口,阁门之处,一名黑衣老者率八名弟子,专司迎宾。

徐文与“天台魔姬”憩息了片刻,相偕起身,向阁门走去……

黑衣老者双手一拱,自报名号道:“敝人‘卫道会’黑旗堂掌堂吴一峰,职司迎宾,两位请出示柬帖!”

“天台魔姬”媚笑一声道:“如果没有请柬呢?”

“恕不接待!”

“请柬散发的对象是哪些?”

“各门派帮会与武林中知名之士!”

“何者方算是知名之士?”

“这……恕本人不便作答,本人职司迎宾。”

“以‘地狱书生’之名,可有资格与会?”

黑旗堂主吴一峰面色一变,目光不期然地注向徐文,半晌没有答腔。显然,他早知两人来历,只是格于职司,他无法作主。

就在此刻——

一名黑衣人,由山口内飞奔而至,向吴一峰施了一礼,道:“禀堂主,弟子奉命传言!”

“哦!”

吴一峰退到一侧,黑衣人向他低语了数声,然后掉头回山。吴一峰疾步上前,向徐文抱拳道:“柬帖疏漏,敝会主深致歉意,少侠请!”

徐文大感意外,目光膘向了“天台魔姬”。“天台魔姬”把自己的一份请帖送了过去,然后一扬眉,道:“兄弟,登山吧!”

徐文颔了颔首,与“天台魔姬”并肩而行,心中的疑云却扫不开,“卫道会主”竟然派人传今邀请自己与会,还致歉意,的确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会主是何许人物呢?“地狱书生”四个字在江湖中被视为魔鬼化身,该会以“卫道”为名,似乎没有结纳自己的必要,难道其中别有蹊跷?

“天台魔姬”盈盈一笑道:“如何!我保证你能与会,兄弟,你的名头真响亮哩!”

徐文“唔”了一声,道:“可惜不容于正道!”

“什么正道邪道,武林中多的是沽名钓誉之徒,口是心非之辈,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心其行可诛而有余。兄弟,何必妄自菲薄?”

“大姐说的也许对。”

蜿蜒的马道,绕过一座不太高的山峰,眼前现出交椅似的地形,双峰环峙,背靠峻岭,当中是一片平阳,远远可见红墙绿瓦,屋如鱼鳞。

一拨一拨的观礼宾客,匆匆而过。

徐文与“天台魔姬”好整以暇,安步当车,直似游山玩水,其实,徐文的心弦,早已绷得紧紧的,他在想,如果发现上官宏、“丧天翁”、锦袍蒙面人等在座,自己该采取什么措施?若凭力敌,恐怕大志未酬身先死;凭智取,而不使任何一个仇人漏网,是件很辣手的事。

他最担心的,是恐怕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坏了大事。

转过山环,距离那片新建的房舍更近了,隐约可见不停流动的人潮。

眼前,是一片苦竹林,疏落有致,饱含大自然风韵。

突地——

徐文的脚步被钉住了,双目神采奕奕,射向竹林的右下方。

一条纤巧的红衣人影,俏生生地站在一块突石上,似在闲眺山景,山风拂动着火般的衣袂,隐隐约约展露了那雪白的肌肤。

徐文浑然忘我,一颗心早已飞到红衣人影身畔。

“兄弟,怎么了?”

“天台魔姬”业已发现了这使她刺心的一幕,但仍轻声地问。

徐文忘其所以地道:“是她,红衣少女,今天我非问出她的来历不可!”

“天台魔姬”的脸色变了,恨怨交集。但徐文没有看到,他移步向红衣少女立身之处走去,他忘了功力不可测的“桥中人”,也忘了红衣少女前此对他的态度。

“天台魔姬”感到一阵心碎,她发觉,他对她仍然毫无爱意,他的心,仍系在红衣少女身上。她恨恨地一跺脚,幽幽自语道:“我何必作茧自缚?”

徐文根本忘了“天台魔姬”的存在,自顾自地走去。

当他快要走到红衣少女身后,目光扫处,不由呆了。

紧靠突石边缘的竹叶之后,还有一个人,一个俊秀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徐文并不陌生,正是“聚宝会”少会主。一股莫明的妒意,从心内升起。“聚宝会”在江湖中可说是一个下三流的组织,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不久前绑架开封首富之女蒋明珠,便是一例。

红衣少女仙露明珠,与这类人物交往,的确是一种敷衍。

白衣少年一转头,发现了徐文,登时面色大变,惊呼一声道:“‘地狱书生’!”

红衣少女闻声回头,正好与徐文照面。

得不到的东西是最完美的,这句话的确不错。徐文的目光乍与红衣少女接触,他像触电似的一震,仿佛天地间只有她这么一个美人。

红衣少女粉腮一沉,道:“阁下幸会!”

徐文只有一臂,所以他的礼数只有含首与躬身一途,当下一含首道:“的确是幸会!”

白衣少年快步走到红衣少女身侧,惊愕地道:“薇妹,你们是素识?”这一声薇妹,显示出两人之间关系的不平凡.徐文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红衣少女温柔地对白衣少年一笑道:“小妹曾受过他的恩惠!”

“是薇妹的恩人?”

“可以这么说。”

“可是他……”说着,向徐文瞟了一眼。

“怎么样?”

“却是小兄我的仇人!”

“仇人?什么样的仇?”

“擅闯敝会,杀人劫人。”

“啊!”

徐文一股怒火,再也按捺不住,本已抑制了的乖戾煞气,又在眉目之间涌现,盯视着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道:“你算什么东西!”

白衣少年似乎对徐文有所惧惮,没有开口。

红衣少女语带怒意地道:“‘地狱书生’,不要开口伤人!”

徐文眼中冒出了火花,但强忍住道:“在下请教姑娘芳名?”

“我叫方紫薇。”

“方姑娘何以与这类人交往?”

“阁下的这类人是什么意思?”

“江湖宵小,卑鄙龌龊。”

白衣少年面上可就挂不住了,反chún相讥道:“‘地狱书生’,阁下的雅号及为人,在江湖中也未见高明?”

徐文带煞的目光向他一绕,不屑地道:“你还不配说这种话!”

红衣少女愠声道:“我曾受过阁下援手之恩,将来必有以报……”

“在下从不曾有过望报之心!”

“那是另一回事,阁下是赴会来的?”

“不错!”

“何不移驾会场?”

徐文为之气结,这种拒人千里的态度,大大伤了他的自尊心,一咬牙,沉着脸道:“方姑娘,在下敬谨忠告,慎防狼子野心,免贻依戚!”

说完,转身就待离开—一

白衣少年冷冷地道:“这等人参与卫道立舵大典,对大会是何种玷辱。”

这句极尽侮蔑的话,任何人都受不了,何况是生性狂傲的徐文,虽然他自誓改情易性,从事复仇,但“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尚且拔剑而起。

他陡地回身,怒视着白衣少年道:“你想死?”

白衣少年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噤。

红衣少女方紫蔽却接上了口:“阁下来者是客,请自我尊重!这里不是杀人的所在!”

这句话,分明以主人自居,徐文心中一动,莫非她也是“卫道会”一分子?抑或是与会主有关系的人?那么上次清源寺中与她一道的“轿中人”,也是“卫道会”中人了?看起来,“卫道会”的确来头不小。

徐文也不计较对方话中带刺,脱口道:“那姑娘是此地主人了?”

“半个!”

“半个?”

“嗯”

白皮少年满面阿谀之色地向红衣少女道:“薇妹,那边景色不俗,我们换个地方如何?”

红衣少女螓首微点,含情脉脉地膘了白衣少年一眼,然后向怒火中烧的徐文道:“阁下请便!”

说完,与白衣少年相偕并肩而去。

依徐文以前的性格,白衣少年难逃一死,然而他的确是改变了,也可以说是深沉了,他想到在此地杀人确非所宜,会影响自己复仇的计划。

他望着一红一白渐去渐远的身影,心中涌起了一股酸涩的滋味……

“兄弟!”是“天台魔姬”的声音,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

徐文回身付之一笑。

这一笑是苦涩的,是自我解嘲的笑。然而“天台魔姬”却不分析这笑的含意,显得十分温驯地道:“大典的时辰快到了!”

这真是很微妙的双重关系,徐文属意万紫薇,而方紫薇对他非但无好感,几乎近于厌恶,他却甘心忍受“天台魔姬”钟情于他,而他对她根本无动于衷,她也一样地锲而不舍。

结果将演变成什么局面呢?

徐文慢慢地冷静了,他发觉自己方才的冲动十分天谓,大仇在身,双亲下落不明,还斤斤计较于儿女之私这不是智者所为。

一念贯通,他释然了,平静地向“天台魔姬”道:“大姐,你认为我的行为很愚昧,是吗?”

“天台魔姬”妩媚地一笑,道:“不,男女爱悦,是人的天性,不过,那是勉强不来的!”

她是话中有话,徐文当然听得出来,他不愿再深谈下去,怕引起尴尬的场面,因为他不爱她,他厌恶她那放荡的态度,当下话锋一转,道:“大姐,记得清源寺中,你曾以一块玉块取信于‘轿中人’,那玉珏是什么来历,小弟可得与闻否?”

“是我师门信物。”

“令师必是非凡人物?”

“过誉了。”

她似乎不愿谈这话题,徐文自不便穷诘下去。

“我们走吧。”

“走。”

广厦之前,是一个数亩大的方场,靠北面,筑了一座宽五丈,高三丈六尺的坛台,香烟缭绕,巨烛高烧,各种供品,堆成了一座小山。

坛上,两名衣冠整齐的中年人,分立供案两侧,看来是赞礼的礼生;两侧,八张太师椅,分别坐了七位老人,靠左的首位却虚着。

另有执事弟子十六名,分立两侧坛边。

坛下,黑压压一片人头,但却肃静无哗。

徐文与“天台魔姬”分别在男女座中,找了一个位置。徐文的目光,首先飘向坛台七位老人之中,“无情叟”与“丧天翁”居然在座,他的心一阵激荡。他想发现他曾之解毒的上官宏,但却不见踪影。

莫非“七星堡”血案与“卫道会”有关?

他脑海里闪现了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如果事实真的如此,要谈报仇,可真是相当的困难。

台上端然正坐的七个老人,恐怕任何一个都非自己所能敌,能与“丧天翁”与“无情叟”并排起坐,不问可知必是非常人物。

那左边首位空着,不知留给谁?

蓦地——

一顶彩桥,直上坛台,七老者全部起立相迎。

台下起了一阵騒动。

徐文心弦立时绷紧,暗忖,今天大概可以一睹“轿中人”的庐山真面目了,焉知大失所望,彩轿放落在左首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轿中人”却没有现身。

与会的对这顶神秘的彩轿,显然都不明来历,嗡嗡之声响成了一片。

由于彩轿的出现,使本来十分严肃的气氛,涂上一层诡秘的色彩。

“当!当!当!”

三声金鸣过后,浮动的声浪沉寂了下来。

坛后,奏起了细乐,乐声悠扬中,一个身被玄氅的半百老者,在四对执炉童子前导下,步上坛台。

沉滞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双目如电,相隔老远,仍感神光炯炯逼人。

他,就是“卫道会”会主?

徐文正想向旁座打听会主来历,目光转处,接触到的,尽是惊疑询问的眼色,显然谁也不知道这会主的来历。

徐文心里暗忖,对方总会自我交待的,焉知事实又非如此,礼生已开始赞礼。

立舵大典算正式开始了……

突地——

徐文感到似乎有一对犀利的眼神,正频频射向自己。他心中一动,侧头望去,只见与自己座位仅一条过道之隔的女宾席上,一个青绢包头,青纱蒙面的青衣妇人,刚刚把头别开,从衣著打扮来看,对方的年事当在中年以上。

她是谁?记忆中似乎没有青衣蒙面妇人的影子。

心念未已,对方的目光,又射了过来。隔着一层轻纱,目芒仍如此犀利,这妇人的功力,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青衣蒙面人离座而起,缓缓向场外走去,临行,微微把手一抬。

徐文心中大感困惑,心念数转之后,也跟着起身,向场外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惘理违情(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