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佛心》

第四章 开堂摘姦(2)

作者:陈青云

终于他又问出了一句话:“大姐有意问鼎‘石佛’吗?”

“我不想。”

“小弟也是如此。”

“你到底作何打算?”

“大姐何不将此事告知‘卫道会’,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我不愿与那帮人打交道!”

“既然如此何必告诉我……”

“天台魔姬”发了矫嗔,道:“兄弟,别绕弯子,我知道你一颗心在万紫薇身上!”说着,声音突转幽怨:“对于我,你根本不屑一顾,也许,你认为我是败德的女子,也许,你视我为放浪形骸的人,你跟我亲近,只是敷衍……”

徐文暗自心惊“天台魔姬”的确不简单,插口道:“大姐,你误会了……”

“天台魔姬”一拂翠袖道:“兄弟,别否认,也不要解释,听我说,虽然我明知如此,但我仍喜欢跟你在一道。以前,我曾说过我们是一类,邪门的一类,但那只是开玩笑,你不是,我也不是。我想透了,天下只有男女之爱丝毫也不能勉强,我别无奢望,只求你始终把我当一个朋友。也许你认为我别有用心,但告诉你,没有,我愿成全你。这就是我要告诉你这秘密的原因,希望方紫薇因此而改变对你的态度。”

徐文被深深地感动了,他自惭自己应付她的手腕有欠光明,简直可以说近于卑鄙,照此看来自己错估了她,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子……

可是,另一个意念,立即否定了他这想法,天下十女九妒,男女之间,除了情,极少有友谊的存在,因为事实上那是无法持久的,以“天台魔姬”这名号而论,绝难相信她能有如此胸襟。

但,他却也无话反驳。

他对她,仍无爱意,先入为主的成见支配了他,他不敢相信她是个干净人。

他不得不应付地道:“大姐,小弟十分感激。”

“你语出至诚吗?”

徐文有些面皮发热,低声道:“是的。”

“好!现在我们走!”

“走,去哪里。”

“我们得阻止陆昀把方紫薇带入‘聚宝会’秘舵!”

徐文心中一动,的确,方紫薇一旦被带入“聚宝会”秘舵,便算毁了,不管此刻自己对她所持什么态度,决不能让陆昀那小人得手。

“来得及吗?”

“可以的,我们朝‘聚宝会’秘舵方向的路线追下去,准可追上!”

徐文仍有些踌躇不决,这行动到底有什么意义?在半刻之前,他如得知这消息,会毫不考虑地追下去,自父亲道出仇家之后,他的思想改变了,他曾救过上官宏,而上官宏是仇魁,现在又要去救方紫薇,而她也是仇家之一,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但,潜意识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左右着他,使他无法抗拒。

他,终于沉重地点了点头,道:“走!”

两人弹身漏夜上道,全力疾追下去。

奔行了约莫一个更次,天边已现曙色,村鸡报晓此起彼落。直到天色大明,才找到一间早开堂的野店打尖。这种野店,多是供那些鸡鸣早看天的肩挑负贩歇脚打尖,虽说时辰尚早,店里已嘈杂得像是在赶集。

两人拣了一个角落坐下,好半晌,满身油腻的小二才发现来了新客人,忙排上两副筷碟,道:“两位早,用饭还是喝酒?”

徐文看了“天台魔姬“一眼,才向小二道:“有粥么?”

“有,小米粥,刚起笼的馒头……”

“好,另外拣什么好吃的配上几样,吃馒头喝粥。”

“请稍等,立刻就到。”

这时,只听客人中一个粗嗓门道:“刚走一对,又来一对,都是一般的使人看了流诞,只可惜这……”

话没说下去,但下面的半句话,当然是指徐文的独臂而言。“天台魔姬”轻声道:“听见没有,对方刚走,一个时辰之内准可追上。”

两人匆匆打了尖,出门上道,大约追出了五十里地,仍不见白衣少年陆昀与方紫薇的影子,徐文不由焦躁道:“莫非追过了头还是岔了道……”

“天台魔姬”抬头望了望日影,道:“此刻不过巳时左右,赶一程再说吧!”

两人更加紧了身形疾驰,看看时间近午,眼前现出一片竹柏夹劳的茂林,林中隐约露出一段红墙,看来是一座尼庵。徐文一刹势,道:“要不要进去看看,也许对方在此歇脚?”

话声方落,忽见林内一条娇小人影一晃而没。

徐文片言不发,弹身扑入林中。林内,是一座美奂美仑的庵堂,庵门上悬“送子庵”的金匾,想来内面供的是“送子娘娘”了。徐文直赴庵门,一个年方少艾的姑子,手执拂尘,出现庵门,单掌打了一个问讯,道:“施生何来?”

徐文看这少尼,眉目含春,粉腮起晕,荡意隐然,看来不是什么守清规之辈,当下直杆杆地道:“找人!”

小尼姑现出诧然之色道:“找什么样人?”

“一男一女!”

“阿弥陀佛,庵堂是清修之地,何来男女,施主莫非

“在下得入庵一查!”

“施主,庵中禁止男人涉足。”

人影一晃,“天台魔姬”走近前来,脆生生一笑道:“我大概不成问题!”

话声中,举步向庵门欺去……

小尼姑拂尘一横,道:“这位女施生请自重!”

“佛门受十万香火,小师父要阻止我么?”

“施主错了,本庵不受布施!”

“破个例吧!”

说完,又向前闯,小尼姑面色一变,厉声道:“施主要恃强么?”

“天台魔姬”满不以为意地道:“未始不可!”

口里说话,脚却不停,娇躯直朝横拦的拂尘碰去,小尼姑一振腕,拂尘马尾变成了一束钢丝,向“天台魔姬”迎面刷去,既狠且疾。“天台魔姬”一挥掌,口里道:“这不失出家人身分么!”

这一掌,震得小尼姑身形一个踉跄,“天台魔姬”已扬长而入。

小尼姑狠瞪了她的背影一眼,仍堵住庵门。

庵内,传出了喝骂之声,接着是一声惨哼。

徐文举步便闯……

“施主止步!”

“找死么?”

小尼姑被徐文那双杀气充盈的眸子一迫,不期然地向后退了一步,徐文弹身射了进去,转过影壁,只见地上躺了一个青衣少女,“天台魔姬”被一名古稀老尼与四名少尼正围在核心之中。双方对峙,没有动手。

徐文身形方停,后面的小尼姑业已迫了进来,拂法夹咝咝劲风,拂向后脑。徐文一闪避过,回身道:“在下再警告你一次,别找死!”

场中的老少五尼,齐把目光转了过来。

那小尼姑充耳不闻,一拂落空,身形再进,左掌电闪切出……

徐文面如寒霜,不言不劝,径容那一掌切上身来。

“哇!”

一声惨哼,小尼姑栽了下去,滚了两滚,不动了。

场中五尼,面色大变,那老尼面上骤笼杀机,栗声道:“施生报上名号!”

“区区‘地狱书生’!”

“地狱书生”四字出口,老尼面上顿现骇色,四名少尼,惊悸地向两旁闪开。

“天台魔姬”一弹桥躯,向佛堂闯去。

老尼喝话声中,四名少尼左右截了过去。“天台魔姬”连头都不转,双掌左右反击而出,闷哼声中,四名少尼被卷得倒退而回。

“天台魔姬”身影一晃,消失在侧门中。四名少尼怒喝一声,跟着扑去。

老尼戟指徐文:“‘地狱书生’,你意慾何为?”

“找人!”

“找谁?”,

“一个姓陆的小子!”

“你欺人太甚,竟敢闯庵杀人……”

徐文一指地上青衣少女的尸体寒嗖嗖地道:“这死的俗家女子是谁?”

“不管是谁,你与贱人必须偿命!”

“在下再问一遍,那姓陆的小子与一个红衣少女是否在庵中?”

‘地狱书生’,佛门清修之地,岂容你这等污辱

老尼气得全身发颤。

徐文倒有些感到行事未免莽撞,虽说这些女尼们似乎不是守清规的出家人,但逼问别人陆昀的下落却有些没来由,也许对方根本不知陆昀为何许人,而业已摆下了两具尸体,他有些失悔孟浪……

后院传来一叠声的惨哼,想来是那四名少尼,业已栽在“天台魔姬”之手。

心念之间,只见老尼双掌一扬;徐文正待反击,忽觉对方发掌并无劲气涌出,却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不由哈哈一笑道:“出家人居然也会使毒,可惜找错了对象!”

老尼面上顿露骇色,栗声道;“你……不怕毒?”

徐文不屑地道:“论施毒,你这叫班门弄斧!”

老尼退了一个大步,右掌缓缓上扬,待扬到与头齐平,手掌自腕以下,已成了紫黑之色,配合上凄厉的面目,的确令人心惊。

徐文冷冷地道:“黑煞手,五成道行!”

“纳命来!”

刺耳暴喝声中,一双乌黑的手爪,电光石火地抓向徐文,诡异迅辣,无以伦比,看来这老尼的身手相当不俗。

徐文对这一抓,视若无睹。

乌黑的手爪,抓上肩头,指尖透衣而入。徐文面不改色地道:“在下实不想杀你!”

老尼冷哼了一声,左掌猝然猛切……

这一着出乎徐文意料之外,但他的反应神速,招架不及,施杀手却有余。

“砰!”夹以一声闷哼,徐文口喷鲜血,飞栽丈外。

几乎是同一时间,老尼身形连连后退,颤抖的手,指着正在起身的徐文,口里惊怖地叫着“你……你……”

灰影一闪,越屋而逝。

徐文愣了,这是第二次他所施展的杀手无功,第一次是那劫走翠玉耳坠的神秘人,出道以来,仅有这两次例外,除非没有机会施杀手,否则中者必死……

呆了片刻,他想起久不闻声息的“天台魔姬”,这透着古怪,莫非遇了意外……

心念及此,迫不及待地奔入后院。花木掩映中,露出一排三开间精舍,精舍之前,横陈着四具少尼的尸身,静悄悄地没有半丝声息。

徐文一弹身,到了精舍廊沿,由窗格向内一望,只见锦帐绸衾,隐闻幽香。这根本不是出家人的样子,佛门清净地,很可能是藏污纳垢之所。

中间是厅,布置十分考究,与俗家人无异。再一间仍是寝卧,摆设与另一间相似。’

三间全是空的,没有半个人影。

徐文剑眉深锁,没了主意,“天台魔姬”不会不告而别,她到哪里去了呢?以她的身手机智,遭遇意外的成分不大,可是人呢?

正自惊疑莫释之际,忽见厅中正面壁上系的一轴鱼蓝现化观音画像,缓缓向旁移开,露出了一道仅可容一人通过的暗门。

徐文心弦一紧,蓄势而待。

一条人影,从暗门中出现,她,赫然是“天台魔姬”。

徐文讶然道:“怎回事?”

“天台魔姬”姗姗而出,纤指向后一比,道:“地下室堂皇得很,不比王公内院差!”

“有何发现?”

“这里是‘聚宝会’一处分舵……”

“什么‘聚宝多分舵?”徐文大感意外地惊叫起来。

“兄弟,你自己进去看看。”

“要我进去看?”

“嗯!”

“内里情况如何?”

“天台魔姬”神秘地一笑道:“你看了就明白了!”

“此地既是‘聚宝会’分舵,姓陆的小子该来落脚才好……”

“他是来过,又走了。”

“走了?”

“不错”

“方紫薇呢?”“你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徐文猜不透“天台魔姬”一再催自己进秘室去看看是什么意思,但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瞥了这浑身充满魅力的女人一眼,举步进入秘室。

通过窄门,是一列长长的石阶,走完石阶,眼前现出一条宽坦的白石甫道,背道约莫十丈长,尽头,三间成马蹄形排列的石室,形成了一个小小三合院,中间是一方小天井。

迎面的一间,珠帘遮掩着房门;另两间,房门由外扣着。

徐文略一踌躇之后,迈步向居中珠帘遮掩的那间石室欺去。“天台魔姬”要他自己进秘室查看,当然内中必有文章的。

掀开珠帘,一阵幽香,直扑鼻而来。只见室内的布设,极尽奢侈,珠光宝气,目迷五色,椅披桌搭,全是精工刺绣,桌上陈列的,尽属古玩珍品。

靠里,一张紫檀木雕花大床,锦帐低垂,情景有些像富室的闺阁内寝。

尼庵而有如此的秘室,其他不问可知了。

突地——

他瞥见床前有一洼刺目的鲜红。

血,那是鲜血,还没有凝固。

他不由心头一紧,弹步上前,揭开锦帐……

“呀!”他惊呼一声,连退数步,一张俊面,变成了红柿子。原来床上躺着的是两具尸身,一个是牛山濯濯的妙龄女尼,一个是壮硕的于思大汉,精赤条条,一丝不挂,上身分开,四条腿仍缠夹在一起,血,从两人身下流出……

徐文生平从未见过这等秽相,站在当地直发愣。

久久,才回过神来。看样子,这一双男女必是“天台魔姬”下的手,这种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开堂摘姦(2)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毒手佛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